第二百六十二章 风筝与柳笛


  二更,求粉红。

  **………………***

  她们家和沈家是亲戚,连蔓儿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bú过转念想想,这亲戚也分远近,也分很多种。沈家人口众多,难保没有那么一个两个真的能和连家的祖上扯上点关系的。

  按照连老爷子说的,连家祖上是读书人,连家原来是清贵的人家,起码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连老爷子在城里大掌柜做的好好的,非要回乡来买地当地主,全力供养大儿子念书出仕了。

  “那沈六、哦,bú,沈六爷tā说了啥没有?”连蔓儿又问。

  “沈六爷倒是没说啥。”张氏答道。

  “跟沈家是亲戚的人多着了!就是以前真有亲,那怕也挺老远的。现在,更是八竿子打bú着了。咱别寻思那没用的。”连守信闷闷地道。

  连蔓儿点了点头,连守信还是很务实的一个人。踏踏实实过日子,bú会生出什么虚妄的想头来。这对tā们家是件好事。

  是沈六身边的老家人说连老爷子可能和沈家有亲,但是沈六却没说什么。也就是说,tā既没有否定,也没有承认、继续攀谈下去。如果是这样的话,连蔓儿想到了某种可能……

  那似乎也bú是bú可能的事。

  连蔓儿想了想,最终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娘,我爷、嗯、tā们跟沈六提啥请求没?”连蔓儿又问张氏,这是她比较关切的一个问题。

  张氏没回答zhī前,又先看了连守信一眼。连守信只是闷头扒饭。

  “咱跟人沈六爷是啥关系?nǐ爷是明白人,哪能一见面就跟人提啥要求那。”张氏说道,“nǐ爷就是跟沈六爷唠嗑,说了说咱家的事,nǐ大伯是秀才,打算纳监选官,还有nǐ继祖哥。nǐ们要参加那个童生考试……,就没说别的啥了。”

  “就这些?”连蔓儿追问了一句。

  “嗯,就这些。”张氏点头道。

  连蔓儿的眼珠转了转。只是这些,连老爷子、连守人和连继祖就那么高兴,这里面当然有缘故。

  是那个模棱两可的亲戚关系吗?肯定是了。

  官场是个很奇妙的世界。以沈家的势力,这模糊的、未经确认的亲戚关系,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一件护身符、一架阶梯。沈六做为上位者。对其中的规律应该很清楚。在那场谈话中,tā所持的态度,是bú是可以被认为是一种无声的默许?

  沈六为什么要这么做?

  连蔓儿觉得她隐隐约约地抓到了点什么。

  吃过了晌午饭,五郎和小七说教tā们的先生下晌有事。tā们bú用去上学了。连蔓儿就想到她培育的毛嗑秧子长的差bú多了,就套了小牛车,往老宅来。三个孩子挖了一多半的毛嗑秧子,又坐小牛车回来。

  连蔓儿打算把这些毛嗑秧★子都重在新铺子右边闲置的田地里。毛嗑就是向日葵,长大zhī后,开出的花还可以美化铺子周围的环境。

  五郎在前面负责刨坑,小七跟在后面浇水,连蔓儿负责栽毛嗑秧子,小黄牛就停在旁边。并bú随便乱走◆

  三个孩子正一边说笑,一边干活,就听见马车声响。一辆马车从青阳镇的方向过来,在tā们跟前停了下来。

  两个小厮先从车上跳下来,接着沈谦拖着圆滚滚的身子从车里出来,推开小厮扶tā的手,从车上一蹦。就蹦到了地方。 两个小厮吓的直嚷,马车后面跟着的两个年长的随从,也都跳下马来,簇拥到沈谦跟前。

  “别大惊小怪的,我这bú好好的吗?nǐ们都离我远点。”沈谦bú耐烦地跟随从的人摆□了摆手,然后,就朝连蔓儿跑了过来,“连蔓儿。我找nǐ玩来了!”

  连蔓儿正蹲在地上种毛嗑,闻声抬起头,看见沈谦兴冲冲地跑过来,bú由得想抚额。

  “咦,nǐ玩啥那,让我也玩玩?”沈谦跑□到连蔓儿跟前。一双细长的小眼睛满是新奇地看着她。

  这城里小孩沈小胖,一定以为她是在做游戏,连蔓儿囧起一张脸,望着沈谦。

  “我这bú是玩,我这是干活。这是毛嗑,我在栽毛嗑。”连蔓儿很耐心地告诉沈谦。

  “哦,那也让我栽栽呗。”沈谦毫无障碍地接受了连蔓儿的话,对栽毛嗑反而更有兴趣了。

  小胖子的粘人程度,连蔓儿是领教过的。她想了想,就点了头。刨坑沈谦显然干bú了,也bú好让tā弄的一手泥,那么只剩下一个活计沈谦勉强能做。

  “那nǐ来浇水吧。”连蔓儿就道,“这浇水可重要了,nǐ先看小七浇多少水,bú能多也bú能少,要bú,这栽下去的毛嗑就活bú了。”

  沈谦听了连蔓儿的话果真很高兴,就将视线移到小七身上,看来是放弃了抢夺连蔓儿手里的活计的念头。

  小七给沈谦做了示范,就把水瓢给了tā。

  沈谦乐的嘴巴都合bú拢,小心翼翼地拿瓢往坑里倒水,还一直让连蔓儿tā干的咋样。

  将所有的毛嗑秧子都栽种完了zhī后,连蔓儿松了口气。小胖子的到来,因为她的巧妙安排,总算没有添什么大乱子,反而还帮了一点小忙。虽然,她们完全bú需要小胖子的帮忙。

  沈谦看着栽好的几排毛嗑,乐的什么似的。

  “这以后就能长出瓜子来?嗑的那种瓜子?”虽然连蔓儿几个跟tā解释了半天,沈谦还是bú太能够将眼前的小苗与吃的毛嗑联系起来。

  “没错。”连蔓儿点头。

  连蔓儿要回铺子里洗手,沈谦自然也跟了过来。tā的那两个随从已经跟张氏和连守信说了,沈六要在青阳镇住上一晚,办理一些事情。沈谦在镇上待bú住,非要来找连蔓儿几☆个孩子玩。沈六答应了,派了tā们几个跟随。

  张氏和连守信知道了沈谦跟石太医的关系,对沈谦看的比沈六还要重,自然什么都答应。对连蔓儿三个孩子千叮咛万嘱咐,要tā们好好带着沈谦玩。

  连●蔓儿有些小小的苦恼,沈谦身份bú凡,bú是皮实的乡下小孩可比,带着tā玩可没那么轻松。

  沈谦却似乎一点没意识到连蔓儿的想法,tā让小厮拿进来一个大攒盒,里面都是些精致的点心。

  “蔓儿,给nǐ吃的。”沈谦让连蔓儿吃点心,“五郎、小七,nǐ俩也吃。”

  连蔓儿就捻起一块松子糕,放进嘴里。

  沈谦也捻了一块,小声嘟囔了一句:“nǐ家的果子都bú给我吃。”说完,还用细细的眼睛瞄了连蔓儿一眼。

  连蔓儿差点噎住了,她想起来,上午她拿了些点心果子,后来看见那些随从bú会让沈六和沈谦吃外面的东西,便把攒盒拿回来了。那个时候,沈谦也看见了攒盒。

  她没让沈谦,沈谦当时也没说什么,谁想到,这小胖子记仇了。

  连蔓儿眯了眯眼,装作没听见沈谦的话,本来打算只吃一块的,偏故意又捻了一块,吃的津津有味。

  沈谦没生气,反而很高兴。

  “蔓儿nǐ爱吃松子?那这块也留给nǐ。”沈谦指着攒盒中另一块松子糕道。

  连蔓儿见tā这样,反而无话可说了。

  吃了一会点心,沈谦就又坐bú住了。

  “蔓儿,咱出去玩呗。”

  “外面没啥好玩啊,咱坐屋里吃点心说话bú挺好的。”连蔓儿道,bú是她bú想出去玩,而是沈谦的身份,让她有顾忌。

  “哦……”沈谦并没有因此气馁,在垫子上挪了挪屁股,就又兴冲冲地道,“蔓儿,我带了风筝来,咱去放风筝吧。”

  “好啊。”连蔓儿见沈谦这样说,想了想就答应了。

  今天的风bú小,很适合放风筝。

  沈谦带来的是一只福燕风筝,竹篾做骨,上面糊的是上等的丝绢。风□筝色彩艳丽,燕子的造型惟妙惟肖,两只硬翅上画着漂亮的蝙蝠图案。风筝的线轴和线也都是上等货。

  显然这只风筝价值bú菲。

  庄户人家的孩子,在这个季节也会放风筝。bú过,tā们一般没钱、◆□筝色彩艳丽,燕子的造型惟妙惟肖,两只硬翅上画着漂亮的蝙蝠图案。风筝的线轴和线也都是上等货。

  显然这只风筝价值bú菲。

  庄户人家的孩子zhēngsècǎiyànlì,yànzǐdezàoxíngwéimiàowéixiāo,liǎngzhīyìngchìshànghuàzhepiāoliàngdebiānfútúàn。fēngzhēngdexiànzhóuhéxiànyědōushìshàngděnghuò。

  xiǎnránzhèzhīfēngzhēngjiàzhíbúfēi。

  zhuānghùrénjiādeháizǐ,zàizhègèjìjiēyěhuìfàngfēngzhēng。búguò,tāmenyībānméiqián、或者舍bú得买现成的风筝,而大多数都是自己做风筝来玩。

  没有竹篾,tā们一般就用柔韧的柳条做风筝的骨架,做成最简单的菱形,上面糊的多是最便宜的那种白纸。bú过,bú要因为物质贫乏,就小瞧了孩子们的创造力。就是用最粗糙的黑墨线条,tā们也能描绘出各种各样、逼真形象的图案。

  连蔓儿、五郎和小七就做了这样的一个风筝,还在风筝的三个角加了飘带。tā们用的风筝的线轴是根粗木棍,线也是用几股棉线扭成的。

  这样简单的风筝,依旧给tā们带来了许多的乐趣。

  出来和沈谦放风筝,连蔓儿也把自家的风筝拿了出来。放风筝的地点,就选在她家新买下的这块地上。这地地方大,没有什么阻碍物◇,最适合放风筝了。

  “蔓儿,nǐ这风筝上画的是啥?”见连蔓儿也拿了风筝出来,沈谦好奇地凑近了打量。

  连蔓儿就把风筝递过去,让沈谦能看的更清楚一些。

  “看bú出来吗,很明显◇的。”连蔓儿道。

  沈谦皱起了小眉头,连蔓儿的风筝上面画的圆圆的一团,似乎有点像某物,可是谁会在风筝上画这个那?

  “这个、bú、bú会是包子吧?”沈谦试探着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