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两代婆媳


  二更,求粉红。

  ***………………***

  听见赵秀娥的骂声,连枝儿和连蔓儿姐妹俩不由得对视le一眼。赵秀娥回来之后,似乎是得le娘家人的嘱咐,不像以前那么爱折腾、多话,而●是安分le许多。这才过le几天,jiù又吵起来le。是觉得住的安稳le,心里憋着气,再也憋不住le?又或者是人的性格,终究无法改变。

  jiù是不知道,赵秀娥是跟谁在吵?连蔓儿这么想着,外面传进来的声音,让她立刻jiù知道le答案。

  “俺不是你婆婆,哪家媳妇不得听婆婆的使唤干活?有你这样,把活计都推给婆婆,自己个往炕上一躺,啥也不管的吗?”这是何氏的大嗓门,“怀le身子咋地,庄户人家,哪个媳妇怀le身子jiù得供起来,谁不是该干啥干啥。俺一天没得你伺候,hái得做粗实婆子伺候你?”

  原来是何氏和赵秀娥婆媳之间开战le。

  赵秀娥回来之后,jiù推说身子不舒坦▲,要养胎,啥活也不干。连家的规矩,是几个儿媳妇轮班做家务。轮到二房这班的时候,赵秀娥啥也不做,那所有的活计jiù都得何氏来做。当然,二房hái有一个连芽儿,她和连蔓儿同岁,也是能干活的。可连芽儿裹le◎小脚,连守义和何氏对连芽儿的未来有le某种期许,便也学着连秀儿和连朵儿那样,不让连芽儿做粗活,怕她走大le脚、弄粗le手、熏黑letóu脸。

  何氏给儿子娶le媳妇,心里是很希望学周氏,开始享受做婆婆的待遇,让媳妇将家务全部接手过去的。可现在,她不仅没有享受做婆婆的福,反而因为家里多le怀孕的赵秀娥,她要承担的活计更多起来。

  这次是赵家托le来人,连家才接赵秀娥回来的。何氏认为很可以压住赵秀娥le。于是,在忍le两天之后,终于发作起来。

  今天两个人吵起来的原因,是何氏让赵秀娥洗土豆。赵秀娥不仅不做,hái将盆子摔到le何氏的脚面上。

  何氏当然生气,又听赵秀◎娥说她不配指使她干活,才有le这些话。

  赵秀娥听le何氏的话,jiù拍着巴掌大笑le起来。

  “哎呦呦。这全家上下,你们凡是能喘口气的,你们都来听听。hái有左邻右舍的,你们也来给评★éshuōtābúpèizhǐshǐtāgànhuó,cáiyǒulezhèxiēhuà。

  zhàoxiùétīnglehéshìdehuà,jiùpāizhebāzhǎngdàxiàoleqǐlái。

  “āiyōuyōu。zhèquánjiāshàngxià,nǐmenfánshìnéngchuǎnkǒuqìde,nǐmendōuláitīngtīng。háiyǒuzuǒlínyòushěde,nǐmenyěláigěipíng☆个理。”赵秀娥走到院子当间。提高le嗓门,指着何氏骂道,“jiù你,hái跟我摆起婆婆的款儿来le。我呸,不看你是二郎的娘,我jiù大嘴巴扇你。谁家婆婆的兄弟欠一屁股沟子债,jiù抢儿媳妇的嫁妆来抵债◇的?你有那脸做,我都没那个脸说。我要是你,我早悄没声的我找个地方吊死le去。你hái有脸成天吃饱喝足le东走西逛,跟我吆五喝六的?”

  这赵秀娥不再提是连家夺le她的嫁妆,只将炮火对准le何氏和不在场的何老六。

  “你成天你都干啥活le?你咋不去看看你那屋子,埋汰的都没个下脚的地方。要不是我每天收拾着,都能比茅坑hái埋汰。你当我愿意吃你做的饭那,我这要不是怀着身子,又让你和你那好兄弟给气的。我能干不le活?行,你不心疼我,不拿我当个人。你咋jiù那么心狠,连你孙子你都一点不疼。非要把我们娘俩折腾没le,你才甘心。你好拿le我的嫁妆,都填给你那宝贝兄弟去是不?”赵秀娥说话一串话■像机关枪似地,何氏张le几次句,愣是没插上话。

  “天冤杀俺le。夺你嫁妆的事。俺可不知道。他老舅那时候hái让人给捆着那,他咋夺你的嫁妆。谁夺le你的嫁妆,你跟谁说去。”等赵秀娥喘口气的工夫◎,何氏终于找到机会开口。

  “二伯娘可不是秀娥嫂子的对手。”西厢房里,连蔓儿悄声对连枝儿道。

  赵秀娥的炮火对准le何氏和何老六,不提连家半个不字。可何氏一开口。jiù得罪le几乎连家◆所有的人。

  “你说谁夺le我的嫁妆,你告诉我,我找他去。”赵秀娥见何氏自投罗网,心里得意。她不肯jiù此罢休,又往前逼le一步。

  “这你咋问俺,俺那时候可没在场。”何氏终究没有傻到○那种程度,赶忙jiù道。

  “老二媳妇,这都啥时辰le,你做饭做到哪去le?hái不赶紧干活,你想饿死几口子是咋地?”上房屋里,传来周氏的骂声。

  何氏有些委屈le。明明她占着理,让赵秀娥干活,这个周氏应该支持她啊。咋现在周氏出声,不骂赵秀娥,反而骂她。她可听le不只一次,周氏听说赵秀娥骂le她,在家里发狠,说赵秀娥不回来jiù算le,要回来,要好好教训赵秀娥,让赵秀娥知道规矩、长幼尊卑。

  “娘,俺这不一个人忙不过来吗,让二郎媳妇帮把手。她不帮忙,hái骂俺。咱连家啥时候媳妇能骂婆婆le?”何氏朝屋里道。

  “哎呦,jiù这么点活,要不是我怀le身子,不舒坦,一只手我jiù能干的过来。jiù这hái让谁帮手,以前没有我,你咋过的?没有我,你háijiù不活le那?……你不jiù是看我不顺眼,要跟我摆谱。行啊,你把钱hái给我,我立刻给你做牛做马。”赵秀娥冷笑道。

  上房里,安安静静,周氏再没发出什么声音。

  何氏得不到周氏的支持,以为何老六欠钱的事,她hái有些心虚,再加上吵架她根本不是赵秀娥的对手,只能忍气吞声,回屋做饭去le。

  “姐,借个火。”西厢房里,连蔓儿说着话,将手里的粉条伸过去放在火苗上烤。粉条遇到火,一下子jiù膨化le,颜色也变白le。

  连蔓儿将两根粉条都烤好,一根递给连枝儿,一根自己拿le吃。

  庄户人家的孩子一般不会花钱去买什么零嘴吃,不过,他们用智慧为自己创造出一点美味来。比如说抓le麻雀、鸟蛋来烤着吃,比如说在灶坑里埋上一两个土豆烤着吃,hái比如说烤粉条吃。

  经过火烤,膨化le的粉条,吃起来的口感,和连蔓儿前世吃过的虾片很像,当然是没有虾片的海鲜味le,不过脆脆的,hái是很好吃。

  连蔓儿是看过同村的一个小孩这么吃之后,学来的。

  又烤le两根粉条,连蔓儿和连枝儿分着吃le,锅里的菜正好开锅,连蔓儿jiù将一整扎粉条都放le进去。

  院子里已经恢复le安静,何氏和赵秀娥婆媳这番吵闹,连家其他的人都像没听见、没看见一样。

  连蔓儿却知道,从此以后,只怕何氏jiù被赵秀娥给踩在脚底下le。

  “俺咋jiù里外不是人le那,老六他欠钱,那也不是俺让他欠的。俺也没使唤二郎媳妇干啥重活,jiù是俺忙不过来,让她帮把手。这让她把俺给骂的。”过后,何氏跑过来,拉着张氏的手不放,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苦。

  张氏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含糊地拿话应着。

  …………

  开春时买的小鸡仔和小鸭子,喂养le这些日子,如今的个tóu已经有原来的三四倍大小le。小鸡仔和小鸭子大le,jiù不能总关在鸡圈里。一般的时候,都是早上喂一次食水,然后jiù把鸡圈门打开,让它们在院子le随便走。小鸡仔随便走动,可以啄吃土里的虫子。这样小鸡仔能够长的更快。

  周氏每天也要放小鸡仔出来自己找食吃。两家买的小鸡子只差几天,个tóu长的差不多。不过,似乎是每个庄户人家主妇天生来的本领,她们总是能够在长的差不多的鸡鸭中,分辨出哪些是自己家的。

  虽然如此,有一天,hái是出现le弄错的事。

  这天吃过晚饭,张氏jiù调le一碗朱砂,连枝儿、连蔓儿、五郎和小七几个将自家的鸡鸭都轰进鸡圈里,然后一只只地抓住,由张氏用朱砂在每一只的背上做le记号。

  这样jiù能避免以后再弄错。

  这是养有鸡鸭的庄户人家常做的事,做le记号的鸡鸭,jiù算是跑出le家门,也很方便找回来。

  “娘,这只好像是小公鸡。”小七抓着一只小鸡递给张氏。

  现在小鸡长le个子,可以比较容易地分辨出公母来le。公鸡比母子的鸡冠子大,身量长的也更快。张氏买回来的一圈小鸡,已经有三只可以明显地看出来是公鸡。

  “公鸡好,等喂大le,给你们杀le吃肉。”张氏接过小七手里的鸡,笑着道。

  对过东边的鸡圈,周氏正带着连秀儿、赵氏、连叶儿,也给她养的鸡做记号。她用的也是朱砂,不过记号是做在每一□只鸡的tóu上。

  周氏买的小鸡没有张氏的多,却已经发现有四只小公鸡le。周氏的脸色很不好看。

  jiù在这时,赵秀娥和二郎前后脚地从后院走le过来。

  二郎低着tóu,陪着小○心跟赵秀娥说话,赵秀娥一脸的不耐烦,回手用胳膊肘往外推le二郎一下。

  也是一个寸劲,这一下,正好撞到le二郎的肋下。

  二郎额tóu冒出冷汗,哎呦一声,用手捂住le肋下。

  “二郎媳妇你干啥那,你咋对二郎下狠手?”连秀儿从鸡圈往上房走,正好路过两人身边,看见二郎疼的变le脸色,立刻怒道。

  “你个没出阁的丫tóu懂个啥,我们两口子的事,你问啥,也不嫌害臊?”赵秀娥似乎正在气tóu上,随口jiù堵le连秀儿一句。

  连秀儿的脸腾的红le。

  “二郎媳妇,你这是跟你老姑说话那?你hái有没有规矩?”周氏踩着小脚飞快地走le过来。

  ***………………****

  月票又掉到11名le,求粉红月票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