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被逼出来的法子


  “哎,来了。”本来有些发愣地站在门口的lián守信应声走进了屋里。

  “爹,皮擀的薄点。”lián蔓儿笑着道。

  张氏正在揉面剂子,抬手就将擀面杖递给lián守信。

  lián守信接过擀面杖,站在面板前面开始擀皮。

  “我还以为你们不要我了那,”lián守信yī边擀皮,yī边说抱怨道,“蔓儿,你咋让你奶掐死我啊?有这么对你爹的吗?”

  lián蔓儿嘻嘻笑着,并不说话。她从lián守信手里接过擀好的皮,舀了馅放在上面,两只手忙碌开来。

  “你也别怪蔓儿,蔓儿不那么说,还不知道他奶最后要闹成啥样那。”张氏yī边揉着面剂子,yī边说道,“你看你,咱这都分家另过了,在她奶跟前yī句话你都不敢说。那事明摆着,是秀儿欺负咱枝儿。他奶胡搅蛮缠地,你就不能给我们娘几个主持个公道?”

  lián守信垂着头,刚才lián老爷子叫走了周氏,lián老爷子临走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他,而周氏倒是看他了。但周氏的目光,却让他浑身发冷。然后,张氏和lián蔓儿几个孩子都huí了屋里,据留他yī个在外面。

  那个时候,他确实是有种被唾弃、被抛弃了的感觉。被lián蔓儿叫进来擀皮,huí到妻子和孩子们中间,他才觉得暖和了过来、活了过来。

  “我、我咋主持公道啊?”lián守信蔫蔫地道,“我不是没信他奶说的话吗。……他奶那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要是真敢向着你们说话,那他奶肯定就没完没了了。……我说那话,其实不就是向着你们了吗。”

  “你们咋就能真扔下我不管,让他奶掐死我啊……”lián守信抱怨道。

  “爹,我给你道●歉。这事是我不对。”看lián守信yī副很受伤的模样,lián蔓儿忙就笑着道。

  “得了,不就是话赶话那么yī说吗。”张氏用胳膊肘撞了lián守信yī下。

  小闺女乖巧地道歉。媳妇又这◆●样,lián守信心里那yī点点的疙瘩立时就化解了。其实,他也不是怪lián蔓儿说了这句话,只是心里知道妻儿是在意他的,他就想得到更多的确认。毕竟,刚才那种被抛弃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爹,○◇刚才你让我奶扯着的时候。脸色可不好看了。可把我娘和我们给吓坏了。”lián蔓儿偷眼瞧着lián守信似乎恢复过来了,就又开口道。

  “可不是。”张氏也是心有余悸,“孩子他爹,你刚才那样。把我的心●◆吓的蹦蹦乱跳。想起她三伯那天的事,我这后怕啊。孩子他爹,以后他奶再逼勒你,说啥你也得想想我们。就算你不想着我,你也得想想咱这几个孩子。要是你有个好歹的,几个孩子年纪都这么小,他们以后的日子可咋办啊?”◇

  “就是啊,爹,你可别扔下我们不管。”小七就道。

  “你们都想的挺远的。我能有啥事。”lián守信见张氏和几个孩子这样。忙就道,“我啥事没有,我那、那就是吓唬吓唬他奶。”

  “真的?”lián蔓儿立刻问道。

  “真的。”lián守信重重地点头。真的才怪,那时候他是有那么……yī点不对劲,不过现在被妻儿问起,他只能这样说。

  lián蔓儿暗暗笑了笑,她可不相信lián守信当时是装的。不过。既然lián守信这么说,那她也不妨就顺着他说。

  “爹,你这次做的太聪明了。”lián蔓儿用略有些夸张的语气赞道。

  “是、是吗?”lián守信有些心虚●。

  “是,太是了。”lián蔓儿立刻就道,“爹,你看,每次yī遇到啥事,我奶要是不占理。还要硬逼着咱做啥事的时候,我奶不总是拿那些话来拿捏你吗。然后,你每次都没办法。那次我三伯被逼的疯了yī★huí,我奶就消停了好几天。以后,要是再遇到这样的事,爹。你就像今天这样,你就装疯,我奶就拿你没办法了。”

  既然lián守信无法正面与周氏对抗,那么装疯耍赖这yī招就不失为上策。

  ▲“我看这样还真行。”张氏被lián蔓儿的话启发了,“孩子他爹,你看他奶对他二伯咋就没办法……”

  “二伯能耍赖。”小七接了张氏的话茬道。

  lián枝儿、lián蔓儿和五郎就都低声地笑◎●了起来。

  “对,就是这样。”张氏也笑了,又道,“他二伯人家不管他奶说啥,他都能yī个耳朵听,yī个耳朵冒,从来不带走心的。他奶爱说啥说啥,人家还是该干啥干啥。你看人家,活的多自在,身体也好。●◎孩子他爹,你也学着点。不为别的,就为你自己个身体好,别憋屈出病来。……他三伯看着好了,我看着,精气神就不比以前。就怕他落下啥病根,那可是yī辈子的事。孩子他爹,你可别和他三伯似的。”

  “不能□。”lián守信道,听张氏和几个孩子这么yī说,他真的开始认真考虑装疯这个法子。

  “要不,以后他奶再这样,我就让他奶先掐死我?”lián守信想了想,不知道怎么huí事,嘴里就冒出来这样yī句。

  lián蔓儿很惊喜。

  “爹,你要真能这样,那我奶以后肯定就不来欺负我们了。”lián蔓儿道。只要lián守信不受周氏的要挟,周氏就没那个底气,敢yī次yī次地来欺负张氏和她们。

  “那、那咱奶要是真上来劲,真把咱爹掐个好歹的,那、那咋办啊?”小七毕竟年纪还小,就认了真,很担忧地道。

  lián守信扭脸抹了把泪,还是他这小儿子最心疼他。

  “小七,想要◆啥东西啊,从爹工钱里扣,爱买啥买啥!”lián守信感动之余,很大方地道。

  “爹,我奶要是掐你,我肯定去救你。”小七立刻星星眼道。

  大家又笑了yī阵。

  “也别当是玩笑话,没★办法了,这还真就是个办法。”张氏最后道。

  “嗯。”lián守信郑重地点头,他总得活下去,也不能总让妻儿跟着他受气。下次,若是周氏再逼迫他,他还真得试试这两个法子。

  yī家人说笑着将■韭菜馅饼全包好了,又在锅里用油煎的香香的,摆上桌来。

  “……还给上房送点不?”没动筷子之前,张氏就问lián守信。

  “上房晚上吃啥?”

  “也是韭菜馅的馅饼,也有肉。”小七■就道。

  “那就算了。都吃的yī样,还送啥。”lián守信道。

  如果是她们吃的比lián老爷子他们吃的好,那自然是要送过去yī些。两家都吃的yī样,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嗯。”张氏答应yī声,招呼孩子们上桌吃饭。

  …………

  转天,lián蔓儿yī家就开始种北边的四十五亩地。

  首先种的是玉米。玉米和高粱的种法差不多,都比种花生要简单。只需要犁杖将垄犁开,然后撒进去玉米种子,在将垄合上就可以了。玉米种子并不像花生种子那样,要间隔yī扎的距离播种,而是随手撒进去。等出苗的时候,再进行间苗。

  不过yīn为手里的玉米种子珍贵,她们可不敢随意浪费,撒种子的时候非常的小心。也yīn为玉米的珍贵,在播种的时候,她们还在两边各留出几条垄的地来,两端地头也留出了yī段距离。

  “这空出来的地,到时候咱就种上大豆。”lián守信道。

  这是yī种防盗的措施,并不是lián守信的发明。yī般的庄户人家,在种高粱、糜子这些青杆作物的时候,都会在地头留出yī块空地种豆子。这样颇能有效地防止有人偷折高粱或糜子的青杆huí去喂牲口。

  yīlián种了三天,这天lián蔓儿她们刚下地,天上就开始下起了小雨。没人huí去躲雨,相反,大家的干劲更足了,都想趁着下雨,多种上几亩地。

  “今年的年成好啊!”老庄稼把式们的脸上都透着喜色。

  这yī场雨,虽然让地里泥泞了起来,但是它保障了刚种下去的种子的出苗率,也让接下来的耕种更有保障。所谓春雨贵如油,指的就是这个。

  lián蔓儿yī家自然也很高兴,即便雨水加上汗水,很快地就将他们的肩头和后背都打湿了。

  “小七,huí家把草帽拿来。”lián守信就让小七huí家去拿草帽。

  身上淋湿了不要紧,头却是要好好保护的。而且,他们家也只有草帽,蓑衣这种东西,虽算不上奢侈品,也并不是每家每户都有的。

  “哎。”小七答应了yī声,就从地里往外跑。

  “慢着点,看着点地下,别摔着。”张氏就忙嘱咐道。

  “知道了。”小七yī边答应着,yī边已经跑远了。

  雨丝渐渐地细密起来,lián蔓儿抬起头,抹了yī把脸。对面的地里,正有几个人架了犁杖快步地走过来。

  “爹,你看那是谁,好像朝咱地里来了。”lián○蔓儿对lián守信道。

  “啊?”lián守信吃了yī惊,顺着lián蔓儿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脸上紧张的神色就缓和了下来。

  “吴三哥,咋你在这还有地?”lián守信冲着走过来的吴玉◇贵笑着招呼道。

  “四叔,我们是帮你种地来了。”

  **…………***

  先送上yī更,月底了,求大家粉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