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缘由


  二更,求粉红。

  **………………****

  听连守信这样问,大家都是yī愣。

  “……今天,还下不成地吧?”张氏有些犹豫地说道。

  “刚才我回家去了yī趟。”连守信垂下眼皮,“上房还有yī半的地没种上,早上下地,进不去,老爷子都急的上火了,说是下晌还得去看看。”

  连老爷子是个急性子,这谁都知道。

  “咱的地都种的差不多了,就剩下地瓜,还得等两天再种。咱还有犁杖,这两天,我打算过去帮老爷子干两天活。”连守信慢慢地抬起头来,说道,“yī来,咱这歇着,看老爷子在地里干活,我这心里不落忍。二来,咱去帮忙,地也能种的快点,省得老爷子上火再躺倒了。”

  不仅自己要去,还要带上小牛和犁杖,而且似乎还要yī家子都去。所说的原因yī二,其实归结到yī处,都是为了连老爷子。

  “地快点种完了,也省得上房的人都不消停。这两天,没看大家伙都板着个脸,他奶成天也没个笑模样。”连守信又道。

  “种不种地的,也没看见我奶啥时候有笑模样啊。”连蔓儿忍不住说了yī句。

  周氏也不是不会笑的,只是她的笑容,从来就没给过她们。想来□,连守信小时候应该见过吧,连蔓儿瞟了连守信yī眼。

  “nǐ奶那不是……,咱说正事。”连守信道。

  连守信这是要跟她们商量,去帮上房种地的事。

  张氏和几个孩子相互交换着眼色。◎

  “爹,nǐ不累吗?”连蔓儿第yī个开口,“这几天,铺子里、地里的,nǐ连个囫囵觉都没睡过吧。nǐ去帮着种地,我爷肯定高兴。可是,要是nǐ真累个好歹地。我爷那不也得替nǐ操心吗。”

  “可不是,nǐ也该好好歇歇,nǐ当nǐ是铁打的?”张氏说着话,从菜里面夹了yī块肥多瘦少的肉片,送进连守信的碗里。

  这几天,何止是连守信yī个,就是张氏,还有连蔓儿几个孩子。也都累的不行。因此,虽然是把地给种完了,她家的伙食标准还是和种地的时候yī样。

  连守信狠狠地扒了yī口饭,连同张氏给夹的肉。yī起吃了下去。连蔓儿和张氏的话提醒了他,他是大老爷们,他累,张氏和几个孩子怕是比他更累。

  “爹,咱园子里的草我看都长起来了,该拔草了。”连蔓儿又道。新开荒的地,土壤肥沃,菜都长的很好。但也正是因为新开荒,杂草特别多。“我哥和小七这两天就干活了。他俩的农忙假也没几天了,也该抽空看看书。”

  “还有咱那新铺子后面的院子,好些东西也该趁早收拾了。”张氏就道。

  连蔓儿和张氏说的都是实话,他们确实还有很多活计要做。

  “下晌吧,要是地里能进去,我就先把菜园子的草拔了。”连守信想了想道。

  庄户人家有yī句俗语,叫做瓜菜半年粮。这些天雨水足。如果任由着杂草疯长,多yī天,那菜蔬就得减少不少的收成。这等于yī家子少了不少的口粮。

  这两天她们吃了两次韭菜,yī次是从邻居春柱家要的,yī次是连蔓儿去集上买的。上房后院的园子里,韭菜很多。连老爷子是说让他想吃就去割,他当时应承了,却yī次也没去割过。这个原因,他不想仔细去思考。不过,有yī个道理,他是清楚的。家人的口粮不能靠别人。要去帮上房种地,也是因为他们的地差不多种完了的缘故。

  “就我自己去就行,nǐ们娘几个都歇yī天。”连守信继续道。“等把草拔完了,咱看情况,还得去帮他爷他们yī把。”

  “爹,nǐ算过没,我爷他们下地干活的有多少口人?”连蔓儿问。

  现在连老爷子yī家种地,留在家里做饭的常驻人口有两名,分别是周氏和连秀儿,还有yī位赵秀娥,因为怀孕不下地。每天各房轮流帮着做饭不下地的有两口人。也就是说,他们每天都有十四口人下地干活,而其中至少有八口人,都是成年劳力。

  而连蔓儿yī家,全家都下地,六口人,只有连守信和张氏两个成年劳力。

  两家的地差不多,若不是吴家兴父子带了人来帮忙,连蔓儿家还要比连老爷子他们更迟些,才能把地种完。

  所以,这个实际情况就是,上房根本就不缺人手种地。两家相比较,即便又小牛和犁杖,★比较弱势的还是连蔓儿这yī家。

  张氏、连枝儿、五郎和小七都点头,连蔓儿说的没错。

  “咱家的事,可不老少那。”张氏若有所指地对连守信道。

  “蔓儿说的不错,可现在,不是咱先干◎完了吗。”连守信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问问老爷子,用咱帮忙不。……照我的意思吧,咱这虽然是分家了,咋地咱也帮着干上yī天半天的,让他爷和他奶心里痛快,这大家伙看着也显得咱这yī大家子和气。”
●   “等干完了,从爹的工钱里扣除钱来,咱多买点肉,包顿肉丸馅的饺子,枝儿、蔓儿、五郎、小七,要买啥不,等赶集上就去买,都是从爹的工钱里扣。”

  知道下地干活会很累,连守信忙又抛chū物质奖励▲   “děnggànwánle,cóngdiēdegōngqiánlǐkòuchúqiánlái,zánduōmǎidiǎnròu,bāodùnròuwánxiàndejiǎozǐ,zhīér、mànér、wǔláng、xiǎoqī,yàomǎishábú,děnggǎnjíshàngjiùqùmǎi,dōushìcóngdiēdegōngqiánlǐkòu。”

  zhīdàoxiàdìgànhuóhuìhěnlèi,liánshǒuxìnmángyòupāochūwùzhìjiǎnglì○,哄几个孩子。

  生活在人群中,就不得不顾忌周围人的看法。庄户人家又是特别讲究孝顺的,连守信也作chū了让步,张氏和几个孩子最后也都点了头。

  “让人看着和和气气,那咱到时候吃饭,还是◎自己回家做着吃的好。”连蔓儿笑道。

  “蔓儿这顾虑的对。”张氏点头。

  连守信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他们去帮着种地,然后yī大家子yī起吃饭,这无疑是让人称赞、和美的yī幕。然而,他们□真的去吃饭,只怕张氏和孩子们会遭白眼。如果干完活,他们自己回家吃饭,这无疑会让连老爷子的脸上很不好看。

  连守信有些纠结了。

  吃完了晌午饭,连守信心里虽然纠结,还是任劳任怨地去菜园子□拔草去了。五郎和小七去庙里鲁先生的住处念书,只留张氏、连枝儿和连蔓儿母女三个在铺子里。

  连蔓儿摆了桌子,摊开账本算今天的收支账目。张氏和连枝儿就拿chū针线来,对面做着活计。

  “娘,今天我和我姐在老宅那边,大嫂和秀娥嫂子去咱家,跟我俩唠嗑了。”连蔓儿很快算完账目,就抓了些大枣和花生来,让张氏和连枝儿yī起吃。

  “唠啥了都?”张氏就问。

  “唠我姐的亲事。”连蔓儿就笑道。

  张氏忙看了连枝儿yī眼,连枝儿低着头做活计,没有说话。

  “她俩都说啥了?”张氏见连枝儿没有反应,就继续问连蔓儿。

  “我大嫂刚说到这话头上,就让我老姑给叫走了。”连蔓儿道。蒋氏后来似乎有话要说,看似因为连秀儿的打断而没有继续说下去。“秀娥嫂子说老金家不好。”

  连蔓儿就将赵秀娥所说的老金的如何如何的话,跟张氏学说了yī遍。

  “别听她的。就算咱不和老金家做亲,也不带这么编排人家的。说句公道话,除了做过胡子,放高利贷的事,人家可没有别的。”张氏挥了挥手,像是驱赶苍蝇似地道,“nǐ们不知道,我也是这两天才听说的。……nǐ们秀娥嫂子,以前给老金家的四儿子说过。”

  连蔓儿的眼睛睁大了,期待张氏继续说下去。连枝儿也好奇地抬起头来,看着张氏。

  “……老赵家上赶着巴着人老金家,图人家日子过的好,老金家那老四人长的也好,chū去响当当是个人物。是老金家没看上她,老赵家托人上门去说和,人老金家没搭理他们。后来才又说给刘家村的,因为要聘礼的事黄了,这才说给了二郎。”

  “哦。”连蔓儿长长地哦了yī声,原来赵秀娥那么诋毁老金家,是因为曾经被拒,所以羡慕嫉妒恨啊。

  “怪不得我姐说老金家啥样,也不关咱的事,秀娥嫂子那么高兴那。”连蔓儿道。

  张氏又看了yī眼连枝儿。

  “娘,我没说错吧?”连枝儿表现的很淡定。

  “没,没错。”张氏笑道。

  “娘,我看我秀娥嫂子长的也不错啊,老金家因为啥没看上她那?”连蔓儿问张氏。

  “这个啊,”张氏犹豫了yī下,“我也不太知道。好像是……nǐ秀娥嫂子以前总在县城住啥地吧。”

  张氏说到这,就不肯继续再说下去了。老金家之所以没看上赵秀娥,是因为赵秀娥在县城住的时候,似乎有什么闲话。这些消息,还是她近两天才知道的。这些话,她不好当着两个闺女的面说。

  连蔓儿看张氏的神色,就猜chū必定不是什么好事,虽然心里很想知道,但她清楚,张氏是绝对不会告诉她的,因此也就打消了继续问下去的念头。

  “这话咱就在这说说,等回家去,和啥都不能说。”张氏叮嘱两个闺女道。

  连枝儿和连蔓儿都点头。

  “等忙完了这几天,咱抽半天工夫,上nǐ吴三叔家去,看看nǐ吴三婶和家玉。人家帮了咱的大忙,咱得答谢答谢人家。”张氏又道,“nǐ们俩都跟我yī起去。”

  “好。”连蔓儿道。

  张氏便扭头去看连枝儿。

  ***…………***

  感谢大家的支持,送上二更,继续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