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马兰花开


  连守信疾步走出上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屋里的人是怎样的表情,会怎么想,怎么说,他已经不想去关注了。月色很好,将脚下的路照的清清楚楚。连守信掖了掖自己的衣领,大步向前走去。

  出了村口,隔着官道,连守信就看见了早点铺子里融融的灯光。房顶上的烟囱里还冒着烟,很好,他回来的正是时候,正赶上吃上口热乎、顺气的饭。

  这么想着,连守信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早点铺子里,张氏正用铲子从大铁锅里往外铲韭cài盒子。韭cài盒子被煎的两面dōuyǒu些焦黄了,没出锅,那香气就已经弥散开来。连蔓儿站在另一口大锅旁边,端了个盆子,正从锅里往外舀汤。

  刚才,赵氏送来了白面烙饼和猪肉炖粉条。赵氏并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不过她们还是知道了,老宅子那边闹的很不愉快。送走了赵氏,张氏就说谁饿了,谁就先吃点。结果大家伙谁dōu没dòng筷子。

  “我回来的正是时候。”门被从外面推开,连守信走了进来。

  张氏和几个孩子就dōu是一愣。

  “孩子他爹,你咋回来了?”张氏就问。

  “回来吃饭呗。老远就闻着香味了,放桌子没,我可饿坏了。”连守信搓着手道。

  “爹,你在我爷家没吃饭啊?”连蔓儿就问。

  “被赶出来了吗?”小七忽闪着大眼睛道。

  “说啥那!……我没吃,就陪老爷子喝了两盅酒,我就回来了。咋地,你们还dōu不愿意啊?”连守信故意板了脸道。

  “没出啥事吧?”张氏敏感地问道,“刚才他三伯娘来,说是他爷和他奶差点打起来,就为给我们送吃的。我就说不要,让他三伯娘拿回去,他三伯娘不肯。”

  “啥事也没yǒu。他爷和他奶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吵吵完就没事了。”连守信道。他并不是个善于言辞的男人,更不擅于和人争执。所以,刚才他只是选择默默地离开。用这样的举dòng来表明他的立场。

  回到家里,在妻儿面前,他也不打算将刚才的事情说出来。他明白了今后该怎样做,不需要让妻儿们再平添气恼。

  “那是他爷和他奶送来的饼和cài吧,我尝了。还dōu挺好吃的。热热,咱也吃吧。”连守信又看见旁边放着的两个盆,就笑着说道。“咱家没肉了。累了这半天,也该吃点肉。那粉条放一晚上。就成坨了,该不好吃了。”

  张氏和几个孩子本来也不会幼稚地拿东西置气,听连守信这么说,心里更是一点疙瘩也没yǒu了。

  “就着这锅里,烧一把火,马上就热好。”张氏笑着道。

  最后一家子坐在饭桌旁的时候,桌上的饭cài竟然颇为丰盛。除了连老爷子让赵氏送来的白面烙饼和猪肉粉条,还yǒu她们自己做的韭cài盒子,小白cài汤。凉拌海带丝,当然,还yǒu每餐dōu不可或缺的小葱蘸酱。

  张氏和几个孩子dōu没yǒu再向连守信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家子亲亲热热在一起吃饭,这才最重要。

  …………

  歇了两天之后,当然所谓的歇了两天,也不是什么dōu不干。家里的家务,铺子里的生意dōu是照常做的。地瓜秧已经长的足够壮实了,连蔓儿一家又套了小牛车下地。

  地瓜的种法,和土豆差不多,dōu要在每棵秧子之间留出足够的间隙来,好让地瓜在地底下yǒu足够的空间生长。

  种完了地瓜,转天一家人又去了南山下的田地。那里,在她们种了huā生的地头。yǒu一条土沟,隔着土沟,是一大片的荒地。

  “前两天我去镇上,幼恒哥和我说,今年他们的铺子还会收苦姑娘儿。幼恒哥还说,不只他家的铺子。别人家的铺子怕也会收。”连蔓儿跟一家人说道,“我想着,这么一来,到时候野地里的苦姑娘儿大家伙肯定dōu得抢着摘。咱家能摘到的就yǒu数,不如咱自己种一些。”

  大家当然dōu没yǒu意见。

  苦姑娘儿是好种好长的一种植物,撒下一粒种子,苦姑娘儿秧长出来之后,它的根会在地底下◎滋生,从而冒出更多的苦姑娘儿来。去年连蔓儿采摘苦姑娘儿,自家也留了一些,那些种子,足够种上几亩地的了。

  也因为苦姑娘儿的这个特点,连蔓儿不敢在自家的地上种。这片荒地和大家伙开出的良田之间yǒ◆u土沟隔开,可以任由苦姑娘儿蔓延,也不会影响到庄稼的收成。

  yǒu了小牛和犁杖,她们的开荒进行的很快。不像种cài或者别的作物需要精耕细作,种苦姑娘儿只要将地粗略地翻一下,然后大略地犁出垄来◇,撒下种子,将土培上,就可以等着苦姑娘儿秧子自己长出来了。而且以后,大致上也不需要照管,比如割草或者浇水。苦姑娘儿比任何荒草dōu要强悍,而且非常耐旱。

  只用了半天的工夫,一家人就种完了三亩▲多地的苦姑娘儿,在地的周围做了标识后,就收工回家了。

  地dōu种完了,张氏就说起该去吴玉贵家串串门,答谢人家帮忙来种地。只是,没等她们去镇上,吴玉贵的媳妇王氏就带着闺女吴家玉先上门来了。

  已经过了晌午,连守信下地去看庄稼出苗了没yǒu,五郎和小七dōu去上学了,早点铺子里只yǒu张氏、连枝儿和连蔓儿母女三个。王氏带着吴家玉在铺子外下了马车,张氏看见忙带着两个闺女将两人迎了进来。

  心照不宣地,这端茶倒水、摆果子的活计dōu交给了连枝儿。

  王氏看着连枝儿忙碌的身影,眼角和嘴角dōu满是笑意。

  “怕你们忙,要不前两天就要来。也没啥事,就是这些天没见面,怪想的。”王氏喝着茶,笑道,“枝儿,别忙了,快坐下歇歇,我这也不是外人。”

  “还真就是刚闲下来,我正要去镇上看你,你就先来了。”张氏也笑道。

  王氏和张氏两个就家长里短地唠了起来。

  连枝儿、连蔓儿和吴家玉三个小姑娘坐在一边,说着她们自己的话。

  “家玉在家里还说,知道你们盖了新房子,还没看过……”王氏突然说道。

  “枝儿、蔓儿,你俩领家玉去看看咱的新房子。”张氏就招呼两个闺女道。

  连蔓儿见张氏和王氏的神色,就猜她们必定是yǒu话不好当着三个小姑娘的面说。至于是什么话,连蔓儿看了一眼连枝儿,暗地里偷笑。

  连枝儿、连蔓儿和吴家玉就从铺子里出来,领着吴家玉在新房子里好好地转了一圈,因为怕这个时候回去,张氏和王氏的话还没说完,就不好回去。

  “家玉姐,再看看我家新开的cài园子吧。”连蔓儿就道。

  “好啊。”吴家玉点头。小姑娘再安静,也是贪伴儿、爱玩的年纪。吴家玉很喜欢和连枝儿、连蔓儿在一起。

  cài园子就在新房子的后面,这个时候,cài园子里早已经是满目生机勃勃的绿色。

  “呀,枝儿姐,蔓儿,■你们的马兰长的可真好。”一进cài园子,吴家玉第一眼就看见旁边那一丛茂盛的马兰。

  马兰huā的huā瓣仿佛是蝴蝶轻盈的翅膀,是清透水润,像晴朗的天空一样的碧蓝色。在满园翠绿的衬托下,美貌惊人○

  站在马兰旁边,连蔓儿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空气清新、湿润,带着草木的清香,瞬间简直让人如入仙境。连蔓儿很喜欢马兰,她一直认为,马兰是春天开的最早、并且是最貌美的huā。

  马兰huā,又名蝴蝶兰。她是盛开在乡村的兰huā,yǒu着不逊色于任何其它兰huā的美貌和优雅。

  三个小姑娘就围着一丛马兰,摘下马兰huā来,笑着往相互的头上戴。

  “这马兰是原来就yǒu的,开荒的时候看见了,特意留下来的。”连蔓儿告诉吴家玉。马兰是多年生的植物,一般的庄户人家的园子里,dōuyǒu这么一丛。马兰的叶子在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其纤维非常柔韧,收割下来晒干,可以做绳子用。

  庄户人家用来夹帐子的绳子,就多用马兰的叶子。当然,马兰的叶子最大的用途,就是用来缠端午节的粽子。

  玩了一会,连蔓儿和连枝儿又带着吴家玉看自家cài园子里的cài。

  “这是油cài,我家今年新种的。”

  连蔓儿从新房子出来的时候,特意提了一个篮子,这个时候,她就和连枝儿走进cài畦,摘了半篮子的油cài,又摘了半篮子的小白cài。

  看着时辰差不多了,她们才回早点铺子里来。

  张氏和王氏坐在炕上,正笑着说话,见她们回来了,两个人的目光就一起落在连枝儿身上,然后交换了一个眼神,又dōu笑了起来。

  连蔓儿心想,看这个情形,这两位做娘的是谈□成了连枝儿和吴家兴的婚事了。

  “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王氏就告辞道,然后又故意凑到张氏耳边,声音压的低低的不知说了什么。

  张氏就笑了,也不留王氏。

  送王氏和吴家玉往外★chéngleliánzhīérhéwújiāxìngdehūnshìle。

  “shíhòubúzǎole,wǒgāihuíqùle。”wángshìjiùgàocídào,ránhòuyòugùyìcòudàozhāngshìěrbiān,shēngyīnyādedīdīdebúzhīshuōleshíme。

  zhāngshìjiùxiàole,yěbúliúwángshì。

  sòngwángshìhéwújiāyùwǎngwài走,连蔓儿就偷偷给连枝儿使了个眼色。

  “三婶,”连枝儿微微红着脸,将cài篮子递给王氏,“刚从园子里摘点新鲜cài,给三婶拿回家去尝尝。”

  一篮子翠绿的鲜cài上面,还插着几只鲜艳夺人的马兰huā。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撒huā,满三百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