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逼反包子


  二更,求粉红。

  ***………………***

  “娘,你这是干啥?”连守信抚额。摊上这样的娘,动不动就将不孝、不认亲娘这样的大帽子压下来,他真的是很无奈。

  “奶,你有啥正事就说呗,有我听着正好。”连蔓儿根本就没有理会周氏说的认不认娘的话,只是淡淡地说道,“奶,你和我爷一起当这gè家,我们家,也是我爹和我娘一起当家。我爹管外边的事,我娘管家里的事,和爷奶你们一样。奶你说的肯定是家里的事,应该跟我娘说才对。我在这,奶你说啥,正好我帮着传gè话啥的。”

  连蔓儿这话可以说是滴水不够,不至于让周氏说连守信当不起家来,而且无论接下来周氏说什么,连守信和连蔓儿进退都有余地。

  她选择这么做,也是考虑到连守信的情绪。连守信重感情,如果和周氏撕破le脸,无论结果如何,连守信的心里都不会自在,而且对大家伙都没好处。闹一场,一刀两断,说起来是利落le。但在这gè年代,又考虑到连守信的特点,这是不实际的,就是真的实行le,在舆论面前,也是两败俱伤的。

  立场要坚定,但坚决避免和周氏吵架。

  周氏听le连蔓儿的话,气的涨红le脸。不过她心里明白,今天是打发不走连蔓儿的。她心中焦躁le起来。最近她已经明显地感觉到,连守信离她的手掌心越来越远。尤其是上次种地吃饭的那一回,她气成那样,哭成那样,和连老爷子吵成那样,可连守信竟然无动于衷。既没有像她期望的那样,喊来张氏训斥,也没有到她跟前来央告。

  事情都挤到le一起,她要保障连秀儿的幸福。而且她也急于确认,这gè儿子还是她能拿捏的住的。

  虽然和计划中的不一样,但是要说的话,她还是一样要说。

  “老四,我只跟你说。”周氏盯住连守信,“咱秀儿的事,你管不管?”

  “娘,秀儿的事那可多le。我咋说管不管的?”连守信被周氏盯的头顶冒汗,“你得说是啥事,让我咋管?”

  “老四,是把你分出去le。可这房和地,你也得le。我把你生下来,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你长大,娶le媳妇,生le孩子,现如今你啥都有le。我不要求你给我啥,可秀儿的事,你这当哥哥的不能不管。……就说这亲事,你和你媳妇都虑虑好le。要给枝儿啥嫁妆le吧?”

  “娘,我不是说le,枝儿先定亲,成亲还得往后。嫁妆啥的,我们还没寻思那。”连守信道。虽然张氏也和他说le,到时候要尽量给连枝儿◎陪嫁的厚一些,但是具tǐ要陪嫁什么。陪嫁多少,两gè人并没有商量到。这得要看到时候,他们的家境如何。“娘,你和爹分le我们房子和地,没让我们光身出去,一家子挨冻受饿,我这心里……”

  “奶,你■就说分我们房子和地le。那房子和地很多吗?是只有我一家有的吗?我爹和娘这些年,对家里就啥贡献都没有,就该被光身赶出去?你咋不说说,当时是啥情况把我们分出去le那。”连蔓儿道,“你们怕我娘病死le,怕我◇们拖累le你们。你们才把我们分出去的!”

  连守信厚道,不肯提起当时她们刚分出去时候的凄凉,但是连蔓儿却不能不说。连蔓儿看着周氏和连秀儿,她心里想,是不是如果她不说,她们就只肯记得分le她们些●微薄的产业,根本就忘le其他的事。为什么,她们都不肯轻易提起来,怕伤心难过的事情,始作俑者却能这样毫无愧疚地说出来。

  连秀儿飞快地移开le视线,不敢和连蔓儿对视。周氏的身子也猛地一震。

  “老四,你听听,你听听你闺女说的是啥……”周氏两眼含着泪,颤抖的手指着连蔓儿,对连守信质问道。那表情和语气,似乎她才是受le莫大的委屈。

  连蔓儿的话,也勾起le连守信深埋在心里的伤痛。他抬手抱住le头。

  “……枝儿的嫁妆,我们还没虑虑,到时候看情况再说。一家六口,家底子薄,想给办到时候也得看办不办的le。”强压制住涌上心头的伤痛,连守信继续回答周氏的问话。

  周氏没有再继续纠缠连蔓儿的话,她又拿出帕子擦le擦鼻涕。说的好好的,差一点,就又被连蔓儿给岔到别处去le。而且是非常不利于她要谈的话题的别处。

  就是这样,也大大削弱le她说话的力度。

  连蔓儿这丫头,太不好斗le,她又差点上le这丫头的当。

  周氏用眼角狠狠地夹le连蔓儿一眼,好在连守信老实,没有借着连蔓儿的话题发挥。她这gè儿子还是好的,只要她这次及时地将他拉回到自己这边来。

  “老四,你别给我来这些虚的。”周氏吸le一口气,说道,“你们不给枝儿多预备嫁妆,人家就抢着上你家来求亲?你这瞒不le我。还是刚才的话,我也不朝你多要。……你给枝儿多少嫁妆,你就给秀儿许下多少来。”

  周氏说着话,紧盯著连守信的眼睛。

  “娘这要求不过分吧?你就这一gè老妹子,你现在日子过的好le,你还舍不出这点财来?”

  连蔓儿偷偷地翻legè白眼,原来周氏叫▲来连守信是为le这gè。

  连守信有些懵le。他们分家的时候,手里一文钱都没有。这也就是一家子不分白天黑夜地干,一家子才得le温饱,活的像gè人le。枝儿的嫁妆,现在完全是gè空白,他们这才要▲láiliánshǒuxìnshìwéilezhègè。

  liánshǒuxìnyǒuxiēměngle。tāmenfènjiādeshíhòu,shǒulǐyīwénqiándōuméiyǒu。zhèyějiùshìyījiāzǐbúfènbáitiānhēiyèdìgàn,yījiāzǐcáidélewēnbǎo,huódexiànggèrénle。zhīérdejiàzhuāng,xiànzàiwánquánshìgèkōngbái,tāmenzhècáiyào着手开始攒,以后还有五郎和小七娶媳妇,还有蔓儿的婚事,哪一桩都是不小的开销。

  而连秀儿的嫁妆,周氏可是攒le好些gè年头的。

  作为哥哥,等连秀儿成亲的时候,他自然会给添妆,但周氏要求他给自己闺女多少嫁妆,就给连秀儿多少。这gè要求,即使对他来说,也过分le。这分明是劫贫济富!

  “娘,我这一家子才吃饱几天,你就当我是大财主le?”连守信痛苦的脸都皱le起来,“咱不跟别人家比,咱自家人比,秀儿这些年,啥没有啊。可枝儿有啥?她娘那是一根簪子也没剩下能留给她的,我也是一gè大子都没有分出去的……”

  “你别跟我这哭穷,你那些地不是yín钱买的,那房子不是yín钱盖的,你那铺子天天哗哗的往里进钱,就让你给你妹子添点嫁妆,这还难为你le?”周氏恶狠狠地打断le连守信的话,“我也不让你现在就给,你给我一句话,许给你妹子一gè数!”

  “娘,你这是想干啥啊。我◎们白手起家的,枝儿以后的嫁妆,还不一定能比得上秀儿那。你老这是着啥急那。”连守信无奈地道。

  “老四,你不能丧le良心,你的心咋就这么狠。”周氏说着话,又哭le起来,哀哀地道,“咱家这日子过的☆不如以前le,人家看不起咱家。我吃糠咽菜我没话说,就剩下这一gè老闺女,不能把她给耽误le啊。你许我一gè数,这大家伙都知道le,也得夸你gè好,你也成全le你妹子,帮le我和你爹,就算是你给我们老的尽孝le……”

  这样的话,在周氏,是向连守信让步le。

  与以往的一味强攻、不讲理不同,今天的周氏,知道软硬兼施le。连蔓儿在一旁看着,心中想道。

  “这事一码是一码。”连守信艰难地道,“吴家要定枝儿,是看重枝儿的人品,跟嫁妆没关系。就是秀儿,要是那贪嫁妆的人家,也不能跟他做亲。”

  连守信这是拒绝le她的要求,周氏立刻恼羞成怒。

  “你gè王八犊子,我跟你好说歹说,你就是一毛不拔啊。你gè丧尽天良的,我要不是实在没法子le,我求你干啥?你那心就是石头做的,就认的yín钱亲!”周氏指着连守信骂道。

  “娘,你求他干啥,谁让你求他le。他那心,早就让人给带偏le,早没咱们le。我啥样,也用不着他们管我。”连秀儿鼓着嘴,扯le扯周氏的衣袖道。

  周氏扭头看le看连秀儿。连秀儿比连枝儿年纪大,辈分高,是连老爷子和她的老闺女,他们这是一大家子的人。连守信和张氏是不久前刚分出去另过的。要说比家庭、比爹娘、比兄弟姐妹,连枝儿哪一样也比不过连秀儿。可连枝儿这才一开头,就说上le一门好亲。这原因只有一条,就是连守信现在过的好le,他们这一大家子却越过越差。

  “老四啊,娘就秀儿这一gè老丫头le,娘就最后这一gè念想le。娘求你le,娘给你磕头啊……”周氏说着话,真的爬起来跪在炕上,就要朝连守信磕头。

  “娘啊……”连守信忙跳le起来,他这gè时候想去死的心思都有le。

  这至于的吗,周氏至于这么逼迫他吗?这也不是说,他现在是大财主,而连秀儿一点嫁妆都没有le。实际的情况,明明是相反的啊。

  “娘啊,你掐死le我吧!”连守信扑通一声就跪下le,嚎啕大哭起来,“我不孝,你掐死我le,我就用这条命报le娘的恩le。娘也不用再看着我生气le……”

  连守信这样,连蔓儿吃le一惊,比她更吃惊的是周氏和连秀儿。

  周氏的哭声戛然而止,她看着连守信有些发愣。

  ***………………***

  送上二更,求粉红。

  守信包子被逼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le这是,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