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小满


  连老爷子de这句话,让周shì立刻就炸了。她zhāng着两只手臂,挺身就往连老爷子身上扑了过来。好在连秀儿、古shì、何shì等人都在身边,才勉强将她拦住了。

  她们能拦住周shìde身子,但是拦不住她de嘴。

  “我年纪白活了,你就不白活?我咋没人味了,我咋没人味了,你倒说说了。你长了一zhāng巧嘴,你就知道说我。 我给你丢脸了,要不是你没能耐,我和秀儿我们娘俩能落到这样?”

  “说枝儿de事,你别又往别处扯!”连老爷子沉声道。

  “枝儿de事咋啦,我知道我病de不是时候,我对不起你们老少爷们了,我一会我就给她们磕头去,你满意了吧。”zhāngshì说动说西,只字不提她刁难枝儿,结果王shì接手要给她做饭de事。“你骂我没人味,你就有人味了?秀儿是我一个人生下来de,统共就这么一个老闺女,也是说亲de年纪了,要搁别人家里,指不定多尊贵那,在咱家,就不如一棵草。”

  连秀儿挨着周shì,垂着头,正抽抽搭搭de哭着。

  “这些年,咱这日子一天不如一天de,秀儿跟着咱们一天好日子都没过着。你这当爹de,不知道心疼她,你看看你今天都做了啥。当着新亲de面,你把秀儿骂de一钱不值!连方,你真心狠啊你。你就见不得我们娘俩好是不是?秀儿这年纪,脸面多值钱你知道不,你那么骂她,你让她以后怎么抬头做人。要说没人味,你最没人味!”

 ○ 周shì指着连老爷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骂着。

  “你也知道秀儿脸面值钱,那枝儿今个定亲,她de脸面就不值钱?”连老爷子气de手直哆嗦,“你呀,让人说你啥好那。你咋就说自己个de理。你就有你◇自己个,你心里啥人都没有啊。”

  “她定亲了,那就不是我孙女了,让她倒口水、给我碗饭,那就不应当了?……那事跟秀儿啥关系,她出去说话,那都是为了大家伙好。你不就是看不上我吗,你直接骂我啊。你骂秀儿。把她de名声坏了,你能得着啥好。……你看不上我们娘俩,你看上谁你和谁一起过去。”

  别说连老爷子,就是连蔓儿在外面都被气笑了。周shìde不讲理。已经达到了某个不可说de高境界了。

  “你都给新亲立上规矩了,你还有脸在这说!”连老爷子气急了,“你就这么顾着秀儿de?有你这样de娘,人家原打算上咱家来给秀儿提亲de,人家都吓de不敢来了!你还巴拉巴拉地说道个啥,以后秀儿要是不好,就是毁你手里了!”

  “哎呀,”周shì噎了一下,随即就嚎啕大哭起来。“你个老不死de,你不安好心,你咒秀儿啊。”

  “我跟你个混婆娘耗不起,就会讲歪理,我当初是瞎了眼了。”连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从炕上下来,推开扶他de连守人和连继祖。就要往外走。

  因为晌午喝de有点多,再加上心情郁闷,虽然过后睡了一觉,又经过这一番争吵,热血都上了脑门,连老爷子只觉得头重脚轻,身子一歪,就要摔倒。

  连蔓儿吓de惊叫了一声。赶忙上前去扶连老爷子。

  连守人和连继祖就在旁边,也从两边扶住了连老爷子,这才没让他摔在地上。

  大家伙忙将连老爷子扶到炕上,让他躺下。

  “我没事,我没事。”连老爷子连连地说道。

  周shì被吓坏了,哭嚎声戛然而止。

  大家忙乱了一番。连守信和zhāngshì也闻讯赶了过来,又请了李郎中过来给连老爷子诊脉,李郎中说没事,只是让连老爷子多静养,不要动气。

  “老爷子性急,年纪又这一把了,以后就当少操点心,千万不要动气,……也别和人争吵。要不,这一口气上不来,后悔可就晚了。”李郎中如此嘱咐道。

  连老爷子在外,从不会与人发生争执,而在家里,唯一一个会和他争吵de人,就是周shì。

  大家都面面相觑,周shì挺直了腰板僵坐在一边,也不说话。

  送走了李郎中,连蔓儿一家回到西厢房里。

  “她奶这个脾气,吵起架来,啥理不理de,她才不管那。她就是要压过别人一头,要不然她就不舒坦。”zhāngshì叹气道。

  “爹这一出,我看她奶也吓de够呛。往后啊,应该能好点。”连守信也叹息道。

  连老爷子是这一大家子de主心骨,更是周shìde最大靠山。从那以后,周shì虽然嘴上依旧不肯服软,但是态度还是有了明显de变化。

  连家终于少有地过上了几天较为平静de日子。

  正是小满时节,地里各种庄稼都出苗了,连守信每天忙完了早点铺子里de活计,就会扛着锄头下地。因为今年de雨水好,庙都出de很齐。连守信和其他de庄稼人一样高兴,这里拾掇拾掇,那里拾掇拾掇,精心地侍弄着庄稼。

  这天是五郎和小七de休沐日,连守信也从地里回来了,一家六口人坐在早点铺子里,正在商量着将生意搬到新铺子里de事情。

  “啥都准备齐全了,就缺个好日子。”连守信道,“待会咱准备几个素菜,再温一壶素酒,还是请住持大师傅帮咱挑个日子。”

  “这行。咱这铺子开zhāngde日子,就是住持大师傅给挑de,咱生意这么好,人家这日子给咱挑de不错。”zhāngshì就道。

  正说着,就听见外面马车声响,还有一个大嗓门吆喝着什么。

  “麻……蚶子咧……麻……蚶子咧……”

  小七de耳朵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姐,你听见没,外边来mài麻蚶子de了。”小七忙拉住连蔓儿de手,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连蔓儿道。

  想买东西,不去找zhāngshì和连守信,而第一个想到找连蔓儿,可见,连蔓儿在家里掌管银钱de地位是多么de稳固和深入人心。

  其实不用小七说,连蔓儿de心思也被窗外de叫mài声吸引了过去。

  “姐,咱快去看看,要不一会,人该走了。”小七着急道。

  “mài麻蚶子de,等一会!”果然,听见外面de马蹄声快速地在铺子门前走过,要往前面去了,连蔓儿赶忙起身,向窗外喊了一声。

  “哎……”外面de大嗓门应了一声,接着就听见马车往回倒退de声音。

  “娘,咱出去看看啊。”连蔓儿一边招呼zhāngshì,一边忙着下地穿鞋,和小七一起跑了出去。

  mài麻蚶子de是一个年纪约四五十岁de男人,他赶着一辆大车,车de四围都围了起来,里面是堆de高高de麻蚶子。

  距离三十里营子约百来里地,就是海边,那里有渔村de村民靠打鱼为生。这样de距离,在连蔓儿de前世当然是不算什么,但是在这个交通工具落后de年代,就是很远de路程了,因此,三十里营子de人们都很难吃上新鲜de海产。

  她们唯一能吃到de新鲜海产,就是这种麻蚶子。因为麻蚶子离了水,还能活上一段时间。即便如此,也不是每年都有人来这里mài麻蚶子。

  “买多少啊?”赶车de男人看见大人小孩出来了一群,就问道。

  连蔓儿走到车跟前,仔细地朝车里看了看。麻蚶子de个头很大,很多麻蚶子都zhāng着嘴,里面de蚶子肉还在动,而且还能听见咔咔de蚶子壳开合de声音。连蔓儿伸出手,用一根手指碰了碰一只开口de蚶子,那蚶子立刻收回蚶子肉,将蚶子壳随即也合上了。

  这些麻蚶子很新鲜,应该是早上捞上来后,立即就装车赶来mài了。连蔓儿暗暗地咽了下口水。这种麻蚶子皮薄、蚶子肉厚,味道特别de鲜美,她前世就很爱吃。

  “你这麻蚶子多少钱一斤?”小七就问。

  “两文钱一斤。”赶车de男人痛快地答道。

  “姐,咱买不?”小七就问连蔓儿。

  连蔓儿眯了眯眼,这个价钱,能买到这么大个、这么新鲜de麻蚶子,在她看来,是很便宜de。

  “能便宜点不?”连蔓儿出于习惯地道。

  “你打算买多少斤啊,就要便宜。”赶车de男人道。

  即便正是海产汛期,但是来她们这mài蚶子de,也非常少。有de时候,一年也没人来一次。

  “那,咱就多买点。”连蔓儿道。

  “嗯,嗯。”小七连连点头,笑de眼睛都眯了起来,“姐,蚶子可好吃了,咱多买点,吃de掉de。”

  zhāngshì就从铺子里提了两个篮子出来,小七还觉得不够,跑进屋,又提了一个出来。

  三只篮子都装de满满de,过秤一称,去掉篮子de重量,★总共六十二斤。

  “这东西不能放,买这老多,我看你们有几个肚子。”zhāngshì笑着摇头道。虽是如此说,却并没有要连蔓儿少买。

  “一百二十四文钱,我们买de多,给你一百二十文吧。”◇连蔓儿就道。

  “行啊。”赶车de男人没有啰嗦,答应de很痛快。

  连蔓儿就拿了一串钱,又数了二十个铜钱出来,那男人接了钱,并没有立刻就走。

  “劳烦问一声,这村里,哪有有钱de人家,肯买麻蚶子de?”赶车de男人问道。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