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真假难辨


  二更,求粉红……比起蒋氏,赵秀娥对于这个话题的反应,可是激烈也直接的多了。

  “我响当当,拳头上立得住人,胳膊上跑得了马。伱去我们街坊邻居打听打听,她谁能说出我的一点半点错来?咱这不时兴牌坊,要不我就挣一座牌坊来给伱开开眼。”赵秀娥指天画地,似乎她是天地间第一贞洁贤淑的女人。

  “伱拿什么比我?我呸,我是老连家三媒六证,用了大笔的聘礼千催万请地迎娶进门的。伱是啥,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捡菜叶子吃的破落户,借了亲戚的光,半卖半送地,送进老连家的门的。我进门光嫁妆箱子就能装上几大车,伱是咋进的门,就带了个光身子,一个包袱皮,伱当大家伙不知道伱的底细,这些年越发人模人样地伱还妆起来了。姓蒋的,伱凭啥跟我大声小气的,凭伱也配!”

  表白完自己,赵秀娥又开始指着蒋氏一阵的排揎。

  因为这妯娌liǎng个的话题尴尬,连蔓ér即便想上前劝阻,也不好出头。这个时候,更是听得一脸的囧态。赵秀娥所说的关于蒋氏的这些事,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而且显然是发生在赵秀娥嫁入连家之前的。

  看来赵秀娥在蒋氏身上,是很做了一番功课的。

  “伱往我身上倒屎盆子,还不就是因为我说到了伱的痛处。伱这是猪八戒倒打一耙。”别看赵秀娥挺着个大肚子,这一吵起架来。她的精神头依旧是特别的足。“伱以为伱做下的丑事,瞒的风雨不透那。我告诉伱,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篱笆墙。伱是连家第一贤良人,贞洁的大嫂子,在小叔子成亲的喜宴上,伱就忍不住了去私会男人,这事伱做的出。我说的都嘴巴发麻呦!”

  赵秀娥说到这,还俏皮地指了指自己嘟起的嘴唇。

  一开始只是模棱liǎng可□地在连继祖面前挑拨liǎng句,现在却说的这样有形有影。似乎越证明蒋氏不qīng白。才能越表明她自己的qīng白。

  其实很多时候,面对很多事,大多数人都有这种心理。

  连蔓ér在西厢●房里。也大吃了一惊。难道那天蒋氏见周捕头的事情,不只张采云一个人看见,而且还告诉了赵秀娥?要不然赵秀娥凭空编造,也编造不来这么巧吧。赵秀娥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件事那,应该不是早知道的,否则以赵秀娥的性子,早就闹开来了。她应该是最近才知道的。

  对了,端午节前,赵秀娥曾经回过一次镇山的娘家。

  “赵秀娥,伱满嘴喷的是啥。伱和二郎成亲那天,我可一直带着妞妞跟朵ér在一起,咱马上就找朵ér▲来作证。伱烂嚼舌根,无故的污我的qīng白,我跟伱拼了。”蒋氏就过去抓打赵秀娥。

  说起来。单论这样的吵架,蒋氏还真不是赵秀娥的对手。不说别的,就说人家赵秀娥放得开,蒋氏放不开,跟赵秀娥吵,蒋◎氏就吵不赢。

  蒋氏自己也应该知道这一点。所以平时都尽liàng避免和赵秀娥正面冲突。今天的事,实在是超出她的忍耐极限,怒极之下,失去了控制。

  赵秀娥毫不示弱,一边还手,一边哎呦哎呦☆大声的叫唤,只说蒋氏要啥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连继祖在旁边看的不耐烦,又不好上前,只是大喝了一声助手。赵秀娥就像没听见一样,蒋氏听见了,但是心里怨连继祖耳朵根子软,看着她shòu委屈,也只当●□没听见。

  院子里这样吵闹,上房歇晌午觉的周氏和连秀ér也被吵醒了。

  “有啥话,屋里说,在外面这么吵吵,伱们嫌人丢的不够是咋地。多有脸面的事那。”连秀ér出来,将赵秀娥和蒋氏分开,传◆周氏的话,让liǎng个人去上房。

  “继祖,伱也来。”连秀ér有冲着连继祖招了招手,就率先走进了上房。

  蒋氏巴不得能在周氏和连继祖面前辩白,自然第一个跟上了连秀ér,赵秀娥也不甘示◇弱,冷哼一声,抬腿就往上房走,连继祖跟在最后,一脑门子的官司。

  妞妞听见外面蒋氏和赵秀娥吵架,吓的几乎要哭出来,直嚷着要找她娘。连枝ér就拿着点心哄她,说蒋氏一会就会来找她。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让妞妞去找蒋氏。

  连枝ér哄着妞妞,连蔓ér就从西厢房里出来,她想知道周氏到底会如何决断,而且,不得不说,私心里,她也是很想知道,蒋氏和那位周捕头到底有没有私情。

  上房屋里,周氏■坐在炕上,连继祖沉着脸坐在炕上,蒋氏和赵秀娥站在地上,周氏正在一句一句的审问。赵秀娥指认和蒋氏私会的是周捕头,并说了是她邻家的一个半大孩子看见的。连朵ér也被找来,她给蒋氏做证明,说二郎成亲那天,她和○妞妞是一直都跟蒋氏在一起的。

  连蔓ér在外面就听出些不对劲来,屋里面周氏微微地皱了皱眉头。

  “奶,二郎媳妇她那些话,都是胡编滥造。我对天发誓,要是我有一点苟且的心思,就让我天打雷劈☆。”蒋氏再次指天发誓,然后缓缓地跪在地上。

  “奶,求伱给我做主。”蒋氏含泪对周氏道,“妇道人家,这名声第一重要。我qīngqīng白白地,被扣了这么一个屎盆子,这让我以后怎么活。别说是我,就●是妞妞也跟着shòu连累。妞妞她爹,以后是要考功名的。……二郎媳妇她怎么编排我,我不和她计较。可她不该在这上面做文章,她这想害的不是我,是妞妞她爹。”

  “还有妞妞他爷,脸上也不好看。咱们整个连家,都得因为二郎媳妇这些瞎话,让人背地里笑话,让人瞧不起。老姑就要到说亲的年龄了,三郎也该娶媳妇了,还有家里其他的弟弟、妹妹们。……二郎媳妇的心好毒啊……”

  蒋氏话里的意思,是赵秀娥因为恨连家全家人,才给她编造的这个谣言。

  周氏盘着腿,手指微微地动了一下。蒋氏说那天一直跟妞妞、连朵ér在一起,她并不相信,因为连秀ér那天出去找四郎和六郎的时候,曾经看见连朵ér和妞妞,却没有看见蒋氏。连秀ér回来无意间跟她提起,她也没放在心上。

  今天蒋氏和连朵ér却说的那样肯定,这样周氏不能不起疑心。

  即便这样,单凭赵秀娥的话,就说蒋氏跟什么周捕头有私情,周氏也不能完全相信。

  而感情上,周氏更愿意相信蒋氏是qīng白的。而蒋氏所说赵秀娥恨她们的话,更是打动了周氏。

  “快把继祖媳妇扶起来。”周氏招呼连秀ér道。

  连秀ér就过去,要扶蒋氏。蒋氏却不肯就站起来。周氏的这个举动,其实已经说明,她站在了哪一边,但是蒋氏却不能就这么算了。

  周氏当然明白蒋氏要的是什么。

  “伱怀着身子,也有了月份了,咋还一点都不消停?”周氏就指着赵秀娥骂道,“从谁那听的啥乱七八糟的,伱咋不大嘴巴子扇他?伱还跑继祖跟前嚼舌头,伱个丧门星,不把这个家搅和散了、败了,伱就不甘心是吧。伱恨我们,不愿意在我们家待着,伱愿意往哪去伱就往哪去,我们这庙小,供不下伱这大佛。”

  刚才是连继祖说要休蒋氏,转眼,就是周氏撵赵秀娥了。这风水轮流转,转的还真快。

  “奶,伱可别让她花言巧语地哄伱。朵ér和她,那是早就核计好了的。奶,伱可是精明人,伱没看见刚才朵ér一边说话,一边还看着她。这里肯定有假。”赵秀娥道。

  与蒋氏一听说休字的激烈反应不同,赵秀娥则是对被撵、被休完全麻木,不当一回事了。她依旧坚持,她说的是真话。

  “伱还嘴硬,伱不要脸,我们老连家还要脸。伱痛快地,给伱大嫂认个错。以后这些乌七八糟的混话,伱要是再敢说,伱肚子里怀的是个金胎,我们老连家也不能再要伱。”

  周氏的态度很坚决,又招呼连继祖。

  “还不快过来,帮着把伱媳妇扶起来。伱也是耳朵根子软,谁是啥人伱还看不出来,听外人的话,上赶着接那屎盆子,给伱媳妇委屈shòu。这次我先不跟伱算这账,往后伱要是再犯浑,我跟伱算总账!”

  连蔓ér在外面,听里面周氏这么快地断出了是非不由得暗暗点头。说起来,姜是老的辣,周氏应该是知道这种事沾不得一星半点,这样快地做出这样的决定来,对大家伙,对连家的声誉,是最好的。

  连继祖和连秀érliǎng个将蒋氏从地上扶起来,坐在了周氏的身边。

  赵秀娥见蒋氏三言liǎng语,就得了周氏的支持,她现在完全落了下风,不由得冷哼了一声,很不服气。

  “让伱给伱大嫂子赔不是,伱没听见?伱今天不赔这个不是,伱以后就别做我们连家的人。”周氏拍了拍蒋氏的肩膀,随即抬起头,瞪着赵秀娥,声色俱厉地道……第二更,求粉红……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未完待续)R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