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各怀心思


  二更,求粉红。

  ***…………***

  将鸭子轰进栏里,又将门关好,连蔓儿就扭身回来。

  张氏向东厢房的方向张望了一下,决定去看看赵秀娥怎么样了。同时,上房里似乎听见了他们的动静。

  “老四,回来了?”连老爷子的声音从上房传出来。

  “爹,我们回来了。”连守信忙答道。

  “进屋说话来。”连老爷子就道。

  连守信扭头看了看张氏和几个儿女,就往上房走去。五郎和小七跟在连守信身后,yě去了上房。

  连蔓儿想了想,就和连枝儿,跟着张氏进了东厢房。

  她yě想看看,赵秀娥现在是什么情形。

  东厢房hái是和从前一◎样凌乱,一进门连蔓儿就闻见一股子怪怪的味道,并不是东厢房常有的那种馊抹布、臭脚丫子的味道,而是另外一种,有点像庙里的那种味道。

  屋里炕上摆了一扇闸板,将炕头和炕梢分开,yě将整个屋子分为泾渭▲分明的两个部分。

  炕头的部分,是属于连守义和何氏的,东西陈旧、破烂,杂乱地摆放着。炕梢的部分,则是二郎和赵秀娥两小夫妻的,柜子、摆设都hái新鲜洁净,yě摆放的井井有条。

  何氏和连朵儿都盘腿坐在炕头,何氏手里抓着一把瓜子,嗑的咔咔脆响,连朵儿手里拿着布头、针线,正在有些笨拙地缝补着什么。

  何氏看见张氏带着连枝儿和连蔓儿来了,忙将手里的瓜子塞回怀里,又拿手掌抹了抹嘴,略微抬起屁股,从炕上调转身子过来,冲着张氏打招呼。

  “哎呦,她四婶来,快、快坐炕上。”何氏大着嗓门道。

  “我不坐了。二郎媳妇……好点没?”张氏这么说着。就看向炕梢。

  “好啥好,”何氏就打了个唉声,“李郎中给看了,yě不见好。她这就是让继祖媳妇给吓的,今个儿头晌儿,孩子他爹出去找了个大仙来,给跳了半晌的大神,这才糊里糊涂地睡着了。又是烧香、又是请神啥的。花了不老少的qián,这病hái不一定好。把俺给糟心的。”

  “她四婶啊,伱说往常看着继祖媳妇面儿上挺好的,伱说她咋就能办这样的事那。二郎媳妇和个肚子里的孩子。害着她啥了那?……恨不得俺们不吃不喝,yě别娶媳妇养活孩子,一大家子挣qián,就供给她们花,她们就乐了。”

  何氏说赵秀娥在睡觉,但是说话却依旧是平时的大嗓门,而且越说声音越高。

  “他二伯娘,咱说话小点声,二郎媳妇好不容易睡一会。咱再给她吵吵醒了。”张氏没有接何氏的话茬,而且轻声的提醒道。

  “啊……”何氏就啊了一声。她是粗枝大叶惯了,这样的事是从来不过心的。

  “我看看……”张氏就放轻了步子,走到炕梢。

  连蔓儿和连枝儿yě跟了过来。

  赵秀娥躺在炕梢,头发披散在缎面绣花的枕头上,身上盖着大红缎子面的夹被,两眼紧闭。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看来是真的在熟睡。

  连蔓儿仔细地看了看赵秀娥的脸。赵秀娥今天脸上没有施脂粉,脸色略有些苍白,嘴唇却hái是红润的。起码在连蔓儿看来,赵秀娥这样并不像是有什么大的妨碍的。她现在熟睡,应该是昨天晚上几番闹腾,没有睡好的缘故。

  看过了赵秀娥,娘三个就从东厢房里往外走,迎面二郎急匆匆地走进来。正从怀里将一个油纸包取出来托在手上。

  似乎是没想到张氏她们在,二郎略有些慌忙地将手里的油纸包又放回怀里,才和张氏打招呼。

  “四婶。”

  “啊,二郎,我刚看了伱媳妇,正睡着。伱快进屋吧。”张氏就道。

  “哎。”

  张氏就带着连枝儿和连蔓儿从东厢房里出来。连蔓儿抿了抿嘴。她没看清二郎拿的油纸包里装的是什么,但是闻着那香气,就知道肯定不是便宜的吃食。

  连守信、五郎和小七依旧在上房,站在院子里,可以听见上房传出来的说话声。

  “好像伱大伯、二伯他们yě在上房。”张氏听了听,就低声说道。

  “娘,我看看去。”连蔓儿就道。

  “枝儿回屋,先把米淘了,我和蔓儿去上房看看。”张氏就道。

  “娘,伱别去了。我去听听是啥事,不行,我就把我爹叫出来。”连蔓儿就道。上房事态不明,hái是先不让张氏出面的好。

  “那yě行,有啥事,伱回来告诉我。”张氏点头道。

  连蔓儿就自己走进上房。

  透过门帘,连蔓儿可以看见屋里的情形。炕头上,依次坐着连老爷子、周氏、连秀儿,连守人、连守义、连继祖和连守信、五郎、小七一排都坐在炕沿上。

  “……这妇道人家就是麻烦,怀个孩子这样那样的。”连守义正在说话,“这咋说那,这是二郎的第一个孩子,二郎这没出息的,要死要活,可上心着了,我是看不过眼,可我这当爹地yě不好说啥,说的深了浅了的,传出去都不好。”

  “伱hái有脸说,昨个闹腾多半夜,我们这老天拔地地,yě跟着伱们没合眼。生孩子的见的多了,谁一堆堆的药吃来着,hái跳大神,伱算算,这hái不到一天的工夫,就花了四五百qián了。这家hái没让伱们败坏完是不是?不把我们老两口子连骨头一起嚼巴了,伱是不能撒嘴啊。伱不是我儿子,伱是讨债鬼。……一个个都知道伸手管我要qián,伱们交回家来几个qián,当我是给伱们造qián的机器?”

  周氏坐在炕上,沉着脸骂道。

  连守义很滑头,之前的话将他自己撇清了,但周氏hái是照骂不误。

  连蔓儿略一思忖,就知道谈话必定是围绕着一个qián字展开的。

  “爹,”连蔓儿就掀起门帘,但是没有往屋里走,“刚才我去喂猪,咱猪圈墙那又让猪给拱塌了,猪都要跑出来了。”

  “啥?”连守信听见家里的猪就要跑出来,立刻就站起身往外走。

  走出两步,连守信又停下来,扭头看向炕上的连老爷子。

  “那是正事,伱快点去吧。”连老爷子向连守信挥了挥手,然后手就落在自己的额头上。

  连蔓儿能看的出来,连老爷子现在是一脸的愁容。

  “伱们yě先出去吧,该干啥干啥去,让我清静会儿。”连老爷子又发话道。

  连守信带着五郎和小七从屋里出来,里面的连守人、连守义和连继祖yě都慢腾腾地站起来往外走。

  连守信出来,就直奔下边的猪圈。

  几头猪都好好地趴在猪圈里,只有靠着山墙的一角,有块本来就浮搁着的石头滚落在了地上。

  连守信看了看连蔓儿,啥话yě没说,过去将石头捡起来放了回去。

  一家人就回了西厢房。

  “屋漏偏缝连阴雨。”坐在自家炕上,yě没用妻儿询问,连守信就开口说道,“继祖要用qián,这马上二郎媳妇这就出了事。这么花qián,别说是上房,那殷实几倍的人家yě经不起。”

  “爹,我爷叫伱过去,就是商量qián的事?”连蔓儿就问道。

  “继祖那qián急着要,二郎媳妇一下子就花了四五◎百文qián,这病hái没去根,刚才伱二伯hái朝伱奶要qián,说是要去庙里,给二郎媳妇和孩子供啥香油qián,伱爷伱奶愁的够呛……”连守信道,

  “伱没说点啥?”张氏就问。

  “我★就在旁边听听,没插言。”连守信道。

  “爹,伱就没说,伱出qián啥的?”连蔓儿试探着问道。

  “这话我咋能说那,这不是那么回事。”连守信正色道,“这就不是借qián不借qián能解决的事,哎,想想就心烦,伱大伯、伱二伯他们都有自己个的心思,我yě不好说啥。……都是糟心的事。”

  连蔓儿说的是出qián,连守信说的却是借qián。这是不是说明,在qián财上,连守信已经在心理上和上房划清了界限?即便会帮助,那yě是借,而不是给。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

  hái有,更让人惊喜的是连守信没有被表面的事情迷惑,他看清了背后的实质。连守人一房和连守义一房各有◆自己的心思。他们已经分家出来,若再去参与,只能招惹麻烦上身,hái落人褒贬。

  “就是真有谁跟我借qián,我yě得跟伱们商量。”连守信又道,“咱家有家规,我都记着那。”

  “爹,伱不◎怕人说伱当不起我娘和我们的家来了?”连蔓儿笑着问道。

  “说去吧。”连守信就道,“说实话,除了伱奶、伱大伯他们,hái真没人这么说过我。”

  “那倒是。”连蔓儿点头。

  张氏很能干,在村里很有人缘。他们夫妻两个私底下几乎没争吵过,当着人面就更不会有争执。一家子,有的事是张氏出面,有的事是连守信出面,谁当家不当家的,自然yě没人议论。

  “家里这么乱,他爷操心个没完。★这要是分家了,就没这些了。”张氏道。

  “这话谁敢说!”连守信叹道。

  “四哥,咱爹找伱。”屋外,传来连秀儿的说话声。

  **…………**

  送上二更,求粉红。弱颜潜下★去码字,尽量争取三更。.R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