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因果


  三更,求粉红。

  ******……………………****

  上房东屋里,连老爷子靠着被服卷坐着,合着两眼。自打刚才几个儿子出去,他就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动也没动过。

  立立正正地将被褥卷成一卷靠窗台放着,而不是收进柜子或者被褥垛里,这是他年轻时当学徒时的习惯。

  那个时候,几个学徒、伙计住在一铺大通炕上,每个人的位置就是那样一条。铺子里的规矩,早上起来之后,就要将被褥折叠好,卷起来,晚上回来,将被褥放下就成钻进去睡觉。

  后来他成了家,有了自己的房子,和周氏生儿育女,就放弃了这个习惯。只是最近几年,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将这个习惯捡了回来。

  一般的庄户人家,白天里,炕上都要收拾的干干净净,是不允许放被褥的。在连家,也只有连老爷子有这个特权。

  周氏和连秀儿离着连老爷子有两臂远坐着,娘两个都小心地不发出任何声音来,周氏时不时地扭头看连老爷子一眼,几次想开口说话,最后却都咽了回去。

  “哎……”连老爷子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终于睁开了眼睛。

  “老头子……‘周氏有些担心地开了口。

  连老爷子朝周氏摆了摆手,示意她什么也不要说。

  “wǒ心里有数,伱啥也别说。”

  周氏就不吭声了。

  连老爷子坐直了身子,慢条斯理地掏出烟口袋。装了满满的一锅旱烟,点着了,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烟雾袅袅地升起,模糊了连老爷子陷入沉思的脸。

  连老爷子的心,很不平静。

  一大家过日子,不怕有人不出lì,最怕的是心不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不肯相互包容。就像马车,如果拉车的几匹马各自为政。往不同的方向使劲,那这辆马车不仅不能前行,恐怕还会翻车。而如果只是有的马不肯出lì。只要别的马肯出lì、听指挥,马车就能顺利的前行。

  而作为马车的驾驭人,发现有马不出lì,当然会鞭策。但是他不会将所有的注意lì都放在鞭策这匹不出lì的马上,相反,为了让马车跑的更快、更稳,他要将更多的鞭策落在那些肯出lì、听指挥的马身上。

  听起来似乎不公平,但是这天下又何来绝对的公平。作为马车的驾驭人,最主要的是驾驭马车平稳前行不是吗?放太多注意lì在懒马身上,不仅收效甚微。而且若是让其他听指挥、肯出lì的马受了什么启发,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连老爷子当然也知道有句俗话,叫做鞭死快马。快马多加鞭,这是肯定的,但是他不会愚蠢的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但是。这几个月来,事情却渐渐地脱出了正轨,越来越难以控制了。

  他坚信他一直都做的不错,这是为什么那?

  连守人的久试不第肯定是重要的原因之一,还有家里接连发生的几场祸事,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变得越来越明显。

  孙儿辈们都长大了,开始有了自己的主意。还有二郎娶的这个媳妇,娶糟了,换个老四媳妇那样的,绝不至于会如此。

  “前世没积德……”连老爷子轻叹道。虽然算得上半个读书人,但是连老爷子也和其他的庄稼人一样,遇上人lì无法解决的事情,就归结与命运。

  只是,眼前的事情该怎么办,还得由他想出对策来。

  赵秀娥装病、二房一家子这么闹腾,他都看在眼里。他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连继祖要用钱引起的。

  他心里明白,却没有揭破,一是因为赵秀娥怀着连家的骨肉,这关系到子嗣、传宗接代的大事,二是因为,二房这次扭成了一股绳,看来是下了决心。若是揭破,几房人反目,里子面子都没了,就没有了和缓的余地。

  “一个懂事的都没有……”连老爷子狠狠地抽着旱烟。

  如果二房不这么闹,将工钱预支回来如果大房不要总扣家里的,将古氏婆媳攒的私房拿出来一些如果周氏肯将给连秀儿攒的嫁妆拿出一两件出来再如果……

  这个家不依旧是和和美美吗?

  “一个个的,都不懂事,不让人省心……”连老爷子觉得头疼,“咱没积德,没积德啊。”

  “老头子,”周氏见连老爷子一会狠抽旱烟,一会闭着眼睛发狠,一会又自言自语的样子,就开口道,“wǒ手里可没钱了,老二再要钱来,wǒ没钱给他。还有继祖,那一吊钱,wǒ也生不出来。……伱别打秀儿的东西的主意,咱家现在这样,伱再把她的东西刮光了,伱让秀儿咋说亲事。以前的好日子,秀儿一天都没过着,咱亏着秀儿了。……秀儿可不是wǒ一个人的闺女,伱这当爹的不能帮她,伱也下的来脸刮她?”

  “这话wǒ撂在这,说下大天来,这事wǒ也不答应。”

  周氏板着脸,盯着连老爷子,表示她决不让步。

  连老爷子并没说什么。

  “心狼,财黑啊,老大媳妇这婆媳俩,有两箱子的东西那,一点也不肯拿出来,就惦记着吃公的放私的。……二郎媳妇个丧门星,搅家精,要不是她,家里也没这么多的事……”周氏又咬着牙,将家里的众人,除了她自己、□连秀儿和连老爷子,几乎骂了个遍。

  连老爷子紧皱眉头,唉声不断。

  “要不,继祖那钱,就跟老四要。他要没钱也就算了,他现在有钱,分家出去,他就不姓连了?他那铺子成天银钱哗哗里往里淌,看★着家里为钱都急的火上房了,他不伸把手,他就不怕村里人指他脊梁骨?”周氏和连老爷子商量道,“老二家那小心思,明白儿的,要是继祖这钱老四给出了,他们也就不折腾了。”

  “天天这么折腾,人有想给咱秀儿说亲的,人家也不敢进咱家的门。”周氏说到这,脸上也露出了愁容。

  家里的其他一切事,都有连老爷子,再咋样,周氏也从来没有发过愁。可是连秀儿的婚事,她却是上心的。

  “家里各个不出钱,让人一个分家出去的出钱,这话伱说的出口,wǒ可说不出口。传出去了,也不经讲究。”连老爷子开口道。

  “有啥经讲究不经讲究的,又不是咱逼他。一会叫老四来,wǒ跟他说。这又不多,就一吊钱,wǒ跟他开口,”周氏就道,“咱这三节的礼啥的咱都不要他的,就让他出这一吊钱。”

  “不是这么个事。”连老爷子道。

  “就这么地吧,秀儿,去把伱四哥叫过来,就说伱爹找他。”周氏就对连秀儿道。上次端午节,连守信送东西来,她其实是高兴的,毕竟是她亲生的,拿捏了这么多年,连守信还是怕她的。

  她发了脾气,将猪肉扑拉到地上。她并不是嫌弃那猪肉,她只是想让连守信知道,别以为送点东西他就孝顺了。★她不能表示满意,那会让连守信以为以后送这些就够了,就对得起她了。

  要让连守信一直觉得对不起她,欠她的情,她的养育之恩,她才能拿捏、控制连守信。

  可恨连蔓儿来了,将肉拿走了,还派了她■tābúnéngbiǎoshìmǎnyì,nàhuìràngliánshǒuxìnyǐwéiyǐhòusòngzhèxiējiùgòule,jiùduìdéqǐtāle。

  yàoràngliánshǒuxìnyīzhíjiàodéduìbúqǐtā,qiàntādeqíng,tādeyǎngyùzhīēn,tācáinéngnániē、kòngzhìliánshǒuxìn。

  kěhènliánmànérláile,jiāngròunázǒule,háipàiletā一身不是,然后张氏竟然敢拿着菜刀来吓唬她。好在连守信之后对她还是该咋样咋样,就是张氏几个心都太狼,以后肯定拦着连守信给她送东西。

  先让连守信出了这一吊钱,以后的事慢慢再说,有一就有二。

  ………………

  西厢房里,听见连秀儿叫连守信去上房,一家人都有些奇怪。

  “这就来。”连守信忙答应这,就站起身。

  “他爷这是找伱过去干啥?”张氏就问。

  “wǒ也不知道,有事刚才咋不说那?”连守信也有些迷惑地道。

  “爹,要是wǒ爷wǒ奶要跟伱借钱,伱可不能答应。”连蔓儿想了想,就直接说道。

  “说好了是借,有借有还,也不行?”连守信就道。

  果然,连守信是有借钱给上房,帮他们缓和的意思。只是因为看出来连守人和连守义两房人的内斗,他不好主动开口。若是连老爷子、周氏开口要借钱,恐怕连守信就是愿意的了。

  “爹,人一般都啥时候才借钱?”连蔓儿就问。

  “家里没钱,又实在要用钱,没辙了,要不谁会借钱?跟人伸手,那口可不好开。”连守信道。

  “爹,那伱说上房就真拿不出一吊钱来了?”连蔓儿又问,“别的不说,wǒ大■伯他们还有两箱子的梯己东西。那天wǒ奶去开箱子,wǒ在旁边看见了。都是好衣裳、好料子。wǒ大伯娘肯打开的箱子里都这样,她不肯开的箱子里,还能比那差了?”

  “wǒ奶搜罗去的那些,当一两件,啥都●■够了。继祖哥真考了秀才举人的出来,谁是秀才他爹娘,谁是秀才娘子,wǒ大伯他们死攥着私房一毛不拔,就指望别人,这是想干啥?……当初咱没分家,wǒ买药的钱,还是wǒ娘当簪子出的。”

  “这钱不能借◆,借了这一回,以后肯定没完没了。”连蔓儿拉住连守信的袖子,不让他出门。

  ***………………****

  送上三更,求粉红支持,求粉红支持in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