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互不相让


  连守义、何氏带着二郎、三郎要去西屋搬箱柜,连守人和连继祖当然不让。只是他们父子两个,完全不是连守义这些人的对手,刚拦上去,就被推开了。

  “lǎo二,你个混账东西。你还认我是你大哥不?”连守人被连守义推了一个趔趄,急的指着连守义道,“你就一点余地都不留了今天?”

  “大哥,看你说的,多生分啊。”连守义依旧嬉皮笑脸,“这分家分东西,那不就得分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吗。咱这分家归分家,完事了,咱照样还是兄弟,那肯定没假的。”

  连守人被连守义的无赖相气了个倒仰,可是连守义家男丁多,动起粗来,他们谁都不是对手。连守人只能求助别人。

  “lǎo三、lǎo四,你俩还在那干看着,这像个啥?lǎo二这都要做强盗了,还不快过来拦住他们?”连守人就冲着连守信和连守礼喊道。

  平常一点做长兄的担待都没有,这个时候却拿出大哥的派头来命令起两个兄弟了。

  “lǎo三、lǎo四,这是我和大哥我们两家的事,你们别插手。要不,可别怪我不顾兄弟情义,和你们翻脸。”连守义也扭头朝连守信和连守礼喊了一句。

  连守礼垂着头,坐在炕沿上,似乎没听见他两个哥哥说的话。

  “有话咱好好说,爹和娘都在这那。”连守信站起来,也没上前去拦人,而是大声说道。

  “爹,娘。”连守人见两个兄弟他都使唤不动,忙就奔到连lǎo爷子和周氏跟前。“你二lǎo看看lǎo二行的这事,在咱自己家里,就开始打抢了。……我能有啥东西,上次娘不都搜检过一回了吗。再有,也就是继祖和他媳妇的两件贴己衣裳。这叔公公带着小叔子们翻嫂子的箱子。这传出去,咱lǎo连的脸可往哪搁哎!”

  “爹、娘。你们二lǎo说句话。lǎo二这是忤逆不孝啊他。”

  “大伯,你是念书的人,懂得还挺多的。你还知道脸没处搁啊?那你当初带着人翻我的箱子,抢我的嫁妆,你咋就有那个脸了。这个时候想起脸来了,lǎo连家就真有脸,也早让你给丢尽了。还轮不到我们来丢。”没等连lǎo爷子和周氏开口说什么,赵秀娥先开了口。

  连守人被赵秀娥抢白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不过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和赵秀娥拌嘴。只是弓着身,站在炕沿下,求连lǎo爷子和周氏下地拦住连守义。

  “爹啊,咱家没有这样的人,不能让lǎo二这么干,他还当我是他大哥吗。今天他翻了那箱柜,我头上这顶秀才的帽子,我都戴不安稳了!”

  “都给我回来,反了天了都?”连lǎo爷子喊。

  “我白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们拉扯大了。一个个的都丧了良心了。”周氏骂。

  两个人骂是骂,但却都坐在炕上没有动。

  连守义当然不会因此就停下来,一家人一窝蜂似地出了东屋,涌进了西屋。连继祖在前面拦着,和二郎、三郎两个拉拉扯扯,也跟进了西屋。连守人和古氏看着大事不好,也匆忙跑了过去。

  蒋氏跟在古氏身后。快步走到门口,见古氏意味往前走,没留意她,她就停住了脚,转回身来,从炕上抱了妞妞,然后就走到周氏身边坐了,一边安抚着被吓着了的妞妞。一边小声说话劝解着周氏。

  赵秀娥这个时候就从炕上下来,穿了鞋子往外走。

  蒋氏将妞妞放在周氏身边,站起身,拦住了赵秀娥。

  “大嫂子,你这是想干啥?”赵秀娥立起眉毛问。

  “二郎媳妇,你这是想去干啥?”蒋氏反问赵秀娥。

  “我爱干啥我就干啥。你管的着我吗?”赵秀娥冷哼了一声,伸手想要推开蒋氏。

  蒋氏却一把抓住了赵秀娥的手。

  “二郎媳妇,你这怀着身子,别到处乱走,咱俩陪咱奶这待着,也省得你出啥事。”蒋氏道。

  赵秀娥用力甩了两下,没甩开蒋氏,就抬脚踢,蒋氏挨了一下,手底下暗暗使劲,指甲几乎掐进了赵秀娥手腕的肉里。

  “二郎媳妇,我可是为了你好。咱这一屋子人都看着,真出个好歹的,可是你自己折腾的。”蒋氏道。

  赵秀娥手腕吃疼,她毕竟是小脚,还怀了身孕,手腕被蒋氏制住,就不大能施展出来。二房的人都去了西屋,这屋里的人……

  赵秀娥眼睛四下一扫,就知道,这屋里的人是不大可能站在她这一边的。

  “你她娘的个笑面虎。”赵秀娥低声骂了一句。她知道,

  蒋氏自然听见了,脸色却不曾又丝毫的改变,依旧是抓着赵秀娥不放。

  “大嫂子你好威风啊,我这出去解手,□你都不让。行,我就陪着咱奶坐着。”赵秀娥冷笑着道。

  妯娌两个都是皮笑肉不笑,走回来,坐在周氏的身边。

  在东屋里坐着,可以清楚地听见西屋里不断传来的翻箱倒柜、拉扯撕捋,哭声、骂声。 ◇
  赵秀娥和蒋氏对视,一个冷笑,一个面色淡然。

  果然,都是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当箱柜被翻检已经成了必然,蒋氏去西屋拦着,也是无济于事。留下来,陪着周氏,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聪明了。而且蒋氏还拦住了赵秀娥。

  听西屋的声音,必定是连守义他们在翻检东西的时候顺手牵羊,赵秀娥要离开,怕也是要去分一杯羹的,蒋氏当然不会让她如意。

  连蔓儿想了想,就也往西屋来。

  西屋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上次周氏没有翻检的那两只箱子,已经被打开,何氏和连守义带着四郎、六郎和连芽儿正弯着腰在里面翻检着,一边翻检,一边往几个孩子怀中揣着东西。

  何氏突然啊地叫了一声,连守义在她旁边,扭过头来,就看见何氏手里拿着一个金闪闪的金锁片。

  连守义劈手就将金锁片抢过来,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没见过世面的婆娘。这算啥,快点翻,好的肯定在里面,把箱子里东西都倒出来翻。”

  何氏见金锁片被抢,顿时撅起了嘴,不过还是听连守义的话,真的将箱子整个翻过来,将东西都倒在了地上。

  连守义翻完了手边的箱子。又奔别的柜子去了。

  连守人、连继祖和古氏被二郎、三郎两个张手拦着,根本上不了前,只有连朵儿个子矮,逃过了封锁。奔到连芽儿跟前。

  “那是我的,你给我放下。”连朵儿尖叫着,去抢连芽儿手里的一只绢花。

  “你个丫头片子,啥是你的?这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的。”四郎在旁边,一把就将连朵儿推坐在地上。

  连朵儿立刻哇哇地大哭起来。

  “打抢了,要杀人了呀这是。”古氏也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

  混乱最后是在连lǎo爷子又抽完一袋旱烟,发了脾气,带着连守礼和连守信出面。才平息下来的。

  二郎、三郎、连守义、何氏将从西屋几个箱柜中翻出来的满满两箱子东西抬进了东屋里。

  “你□还真去翻你大哥的东西?”连lǎo爷子啪地给了连守义一巴掌。

  “爹、娘,”连守义摸了摸脸,也不恼,而是将一个布包放到炕上。布包里,是两吊铜钱,三四块银子,另外还有散放的一堆铜钱。

  “■是从箱子夹层里翻出来的。藏的这个仔细哦。”连守义道。

  “是从我大嫂的箱子里翻出来的吧?”赵秀娥就道。

  “对,对。”何氏和二郎就都附和道。

  “大嫂不愧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贤良人。继祖哥要用一吊钱,求爷爷告奶奶的,逼的咱爷咱奶吃不下、睡不着,大嫂子私房藏了这些银钱,是个啥打算那?”赵秀娥就冷笑着道。

  何氏又指着箱子里的绸缎衣裳、料子给连lǎo爷子和周氏看。

  两家人就又争吵了起来。

  “爹,咱该去干活了。”连蔓儿趁人不注意,走进东屋。悄声跟连守信说道。

  连守信见连lǎo爷子和周氏此时被大房和二房两股人围着,叹了口气,就跟连蔓儿一起出来了★。

  “咱那时候分家可容易,这回这分家,还不知道吵闹到啥时候。”回到西厢房,连蔓儿将上房的事情说了。张氏就叹气道,“我在这屋里听着就跟着心忙,走,咱去铺子干活,还清净点。”

  一家人去■★了铺子,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上房两个屋还有东厢房都点着昏黄的烛光,窗户上人影摇曳。

  “看来也是要歇着了。”张氏道。

  东厢房里,突然传出来何氏的一声尖叫,不过立刻就没了声☆息。

  “这是干啥,半夜三更,怪唬人的。”张氏就吓了一跳道。

  “分赃不均,希望别打起来。”连蔓儿小声道。

  “三哥,这是都分好了?”见连守礼出来倒水,连守信就问道。

  “就光吵吵了。二哥说大哥还有钱,藏花儿那了,要大哥拿钱出来,现在不拿钱,就写借据。大哥说没钱。……明天还得接着分。……明天我还想上工那。”

  …………

  第二天,连蔓儿在铺子里吃了晌午饭,回到lǎo宅,上房的争吵还在继续。

  连蔓儿摇头叹气,已经懒得去听去看了,正打算回西厢房,就听见大门外马车声响。

  “lǎo连家,你们家来贵客了!”院门外,有人大声喊道。

  xx…………xxxxx

  今天一直头疼,更新的晚了,很抱歉。

  弱颜去休息一会,争取二更吧。如果太晚了,大家就不要等,明天早上来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