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父子


  连老爷子看着连守人,目光深沉。

  连守人心中就有些打起鼓来,连老爷子的话在tā看来,就是一个坑。tā一边揣测着连老爷子的心思,一边琢磨着合适的说辞。tā比谁都清楚,连老爷子是不想分家◆的。要怎样说才不会显得不孝、不义,而又能达到分家的目的那。

  “爹,这个,我这刚捐了个监生,要选出官来,还不知道是啥时候。海龙说的是快,但是这事,谁都不知道,一年半载是它,三年四年yě是它。就●是宋家,tāyě不能就打这个包票。”连守人的两只手放在大腿上,两手的食指和中指下意识地敲打着大腿。“这以后花钱啥的事,怕还有不老少,我这一股,yě没个能干活的人,还是得拖累爹、娘、老二、老三tā们,我这心里可过不去。”

  “爹,就是分家了,咱这情分它不能变。”说完这些,连守人立刻又诚挚地看着连老爷子,赌咒发誓地说道,“我肯定加倍孝顺爹娘,老二、老三tā们我yě不能不管,我是做大哥的,这我都心里有数,爹你就尽管放心。”

  连老爷子被连守人的目光望着,不由得眯了眯眼,同时心中一凉。连守人想分家,甚至连面子话都不肯说了。过去这么多年,连守人从来就没有说过什么拖累不拖累的话,今天是第一次。现在的连守人,不仅害怕拖累兄弟,而且还害怕拖累tā和周氏了。

  连老爷子没有立刻答话,而是扭过身去,慢慢地又装了一袋旱烟,点火的时候手有些抖,好一会都没点着。

  连守人凑过来,帮着连老爷子把旱烟点着了。

  连老爷子唔了一声,将烟嘴放进嘴里,吧嗒吧嗒地连抽了几口,那一团团的烟都直冲连守人的脸上去了。连老爷子似乎陷入了沉思,一点yě没察觉。

  连守人悄悄往旁边挪了挪,连老爷子的旱烟杆yě微微动了动,那些烟依旧喷上连守人的脸上。

  连守人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

  连老爷子这才暂时放下旱烟袋,开了口。

  “一家人,讲究个啥拖累不拖累,这些年都过来了,要讲早就讲了。还等到这个时候?”连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紧紧地盯着连守人的眼睛。“老大,做人要讲良心。人要丧了良心,那这个人就算完了。周围人看不起tā。老天yě不保佑tā。我和你娘这还都在呀……”

  连老爷子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连守人的额头上就见了汗。连老爷子的话,说的很重。甚至比在连蔓儿的事发作的时候,还有高利贷事件中,说的还要重,而且是说在这个当口,连守人不能不心颤。

  “爹,你可别误会我……”连守人赶忙解释。

  “老大,你就说,你是想分家自己过。还是不想分家,咱一大家子过?”连老爷子并不想听连守人的解释,tā直接问道。

  连老爷子几次逼问,让连守人没了退路,yě让连守人明白了,连老爷子的决心。

  “爹,我、我啥时候想分家了。这不都是……”

  “你是说,你不想分家?”连老爷子立刻盯住了连守人,问道。

  “我、我不想。可……”

  “那就好,既然大家伙又都不想分家了,那咱就不分。”连老爷子一锤定音道。

  连守人嘎巴嘎巴嘴,只觉得一股又苦又涩的滋味从嗓子眼里冒出来,让tā欲哭无泪。

  连老爷子又吩咐连秀儿,将在家的几房人口都叫到上房来。说了这个决定。大家自然都没话说,一个个脸上带着xiào,只是那xiào容里有几分真几分假,就只有tā们自己知道了。

  原本放在炕上的几个礼匣已经被收进了柜里,就是连守人监生的执照和文书,yě被连老爷子小心地收在一个朱漆木匣内。放在了屋角一个小佛龛下面。

  一大家子过日子,自然还是连老爷子和周氏当家。家中的一切财物,yě是由老两口子分派用场。即便是崭新的监生老爷和太太yě没辙,因为论起来,连老爷子和周氏是老太爷和老太太。

  “一大家子过日子,勺子没个不碰锅沿滴。”连老爷子又语重心长地说了一番话,“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谁心里yě不能○存疙瘩。大家伙扭成一股绳,咱这日子才有奔头。老大现在成了监生,做不做官这个话咱出去不能说,yě别就自高自大的。跟左邻右舍、乡里乡亲,咱得比以前还讲究,不许端架子、yě不许搅扰人家,不能让人背后指着脊梁●骨说道咱们……”

  连老爷子这样说,大家都点头应承。

  “爹,这可是咱家的大喜事,该给爹打二斤酒庆贺庆贺。”等连老爷子说完,连守义就陪xiào着道。

  “是你又馋酒了吧。”连老爷子瞪了连守义一眼道。

  “爹,这不是大喜事吗。”连守义yě不太争辩,只是咧着嘴xiào。

  “给孩子们拿钱,买就买肉,晚上大家伙好好吃一顿,把里正、春柱tā爹、吴家兄弟……都请来。”连老爷子说了一串的人名,然后又说道,“老四一家yě让tā们来,饭菜做的丰盛点。”

  一家子人就都各自忙活开了。

  连守信和张氏闻讯从铺子里回来,连蔓儿正站在西厢房门口,夫妻俩本来要去上房,就拐了个弯先回自家来了。

  连蔓儿就将发生的事情和tā们都说了一遍。

  “花儿的女婿来,给你大伯捐了监生,还说就要有官做,结果这个家就不分了?!”张氏听后,就道。

  “嗯。”连蔓儿点头,虽说过程比较曲折,但总体来说,“就是这么回事。上房我爷我奶这就要操办饭菜那,晚上请了老些人来家里吃饭。有吴三叔,还让咱一家yě都过去吃。”

  “这老些年,以为没指望了,突然又成了。老爷子这下心愿达成,这是要让大家伙都知道知道那。”连守信就说道。

  “爹,我大伯这监生是捐的,还是宋家给捐的。”连蔓儿转了转眼珠,低声说道。

  “这咱自己说说行,在你爷跟前可千万别说。在外边,更别提这话茬。”张氏忙道。

  “对。”连守信yě道,“蔓儿,你还小,不知道你爷有多不容易。再说,想捐监生,yě不是谁都能捐的了,还是得你大伯有这个底子。”

  连蔓儿眨了眨眼,连守信和张氏夫妻两个,都是心地善良的人。

  “爹、娘,这不用你们嘱咐,我心里明白啥话能说,啥话不能说。这事,咱不说,可咱心里得明白。”连蔓儿就道。哄着老人高兴。家丑不外扬是一回事,但是自己心里得清楚,不能最后把自己个yě给哄了。

  “家里人都干啥去了?”连守信往外看了看,就问道。

  “有的买菜去了,有的请人去了,家里就我奶带着人准备做饭啥的。”连蔓儿就道,“我爷yě在。”

  正说到这,就听见院子里脚步声,是连老爷子从上房出来了。

  连蔓儿心中就是一动。

  “爹、娘,咱们是不是……”连蔓儿就附在连守信的ěr边,飞快地说了一句话。

  “这话……”连守信有些迟疑。

  “爹,这是为我爷,为一大家子好的好。这话咱不说,谁说?”连蔓儿就道,“正好趁现在大家伙都不在,请的人yě没来,我把我爷请进来,爹你跟我爷说。”

  “好。”连守信想了想,就点了头。

  连守信就出去,将连老爷子请进西厢房里坐下了。

  “老四,你有话说?”连老爷子有些纳闷地问。

  “对,”连守信就在连老爷子对过坐了下来,“爹,我大哥捐了监生,听说还有官做。这是好事。别人来了,当着爹和大哥的面,肯定都是好话。我有两句不太好听的,爹你听了,对不对的,你老别生气。”

  “老四,你有话就直说。”连老爷子不由得仔细看了连守信一眼,tā这个◎少言寡语的四儿子,现在说起话来,yě一套一套地,有礼有节了。

  “爹,过去的教训,咱不能忘了。”连守信就道,“以前我大哥是秀才,就在咱这镇上,最远yě就是县里头。闯的那些祸,咱好歹都收拾了。这◎以后,我大哥成了监生,要是还像以前那样,再出点啥事,凭咱,怕是就收拾不了了。”

  连守信的话,让连老爷子的脸色就是一僵。

  “爹,孩子tā爹是个实在人。这咱是自家人,才敢说这话。”张氏在忙就道。

  “老四,你是好样的。你看我现在好像挺高兴,我这心里,没糊涂。你担心这事,我yě在寻思。”连老爷子苦xiào了一下,“咱肯定得吸取教训。过去,我对你大哥是管的松了。tā一开始考上秀才那会,可不像后来那样。”

  似乎是想到往事,连老爷子的脸上露出一丝怅惘的神情。

  “你大哥心肠不坏,tā就是ěr朵根子软。我这以后,就打算盯着tā,有我在,就不能让tā再犯浑。”连老爷子道。

  “爷,那你多辛苦啊,真能看住吗?我大伯要去这去那的,爷,你能哪哪都跟着吗?”连蔓儿眨了眨眼,说道。

  “别担心,你大伯,我还看得住tā。”连老爷子低头看了连蔓儿一眼,xiào着说道。

  “爹。”随着说话声,连守礼掀门帘从外面走了进来。

  ***…………****

  先送上一更,晚上争取二更,求粉红鼓励。

  快到年底了,事情各种多,身体yě不给力,这几天更新的不是很稳定,不过弱颜会努力保证更新,还请大家继续多多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