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年岁的印记


  二更,求粉红。

  ***………………***

  那些人离着老远,都纷纷下轿下马,小步朝沈六这边跑了过来。

  沈六没有去看那些人,他微微转过身,看着一望无际的绿野。因为有兵士护卫,那些人都被拦下,就有手下过来问沈六,要不要让县令等人过来相jiàn。

  沈六没有回头,只是做了个手势,就有人将县令等人领了过来,朝沈六下拜口说叩jiàn。

  沈六这才慢慢地回转身,轻轻地抬起手让众人都起来。

  “这地也看过了,走,回去吧。”沈六说着,就当先往回走去。

  众人自然在后面跟随,沈六不骑马也不坐车,那些人也纷纷将车轿打发到官道上去,步行跟在沈六的◎身后。

  沈六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指着靠近路边,被压折了的几棵高粱。

  “这是哪个糟蹋的?”沈六回头看着跟在后面的县令,一双漂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寒光乍现。

  沈六突然发威□,跟随他的兵士们身上,立刻散发出浓烈的杀气。

  那县令下了一跳,额头上立刻就jiàn了汗,后面跟着的官吏和地方士绅也都吓的面如土色。

  “这庄稼是谁损毁的?”沈六又厉声问了一句。

  那些人你看我,我看你。这些人不是官、就是绅,dà都家资豪富,是为了巴结沈六而来,他们当然没将几棵庄稼放在眼里,也没想到,沈六一个出自簪缨世家的武官,会为了这几棵庄稼,而发作他们。

  “是哪个,还不快出来,不要连累了dà家?”那县令走过去,压低了声音道。

  最后。是一个矮胖的小吏出来,说那庄稼是他损坏的。那小吏跪在沈六跟前,哭着说并不是故意的,而是几个人抢道。他被挤到边上,不小心地踩折了那几棵庄稼。

  “我dà明朝以农为本。这几棵庄稼,是庄稼人的命根子,我dà明朝的根基。怎么在你们眼里,它就碍了你们的路了,就是可以随便损毁、糟蹋的?是不小心,还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这样的人为官。你知不知道,你的不小心,很可能就让无辜百姓的蒙冤受屈,甚至丧了性命?”沈六冷声道。

  那小吏一个劲的磕头求饶。

  “你是一县的父母,这事你自去处置。”沈六就向县令道。
○   沈六说完,依旧站在那没动。

  那县令也是聪明人,知道沈六是要他严办,而且还要现在就办了这个小吏。县令当然不敢违拗沈六的意思。

  可是要怎么处置。才能让沈六满意那。

  离了◎○   沈六说完,依旧站在那没动。

  那县令也是聪明人,知道沈六是要他严办,而且还要现在就办了   shěnliùshuōwán,yījiùzhànzàinàméidòng。

  nàxiànlìngyěshìcōngmíngrén,zhīdàoshěnliùshìyàotāyánbàn,érqiěháiyàoxiànzàijiùbànlezhègèxiǎolì。xiànlìngdāngránbúgǎnwéiniùshěnliùdeyìsī。

  kěshìyàozěnmechùzhì。cáinéngràngshěnliùmǎnyìnà。

  líle●沈六的跟前,那县令就瞅准了一个年轻的军官,正是刚才招呼连蔓儿进屋的那个小个子年轻人。

  “……这个。县里的法令没有具体的条纹,下官愚昧,不知该怎么处置,还请张千户dà人指点迷津。”

  ◇“知县dà人取笑了,谁不知道知县dà人明断是非,反到是我,可是个dà老粗。不过知县dà人问了,我就说说我们军中的规矩。……立时几十板子那是轻的。”张千户笑着道,“不过那是我们军中,知县dà人不用理会。”

  张千户虽然这么说。县令却是心里有数了,感激张千户为他指点迷津。

  当即这县令就下令带来的几个快手,将那小吏捆绑了,就在地头立刻打三十板子。

  沈六听了县令的回报,这才回转身。

  “拿上一锭银子,打听那是哪户人家的田地。把银子送过去,当做赔补。”沈六对身边一个随从道。

  “dà人,这要赔补,怎么能让dà人出钱。”县令就道。

  沈六摆了摆手,就让那随从拿了银子去了。

  一众人回到早点pù子,沈六在dà厅接jiàn县令和众士绅,连守信自然是跟在外边照应,连蔓儿、五郎、小七就带了沈谦进了里屋。

  连叶儿随后也跟了进来,在里屋门口朝连蔓儿招手。

  连蔓儿就让五郎和小七陪着沈谦,她从里屋走了出来。

  “叶儿,啥事?”连蔓儿问。

  “蔓儿姐,那人被打板子,zán村里人都去看了。那块地是王小三家的,他家得了沈六爷的银子,在外头冲着这边磕头那。”连叶儿一脸兴奋,小声告诉连蔓儿道。

  “这下看谁还敢糟蹋庄稼。”连蔓儿点了点头,笑道。她已经猜出沈六突然要重罚那小吏的缘故了。

  所谓杀鸡儆猴,因为这件事,谁也不敢再糟蹋庄稼,更何况是被沈六如此重视的玉米!

  “蔓儿,zán这是不是该准备点饭菜?”张氏正在灶下烧水,就走过来,跟连蔓儿商量。

  这个时辰,是该吃晌午饭了。不过沈六会在他们家吃饭吗?不管他吃不吃,该预备的还得预备。

  “娘,zán就简单的做点饭菜吧。”连蔓儿就道,“啥dà鱼dà肉的就算了,zán就做几样清淡的小菜,再煮点白米饭。”

  “那行。”张氏点头,娘俩商定了菜单,张氏就让连枝儿、连叶儿和赵氏帮忙。

  “蔓儿,这外边不用你了,你和你哥,还有小七,你们陪着沈九小少爷说话去吧。”张氏就对连蔓儿道。

  连蔓儿答应了,就又走进里屋来。

  里屋炕上摆了桌子,桌子上放着茶水、点心和果子,沈谦坐在桌子旁边,正在看小七和五郎的功课。jiàn连蔓儿进来了,沈谦立刻就放下小七的功课,招手让连蔓儿坐他身边去。

  “蔓儿,你咋扔下我走◆了,你过来坐,zán们说话呗。”沈谦笑着道。

  连蔓儿笑了笑,就坐了过去。

  “你今天咋又跟着你六哥来了,你不是说在家也要天天念书吗?”连蔓儿就问沈谦。

  “六哥说来看你啊,我当然要跟来。我怕六哥不带我,还怕我早上起不来,蔓儿,我跟你说,我昨天晚上就睡六哥外屋的炕上了。……我让六哥跟先生给我请假了。”

  “蔓儿,玉米真好吃。你要不写信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嘻嘻,蔓儿你对我真好。”

  “蔓儿,zán出去玩呗。我想看你家小黄niú,还有小鸭子……”坐着说了一会话,沈谦就又坐不住了,一个劲说要出去玩。

  连蔓儿想了想,也就答应了。沈六在外面,似乎一时半会也走不了,她不会带沈小胖往远里去,就在她家的庄园上走一走。

  连蔓儿先带沈谦去pù子的后院看了看小黄niú,几个月的工夫,小黄niú整个长dà了一圈,jiàn到生人来了,就哞哞地叫了两声。

  小七就笑嘻嘻地跑过去,踮起脚来轻轻地摸着小黄niú的头。

  沈小胖也跑过去,学着小七的样子摸小黄niú的头。他比小七高一些,不用踮起脚,就能摸到小黄niú的头。

  “小黄niú认得我,他跟我打招呼了。”沈小胖兴高采烈地道。

  “是啊。”连蔓儿抿嘴笑着应和。

  接下来,连蔓儿又领着沈谦走到河边,让他看河里游的那群鸭子。

  “都是我们家的。”连蔓儿道。

  “呀,都长这么dà了。”小胖很惊奇,他印象中,这些鸭子还是小小的个头,绒毛没褪干净的样子。

  “还能下蛋了那,走,带你去看鸭子下的蛋。”小七就道。

  几个孩子进了杂树林,在小七的指引下,沈谦从一个草窠里翻出一个还有些温热的鸭蛋。

  “这是刚下的,还热乎着是吧。”小七就道。

  “嗯,嗯。”沈谦的小眼睛都睁圆了,点头。

  出了杂树林,连蔓儿又带着沈谦看她家新栽种的各种树,在一棵挺拔的杨树下,几个孩子站住了。

  “五郎明年要考试,那我明年也要考。”沈谦道。

  “我哥十三岁了,小胖你才多dà。你还是多念几年书,等和小七一起考差不多。”连蔓儿道。

  沈谦看了看五郎,又看了看小七,就鼓起了嘴。

  “我也十三岁了。”沈谦道。

  “啊?”连蔓儿吃了一惊,又好好地打量了沈谦一番。沈谦一直长的圆滚滚的、dà户人家的孩子皮肤又嫩又白,连蔓儿一开始以为他和小七差不多dà的年纪。后来接触的多了一些,她看出小胖应该比小七dà。

  但是,小胖不可能和五郎一样dà。

  小孩子的心理,总想让自己显得成熟一些,虚报岁数这种事并不罕jiàn。

  “喂,沈小胖,你和我哥比一比,你哪里像十三岁啊?”连蔓儿囧着脸道,吹niú也要看看实际情况啊,小胖。

  沈谦就又看了看五郎,在心里将两个人的个头比了比,顿时就泄了气。

  “我刚才忘了,其实,我、我今年十二了。”沈谦又道,“蔓儿,你几岁?”

  “切。”连蔓儿扭过脸。

  “好吧,其实,我今年十一了。”沈谦摸了摸鼻子,又道。

  “切。”连蔓儿将脸扭向另一边。

  “我说真的。”沈谦立刻辩白道,“我真是十一岁了,我就是,我就是生日比较小。”

  “我姐才十一岁,你都没我姐高。你也就比我高点儿。”小七就笑。

  “不可能,我比蔓儿高。”沈谦道,jiàn连蔓儿她们都不信他,他急道,“不信,不信zán们比一比,我肯定比蔓儿高。”

  “咋比?”小七问。

  “zán……”沈谦抬头看jiàn旁边的杨树,眼睛顿时一亮,“zán就靠着这树来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