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期望


  二更,求粉红。

  ***………………***

  第四道菜,是一小盆汤,用的是那条花鲢鱼的鱼头,加了豆腐,用瓦罐吊在炉灶上熬出来的。汤色奶白,上面撒了点点翠绿的小葱花。

 ○ 主食是蒸的白米饭,里面还加了鲜嫩的青豌豆。

  这几个菜是张氏、连蔓儿和连枝儿娘儿三个用了十分的心思。即便还没下筷子,看样子就觉得很美味。

  沈六在桌上的饭菜上扫了一眼,就挥挥手,让人将县令和众士绅送来的酒席和点心都搬了出去。然后,沈六站起身,招呼了沈谦过来,兄弟两个在桌边坐下开始用饭。

  色香味俱全,美味清淡而不油腻,正合了沈六的胃口。沈谦的食欲也相当好,他最爱吃的显然是那道松子玉米。而沈六,则是捡着每一样炸酱菜都尝了尝。

  “这是什么?”沈六长而有力的手指拿着筷子,悬在那几根乌米上空,迟疑了一下,抬起头看着连蔓儿问道。

  连蔓儿心中暗笑,沈六不认识乌米。这可真是,任nǐ吃遍山珍海味,我这桌上也还有nǐ不认得的美食。

  “六爷,这是乌米。”连蔓儿就笑道。

  沈六的脸上有迷惑的神情一闪而过。乌米啊,他不仅没见过,听都没听shuō过的。

  “乌米?可它明明是白的。”沈小胖就道,“蔓儿,黑米是黑的,紫米是紫的。nǐ这个乌米,它……“沈小胖shuō完,就嘟着嘴看连蔓儿,那个意思,似乎在控诉连蔓儿忽悠他。

  “是高粱杆上长●出来的,嫩的时候就是这样白色的,极好吃。如果长老了,就变成黑的。也不能吃了。”连蔓儿就简单地将乌米是什么shuō给了沈六听,“六爷来的时候,我们正在地里,就是踅摸这个去了。这东西极少。我们那一大片地,◇也就寻了二十来根。”

  沈六点了点头,就夹起一根乌米,蘸了点大酱,咬了一口吃了下去。

  “还不错。”

  沈谦跟着吃了一根,也shuō好吃。

  这兄弟俩看来是饿了,而且觉得饭菜合口。将几样菜吃了大半,又一人喝了一碗汤,这才放下筷子。

  张氏、连枝儿、连蔓儿几个就忙上qián将东西都撤了下去。

  “大人,外面还有士绅求见。”就有个亲随,见沈六用了饭,过来回禀道。

  县令,还有那些来求见的士绅们并没有走,而是都守在外面。那亲随手中的托盘里。厚厚地放了好几摞的求见帖子。沈六随手抽出一张帖子看了看,就又放了回去。

  “时辰不早了,让他们都回去吧。”沈六就道。“把车准备好,咱们也该回去了。”

  那亲随就忙出去传话。

  “六哥,现在就走啊?”沈谦听见沈六shuō要走,就有些不舍。

  “怎么,让nǐ散了这一天,还没玩够?”沈六就低下头,问沈谦道。

  “六哥,咱们好不容易来的。”沈谦就笑。

  沈六没搭理沈谦,只让身边的小厮拿了两盒子点心,并两包茶叶过来。给了连守信。

  “这玉米的事,就依着蔓儿的主意。”沈六shuō着话,目光就落在连蔓儿的脸上,“……若有事,依旧去镇上让石家的人传讯。秋下,我会打发人过来。”

  沈六总管着一方的军务。自然是个大忙人,他简单地嘱咐了几句,就起身带了沈六出了铺子,坐上马车回府城了。

  县官以及一众的士绅都在步下相送,直等到沈六的车马走的远了,他们才上了自己的车轿渐渐散去。

  这之qián,那县官来叫了连守信过去shuō话,态度十分的和★气。也有那心思灵活的士绅,也zhǎo了借口来攀谈,最后,铺子里就堆起了老高的食盒,都是那些士绅送的果子、点心和饭菜。

  等众人都散了,连蔓儿一家就想要回铺子,连守信一扭头,就看见连老爷子、连守◎人和连继祖站在官道的对过。

  连老爷子看见连守信看见了他,就带着连守人和连继祖走了过来。

  “爹,大哥,nǐ们啥时候来的?”连守信就忙问。

  “我们来了这半天了。”连守人的语气中有一丝不满,“六爷来了,nǐ怎么不给家里捎个信。这还是我们听街上的人传开了,我们才知道。赶过来,就晚了。”

  连守信将连老爷子三个人让进店里。

  “爹,沈六爷来的时候,我也在地里,还是铺子里去人,把我zhǎo回来的。这一回来,就没脱开身。”连守信向连老爷子解释。

  “爷,沈六爷这次来和上次不一样。这铺子是我们的,可啥我们也shuō了不算。我们要走哪坐哪,出来进去,这还都得◇听人家的吩咐。”连蔓儿就给连老爷子到了一杯茶,笑着shuō道。

  “这话对,我刚才都看见了,县令要进来,还让那几个当兵的给拦住了。得有沈六爷发话,才能让进。”连继祖shuō了一句,脸上满满的都○是震撼和歆羡的表情。

  “我递的帖子,六爷没看见?”连守人又探过身来,问连守信。

  “大哥,我就看见,求见六爷的帖子,摆满了一个大托盘,六爷看都没看,就叫了县太爷,还叫了另外两个人的名。”连守信道。

  沈六这次是为了玉米而来,而且看样子他很忙。连王举人都没有见,连守人一个捐的监生,他的帖子,又哪里会入的了沈六的眼那。

  “就见了县太爷,咱村的王举人也递了帖子,也没见。那么老些人在外面等着,就见了一两个。没见咱们,这也是意料中的事。”连老爷子喝了一口茶,缓缓地shuō道。

  “爹,上次六爷可单独叫了咱们见面,六爷待咱们不一样。现在我又捐了监生,不比他举人差什么。……咱们就是来晚了,要是早点得消息,早点过来,这人咱也就见着了。”

  连守人shuō着话,就用眼睛瞄着连守信。他的意思,这次没见到沈六,完全是连守信的错。如果连守信早点给他送信,又或者后来连守信在沈六面qián提一提他,那沈六肯定是会见他的。

  “老四,别人到不了跟qián那是不shuō啥了,nǐ这就再跟qián,就一句话的事,nǐ咋就……”连守人埋怨道,语气中酸溜溜地。“老四,咱们亲兄弟,nǐ吃肉,好歹留一口汤给大哥吃。”

  “大哥,人家六爷啥身份,我啥身份啊,我在人家跟qián,人问我啥,我就shuō啥,人不问我,哪有我shuō话的地儿啊。别shuō我,就是县太爷在六爷跟qián,也是这么回事。 nǐshuō啥肉啥汤,大哥nǐ是有学问的人,我是大老粗,nǐ教教我,那是啥意思,也让我明白明白。”连守信听连守人shuō的难听,就也有些生气了。

  “这事★不能怪老四。”连老爷子就摆了摆手,让这两兄弟谁都不要再shuō了。“六爷这身份,就是咱们县的县太爷,那也是巴结不上的。老四一个庄稼人,他也不懂官场那些东西,就算他有心,他也不知道该咋办。”

  ◆安抚了连守人和连守信,连老爷子就又朝着连守信问。

  “老四,沈六爷这次来,为了是那金玉米吧?”

  连守人和连继祖的目光都落在连守信身上,显然他们对这个问题也很关注。

  “是的,爹。”连守信点头答道。

  “那玉米,我就看nǐ种了,种子是六爷给的是吧?这事我也没咋问过nǐ,这次,玉米的事六爷他是咋shuō的?”连老爷子问道。

  “这个,”连守信就看了连蔓儿一眼,见连蔓儿轻轻地点了头,他才继续shuō下去,“玉米种子是沈家的,现在这玉米,六爷就让我们先种着,等秋下,六爷会派人过来。”

  “六爷也没具体shuō啥,那个意思,这个玉米,是沈家的,咱就好好给◎照看着,等秋下,看六爷咋安排。”连守信想了想,又接着道,“六爷的意思,这玉米的事,咱自己知道就行,也别多shuō,也别多问,也别跟被人去shuō去。”

  连守人和连继祖微张着嘴,听了连守信这样★一番shuō辞,都哑口无言。连守信话中shuō的死死的,分明是shuō任何人都没有插手玉米这件事的余地。

  连老爷子叹了口气。

  “既然是这样,那nǐ们就给人家好好照看着。……这也是运气,是……”连老爷子看了连守信一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把话shuō下去。

  这不仅是运气,更是机会,靠上沈六这座大靠山。只是,连守信现有的条件,最多就是借着这个靠山,发发财。而若是让连守人靠上这座大靠山,却可以飞黄腾达,光耀连家的门楣。

  要让连守人靠上沈六这座大靠山,还需要连守信在中间出大力、牵线搭桥。他早就跟连守信透露过这个意思,只是没有把话shuō明。也不知道连守信是没听明白,◇还是怎么回事,一直没搭这个茬。

  连守信应该是没听明白,连老爷子想,毕竟,连守信没念过书,一直就是个本分、有点过于老实的庄稼汉,这些事情,连守信应该不懂。

  看来他是应该跟连守信把这事●情和道理,明明白白地shuō了。

  “老四,爹为nǐ高兴。今个晚上,让nǐ娘炒俩菜,nǐ来上房吃饭,爹和nǐ好好唠唠。”

  ***…………****

  送上二更,快到月底了,求大家粉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