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巧遇


  英子在打连记的主意,至于被她威胁的男人,连蔓儿皱了皱眉,听那有些懒洋洋,尾音拉长的声调,正shì今天的新郎官王幼怀!

  这两个人shì什么时候勾搭在了一起?

  还shì连记老◎铺子的时候,连蔓儿一家就得到guò消息,说shì村中有人在打她们的铺子的主意,其中就有英子家。只shì她们防备的严谨,在锦阳镇和三十里营子有王幼恒、吴家等人家帮衬,又和沈家添了来往,所以那些人都无处入○pùzǐdeshíhòu,liánmànéryījiājiùdédàoguòxiāoxī,shuōshìcūnzhōngyǒurénzàidǎtāmendepùzǐdezhǔyì,qízhōngjiùyǒuyīngzǐjiā。zhīshìtāmenfángbèideyánjǐn,zàijǐnyángzhènhésānshílǐyíngzǐyǒuwángyòuhéng、wújiāděngrénjiābāngchèn,yòuhéshěnjiātiānleláiwǎng,suǒyǐnàxiēréndōuwúchùrù手。

  近来,再也没有这样的消息传来,连蔓儿还以为那几户人家看清了行事,都歇了这份心思。没想到英子家还没有歇心,而且还要威胁王幼怀帮她家达到目的。

  听英子话里的意思,这件事应该shì□她早就跟王幼怀要求了的。连蔓儿仔细回想了一遍,确定不论shì王幼怀本人,还shì王家的任何一个管事、下人,都没有流露guò这个意思,或shì真的做出不利于连记的举动。

  相反,王举人家和她家现▲在很有平起平坐地来往的势头。

  这个英子应该shì看王幼怀今天成亲,而关于铺子的事却始终没有给她办。她着急了,所以找上王幼怀,语带威胁。

  因为关系到自家的铺子,连蔓儿也顾不得那么多,只shì侧耳倾听。她想知道,王幼怀到底会不会答应英子的要求,如果答应,他shì打算用什么样的手段。

  “不shì跟你说了,等我忙guò了今天,我就找连老四说话。等他家那旧铺子的租约完了,你们就在那开你们的铺子,怎么也能分他连老四一半的生意。他家一个月赚五十两,以后就shì你们一家赚二十五两。我的小乖乖,你要shì能干,挤垮了她家,那就shì你自己独得五十两。”王幼怀的声音懒洋洋地说道。

  “要等他家的租约完了。那不得等到年底?这还好几个月那,我爹着急的眼睛边都红了。……你当初要了人家的身子,shì怎么跟人家说的。让连家把铺子让给我们做,你shì这么答应的。……后来总说要等,等人▲◎
  “要等他家的租约完了。那不得等到年底?这还好几个月那,我爹着急的眼睛边都红了。……你当初要了
  “yàoděngtājiādezūyuēwánle。nàbúdéděngdàoniándǐ?zhèháihǎojǐgèyuènà,wǒdiēzhejídeyǎnjīngbiāndōuhóngle。……nǐdāngchūyàolerénjiādeshēnzǐ,shìzěnmegēnrénjiāshuōde。ràngliánjiābǎpùzǐrànggěiwǒmenzuò,nǐshìzhèmedáyīngde。……hòuláizǒngshuōyàoděng,děngrén◇家新铺子都盖起来了,又说要把旧铺子给我。……现在还要等,等他家啥租约完了。你说,你……”英子含嗔带怨。语气中添了焦急。“你还说你不怕连老四家,他家有啥了不起,还不shì跟我们家一样。就shì那个连花儿◎嫁进去了宋家,沈家看着宋家。在他那里歇两次脚,看看乡下的新奇玩意儿,你就怕了他一个庄稼汉,怀大少爷,你没种!”

  “我的小乖乖,你别急,等我就去和连老四说,让他把旧铺子立刻让给你们。……我有种没种,宝贝儿你不最清楚……“

  接下来那屋子里的声音就含混了起来。而且渐渐有些不堪入耳的声音传出来。尤其shì英子,也不再提铺子的事了,只发出一阵阵沉迷于**中的声音。

  连蔓儿再也听◇不下去了,悄悄从角门退了出来,并将角门轻轻地掩上。

  三十里营子超guò百分之八十的人口都姓王,王举人在本村、本镇、甚至本县,都shì举足轻重的人家。尤其shì在三十里营子。比如说上次,靠近王■举人家田产的土地要变卖,王举人家没说不买,别人家就不敢去买那田产。

  如果王举人家要在三十里营子办成一件什么事,那么这件事几乎shì百分百地能够办成。

  王幼怀,作为王举人的长子,如果真的向连守信提出来,让他将旧铺子的房子让出来。连守信如果拒绝。就shì卷了王大少爷的面子。

  在三十里营子,连蔓儿并不想和王举人家交恶。

  可如果连守信答应了王幼怀的要求,让英子家就在那旧铺子里,也开上一家早点铺子,这多多少少都会分走连记的客流。如果英子家再使什么下作的手段,对连记的危害就更大。

  不能让王幼怀向连守信提这件事。

  那该怎么办?连蔓儿一边往回走。一边心下飞快地琢磨。看来,还shì得找王幼恒。亲堂弟的分量,总要众guò英子这样的……,英子于王幼怀算shì什么那?

  王幼怀答应了英子很久的事情,一直都没有办。

  不guò,现在王幼怀成亲了,他一定并不希望英子的事情爆出来,所以刚才才会那样的答应。这种时候,亲堂弟的分量,shì否足够那?

  因为心里面琢磨事,连蔓儿就没注意看路,差点和迎面走来的一个姑娘撞个满怀。

  “□妹子,茅厕怎么走?”那姑娘就问连蔓儿。

  “茅厕啊,”连蔓儿打量了眼前的姑娘一眼。这姑娘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上身shì淡粉色的衫子,外罩葱绿的bèi心,下身shì淡粉色的挑线裙子,头上除了银钗★★、还插了两朵小红花。

  眼生,不shì三十里营子的人。看穿戴,似乎shì个丫头,却和王家的丫头打扮的不同。而且,这姑娘说话的口音,也不像shì锦阳镇的人,倒shì和刚才席上跟小七说话的小姑娘一◎◆个口音。

  连蔓儿顿时心中一动。

  “茅厕,好像shì那边。”连蔓儿抬手一指,说道。

  这葱绿bèi心的丫头似乎shì急着上茅厕,也没多问,就顺着连蔓儿手指的方向急匆匆地走了g■uò去。

  那里有一丛美人蕉,转guò美人蕉,就shì刚才连蔓儿出来的角门。

  此地不宜久留,连蔓儿就忙来找连叶儿。正巧连叶儿已经从茅厕中出来了,连蔓儿就拉了她,急匆匆地从跨院里出来。◎

  “叶儿,咋样,肚子还疼不?”连蔓儿就问连叶儿。

  “蔓儿姐,也不知道咋回事。我这肚子,还有点疼。不guò,也不碍事的。”连叶儿这么说着话,脸色却有些不好看。她肚子疼,可又不想因为自○◎

  “叶儿,咋样,肚子还疼不?”连蔓儿就问连叶儿。

  “蔓儿姐,也不知道咋回事。我这肚子,还有点疼。不guò,也不碍事的。”连叶儿这么说

  “yèér,zǎyàng,dùzǐháiténgbú?”liánmànérjiùwènliányèér。

  “mànérjiě,yěbúzhīdàozǎhuíshì。wǒzhèdùzǐ,háiyǒudiǎnténg。búguò,yěbúàishìde。”liányèérzhèmeshuōzhehuà,liǎnsèquèyǒuxiēbúhǎokàn。tādùzǐténg,kěyòubúxiǎngyīnwéizì己,而影响了连蔓儿和小七坐席、看戏。

  连蔓儿这个时候,却shì想早一点离开这里。免得一会,要shì真闹腾起来,那个丫头看见了她,那可有些不大好咧。

  “叶儿,你别硬撑着了。走吧,咱就回家去。”连蔓儿不让连叶儿多说话,就去席上,叫了小七。

  “我妹子肚子疼,我们这就回家。”连蔓儿就找到王幼恒嘱托的那个婆子,告诉她道。

  那婆子听了,也没多问,就在前头带路,将她们送出了王府。连蔓儿又嘱咐那婆子告诉王幼恒,她们已经走了,就带着连叶儿和小七回了家。

  连叶儿回到家,又跑了两次茅厕,就有些脱水,一张小脸黄黄的。赵氏着急,就找张氏商量。张氏从五郎挖的野菜里挑出两棵鲜嫩的马齿苋,又让连蔓儿称出二两白糖出来,熬了浓浓的两大碗水,让连叶儿都喝了下去。

  连叶儿又跑了一次茅房,终于止住了。

  “晚上再这么来一剂,就没事了。”张氏就说道。

  庄户人家,一般像这样拉肚子,或shì有些头疼脑热的,很少会去请郎中。她们有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小偏方,就地取材,又方便又实用。尤其shì秋天拉肚子,一般都shì夏天吃了凉的东西,到秋天发作出来,这个时候,用马齿苋熬水喝,最为神效。

  连叶儿没事了,连蔓儿就有心思回想刚才的事。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她们出来的时候,王家shì风平浪静的。

  shì那个丫头并没有发现王幼怀和英子,还shì她发现了,却装着没看见。只要推开那扇角门,就不可能不听到那个声音。而那丫头,十有**shì新娘子那边的丫头。她听见了、看见了,就算当场不闹出来,事后也该告诉新娘子那边的人才shì啊。

  等连守信、◆连老爷子和连守人都坐席回来,连蔓儿小心的旁敲侧击,依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消息的时候,连蔓儿就有些泄气。

  如果这一招没有结果,那么接下来她该怎么做那。她真的不想让别家分去她们的客流,尤其shì像◎英子家那样,明显心术不正的人家。

  吃guò了晚饭,眼看着太阳落山了,连蔓儿正想该怎样把事情说出来,一家人想想办法的时候,春柱媳妇来串门了。

  一眼看见春柱媳妇进门时那兴奋的有些发红的脸,还有闪着光的眼睛,连蔓儿就知道,她一定shì带来了大八卦。

  “四嫂,你听说了没?”春柱媳妇一开口就道。

  “出了啥事了?”张氏也shì一下子就嗅到了大八卦的味道,急忙问道。
●   “shì王举人家,今天不shì怀大少爷娶媳妇吗,听说啊,那怀大奶奶长的可周正了,shì头排的人物……”巴拉巴拉,春柱媳妇就开始说怀大奶奶如何美貌,嫁妆如何丰厚。

  “婶子,王举人家出了啥▲事了?”连蔓儿见春柱媳妇有些跑题,就也跟着追问了一句。若shì平时,她还不会这样。可今天不一样,她想快些知道,王举人家出了什么事。

  “出事的shì英子,就shì刘老四家的英子。”春柱媳妇就道。

  ………………*****………………

  先送上一更,稍晚争取二更。

  这两天弱颜很忙,一直没有上网,发的都shì存稿。今天存稿用尽,爬上网来,看了下粉红榜。弱颜惊喜了,上个月,《重生小地主》粉红榜排名第四,粉红票超guò了一千票!这shì第一次,弱颜的月票数guò了千。

  感谢支持弱颜和《重生小地主》的广大书友,让我们这个月,继续努力。弱颜会努力码字更新,也希望大家继续用月票支持弱颜。

  现在《重生小地主》的月票排名在十一,求大家粉红支持上榜。

  爬下去吃饭,回来继续码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