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大家一起去上任


  买菜的人很快回来了,周氏就叫了几个儿媳妇、孙子媳妇、还有几个孙nǚ到上房,一起做饭。今天买的有猪肉、鸡、还有烧鹅,周氏自然不放心将厨房交给媳妇们。她就站在厨房当间,指派和监督媳妇们干活。jiǎng氏就搬了张椅子来,放在厨房当间,请周氏坐下。

  周氏只坐了一会,就又站了起来。她更愿意站着,这样更方便她将整个厨房和几个媳妇的举动全方位地收入眼睛里。

  “把鸡腿切两半就行,别多切,一会下锅,就该看不见了。”周氏对正在将鸡砌块,准备下锅炖煮的张氏道。

  “那肉薄啦地切着,肉皮先镫下来,等最后熬个片粉汤。”扭过头,周氏又fēn咐古氏道。

  “烧鹅切一半就得了,另☆外那一半留着,明天还能再吃一顿那。你挣家来几个钱,过日子,像你这么大手大脚的,赶明个都得喝西北风去。”这是周氏在训斥切烧鹅装盘的赵秀娥。

  周氏现在是老太太了,今天又是大喜的日子,这些媳妇本来◎和顺的、本来不和顺的,在今天都格外的好说话,各个脸上都带着笑,没有一个人出声反驳周氏,就是平时最刺头的赵秀娥,被周氏说了,也不过是朝着旁边的何氏撇了撇嘴,一句话都没有说。

  周氏将媳妇、孙nǚ们支使的团团转,她的心情却是越来越舒畅。

  晚饭很是丰盛,摆了四张桌子,除了连家自家人,还有村里平常有来往、今天来道喜的几个人,也被留下来吃了晚饭。

  晚饭后,等外人都走了,连家自己的人都自觉地留了下来。

  连shǒu人要去赴任,这样的大事,是要一家人好好商议商议的。

  “……这文书上写着。要即日赴任。说是前一任的父母因病卸任,急需新父母上任料理事务。我打算,就这三五天的工夫,就起身。”连shǒu人道。

  河间府太仓县,与辽东府接壤,距离三十里营子大约有四五百里的距离。刚刚来贺喜的人,都说这是好地方,一来说的是太仓县是富裕的大县。二来就说的是太仓县与三十里营子的距离。相比起奔走千里、跋山涉水地去上任为官,仅仅四五百里的距离,且都有官道连同,这真是极近的路程。也因为距离不算远。这气候、民风就是有所差异,也很容易适应。

  因此,大家伙都说,连sh★ǒu人这官,是福官。

  “这路程上,起码要花三四天的工夫,还要收拾行囊,拜别亲友,准备盘缠。”说到盘缠。连shǒu人就朝连shǒu信看了一眼,“这盘缠……”

  “大哥,照你这么说,就有◆一天的工夫收拾行李。这哪来得及啊,咱们一家这将近有二十口人那,要赶紧的收拾,也起码要收拾个两三天。”连shǒu义打断了连shǒu人的话。笑着说道。

  “可不敢耽误来的大伯上任的大事,咱抓紧着点,就一天,咱就把东西收拾出来,我回头就捎信让我娘和我嫂子还有我哥他们过来帮忙。”赵秀娥紧接着道。

  “对,对,是这个理。”连shǒu义就笑着点头。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连shǒu人的脸色顿时就灰暗下来。下意识地朝古氏望了过去。

  古氏就偷偷地向连shǒu人怒了努嘴,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按照事前商量好的来说。

  “老二,你这是打算跟我一起去上任?”连shǒu人就问连shǒu义。

  “大哥,这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的吗。你是大哥。咱们都跟着你走。再说,你去那啥河间府,人生地不熟地,有我和你几个侄子,到啥时候,你都不用怕缺人手用。那不有句话吗,叫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大哥,我们肯定不能让你一个人孤身去。就是爹娘,也放心不下不是?”连shǒu义咧着嘴笑道。

  连蔓儿一家坐在炕上,相互之间交换了一个眼色,都保持了沉默。他们刚才商量好了,少说话,多听听,静观其变。

  所谓无欲则刚,连蔓儿现在的心态很平静,她觉得连shǒu人和连shǒu义的对台戏很有趣,扭头去看连shǒu人,要听他会如何应对。

  “老二,大哥我也舍不得爹娘,舍不得和你们分开。”连shǒu人抬手抹了抹眼角,又叹了一口气道。“可你听说哪个县丞他上任,能带上全家的?别说县丞了,就是知县、知府,那也多是单……”

  连shǒu人想说单身,眼角的余光就瞥见古氏透过来的一瞥,他就将那身字咽了回去。

  “最多也就是三四口人,轻车简从。大哥我一个bā品官,怎么能压过了顶头的上司?这么招摇,怕是这脚一落地,那上面的申斥就下来了。更怕有人要弹劾我,这官一天做不●成,就要落了罪啊。”连shǒu人说着,抖了抖手,做出一副无奈状。

  连蔓儿在旁边就听明白了。连shǒu人说的这么严重,意思就是一个。他只想带自家的几口人去上任,至于别人,无论是连老爷子、周氏,▲还是二房的诸人,他是一个都不想带的。

  只是连shǒu人说了许多官面上的话,连shǒu义会被吓住吗?

  连蔓儿又扭头看连shǒu义。

  “大伯,你这话,说的可有点偏了。”开口的却是赵秀娥,“我是nǚ人,没念过书,我也不识字,可我也知道,咱大明朝,那可是最重孝道的。”

  “对,还有兄友弟恭。”连shǒu义附和道。

  “不管是多大的官,他就不是人了?他一上任,他就没爹娘,也没兄弟了?不往远里说,就咱县城里,有哪个官他不是拖家带口来的。别说这嫡亲的爹娘、妹子、兄弟、侄子,就是出了五服的兄弟、侄子,人家也照样带着上任,也没看见哪个就被骂了,也没看见哪个因为这个就丢了官。相反,大家伙还都得夸人家。人家有人性,没有一发达,就把眼睛长到脑瓜顶上,看不起人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理。”连shǒu义听得哈哈大笑,对赵秀娥这一张利嘴由衷的满意。

  “大哥,你可别多心啊。二郎媳妇她说的都是那没人性的人,大哥,咱兄弟俩,我还不知道你,你肯定不是那样的人,做了官,就想把爹、娘、兄弟、侄子都给撇下。大哥,兄弟我相信你,你肯定不能那么干。”连shǒu义嘻嘻笑着,盯着连shǒu人的脸。

  连shǒu人有些羞怒,却又不好发作,脸色就有些紫涨起来。

  古氏就向身旁的jiǎng氏使了个眼色。

  “二郎媳妇这张嘴,是挺能说,就是……太刻薄了。”jiǎng氏就缓缓地开口道,“咱们连家,也是有规矩的人家。这么不干不净地顶撞长辈,这要传出去,人家笑话的是咱们连家。”

  “要是在村里,笑话也就笑话了,这有啥办法,摊着了。可这要出去,老爷现在是官身,再任由着乡村泼妇撒泼骂街,连家的脸面可就丢大了。这还只是一件。这不分长幼尊卑、没有礼法纲常,这顶帽子压下来,可是咱能担得住的?”古氏就接着道。

  赵秀娥泼辣,嘴巴厉害,以往有矛盾,古氏和jiǎng氏都会避免和赵秀娥直接冲突。可是今天,古氏和jiǎng氏显然改变了策略。

  连shǒu人是官身了,连带着连家也从庄户人家变成了官宦人家。赵秀娥不是想着跟他们一起上任吗,那他们就用规矩、礼法来压制赵秀娥。

  古氏和jiǎng氏婆媳这一唱一和,羞怒变脸的就成了赵秀娥。

  “大嫂,你别跟咱拽文。二郎媳妇,是咱自家的孩子,是啥脾性,咱都知道。她就是心直口快,有啥说啥。”连shǒu义打着哈哈道。

  “可不是,脚正不怕鞋歪。你要是……都干干净净,还怕人家说出啥不干净的来?”赵秀娥挑眉朝jiǎng氏看了一眼。

  “大哥,咱别的废话也别说了。就是一○句话,还是照咱原来说好的,我们一家陪着爹、娘,还有大哥、大嫂你们,咱一家人一起上路。和和美美,大哥,你要不带上我们,你想过没有,这外面的人得咋议论你。大哥啊,为了当好这个官,你也得带上我们。”连shǒ□u义说完,两只手拄着炕沿,瞪大一双眼睛看着连shǒu人。

  连shǒu人又是恼怒,又是无奈。

  “老二,我也没说不带你们去。你等等,等我先去,把啥都安排好了,我再让人接你们都过去。这样,不招人的眼,你们过去了,啥都准备现成的,这多好。”再次与古氏交换了一个眼色,连shǒu人放缓了语气说道。

  “大哥,这你可不整反了吗。你是金贵人,这要打前站,还是得让我和你几个侄子先去,这才对劲。”连shǒu义朝着连shǒu人眨了眨眼睛。别人不了解连shǒu人,他还不了解吗。他会被连shǒu人这么一句话就骗到,他也不是连shǒu义了。连shǒu人说的分明是推辞,等连shǒu人去安定下来,还会想着回来接他们,那才是怪事。

  不管咋样,他是打定了主意,咬住连shǒu人不放。

  “大哥,咱亲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咱——同当吧。是不,大哥?”

  “老二,你们都跟我去◎了,咱爹娘谁照看?”连shǒu人就问道。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稍后争取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