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分家的代价


  这跟着去上任的人选才算刚刚定下一个大概,连守礼就提到了fèn家。算起来,这已经是连守礼第三次提出要fèn出去单过了。大家一时之间都安静了下来。

  “老三,nǐ咋又说fèn家。上次我不●是跟nǐ都说明白了吗,老四,nǐ没劝劝nǐ三哥?”连老爷子就皱了眉头,说道。

  “爹,我劝过了。”连守信就道,“我三哥都想好了,他是下了决心。”

  “是的,爹,我啥都想好了。nǐ老就让我fèn出去另过吧。”连守礼看着连老爷子,面带祈求。

  连老爷子吧嗒吧嗒地抽了两口旱烟,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烟袋锅里已经没有旱烟了。他慢条斯理地掏出烟口袋,抓了一小撮烟丝,装进烟袋锅里,又慢吞★吞地点燃了,然后继续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

  连守人、连守义两家人,还有周氏、连秀儿对于连守礼说要fèn家,都保持了沉默。也不知道,他们这是习惯了忽视连守礼,觉得连守礼无论说什么都无足轻重,还是●tūndìdiǎnránle,ránhòujìxùbadābadādìchōuleqǐlái。

  liánshǒurén、liánshǒuyìliǎngjiārén,háiyǒuzhōushì、liánxiùérduìyúliánshǒulǐshuōyàofènjiā,dōubǎochílechénmò。yěbúzhīdào,tāmenzhèshìxíguànlehūshìliánshǒulǐ,jiàodéliánshǒulǐwúlùnshuōshímedōuwúzúqīngzhòng,háishì并不在意连守礼要fèn出去另过的事。

  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就等着连老爷子发话。

  连蔓儿也有些紧张,她希望连叶儿一家能顺利地fèn出来,但是她也清楚,连老爷子这一关不好过。

  等了半晌,连老爷子才终于放下旱烟袋。

  “老三,这些年,nǐ们也受了不少苦。不过,咱这一大家子也都一样,没过上啥好日子。现在,眼瞅着nǐ大哥要去任上,咱家的门第、光景,那跟从前可不一样了。nǐ、nǐ现在fèn家,nǐ图希个啥?……不行,我不能让nǐfèn出去。”连老爷子再次拒绝了连守礼的fèn家请求。

  “爹。”连守礼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nǐ老跟我说的话,我都想过。我啥也不图希。我……我就这一个念想。”

  连守礼比连守信的嘴还要拙笨一些,要fèn家,处了那几句,就再说不出别的什么来了。连老爷子却是身子一震,fèn家另过,竟然成了连守礼唯一的念想。■

  赵氏和连叶儿这时也都走到连守礼的身边。一起跪了下去。

  “爷,nǐ就让我们fèn家吧。我爹因为这个,都做下病了。”连叶儿道。

  赵氏捂着嘴,无声地哭。

  “老三。n◎■

  赵氏和连叶儿这时也都走到连守礼的身边。一起跪了下去。

  “爷,nǐ就让我们fèn家吧。我爹因为这个,都做下病了。”

  zhàoshìhéliányèérzhèshíyědōuzǒudàoliánshǒulǐdeshēnbiān。yīqǐguìlexiàqù。

  “yé,nǐjiùràngwǒmenfènjiāba。wǒdiēyīnwéizhègè,dōuzuòxiàbìngle。”liányèérdào。

  zhàoshìwǔzhezuǐ,wúshēngdìkū。

  “lǎosān。nǐ这是闹腾啥?”周氏立起眉毛,怒指着连守礼道,“一家人日子过的好好的,这正商量大事,nǐ闹腾啥fèn家。fèn家还成了念想了,nǐ是啥意思?这个家里,是少nǐ们吃了,还是少nǐ们穿了,谁虐待nǐ们了是咋地?”

  “nǐ这是打nǐ大哥的脸那。我咋地nǐ啦?我啥事对不起nǐ?nǐ这是打我的脸。打nǐ爹的脸。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nǐ侍弄大了,nǐ这是不想跟我一起过了,丧了良心的,nǐ也不怕遭报应!”

  周氏两只巴掌拍的山响,又骂开了。

  连守礼被骂的抬不起头来。

  “爷、奶,nǐ们就开恩,让我们另过吧。 我一辈子记得nǐ们的好。”连叶儿就哐哐哐地朝地上磕头。

  赵氏也跟着磕头。连守礼也没别的法子,也dī下头,像他那脑袋不怕疼似地,使劲往地下磕。

  连蔓儿看得一阵心酸。连叶儿这一家真是被逼的,要他们说想fèn家的理由,别说连守礼和赵氏嘴笨说不出什么来,就是说了,又怎么样。说不堪忍受周氏的虐待?说不想再继续做牛做马?说连守人终于出仕。他们没利用价值了,请放他们自由?

  讲道理,谁又能讲得过连老爷子的大局、人孝?不讲理,谁又能比得过周氏?

  真话只能让连老爷子、周氏,甚至连守人等人都恼羞成怒。已经忍受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在这个时候,就没必要,也不应该撕破脸。

  哀兵之策,在这个时候,比别的手段更管用。至于那些利害、道理,这屋子里很多人都门儿清着那,根本不用他们提醒。

  这也是刚才在西厢房,连蔓儿针对连守礼一家人的性格,想出来的应对之策。

  虽然是事先商量好的,但是看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这么不顾性命地磕头,连蔓儿还是忍不住的心酸。

  “这是干啥?这是干啥?nǐ们这是不要命了是咋地?还不快点把人给扶起来?”连老爷子忙叫道。

  二郎和三郎就上去拉连守礼。

  连守礼抬起头来,额头上已经见了血。

  “爹……”连守礼抬眼看了连老爷子一眼,哀哀地叫了一声,就两膀子用力,甩脱二郎和三郎,又重新磕下头去。

  如果今天不能趁着这个机会fèn出去,那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连守礼一家已经下定了决心,连老爷子不答应他们fèn家,他们今天就磕死在这里。

  连老爷子的手在抖。

  刚才连守礼抬起头看他的那一眼,让他的心乱了。那是怎样的一张脸,怎样的眼神啊。因为一直过度操劳,心情压抑,岁月过早地在连守礼的脸上留下了深重的痕迹。连守礼的眼神,是苍凉的、绝望的,让人无法直视。

  连老爷子想到了某一次,他看人杀牛。那头牛被捆倒在地下,利刃临喉,牛的嘴里发出垂死的叫声,一双眼睛含着泪,和连守礼刚才那一眼,是何等的相似!

  许是被烟呛到了,连老爷子咳嗽了两声,就捂住了嘴。他感觉到嗓子眼里一股腥甜,强作镇定地咽了回去。

  “爹,只要我大哥和二哥不fèn家,谁也不能背后指着咱家说道啥。我三哥这样,nǐ老就答应了吧。我大哥要照应我三哥,就是fèn家了,那也一样能照应,不差啥。”连守信就忙站起来道,“爹,我听说,那好多官huàn人家也都这样,fèn出几支来,啥都不影响。”

  “我三哥是老实人,有个执拗性子。他就执拗在这了,要是nǐ老不答应,我们谁都拉不起来我三哥啊。”连守信说着话,上前去拉连守礼,自然是拉不起来的。

  “fèn啥家○,爹不说fèn家,谁也不准fèn。”连守人站起来,义正词严地道。

  连守义如果说fèn家,连守人会举双手赞成。可是连守礼不同。连守礼任劳任怨,干的多、吃的少,对他没有任何要求,留他在家里,要比◎fèn他出去,更加有利。而且这样说,还能为自己博得一个不fèn家的美名。连守人何乐而不为那。

  “叶儿,三伯娘。”连蔓儿就跑到连叶儿跟前,抱住连叶儿大哭了起来,“叶儿要没气了,我三伯娘要磕头磕死了,啊……,救命啊,爷nǐ救救叶儿啊……”

  “这是想逼死我啊,我上辈子是造了啥孽哦……”周氏坐在炕上,就哭了起来。一开始看到连守礼三口人磕头,周氏以己度人,认为这是连守礼一家人在威胁她。她板着脸,心里发狠。等看到连守礼三口人真是不要命的磕头,她又气又恨,却也有点呆住了。现在听到连蔓儿哭,她几乎是本能地,也哭嚎起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显得她更惨,她更有理。

  “老四,扶nǐ三哥起来。都扶起来。”连老爷子垂下头,右手臂挥了一挥,“老三要fèn家另过,就让他另过!”

  连老爷子答应了,连蔓儿一高兴,可就顾不上哭了,只使劲地拉连叶儿起来。

  那边连守信和张氏也将连守礼和赵氏都扶了起来。

  连守礼、赵氏、连叶儿三口人额头上都见了血,那血顺着脸颊往下流,染红了前襟,让人不忍多看。连枝儿和五郎早就跑回西厢房,拿来了干净的纱布和伤药,就在上房屋里,帮这三口人将伤口都包扎了起来。

  “疼吧,叶儿。”连蔓儿就问连叶儿。

  “嗯。”连叶儿点头,嘴角也忍不住地上翘。能用这血,这一阵子的疼痛,换来连老爷子答应他们fèn家的结果,她觉得值得,她心里高兴。

  连老爷子、周氏、连秀儿连同二房连守义一家都要随同连守人去上任,连守礼留在家里,并fèn家另过。大方向决定了,接下来的就是商讨具体的安排。

  “别以为这个时候要fèn家,nǐ们能占着啥便宜。就跟老四家一样,啥nǐ都别想多占!”周氏恶狠狠地对连守礼道。

  先是老四一家脱离了她的掌控,现在老三一家也造反了。周氏怎么能不恨那。儿子要求fèn家,那可不就是跟她离心,忘了她的生养之恩了吗。这样丧了良心的东西,她恨不得咒他们去死。

  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都很平静。能fèn出来,他们心满意足,根本就没想过要多占便宜。

  “爹娘说咋fèn就咋fèn。跟老四一样,那没啥。”连守礼老实地道。

  连守礼无欲无求,宁愿吃亏,不仅没能让周氏消气,反而让她气的更狠了。

  “狼心狗肺,黑了心尖的。”周氏恨声不绝。

  “现在家里条件不一样了,给老三多fèn点,老四也不能争竞。”连老爷子道,他希望在fèn家的家财上,补偿连守礼一些。

  “爹,nǐ多给我三哥fèn点,我为我三哥高兴,啥意见我也不带有的。”连守信就道。

  “一fèn都不能多给他。”周氏叫道。

  一屋子里,有人暗合心意,有人根本就毫不在意。

  “请人,写文书吧。”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稍后争取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