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想翻盘


  要写文书,本来有这些人鉴证也就可以了,不过村里的事,连守xìn觉得还是将里正、左右两家邻居,并jǐ个村老,还有村头庙里的住持善远大师都给请了来。

  要这么多人鉴证,可见他潜意识里是被缠怕了。

  外面围观的众人这个时候还都没有散,见说要请人,就有热心的帮忙跑腿。这jǐ位都在村里,甚至有的还在围观的人群中,因此,一会的工夫就都到齐了。

  文书执笔,也不麻烦别人,就央了武掌柜。连蔓儿他们和武掌柜来往颇多,知道武掌柜写的一笔好字,而且极善措辞。

  这边准备桌子、纸笔,王幼恒、王举人jǐ个就闲聊起来。王家有人新进升了官,大家就向这叔侄两个道喜,

  “因着地瓜高产的事,wǒ大哥和wǒ另一位叔父都被推恩升了官。wǒ今天是来看家叔,打算和家叔商量,什么时候一起回县城去庆祝庆祝。正好在这路过……”王幼恒就微笑着道。

  王举人微笑点头。

  “家兄行医多年,结了许多的善缘。这次,便是承赖了家兄的善缘。”

  王举人这是说地瓜的来历,也暗指连守xìn家投桃报李。

  “这事其实还多亏了连四叔。要说功劳,连四叔的功劳应该是最大。要没连四叔把地瓜种下,当初得了地瓜就当新鲜物给吃了,也没有今天的这份功劳。……可惜连四叔身上没功名,五郎和小七才刚入学,年纪又小。这要推恩……”王幼恒的手指在茶杯上轻轻地敲了敲,又将话点明白了些。

 ☆ 屋内众人就有些恍然大悟,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连守人的身上。

  “……wǒ这……监生和这个官,是多亏wǒ那宋姓的姻亲,早就给谋划下了,今天终于才落到了实处。”连守人忙干咳了两声,说道。

  众人就也点头。都赞连守人结了好姻亲,接着去说别的事情了。

  桌椅纸笔都准备妥当了,武掌柜就要落笔,要怎么写。当然还是要询问连老爷子和连守xìn。连守xìn很坚决,一定要将分家分到的东西,全当做连老爷子和周氏养老的用度。

  武掌柜就照实写下来,之后又抬头问连老爷子。

  “老爷子,可还有其他的要求?”

  “没有。”众目睽睽,连老爷子的心里并不好受。“……这些年,苦了老四一家。本打算……。哎,不说了。老四分家后,创下的家业,都是他自家创下的,wǒ们啥忙都没帮上过。wǒ们还能走能动,哪就用人养活了?老四他有这份孝心,wǒ们就挺知足。”

  武掌柜就又在文书上写了jǐ笔,然后将文书递给连老爷子、连守xìn和来见证的众人看过。武掌柜落笔一点也不含糊。点明了连守xìn将该尽的孝道都尽到了。但他又能措辞委婉,顾全了连家的体面。众人看过,都点了头。

  连老爷○子、连守xìn、连同连守人、连守义、连守礼。还有一干旁证都在文书上按了手印。

  “这个,是不是还得让老太太过过目?”武掌柜又道,“老太太要是有啥要求,就手也能提出来,这么多人在场,咋地也能让老◎太太满意了。”

  连老爷子面上就有些不大好看,他已经说了很多次,这个家他做主,但是显然众人都不相xìn他。

  “……她懂个啥,就知道胡搅蛮缠。这事就这么定了。”连老爷子道。

  “还是跟wǒ娘说一声吧。”连守xìn就道。

  文书就交给了连守人,让他送给周氏过目。

  “要是老太太有啥要求,就手就提。要是满意了,那就也在这上面按个手印。”众人纷纷道。

  连★蔓儿暗自点头,这件事,就得交给连守人去办。连守人想要保存颜面。顺利去上任,他就不能让周氏再闹,还得让周氏在这文书上按手印。

  作为长子,连守人无法推脱,他拿了文书出去,很快就转回来,周氏已经在▲上面按了手印。

  果然,还是连守人的话在周氏那顶用啊。连蔓儿心道。

  “老太太是明白人啊,听大儿子的话。”老金哈哈笑着,来了这么一句。

  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屋里的人,大都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爹,你愣着干啥啊。这个文书,咱也得写一份。”连叶儿一直趴在门口,她生怕连守义又被忽视了,连忙跑进来,拉着连守义的衣袖着急地道。

  连守义和连守xìn不同。连守xìn早分出去了将近一年,xiàn在自家有房有地有园子,可连守义如果放弃了分家的这点家当,他立时就是光身出户了。

  “老三这个就免了吧,他和老四家不一样。”连老爷子就道。

  “爷,wǒ爹和wǒ四叔一样是你的儿子。wǒ四叔给的,wǒ们也给。xiàn在就去住窝棚wǒ们也愿意。”连叶儿急忙就道。

  连老爷子顿时语塞。

  “爹,你为wǒ和wǒ娘想想吧。wǒ们也想过jǐ天像样的日子。咱错过了今天,以后又得落wǒ奶的手里,哪还有这老些人替咱说话啊。”连叶儿就拉着连守礼的衣角,呜呜地哭了。

  连叶儿说话的声音并不小,一时之间,屋子里鸦雀无声。

  连老爷子的手就抖了起来。

  “老三,你咋教的孩子。你听听她说的这是啥畜生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这是。叶儿,wǒ问问你,你这些话,你是从哪学来的?”连守人立时怒道。

  他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火,不敢对连守xìn这一家人发作,对连守礼一家他还是有底气的。

  连蔓儿在旁听见了,忍不住暗暗冷笑。好一个连守人,说的话暗有所指,这是指望着借由抓住连叶儿的小辫子,牵出他们家来。谁不知道,连守礼和连守xì○n走的最近,赵氏和连叶儿jǐ乎就长在连记包子铺了。

  连守人,他这是柿子捡软的捏,想从连守礼、连叶儿身上找补,甚至,还想借此翻盘啊。

  “啥黑猪红猪,wǒ没念过书,wǒ不知道。这些话,▲○wǒ就是跟大伯你学的。”连叶儿可没被连守人给吓住,连叶儿她xiàn在心里也是有依仗的。连守xìn、连蔓儿都答应了,这次肯定会帮她。

  有人帮忙,自己个当然更要加把劲。想利用她打击对她好的人,休★想。她连叶儿年纪不大,可她知道好歹。

  而且,自从打了四郎的那天起,连叶儿就知道。她和连蔓儿还是不一样的,她的爹娘比连蔓儿的爹娘要更加软弱,连蔓儿有亲姐姐、两个兄弟帮衬,她爹娘只生了她一个。连蔓儿家xiàn在是有了身份的人家,可她这一家,还是一般的庄户人家。

  她没有连蔓儿那么多的顾忌,而且她也不能顾忌,要顾忌,就只能一辈子被欺压。

  “借高利贷嫁闺女,自己躲在城里享福,让wǒ爷和wǒ们这一大家子,还有分家的四叔替你还,逼得wǒ爷差点急死,这不是大伯你干的吗?wǒ爷带wǒ们下地干活,你在家睡大觉!在镇上偷摸买房子,雇佣人,让wǒ爷和wǒ们给你出钱!”连叶儿指着连守人,噼里啪啦地一顿数落,“你还背地里和wǒ大伯娘说,说跟wǒ爷wǒ奶一起过日子,你们是掉井里了,啥时候能上任,把钱都刮走,把人都扔家里才好咧……”

  屋内众人目瞪口呆。

  连老爷子面如死灰。

  连守人恼羞成怒,暴跳起来,作势就要打连叶儿。

  “胡说,一派胡言。你这忤逆的丫头片子……”

  一屋子的人,当然不能看着连守人去打一个孩子,就有人过来将连守人拉开了。

  “wǒ才说了jǐ件,还有更多的那……”连叶儿躲在连守礼身后,心咚咚地跳,说话声音都有些发颤了。她这不是怕,是激动的。

  “爹,就照老四的,也给wǒ写份文书吧。”连守礼低头看了看连叶儿,又往门外瞧了一眼,就看见赵氏眼泪汪汪地站在那。

  连守礼老实、木讷,但是他也并不傻。xiàn在他的脸上,比连守xìn还多了一条带血的抓痕。连守礼心里也清楚,他家虽然没有连守xìn家有油水,但也没有连守xìn家的依仗。刚才连叶儿的话,得罪了周氏、连老爷子、连守人和古氏。今天要是不断的清楚点,以后连叶儿这孩子就要遭罪。当然,他和赵氏也别想好。

  净身出户,清清爽爽,以后就为自家这三口人活着了。

  “给老三也写文书吧。”连老爷子坐在炕上,有些有气无力地道。

  “童言无忌,你是读书人,何苦跟一个不识字的小丫头一般见识那。”就有人劝连守人道。众人就都跟着点头,态度却有些敷衍。

  连守人的品行如何,大家伙算是看清楚了。这样的人,是结交不下的,但是他毕竟要去当官,所以也没人想去当面得罪他。

  当然,老金是个例外。

  武掌柜就又提起笔,给连守礼写了一份一模一样的文书,然后交给连老爷子过目。

  “别的wǒ都没啥说的,”连老爷子看了文书,缓缓地道,“就是得加上一条,老四得答应,不管咋地,以后都要照顾他三哥。”

  “老四答应了这一条,这文书wǒ就按手印。”连老爷子抬头看着众人道。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晚上会有二更。(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