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推手


  二更,求粉红。

  ***………………****

  看连继祖的语气和神态,他来的时候,连老爷子肯定有所嘱咐,

  “继祖哥,咱爷把地租给他们家,肯定有考量。咱爷shì精细的人,你来的时候,肯定都跟你交代透了。这个租子咋收,收多少。”五郎就道,“继祖哥,你让我爹帮着收租子,先不说这个忙,我爹能不能帮得上,你咋地也得先给我爹交个底。……yào不,我爹这两眼一抹黑地,几下都不讨好。”

  连蔓儿点头,五郎说的太对了。

  “继祖哥,我哥shì这么问。不过,yàoshì有啥不方便的,那我们也不强求。”连蔓儿道。

  我们可不shì一定yào知道,你不把实话告诉我们,那么也别惦记着我们帮你收租子。

  “有啥不方便的。”连继祖赶忙道。

  他说着话,又看了蒋氏一眼。蒋氏就微微地垂下了头。

  “shì这么回事,来的时候,我爷shì把我叫◎过去,跟我唠了唠。唠的挺多,就收租子这事,我爷好像也唠了两句……”连继祖做努力回想状。

  连蔓儿打量了一会连继祖,不由得又想抚额。连继祖并不shì一个善于说谎、作伪的人。他的神态,肯定shì听★连老爷子说话的时候走神来着,没有将连老爷子的话都听进去,也没放在心上。现在听见他们提醒,这才有所领悟。

  “继祖啊,你好好想想,也不着急,咋地也得把事情按你爷的心思办了。yào不你回去,在你爷那也没法交代。”连守信就道。

  “我想起来了。”连继祖道。连守信他们不着急,他着急shì着急。他着急回太仓去。他对三十里营子并没有感情,他在村里住的不习惯,还shì太仓县衙里好过。

  “……我爷跟我说老武家日子过的不好,啥身体都不好,花销大啥的。还说老武家跟咱家有亲。说shì收租的时候,让我手松点啥的。”连继祖已经记不起连老爷子的原话了,只能大概想起来,差不多应该shì这个意思。

  蒋氏这个时候就飞快地看了连继祖一眼。

  连继祖的话音一下子顿住了。

  “我也记不太清了,我爷那话估计也就shì说说,大面上过的去就行。咱跟他老武家算啥亲戚啊。老武家这么赖咱们的租子。还让咱咋手松啊。再说,咱过的也不宽绰,家那边就等着这租子下锅那。”连继祖又道。

  租地给别人种,到时候收租子。这本来shì再简单没有的一件事。可shì到了连家,偏就能弄得这么复杂。连老◆爷子yào放水,连继祖说就等这些租子下锅。不过,看连继祖谈及老武家的时候,厌恶之中,未尝就没有一点可怜他们的意思。

  而蒋氏的意思,显然shì指望着这些租子。想多收上来一些。

  这种情★况,让连蔓儿她们帮忙,轻了重了的,都不好说。

  不帮忙shì最简单的,但又却不过这个情面去。

  “继祖哥,大嫂,你们俩来收租,肯定心里也有算计。你们觉得,这租子收上来多少算合适?”连蔓儿就问。

  “蔓儿。看你还这么问。我不shì说了吗,我对地里的活,庄稼这收成啥的,我都不懂。三叔、四叔,你们帮我拿个主意吧。”连继祖就道。

  连蔓儿明白了,连继祖这时想当甩手掌柜。

  “继祖哥这么说,那大嫂那?”连蔓儿问蒋氏。

  “……该收多少,咱就收多少。这个分成,就shì给他们老武家占了大便宜。说到哪。都shì咱家宽厚。他们yào赖租子,shì他们不占理。……将近二十口人。没这租子,日子不好过。”蒋氏想了想,就道。

  蒋氏心里其实有些不满,对连老爷子、对连继祖。她知道,连老爷子yào做好事,帮助武家兄弟。那也不能就让他们省吃俭用吧。连守人的俸禄,加上▲连花儿的资助,如果shì他们一家六口人,那日子过的肯定shì宽绰、滋润。但shì一下子多了连老爷子和二房的那十几口人,这本来好过的日子,立刻就变得紧巴巴的了。

  连老爷子做过那些年的掌柜,难道▲○就算不明白这个帐。明知道这样,还将地租给武家兄弟,这简直shì……

  蒋氏暗自翻了个白眼。

  偏连继祖老实,将连老爷子的意思说了出来。如果不说,连守信他们也就不会有什么顾忌,肯定会有法▲子帮他们把租子yào回来。而回去跟连老爷子交代的时候,就算连老爷子有些不满,那也不关连继祖和她的事。

  现在被连蔓儿问到头上,她也不敢撇清了。如果撇清,那么就得少yào租子。租子少,回去一家人的日子,就更紧巴。

  “继祖啊,老武家……,我帮你去yào租子,也跟你自己个去差不多。yào这个租子,得想法子。继祖,你念的书多,你出个主意。”连守信想了想,就道。

  连蔓儿暗自点头,连守信这话说的好。

  “四叔,我yàoshì有法子,我也不来找你了。”连继祖苦着脸,“这老武家,yào让人吊死在咱家门口。哎,我爷就不该把地租给他们。”

  “四叔,你现在门前有这御赐的牌楼,知县、知府都来磕头,给你家上礼了。只yào你出面,那武家兄弟再无赖,他也不敢赖咱家的租子。”连继祖又道。

  说半天,这才说到关键处。

  “继祖,你太瞧得起你四叔我了。”连守信苦笑。

  “继祖哥,这你可就想差了。知县、知府来磕头,那shì给牌楼磕头。有这御赐牌楼,我们还shì老百姓,shì民,不shì官。继祖哥,你不一样,我大伯shì官。yào从武家兄弟手里yào租子,民不行,官行。”五郎就道。

  “继祖哥,你身上肯定带着大伯的帖子。就shì没大伯的帖子,你自己个写两个字,那也bǐ啥都有用。我也不太明白这些事,就shì说的孩子话。继祖哥,你先找里正。跟老武家◆好好地yào租子。他yàoshì再赖。你就递个帖子给县衙,都shì官,知县肯定shì向着大伯,再说,这事shì你们占理。我就不信老武家不怕官,还敢赖祖子。”连蔓儿说道。

  连守人现在做了知县。◇老武家为什么还敢赖地租子?无非shì看透了连老爷子的心思。连老爷子shì什么心思那。连老爷子心软,yào帮助他们,这shì一方面。另一方面,连老爷子yào脸面。yào名声,所以武家才敢肆无忌惮地赖祖子,还威胁说yào吊死在连家老宅的门口。

  那么想从武家yào到租子也简单。让他们知道,yào租子的人心硬,而且能够动用官府,就足够了。

  当然,如果这么做。连老爷子原先的那番“好意”就都付之东流了。

  “好像也就这个法能行,咱家这些人,都赖不过他老武家。”连守礼老实地道。

  “继祖哥,蔓儿这shì孩子话。你就听听,再想别的好办法。这最后的大主意,还得继祖哥你来拿。”五郎就道。五郎聪慧,明白了连蔓儿的意思,这shì帮着连蔓儿把话说圆,将自家完全摘出来。

  “继祖。你爷的话,你得听。”连守信就道,“租子好好地去yào,实在不行,吓唬吓唬也就得了,别动真格的。yào不,你爷的一番好心,就糟蹋了。”连守信道。

  连蔓儿几乎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就猜到连守信会这么说。

  连守信这shì真心的老实话。而说在这里。所起到的作用。正shì连蔓儿希望的。将她们自家摘的干干净净。

  大智若愚什么的,连守信做到了。虽然。连蔓儿内心觉得,连守信的出发点和她想的并不一样。但shì这一招太极推手,她们爷三个竟然配合的天衣无缝,可喜可贺。

  商议了半天,得到这样的结果,连继祖和蒋氏也只得告辞走了。

  “那个话,说老爷子就不该把地租给老武家,也就继祖敢说,我就不敢说。”连守信叹道。

  连守信的这声叹息,颇为意味深长。连蔓儿为他感到高兴,连守信终于开shǐ独立地思考他和连家众人的关系了。

  “继祖他,真会动用官府吗?”张氏问。

  “这个就得看情况了。”连蔓儿想了想,说道。如果连继祖有本事,那么就完全不用付诸行动,吓唬吓唬,租子就能收上来。若shì他没那么本事,就真得动真格的。

  “我shì说,你继祖哥他shì不shì狠得下这个心?”张氏解释道。

  “哦。”连蔓儿又想了想,“娘,这不shì狠不狠得下心的事,继祖哥想yào租子,没别的办法,他只能这么办。”

  “这个法子,我不信继祖哥和大嫂自己就想不出来。”五郎道,“他们就shì想让我爹做这事,他们落得清白。”

  一家人就都去看连守信。

  “炉子里还有俩地瓜,应该烤熟了,蔓儿、小七,爹给你们拿去。”连守信站起身。

  …………

  接下来两天,连继祖和蒋氏每天都到连蔓儿家来,说yào租子如何如何不顺利。连蔓儿一家只shì好言安慰。

  不shì他们不肯帮忙,而shì因为这件事,只有那么一个办法,连继祖能够办到,而且bǐ他们更合适去那么办。

  最后,连继祖还shì给县衙递了帖子。县衙派下差◎人,拿了枷锁来锁武家兄弟。

  武家老娘扑进了连继祖的怀里,一家人抱住了连继祖的大腿。

  “你爷那shì多厚道的好人啊,你咋就这么心黑手狠啊。大侄子,你一点也不像你爷,咱们亲戚里道地,你◆◆真下的了手啊,老连家的家风变了。……租子我们交,我们交还不行吗……”

  ***…………***

  送上第二更,求粉红。

  粉红多多,加更多多。弱颜潜下去,争取三更。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