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谁骗了谁


  第二更,求粉红……呸!”周shì听古shì这样说,立刻两只手拄着炕,身子往前探,一口浓痰吧唧一声吐在古shì的脸上。

  那个准头和力度,一般人你都做不到。连蔓儿站在旁边,见此情景,忙又拉着张shì往后退了退。

  古shì一边用帕子擦脸,一边干呕了两声,显然是被恶心的够呛。可是她还是跪在那里,只是垂下头,不让人看见她眼中那冰冷、阴郁的光。

  “你冤枉个屁!”即便是儿子做了县丞,周shì成了众人嘴里的老太太,但是这火辣、直接、粗鲁的骂人话,还是张嘴就来。“秀儿这个事,里里外外不是你办的?你个丧了良心,黑心烂肺的小骚X,你把我秀儿嫁给了那么个土埋脖子的老棺材瓤子!你个不得好死,死了没人埋的丧门星!”

  周shì这骂的是古shì,连蔓儿和张shì在旁听了,都有些脸色发白。

  周shì这一张嘴,太狠、太毒。

  也多亏了此时这院子里都是连家的人,若是有外人,周shì立刻就可以扬名太仓县。而古shì这县丞太太的脸,也被周shì给骂没了。另外,周shì还饶上了郑三老爷。

  土埋脖子、老棺材瓤子,这要叫郑家的人听见,立马两家就能从亲家变仇◆家。就算郑三老爷看着新娶小娇妻的面子上,放过了此节。郑家在此地的威势,郑三老爷那几个儿子,就甘心老父亲被人如此侮辱?还有那些同族的人。他们也不会对此一笑置之吧。

  所以,连守人和古shì还是有◎先见之明的,看他们将招待郑家人的酒席安排的那么远就知道了。不过,这同时也更加表明了一件事。

  这一切。连守人和古shì早就知道,而不是像古shì刚才说的,她也才知道。不敢相信云云。

  “老太太,我可不敢胡说。老太爷在这,咱大姑太太在这,老二媳妇和老四媳妇也在,咱一到这太仓县,这院子里外,就你老当家。我就是给你老跑腿的。你老让我干啥,我就干啥。”古shì擦干净了脸,才又开始辩解道。

  “秀儿这桩婚事,那是你老亲自点的头定下的。我那时候还给你老说了一句,说这亲事太赶。是不是咱再想想。咱才到太仓,以后的日子还长,万一能给秀儿找个更好的那?是你老,”说到这,古shì又看了连老爷子一眼,“还有老太爷说的,秀儿年龄不小了,挑啥挑,就这个就满不错。”

  “秀儿出嫁这一摊事。都是你老咋说,我就咋干。你老支嘴,我跑腿。这些天,我连一个好觉我都没睡过,累的腰酸腿疼,我也没跟谁抱怨过。为了秀儿,为了你老,我心甘情愿。”古shì说着,竟又委屈地抽泣起来。

  “你别跟我这东拉西扯,嘴甜心苦,我还不知道你!”周shì依旧阴沉着脸,完全没有被古shì打动的意思。“啥亲事是我应下的,你们不说好,我能应。我就问你,明明说是郑小公子,咋变成郑老头了,这是咋回事?这就是你搞的鬼。”

  周shì一句话,就给古shì定了罪。

  “老太太,这个我上哪知道去啊。”古shì■连连叫屈,“我这一天天地,还不就和你老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一直就在你老跟前。就我这嘴笨心粗的,我连你老一个手指头我都比不上。你老都不知道的事,我就更不知道了。”

  “这到底是咋回事那?●”古shì做迷惑不解状,“就那天咱送秀儿去郑家,还在那陪着秀儿待了半天,老太太、大姑太太也都在,我也在,那时候不还好好地,我是啥也没看出来。老太太、大姑太太不也是说都挺好地吗?这到底是咋回事那?”

  古shì这样,竟将她自己摘干净了。

  这家里周shì当家,古shì和周shì一样,一直都在这个院子里,就是那天连秀儿成亲,古shì也都在周shì的眼皮子底下。那么周shì发现不了的事,☆自然古shì也发现不了。周shì想要怪古shì,那她就该先怪她自己。

  怪不得那天送连秀儿出嫁,还叫了周shì和连兰儿陪着一起去了,这是提前打算好了,要堵住周shì和连兰儿的嘴。

  那★天,她们几个应该一直待在连秀儿的洞房里,拜堂肯定没有去看,就是能出屋子,应该也出不了指定的院子。

  可是还有郑家伺候的人,难道她们就都不说话?说话之间,郑三老爷才是新郎官这件事,怎么着都能透露出来啊。

  除非,郑家也是同谋。那么在郑家的地盘上,就那一天半天的时间,要困住、瞒住这几个女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想想刚才郑三老爷,还有郑家下人的情形,连蔓儿判断,不仅连家,还包括郑◆家,有些事情是大多数人都心知肚明的,而只有少数人,是蒙在鼓里的。

  这少数人,最起码包括周shì、连秀儿,这两个肯定是完全蒙在鼓里的。

  看郑三老爷的情形,应该也是如此吧……,而连老爷▲子,也应该是不知情的吧……

  连蔓儿心下琢磨了一会,决定不去纠结这个问题。

  这时候,周shì已经又开始骂古shì了。讲道理,周shì讲不过古shì,但是周shì的特长,就是不讲理。而且周shì是婆婆,她不跟古shì讲理,古shì又能怎么样那。

  “……黑心尖,就该你一辈子不生儿子,就该你生的闺女这辈子也生不了儿子……”

  古shì跪在那,身子微微抖了抖,她低垂下头,两只手紧紧地捏着自己的衣襟。

  有一句俗话,叫做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短。但周shì,对待自家的儿子和媳妇们,总是fǎn其道而行之的。自家人,比别的人更知道你的弱点、痛处在哪里。周shì就钉准了这痛处下手,而且是下狠手,一点不手软。

  她做亲娘的,都能骂亲儿子连守礼是绝户气,那么骂儿媳妇生不出儿子,还诅咒孙女也生不出儿子,她是毫无压力的。

  连蔓儿的目光从古shì身上,转移到周shì身上,然后又转回到古shì的身上。她在心里叹息,周shì是骂痛快了,但是周shì似乎从没想过,被骂的人会怎样。

  为什么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短?与其说这是教人厚道,不如说这是千百年来世人积累下来的智慧,生存的智慧。给人留一个退步,也给自己留一个退步。因为一句话,而为自己引来杀身之祸的事情,从古到今,就没有断过。

  周shì这样骂过连守信、张shì、连守礼、赵shì。这老实的、笨拙的儿子和媳妇是不记仇的,想不到报复和fǎn击,那么古shì那?

  连蔓儿可以肯定,古shì绝不是包子。

  古shì不能和周shì对骂,不能还嘴,那么这股子怨气积累下来,会发展成什么?连秀儿这件事里面,是无法排除古shì从前积累下来的怨气这个因素的。

  以前连守信、张shì和连蔓儿可是从来没得罪过古shì的,那个时候,为了自己的闺女和连守人的前程,古shì就能和连守人设计卖连蔓儿。而古shì受了周shì那么多的气,又有郑家能给连守人提供靠山这样的诱惑,要“卖”连秀儿,对古shì来说,应该也是毫无压力吧。

  周shì指着古shì,骂声不绝。古shì低着头默默地承受。

  连守人和连守义还没来。

  连秀儿还在抽抽搭搭地哭,连兰儿在劝连秀儿,连老爷子坐在那一直没有开口。

  古shì似乎将自己摘的很干净,但是她的话里有明显的漏洞。周shì听不出来,连秀儿就顾着哭了,那么连兰儿和连老爷子两个竟然也没听出来?

  还是听出来了,或者早就想到了,却不好说、不愿说?

  确实,古shì和周shì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大户人★家的女人都是如此,但是她们也有她们的消息来源。

  这里先不说那些丫头婆子,只说最亲密的关系。周shì的消息来源是连老爷子,而古shì的消息来源是连守人。

  连老爷子也被困在这县丞的小院◇★家的女人都是如此,但是她们也有她们的消息来源。

  这里先不说那些丫头婆子,只说最亲密的关系。周shì的消息来源是连老爷子,而古jiādenǚréndōushìrúcǐ,dànshìtāmenyěyǒutāmendexiāoxīláiyuán。

  zhèlǐxiānbúshuōnàxiēyātóupózǐ,zhīshuōzuìqīnmìdeguānxì。zhōushìdexiāoxīláiyuánshìliánlǎoyézǐ,érgǔshìdexiāoxīláiyuánshìliánshǒurén。

  liánlǎoyézǐyěbèikùnzàizhèxiànchéngdexiǎoyuàn子里,并没有独立的消息来源。那么连守人那,他可是天天出去办差见人的。

  还有一个连守义,也是整天跟在连守人身边的。

  说他们每天待在院子里的被人蒙骗了,那么那些在外面的、没有被人蒙住眼、捆住脚的人那,这么大的事,他们也能被骗了?!

  “去看看,老大和老二怎么还没来。”连老爷子终于又发话了。

  这屋里能出去找人的都派出去了。

  “我和小七去看看吧。”五郎说了一声,就拉着小七出去了。

  “媒婆子,去把那个媒婆子给我找来!”周shì骂的唾沫星子四溅,终于想到了另一个罪魁祸首。“刚才我还看见她了,她今早上还有脸给我道喜,跟我要喜钱,来着喝喜酒,把她找来,我当面问问她。”

  “你去。”周shì见没人动换,就指着何shì吩咐道。

  何shì答应了一声,出去找人。

  连守人和连守义依旧迟迟未来,媒婆胡妈妈扭着肥胖的屁股,跟在何shì身后,笑嘻嘻地来了……送上第二更,求粉红。

  晚上争取三更,求粉红鼓励,每天三更,感觉要支持不下去了地说。(未完待续)R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