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是你想差了


  第三更,求粉红。

  **************

  官媒胡māmā,连蔓ér第一天到太仓,就从何氏的嘴里听说了她的大名。今天,这位促成了连秀ér的“好姻缘”的胡māmā,一大□早地就来了。

  这胡māmā一来,就给周氏和连老爷子道喜,帮着古氏张罗预备接新姑爷,然hòu又到各方各屋,每个人她都招呼了一遍,其中也包括张氏。

  胡māmā也看见了连蔓ér、五郎和小■□七,还笑着问她们是不是要留在太仓,她保管给寻好亲事。

  和大多数的媒婆一样,胡māmā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

  刚才上房一乱,胡māmā就不见了人影,这个时候跟着何氏来了,也不见任何的慌◇乱,还是那么笑容满面,喜气盈盈的。

  “哎呦,这是怎么了,怎么大太太在这跪着。”一进门,看见跪在地上的古氏,胡māmā就露出了有些夸张的惊讶表情,“这冬冷寒天的,地下冷。有啥话,大太太起来好好说还不是一样的。”

  周氏看见胡māmā,就如同看见了仇人,又看她这样没事人一般,做张做智的,那气就更不打一处来了。

  “老胡婆子,”周氏一开口就没客气,“你给我滚过来。你个缺了大德的,说亲的时候,你咋跟我说的。你给我秀ér说的明明是郑家小公子,咋成亲就换了他老子?”

  “给老太爷、老太太请安。”胡māmā这个时候也不缺礼数,向炕上福了一福,才站起来说话。“老太太,这个话是怎么说的。你老气不顺,拿我撒撒气,骂我啥都成。这姑太太的亲事,哪个是新姑爷,这样的大事,你老可不兴这么随口乱说啊。”

  “姑太太上了花轿,拜了花堂。她还入了洞房。这新姑爷是谁,这还能弄错了?……关起门来,你老这么说。这话可大可小啊。”

  “姑太太明明许配的是郑明生郑家三老爷,怎么这才一回门,你老就惦记上郑三老爷家的小公子了?这……”胡māmā拍了拍巴掌,又摊开两只手掌。眼睛左顾右盼了一番,做足了架shì,这才又接着说话,“这话好说不好听的。传出去,可让人怎么想?这明白的人,知道你老是爱惜继外孙,没啥别的念头,这还有那不明白的混人,要是编排起来,再说什么不安于室、爱上了少年郎。这○你老让姑太太以hòu咋活人啊……”

  这胡māmā的嘴好刁,一句句地都像巴掌一样直打周氏的liǎn。连蔓ér在旁心中暗想,胡māmā这样理直气壮,还敢这么和周氏呛声,显然是有依仗啊。

 ◎ “胡māmā,”连兰ér坐在周氏身边,见周氏被排揎的厉害了,终于开口道,“这事是非黑白。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胡māmā你做了什么,也该心知肚明。不要将人都看扁了。我娘找你来,就是要问个清楚。你这夹枪带棒地,就把人往死里说,吃开口饭,吃的你这样,可也少见。”

  “大姑太太骂的对。”胡māmā觑着眼睛打量了连兰ér一眼,就伸手啪地打了自己的一个嘴巴,陪笑着道。“我这也是听了老太太的话。为了这郑家和连家的liǎn面,为了老太太。为了姑太太,我这心里着急。”

  这胡māmā不愧是老道的媒婆,能屈能伸,唱念做打样样精通。而她说的那些话,其实也不无道理。

  连秀ér已经和郑三老爷拜堂成亲了,现在回门,又说原先定的是郑三老爷的ér子。不论是非曲直如何,这个年代,对待男子总是更加宽容,对待女子却更加的严酷。周氏的话传出去,连家和连秀ér就成了笑柄。

  这还是其一,真被人编排说连秀ér不安于室,嫌郑三老爷年老,hòu悔了,又看上了年轻英俊的继子,连秀ér以hòu也不用活了。

  郑家那边如果面子上过不去,干脆就不要连秀ér了也有可能。所谓鸡飞蛋打,也就是如此了。

  而这种情形下被休的连秀ér,以hòu再想找个像样的婆家,几乎是不可能的。

  周氏现在怒火冲了脑门,只想找到罪魁祸首,只想发泄,而等她稍微冷静下来,她也会想明白这个道理。

  即便现在,听了胡māmā这一番话,周氏的气焰已经略低了些。

  “……这就无法无天了,黑了心肝,烂了下水的。”周氏哭骂道,“那些话不是你说的,把郑小公子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你……”

  “老太太啊,”胡māmā一偏腿坐在了炕沿上,“我来说的就是郑明生郑三老爷。这说亲吗,我不得把他家里的情况都跟你老唠唠?我是夸了郑小公子,那郑大公子、郑二公子,我不也一样夸了吗?是你老,一个劲问我郑小公子啥啥的,你老问,我还能不说?”

  “是你老想差了,那天是郑小公子陪着他爹郑三老爷来地,不是郑三老爷陪着ér子郑小公子来的。”

  周氏用手按住额头,回想起当时胡māmā来说亲时的情形。

  胡māmā当时说的狡猾,一会郑明生,一会郑小公子,故意误导她认为郑小公子的名字就叫做郑明生。胡māmā满口是郑家家境如何,郑小公子如何如何,说的天花乱坠。又故意让郑小公子和郑三老爷一起来这里,让她和连秀ér看。

  现在回想起来,胡māmā那时候的话就是两头堵的话。

  她年纪虽然有些大了,但还不至于糊涂。

  是这胡māmā故意的,是故意设下这圈套骗了她。

  ◇“你这个该死的、杀千刀的老虔婆。”周氏嚎了一嗓子,合身铺上前去,两只手就往胡māmāliǎn上抓。

  那胡māmā没想到周氏会这样,想来还没人告诉她,周氏会如此,顿时猝不及防,只一下,就被抓了▲个满liǎn花。

  “哎呀mā呀,这是干啥,这是干啥?”胡māmā并不敢还手,只两只手护住liǎn面,站起身就要跑。

  周氏恨极了她,怎么会让她就跑了,一手就抓住了她的发髻,另一只手向她liǎn上扇去。

  “秀ér,你还干看着啥,今个ér就打死这个老虔婆。”周氏招呼连秀ér,又招呼连兰ér,何氏,“兰ér,老二媳妇,今天非打死了这杀千刀的,别让她跑了。”

  连秀ér最听话,也伸出手朝着胡māmā的liǎn上、身上又是抓、又是挠、又是掐的。

  胡māmā连声的惨叫。

  “要杀人了,要杀人了,救命啊,就命啊。”

  就周氏和连秀ér两个,连兰ér和何氏都只是往前凑了凑,并没真往胡māmā的身上招呼。那胡māmā仗着身子肥壮,在挨了不少指甲和巴掌hòu,终于披头散发、满liǎn血痕地挣脱出来。

  胡māmā一刻也不敢在屋里留了,一溜烟地就往外跑。

  “这了不得了,我跑断腿、说破嘴,给你们成就了好亲事,一口酒没有,一口茶没有,这还打了我一顿,今天这个事,我可得出去说道说道……我的liǎn……这没法见人了……”

  胡māmā一溜烟地走了。

  古氏见周氏打了胡māmā,就觉得不妙,悄悄地站起来,想趁乱出去。

  “你站住。”周氏发现古氏要走,厉声喝住了她,“你干啥去,我还没问完你那?谁让你起来了?”

  “……这,我这不是怕胡māmā出去乱说,对秀ér不好。我得把她追回来。”古氏忙陪笑道。

  正说着话,天井里传来靴子声,连蔓ér往门外看了看,就看见连守人和连守义兄弟走了来,他们身hòu跟着的有二郎、三郎,还有五郎和小七。

  这两兄弟,终于舍得回来了。

  古氏见他们来了,显然松了一口气。

  连守人和连守义在门口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连守人又和古氏交换了一个眼色,这才和连守义一前一hòu地走了进来。

  连蔓ér皱了皱眉,这两兄弟从她面前走过,一身的酒气,显然是刚从酒席上来。

  连守人和连守义进了屋,走到炕前,不等连老爷子和周氏发话,就都跪在了地●上。

  “爹啊、娘啊,ér子不孝,我不孝啊……”连守人一跪下,立刻哭道。

  连守义跟在连守人身hòu,也跟着抹眼泪。

  “你们这两个丧了良心的。”周氏也哭了,抄起炕上的笤帚疙瘩○就披头盖liǎn地打连守人和连守义。

  这俩兄弟也不知道是算计好了还是怎么的,都跪的离炕老远,周氏爬在炕上,那笤帚疙瘩稍稍能碰到这兄弟两个。

  周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坐在炕上的时候,她就不会下地。这不是说她懒,而是她就这个脾气。

  不过显然今天,两兄弟低估了周氏的怒火。周氏见打不疼这两个,干脆鞋子都不穿,直接下了地,抡起笤帚疙瘩,朝着连守人和连守义披头盖liǎn地就打。

  两兄弟都抬起胳膊尽力护住头liǎn,一边连声告饶。

  连蔓ér见此情景,连忙拉着张氏,脚上五郎和小七就从屋子里出来了。

  周氏打了连守人和连守义几下,那笤帚疙瘩就奔着古氏去了。古氏毕竟是主人,她慢了一步,立刻就被打的尖叫起来。

  连老爷子坐在炕上一声都不吭,何氏只在旁边吆喝,并不上前,最hòu还是连兰ér、二郎和三郎将周氏给抱住了。

  被扶上炕的周氏似乎脱了力,一滩泥似地趴在那,又痛哭起来。

  这哭声中透露出她深深的绝望和无奈。

  周氏,应该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吧,连蔓ér想。

  ******

  送上第三更,继续求粉红。

  看看粉红榜,《重生小地主》急需粉红,期待大家给力支持。(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