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孝子


  第一更,求粉红。

  ***********

  可是明白又怎么样nà,木已成舟。周氏虽然霸道,但是在某些方面,她也是受这个年代礼教熏陶至深,信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准则的女人。

  所以,周氏还会哭的nà样绝望、伤心。

  “老大啊,你真会往我和你娘心上捅刀子啊。我咋就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连老爷子放声音和往日不同,显而易见,他的心里正在守zhe极大的折磨。

  与周氏的性情不同,连老爷子更为稳重、内敛。遇到这样的事,周氏可以肆无忌惮地打骂别人来发泄,但是连老爷子考虑的更多,不会像周氏nà样不管不顾,有什么后果都等zhe别人给她收拾。连老爷子做惯了当家人,他不能这样,而且他比周氏明白的更早,明白的更彻底,心中的痛苦和压力更大。

  “老大,秀儿是你嫡亲的妹子。我和你娘老来老来,生了这个闺女。秀儿比你的闺女花儿还小啊。老大,你、你咋就狠得下这个心,下得了这个手。你nà心里、眼睛里,还剩下啥?”连老爷子说zhehuà,将头扭向一边,似乎不忍去看连守人。

  “爹啊,这个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啊。”连守人跪爬了两步,解释道,“爹,你也知道,自打到了太仓县,我就没闲zhe,不是这个差事、就是nà个差事,还都是苦差事。这亲事是爹、娘你们老两口子定的。我又忙、心不闲,让人打了马虎眼。”

  “……爹、娘,我和你们一样,是被蒙在鼓里的。nà天送秀儿出门子,到拜堂的时候,看见郑三老爷他染了头发和胡子跟咱秀儿拜堂,我才明白过来啊。咱这是让人给糊弄了。”

  说到这,连守人呜呜地哭了起来。

  “当时我nà个气,就想上去一脚把郑三老爷给踹趴下。我把秀儿带回来。”哭了两声,连守人又义愤填膺地道,“我都赶上去了,结果nà周围都是郑家的人,硬把我给拦下了。”

  说到这,连守人鱼哭丧起了脸。

  “有人就问我,这么做啥结果,我想过没有。”连守人接zhe絮絮叨叨地说道。“爹啊,我这个县丞在太仓,就是个摆设,没人、没权。郑家是当地的一霸啊。我真当堂闹起来,咱们这一家十几口人,老的少的都算上,谁都别想活zhe出这太仓了。”

  “他们罢我的官,弄死我一个人,我都不怕,可我不能不为咱这整个家zhe想。……秀儿都出了门子了,就是人家让我把她从郑家领出来,这也是嫁过一回了。……爹、娘。我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忍辱负重啊。回来后,我怕你们二老zhe急上火,这事我一个人肚子里闷zhe,谁都不敢告诉,我这都要憋出病来了。”

  “编,继续编。”连蔓儿强忍zhe。才没把这句huà大声地说出来。

  连守人说●他是到拜堂的时候才知道连秀儿嫁的是郑三老爷,这简直是骗鬼。连老爷子和周氏都困在这小小的衙门内,不知道nà郑明生就是郑三老爷不是郑小公子,他连守人一个堂堂的县丞,每天在外办差、见人,他能不知道!

■  太可恶了,连蔓儿恨不得进去狠踹连守人几脚,因为此时的情景。让她回忆起当初连守人和古氏送她“去享福”、做富贵人家的“童养媳”。

  连蔓儿沉zhe脸,扭头看了看,就见张氏、五郎和小七也都怒目看◎zhe连守人。张氏这个时候低下头,瞧见了连蔓儿的眼神,立刻就将连蔓儿搂进了怀里,五郎和小七也都紧紧地抓了连蔓儿的手。

  看来。她们都想到一处去了。这也难怪,此情此景,简直犹如以往的翻版。

  害人者没有变,只是被害的人变了。

  nà个时候,连秀儿还出言维护连守人和古氏,责怪过她,而连老爷子和周氏当时可曾如此痛心疾首?

  现在他们这样,仅仅是因为事情第二次发生,再也无法欺骗自己,而不得不面对惨淡的事实吗?

  不,肯定不是的。连秀儿是连老爷子和周氏的亲生闺女,而她连蔓儿只是隔了一辈的孙女,而且还是连守信和张氏这对不受重视的包子生的。

  将来她长大了,跟人成亲,生育了儿女,她一定要牢牢地护住自己的孩子,不让任何人以任何借口欺负他们一点半点。这是一个做母亲的女人最基本的责任。

  连蔓儿低zhe头,暗自下了决心。

  长大,成亲,跟谁成亲nà?想到这,连蔓儿的脑海里接连闪现出几个人的身影,这让她不觉呆了一呆。

  她现在还小,考虑这个问题还太早了,连蔓儿小小的呼出一口气。

  “老大,这个事,你说你不知道?你当我是老糊涂了,你这个王八羔子。”连老爷子听了连守人的解释,终于气的也骂了起来。

  “爹啊,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这天天的苦差事,心不闲,马虎了呀……”连守人不管连老爷子如何盘问,只是咬紧牙关,说他事先并不知情,到了连秀儿拜堂的时候才知道,又因为担心一家人的性命安危,而且木已成舟,所以忍zhe没发作。

  后来没告诉连老爷子和周氏,也是出于他的一片孝心,怕连老爷子和周氏zhe急、生气。

  “爹,娘,这个事现在都这样了,说啥都晚了。”连守义这个时候开口道,“秀儿都嫁人了,还能接回来?我看nà郑三老爷人挺好,待秀儿更是没的说,看秀儿今天这一身的打扮,要是换个人家、换个人,恐怕连这个一成都到不了。”

  “可不,都这样了,还是想法子让秀儿趁nà老头没死,多捞点银子……”何氏在旁听了半天,也跟zhe发表她自己的看法。

  “你给我闭上你nà张臭嘴。”周氏手指zhe何氏大骂。
●   何氏撅了撅嘴,她觉得有点委屈。她这还不是为了秀儿好,嫁了个老头,还是有钱的,可不就得多捞点钱才是最实惠的吗。

  对了,连秀儿多捞点银钱,等nà郑家老头死了,就可以把连秀儿接回来。当然了,□郑家的老太太是不可能改嫁的,可是过继一个儿子养老应该没问题啊。

  “秀儿啊,你也别哭了。你啥也别怕,以后就是郑家老头没了,有你哥和俺,还有你几个大侄子,你就啥也不用怕。让你侄子给你养老送终。”何氏大方地说道。

  到nà个时候,连秀儿捞来的银钱,她也能帮zhe花花。

  何氏想的美,nà张大嘴就忍不住咧开了。

  周氏听的眉毛倒竖,啪地一巴掌打在何氏的脸上。

  “我让乌鸦嘴,我让你咒秀儿。算计秀儿,也有你的份啊。你这个败家娘们,老天咋不打雷劈死你……”周氏脸色铁青,痛骂何氏。

  “不会说huà,你就别说,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连守义赶忙站起身,将何氏往外推,“你还站这干啥,还不赶紧打盆水,伺候咱娘和咱妹子洗洗脸啥的。”

  连守义推了何氏一把,使眼色让她赶紧出去。

  何氏捂zhe自己的脸,委屈地出去了。

  “看看你们俩娶的这好媳妇,”周氏又哭骂道,“这是咱家的仇人啊,恨不得立刻就逼死了我们两个老不死的,逼死了秀儿。”

  “娘,你老别哭了,等一会,我肯定收拾她。”连守义就道。

  “娘啊,事情都这样了。这男人年纪大点,他知道疼人。这人家也挺好,秀儿在nà,穿金戴银、吃香的喝辣的,啥啥都有人伺候的周周到到。nà郑家是啥样人家,听说人家前面两房,nà都是大官人家的千金啊。这要不是我大哥做这个县丞,明生兄弟要续弦,还轮不到咱秀儿nà。”连守义接zhe又劝。

  周氏就将笤帚疙瘩shuāi到了连守义的脸上。

  “人家挺看重咱秀儿。咱秀儿在她们家,n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守义又继续说道。

  连守义也曾念过书,识得字,不过他懒惰,不爱读书,这些年也就荒废了。这些天,跟zhe连守人见了些官面上的人物,说huà也学的半文半白起来。只是,nà些文huà,被他用的不伦不类,让人哭笑不得。

  “就这么说吧,他们老郑家一大家子,也别管多大岁数,都得看咱秀儿的脸色过日子。这不比嫁个小孩崽子,给人立规矩,见人就得磕头下跪的强啊。咱秀儿的脾气,也过不了nà样的日子不是?”

  “郑三老爷说了,前面两房,人家都有成箱子成箱子的嫁妆留下来,nà些东西,他就做主,都给了秀儿做私房。就是年纪大点,要是年纪小,也没这些好处啊。他年纪大,nà见了爹娘,他不照样得下跪行礼。这太仓县里,能让人家弯腰的人啊,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不,不是一只手,是除了你二老,再没别人了。”

  “娘,你别不信啊。你不信你问问秀儿,这两天,人家郑三老爷给了她多少好东西?”

  “老大。”连老爷子略有些颤巍巍地又开了口,“这郑三……郑明生,他到底多大年龄?”

  连守人就有些支吾。

  “把婚书找出来。”连老爷子就道。

  *****

  先送上一更,稍晚会有二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