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地主就是要多多的地


  第一更,求粉红。

  ********

  吴王氏说话之前,还特意左右看了看。屋内的自然都是自己人,吴王氏这才慢慢地告诉张氏。

  “那个zhèng家是太仓县的一大户,跟你们上房结亲的这一家,在zhèng家里面算是旁支,还是没啥出息的旁支。”吴王氏就道。

  “是旁支?还没出息?不是说那zhèng三老爷以前是做大官的吗?”张氏就问。

  “他是在外面做过官,不过不是啥大官,是不入流的典吏!”吴王氏就道。

  “啊?”张氏吃惊。

  连蔓儿在旁听见了,不由也吃了一惊。连守人他们以为通过连秀儿靠上了大靠山,可听吴王氏这么说,这zhèng三老爷分明是个空心大佬官儿。

  连秀儿亏大了,连家上房也亏大了。

  “不过这个zhèng三老爷家财是有的。”吴王氏又道,“他年轻时分家出来,他父亲那个时候最疼他,分了许多的家财给他。他做典吏,几十年也攒了大笔的金银。……虽然是旁支,这zhèng家毕竟是一家,要在太仓照应你们上房,应该是没问题。”

  原来zhèng三老爷家是这样的背景,连守人也够饥不择食的。连蔓儿想,或许,zhèng三老爷是连守人能搭上的最大的人物了吧。真是既可悲、又可笑、又可耻。

  “孩子他爹为这个事,还上火了。我们能做什么?想dāng初,说是要我们蔓儿去给富贵人家做童养媳,享福去。说的天花乱坠的,哄的我们答应了,后来才知道……哎。那是多狠的心那。……我们分家出来,现在又离的远了。他们那手边没别人。就把秀儿给算计了。这事,他们也算做的轻车熟路了。我说实话,我对他们。心是凉凉的了,我怕了他们。”

  “咱都是至近的人,我跟你说句实话,能跟他们断了来往才好那。”张氏低声道。

  “哎,这是没法子的事。但凡有你们老爷子和老太太的一天,这就没法断。”吴王氏就道,“等你们老爷子和老太太没了。那时候还好处点儿。不过,就是那时候,那边要是死乞白赖地,也是为难。 我说这为难,是因为你和枝儿她爹都心肠太软和。又是好面子的人。把心肠硬起来,该怎样怎样,那事情也好处多了。”

  张氏将吴王氏的话听进了心里,低头琢磨着。

  “现在没法子,尽量少走动,多防着点儿吧。”吴王氏劝慰张氏,“家兴和他爹别的没有,就是每天见的三教九流的人多,消息比一般人灵通。我跟他们说。多注意点太仓那边的消息,听到■啥事,保管来告诉你,真有点啥事,你们心里也能有个准备,不能让他们随便把咱们给蒙了。”

  “嗯。”张氏感激地点头。

  晚上吃饭的时候。连蔓儿就夸连枝儿。她看了连枝儿这些天记的账目,都清清□楚楚,而且将酸菜作坊也打理的不错。

  “别看我姐不大爱吱声,这啥事人家都心里有数。”连蔓儿道。

  “枝儿是真能干。”张氏就笑着舀了一大勺的肉酱放进连枝儿的碗里,“枝儿,你爱吃这肉酱,娘□特意多放了瘦肉,少放了酱。多吃点,一点都不咸。”

  “嗯,娘,你也多吃点。”连枝儿点头,也给张氏舀了一勺。

  张氏的眼圈就有点发红了。

  连蔓儿知道张氏的心事,就在旁边含笑。 ◆
  转眼就到了钟管事yuē定的来运葡táo酒的日子。钟管事是接近晌午到的,连蔓儿一家早就准备妥了,先是将钟管事接进前厅,然后就取了葡táo酒来让钟管事品尝。

  “今年这酒的味道比去年的又好了些。”钟管事品过酒,很满意,“家里的几位爷肯定喜欢。”

  连蔓儿也很高兴,今年是第二次酿葡táo酒,有了去年的经验,今年各种材料配比的掌握更好,而且盖了酿酒的作坊,这酿酒的条件也比去年好。

  品过了酒,就又带着钟管事去跨院的酿酒作坊验货。

  今年连蔓儿家一共酿了一百五十坛的葡táo酒,依旧是二十斤一坛。在发酵、和几次过滤后,最后得到成酒共一百零一十九坛,也就是两千三百八十斤葡táo酒。

  在钟管事来之前,连蔓儿自己已经将这些坛酒都验了一遍,挑出来品质最好的一百坛,是给沈家准备的。

  钟管事验过货,就有带来的随从开始将酒装车,准备运往府城。

  大家伙就又陪着钟管事回到前厅喝茶说话,自然就问起沈六。

  “……六爷身体康健,只是公务繁忙,前些日子才回来,就又出门了。六爷在家的时候,特意问了葡táo酒的事,说是等葡táo酒运到了,他若不在家,就送几坛到他军营里去。”钟管事就笑着答道,“我这一回去,就启程去六爷的军营,把这酒给六爷送过去。”

  “九爷在家里吗?”连蔓儿就问。

  “九爷在家,每天刻苦读书,还请了武术师傅练习☆骑射。下次见了九爷,蔓儿姑娘都未必能认得出来。”钟管事又笑道。

  认不出来,沈九的变化很大吗?还能变成什么样,连蔓儿心想,不过是从小胖子变成大胖子罢了,这么想着的时候,脑海里就浮现出沈家三爷那□▲张中年的胖脸和肥壮的身材。

  岁月是把杀猪刀,连蔓儿囧囧地想。希望沈小胖争点气,即便长不成沈六,好歹别发福成沈三那样。

  这个时候,就有两个小厮抬着银子进来,说是酒都已经装上车了。

  连守信就拿了等子来称银子。

  一百斤的葡táo酒,每坛二十斤,一共是两千斤,依旧按照去年的价格,每斤二钱银子,价款总额就是四百两银子。钟管事带来的都是五两一锭清一色的足银,也无需称了,□数出来八十锭银子就够了。

  银货两讫,钟管事带着人就要告辞,连家自然要留饭,依旧是从镇上的悦来酒楼订的酒席。二两银子的最上等的席面一桌,招待钟管事。一吊钱的中上等的席面一桌,招待那些跟来的随从。

  每个随从都有大红封,钟管事的自然格外加厚,另外还有准备的各项土仪,都给钟管事送上车装好了。

  土仪里有一坛野葡táo汁,连蔓儿特意告诉钟管事,给女人和小孩子喝是最好的。

  吃过饭,送走了钟管事,一家人看着那四百两银子,都很开心。

  “你们没回来的时候,家兴他爹就告诉我,最近这附近可能有人要卖地,还是上等的好地。有了这些银子,咱又能添不少地了。”连守信高兴地道。

  “那一会得给吴三叔他们捎信,把事定死了,要是有地卖,就赶紧给咱留下。”连蔓儿就道。

  “一会我去镇上,我找家兴哥说去。”五郎就道。

  今天又是私塾的休沐日,五郎和小七都在家里。

  “咱家今年可留了不少葡táo酒,要送人,我看还有好多富余。”张氏就道。

  “娘,那些葡táo酒,不是都留着送人的。”连蔓儿就道,“我打算,送几坛到酒楼、酒铺子里寄卖。”

  “寄卖?”

  “对。”连蔓儿点头。

  明年她家会咱家种植野葡táo,到时候的收成怕是今年的十倍都不止。都酿成葡táo酒,就是沈家这样的人家,也消耗不了那么多。

  所以,必须□为葡táo酒找到别的销路。

  今年就先拿出几坛来,在各大酒楼和酒铺子里寄卖,先把招牌打响,明年大批葡táo酒下来的时候,只要她们说卖,自然就有买家上门。

  而且明年那些野葡táo下来,□也可以不仅仅用来酿酒,比如一些品相稍差的,就可以酿成葡táo汁。今年连蔓儿家酿了两坛,每坛五十斤的,其中一坛,酿制的过程中被连蔓儿发现不宜酿酒,就改酿成了葡táo汁。这野葡táo汁的味道着实不错,最适合不能饮酒的女人和小孩。

  “还是蔓儿想的周到,走一步看三步,”连守信和张氏就都点头,“就该这样。”

  五郎那天就去镇上找了吴玉贵和吴家兴传话,过了两天,果然就有三十里营子一户姓王的小地主卖地。

  要卖的地就在南山脚下,与连老爷子那块地之间隔了一块地。是隔了一条小路相对的两块地,其中一块是土质最上等的地,每亩要价五两银子,总共有二十亩。另一块是中等的土地,每亩要价四两银子,是三十亩。

  地好,离家近,价格公道,连蔓儿一家看过了地,dāng即就决定全部买下。

  五十亩地,一共是二百四十两银子,dāng天,就写了文书地契,兑了银子,第二天,吴玉贵就将红契给换了回来。

  “现在你们要买地,可是容易了。”吃饭的时候,吴玉贵就笑着道,“那有要卖地的人家找到我,都要先问我,你们家买不买?要是你们买,那肯定就是卖给你们。”

  “那还不是吴三叔和家兴▲哥的功劳。”连蔓儿就笑道。

  “这个功劳,我可不能领。”吴玉贵笑道,“这一来,是价格公道,就是卖家急着用钱,你们也不压价。二来吗,dāng然是你们给钱痛快,不拖欠。三来那,把地卖给你们,这地就◇是落到好人手里了,你们能好好侍弄那地。”

  “除了这,还有一条。”吴玉贵又大笑,“同样是卖地,跟外面一说,把地卖给了御赐牌楼连家,那卖地的主家都跟着脸上有光……”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