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辞旧迎新


  第一更,求粉红……连蔓儿家新宅内院de上房是坐běi朝南、一明四暗,一共五间。当中这一间明间,南běi向中间设有隔断。进门两边是煤灶,而隔断deběi面两边则是储物空间,摆放着盆架、储物架等。běi门也jiù是后门de上方,是一个长方形de屋宇造型de木制结构物。

  这个木结构也是坐běi朝南,板壁上有简单大方de彩漆雕花,正面是两扇对开de门。现在那两扇门是打开de,连守信顺着◇连蔓儿de手指,jiù可以看见小屋宇里面de情形。

  里面正中摆放de是一块闪着耀眼金光de黄缎子,上面放de则是御赐牌楼、黄金,表彰连蔓儿家de圣旨。

  小屋宇斜下方de地面上,则摆☆liánmànérdeshǒuzhǐ,jiùkěyǐkànjiànxiǎowūyǔlǐmiàndeqíngxíng。

  lǐmiànzhèngzhōngbǎifàngdeshìyīkuàishǎnzheyàoyǎnjīnguāngdehuángduànzǐ,shàngmiànfàngdezéshìyùcìpáilóu、huángjīn,biǎozhāngliánmànérjiādeshèngzhǐ。

  xiǎowūyǔxiéxiàfāngdedìmiànshàng,zébǎi放了一张供桌,正中de香炉里插着上等de檀香,正袅袅地燃着,除此之外供桌上还摆放着各式各样de果子、点心。

  连守信有些迷惑,自打将圣旨请进来,jiù供在了这里。如今正值大年,要在圣旨前烧香、供奉也理所当然。不过,这和拜祭祖宗并不是一件事啊。

  “爹,以后咱家逢年过年,要拜祭,咱们jiù拜祭圣旨。”连蔓儿当然zhī道连守信de想法,jiù笑着说道。

  “爹,你天天要听小七给你念书,鲁先生说de学问,你也听了不少。……君臣父子,这君臣是摆在前面de。忠孝,这忠字也是摆在前面de。爹,你不是天天念叨,说皇恩浩荡,不zhī道咋报答吗。”

  “我爷把太爷、太奶de排位拿到太仓去了,这一年三节四时,有正枝正叶de我大伯在,还怕缺少了啥供奉。”

  “咱们家供奉、参拜圣旨才是最正经、最应该de。”连蔓儿告诉连守信。

  有些打算,连蔓儿并不打算现在jiù跟连守信说。

  在南山de坟地里,连家de祖宗。jiù只有连老爷子de父亲和母亲两位。在向上追溯。不仅没有坟头,甚至连姓名也不能确zhī。当然,这不排除连守人和连继祖zhī道。不过连蔓儿确信,连守信不zhī道,五郎和小七也不zhī道。

  除非是有些传承、讲究de大族,一般de庄户人家甚至没出过读书人。族谱、家谱一类de东西,jiù更不用说了。

  别看连老爷子如何注重规矩,如何看重读书,一心期盼大儿子能经由科举而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连家是没有自己de族谱和家谱de。

  即便因为连守人终于做了官,连家要修族谱、家谱,已经分家出来de连蔓儿一家,又能排在什么样de位置,她们又何必要去排一个位置。

  要修族谱、家谱,也该是她们自己来修。而这件大事,连蔓儿并没有寄希望于连守信。她de计划里,这件事是该由五郎和小七来完成de。

  等连守信和张氏百年之后,五郎和小七建宗祠、修族谱,连守信和张氏jiù是她们这一族、这一家de祖宗。

  她们白手起家,与上房诸多恩怨、而且格格不入,这样de做法合情合理、恰如其分。

  这个想法,连蔓儿只和五郎私下里说过,五郎那时默默地点头,然后jiù更加发奋读书去了。

  以后。这个打算要不要和连守信说一说,这是以后de事。现在,只要确立年节供奉圣旨和牌楼jiù可以了,这可是她们一家de发家之本。

  “啊……”连守信啊了一声,一时也没什么言语。

  “爹,明天上坟de纸钱啥de,我们都准备好了。”连蔓儿又道。

  家里不供奉,不拜祭,但是年节连守信去上坟、烧纸。这个连蔓儿并不反对。

  连老爷子那一大家子都在太仓。别看连继祖秋末de时候来收租子,这过年那边却并没打算回来人上坟、烧纸。只在信中叮嘱连守信、连守礼要带着五郎和小七去。

  “爹,jiù这么办吧。”五郎从外边走进来,说道。

  “……那行。”连守信点了头。

  连蔓儿和五郎交换了一个眼色,心中都暗暗地欢喜……夜幕降临,连家de大门口、御赐牌楼de两侧都点起了大红de灯笼。前院正厅、书房、鲁先生de房屋门口也挂起了红灯笼,而内院里除了上房门口,两侧de抄手游廊上每根柱子旁边也挂了灯笼。

  按照习俗,除夕夜要留长明灯,这个长明灯是照小耗de,所以即便是最贫穷de人家,到了这一晚,也要至少留下一盏灯彻夜不息。

  连家今年则是所有de院落,包括早点铺子de门前也挂了红灯笼,其中灯笼数以内院最多。

  连蔓儿喜欢红灯笼喜喜庆庆de红,还有寒夜中暖融融de光。

  一入夜,外边de鞭炮声此起彼伏,五郎和小七也时不时地跑出去放一挂鞭、或者几个炮仗。到了亥时,张氏带着连枝儿和连蔓儿又忙碌了起来。

  她们要包饺子。

  辽东府这边de习俗,除夕这一天,团年饭是晌午吃,晚上守岁de时候要吃饺子。这顿饺子与平常包de饺子还不同,必须要包成元宝形状,以期发个好兆头。而在饺子de馅料里,还可以包入铜钱,吃到de人,jiù是明年运气特别好de人。

  张氏擀皮,连蔓儿和连枝儿包,今天de饺子馅是牛肉de,里面加了少许de猪肉,没有放菜,只放了各种调料和剁de细细de葱花。这是他们这里俗称de一个肉丸馅de饺子。

  饺子包好了,外屋de铁锅里准备de大骨汤也烧滚了,张氏jiù将饺子用帘子端着,出去下饺子。

  除夕夜de饺子,一般是煮饺,而不是惯常吃de蒸饺。以前没有分家de时候,这除夕夜de饺子却都是蒸饺,不是连家de人不zhī道这个风俗,而是因为周氏de个人喜好。周氏不喜欢煮饺,用她de话说是嫌煮饺“水淋光汤”。

  去年连蔓儿家虽然分了出来,但住在老宅里,还要顾忌周氏de脸色,比如说她们吃鱼,还要被周氏指桑骂槐一番,年三十为了求个宁静。张氏也还依着上房de规矩。做de蒸饺。

  现在,张氏jiù是一家de主母,再也不需要看谁de脸色,她征求了一家大小de意见,才决定这一顿吃煮饺。

  连蔓儿其实私心里更喜欢吃蒸饺,但她也不讨厌煮饺。jiù这一顿,当然是按照风俗来更好。

  张氏在煮饺子,连蔓儿和连枝儿这边jiù调好了酱碟,等饺子熟了。jiù将饺子装盘,连同酱碟并几样小菜,一共装了两个大大de食盒,连蔓儿又提了一个食盒de碗筷,娘三儿个jiù往前院来。

  前院正厅,连守信、五郎和小七都陪着鲁先生在守岁。

  见她们来了,连守信、五郎和小七jiù忙将炕桌上de瓜果点心收拾到一边。张氏从食盒里拿出饺子、酱碟和小菜,连蔓儿也将碗筷都摆好,一家人这才在桌边围坐,开始吃饺子。

  胖乎乎de元宝饺,个头并不大,张大嘴,一口jiù可以吃一个。鲁先生吃到第三个de时候,jiù从馅里吃出来一个银角子。

  “恭喜鲁先生,明年必定顺风顺水、万事大吉。”众人jiù都笑着给鲁先生道喜。

  鲁先生zhī道。这肯定是刚才连蔓儿给他夹饺子,故意放de。讨了个好兆头,他也十分欢喜。

  然后、小七也吃到了银角子,接着是五郎,一会工夫,大家伙都吃到了,自然是各个欢喜。

  吃过了除夕夜de饺子,在等待新年到来之前,还有一件要紧de事要做。

  连蔓儿和连枝儿姐妹两个。回了内院。jiù到自己屋里,将早jiù准备好de里外新衣都装在一个大木桶里提着。然后又带齐了洗漱de一应事物,jiù出了屋门,顺着沿着抄手游廊,从西侧de月洞门出来,进了西边de跨院。

  走下台阶,顺着青石铺jiùde小路走到一座影壁后面,又上了两级石阶,打开门,走了进去。

  除旧迎新必不可少de一项,自然是洗浴。

  一进de浴室de门,拐过一个小小de隔断,jiù是扑面de热气。

  这浴室外面冲běi设有影壁,里面对门设有隔断,这都是为了冬天保暖、以及浴室内de私密而设置de。这浴室里面,还分里外间,中间也设有隔断,里间自然是抽水马桶,这外间jiù是洗澡间。洗澡间里放着两个大大de木浴桶,浴桶间也有半高de木板架子。除此之外,这浴室里还有矮个圆肚de大水缸,以及一个炉灶。

  炉灶里炉火正旺,上面一只水壶,张氏正坐在炉子旁边,看着炉火。

□  “水都给你们倒好了,快趁热洗。”张氏见两个闺女进来了,jiù忙笑着招呼。

  “哎。”连枝儿和连蔓儿答应了一声,jiù走到浴桶旁边。

  浴桶里de水还冒着热气,连蔓儿伸进手去,感觉热▲热de,jiù忙脱了衣裳搭在旁边de木架子上,随即jiù进了浴桶,将整个身子连同下巴都浸入水里。

  因为对面火墙de另一侧厨房里烧了一天de火,还有旁边火炉de热气,浴室内几乎可以说是温暖如春,在泡进比皮肤温度高几度de热水中,在寒冷de冬天,还有什么是比这样一个热水澡更让人感觉舒服de那。

  “好舒服。”连蔓儿舒了一口气道……先送上一更,稍晚会有二更,求粉红……因为原来de读者群人数已经达到上限,另外开了两个读者群,欢迎大家加入,和同好书友快乐交流。

  群名称 《重生小地主》群号……欢迎所有书友加入。

  群名称《重生小地主2》群号……是VIP群,进群验证点点账号和粉丝点数。

  热烈征求群主,急急急。(未完待续)R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