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镇长上吊了


  一条仅6米宽的沙石公路蜿蜒如老蛇睡觉似的一直快盘绕到天了,叶凡此刻就zhèng在蛇腰上破旧的中巴‘突突’嘶喊着带起了满天尘腾蛇舞,偶尔还会发出咔啦啦解体前的恐怖丽音,搞得满满一车子人都提心吊胆的就怕那破车直接散架了

  十几分钟后,中巴在30来人的虔诚祈祷中终于安稳地停在了林泉镇那个辜且叫车站的三角坪上这三角坪分支开了四条路,叶凡第一次到林泉镇,逑逑地提着一旅行包呆呆地站在十字三叉路口,彼有股子选择人生道路的荒唐感,所以暂时也不知林泉镇镇政府往哪走

  因为今天就是叶凡到鱼阳县林泉镇报道的第一天,他可不想给镇领导留下个不好的印象

  本来叶凡是南福省墨香市古川县城关人,父母都是吃皇粮的普通国家工作人员

  叶凡打小聪明,5岁时随在小学教书的母亲在班上玩,玩着玩着居然就那样子入学了9岁就小学毕业,15岁考上了全国排名前10的《海江大学》,今天刚满19岁就毕业了,经过了一翻周折,考取了墨香市的公务员

  先前通知上是说会分在墨香市,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说是墨香市老大难,也就是全市垫底的贫困县鱼阳县打了报道说是因为他们那里经济太过落后,拖了全市建设‘墨香经济区’的后腿

  经过县委常委多次讨论,反复论证,最后总结出了原因发xiàn是因为缺少顶得住的人才因此恳求市领导把这次分到墨香市的大学生分一些给他们救救急,因为鱼阳那地方出来的大学生有,回去的却是少得可怜

  当时同一批分在墨香市的大学生也不少,人家有后门的耳朵灵,老早就知晓了消息提着礼物串门走户,八仙过海,最后神灵显灵了当然就留在了墨香市

  就拿叶凡的同学张劲来说,人家因为背后有靠山,所以直接就分在了墨香区政府办工作

  而叶凡因为暑假去外面转悠了一圈子,再加上消息不灵通,还有一个原因是其父母也只是普通的吃皇粮人员结果等他回来时就接到了去鱼阳县林泉镇报道的通知

  反zhèng他今年也才19岁,觉得年轻,去啥地方也无所谓,而且鱼阳县离自已家古川县也不远,2个钟头就可以到达于是先去鱼阳县报了道,拿着介绍信转了车终于在早上10点钟赶到了林泉镇

  抬头望见一旁有个半弧形的车站楼,就三层,中间还有个大厅,好像是候车厅,于是走了进去

  扫了一眼,发xiàn香墨市全市的车站站点图下不zhèng有一个中年妇女坐柜台里估计那就是车站的服务台了不过柜台里却是摆满了香烟和一些小孩子的零食估计这所谓的车站买票员大婶还皆赚点外块,随手捣腾点烟酒小食品什么的

  “阿姨来包三沙”

  叶凡说道早上出发时父亲也不知从何处搞来了几包中华,叫他带着散发给刚认识的领导、同事叶凡平时抽的就是5块钱一包的三沙

  顺手抽出一只点上后随口问道:“阿姨,镇政府从哪里走?”

  “哦一直朝前,拐过S形的弯就能看见林泉大桥,你站桥上往下准能看见一堆人围在哪里的地方就是镇政府”

  那胖阿姨伸手指了指

  “奇怪这阿姨怎么知道镇政府门口围了一堆人,难道有人围攻政府不成?”

  叶凡好奇地想着背着旅行包大跨步走了去街上稀稀拉拉的开着十几家店,拐了个S形弯后倒真看见了一座长达上百米的石拱桥

  叶凡快步到了桥头,朝下一看倒真有一堆人zhèng围在一座长达七八十米,高有六层,全部用红色瓷砖外铺的楼前一个个zhèng仰望着楼顶○也不知在看些什么叶凡也被提起了兴趣,站桥头望向楼顶,并没什么怪事发生

  于是退回楼头源着一排石阶下到了桥下,不久到了那堆人跟前

  呵还真不少,上千人好像开联欢晚会一般全挤在一起呆望着楼◎

  叶凡凑近后也抬头望了上去,此刻报道的事倒给忘了顺着一哥们手指的方向看去,终于给他发xiàn了奇巧之处

  心里悚然一惊,发xiàn在第四层楼的一间房里靠窗的地方好像有一个人贴窗挂着隐隐还能看见一条花色带子样东西勒在此人脖颈上

  “哥们,他是谁?”叶凡轻声问身旁一穿着花短衫的青年

  “镇长,自已用领带子上吊了妈的肯定是贪污怕被抓就直接上吊了”那花格子青年‘呸’地一声喷掉嘴上烟头随口骂道

  “啊镇长”叶凡差点震掉了下巴,失声叫出口来,不过这时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上吊的镇长身上,倒没有zhù意到他

  “不是听说是争姘头不合一气上吊了”这时旁边一哥们反驳着花格子青年言论

  “谁说的,这是撞鬼了知道不?”旁边一中年大叔老道地说着

  “撞鬼,这年头还信这个”花格子不信地摇了摇头

  “这个你就没我清楚了,吴镇长的一个亲戚就住我隔壁昨晚吴镇长打电话给他姐姐,说是心情不好,挠得慌叫他姐姐去替他求一张去邪的符不过他姐姐说是昨天没空,家里事多说是今天求了送来谁知那驱鬼符还没送来人就成这样子了,唉才30来岁,可惜这鬼也太磕渗人了”

  中年大叔一边嘀咕着一边叹息不已

  叶凡饶有兴趣地听了一阵子,发xiàn各种上吊版本的都有也有说是情杀,还有的说是……

  “人怎么还不放下来一直吊上面干什么?”叶凡随口问道

  “等公安来查案,说不定是谋杀”花格子彼有股子兴哉乐祸样子xiào道

  将近10点半时叶凡才记得自已好像是来报道的,慌得赶紧走进了大门问了门口守门的大爷后直上四楼而去,看见楼上走廊上也是站满了人,估计都是政府机关各个股室的人

  办公室里倒没找到几个人,人们都在小声议论着,好像挺讶然的样子,反zhèng听不清楚叶凡找了几分钟才发xiàn了写着党政办的牌子

  轻轻走了进去,发xiàn里面zhèng有一位二十来岁,穿着一身杏红短衫,胸脯鼓得如大馒头的惹火姑娘zhèng弯着身子站在那里抄什么文件此刻那姑娘zhèng面对着叶凡,透过那深深的乳沟叶凡的目光随流而下,差点看遍了,心里那是没来由地咽了一下口水,见那姑娘要抬头了,赶紧转过了眼去

  “姑娘,请问报道就在这里吗?”叶凡微xiào着问道

  “报道,报什么道?”那姑娘愕了一下才想了起来,“噢你是分配到我们镇的大学生是吗?”

  “是的,我叫叶凡,这是我的介绍信”叶凡递过了一张盖有县政府大印的介绍信

  “不得了,还是《海江大学》毕业的”

  那惹火姑娘扫了一番后,一脸羡慕地‘啧啧’了几声热情地说道:“我叫苏佳贞,是林泉镇党政办的办事员你也看见了,今天镇里发生了大事我们主任到县上去了,秦书记倒是在,我可以带你去,不过你得小心回话,不然……”

  苏佳贞倒是好心地提醒着叶凡,令叶凡很是感动地跟在她后面直奔五楼而去这林泉镇镇长的办公室在四楼,书记的在五楼代表着党的领导至高无上嘛

  苏佳贞小心地叩了叩秦书记办公室门

  “谁?进来”里面传来一声略显沙哑的声音

  “秦书记,我是党政办的小苏今天有个叫叶凡的大学生来报道,所以带他来了”

  苏佳贞微躬腰恭敬地说道

  “报道今天没空,你叫他明天再来,这不是添乱吗?”

  秦书记十分不悦的哼道★,苏佳贞瞥了一眼叶凡脸色有些难看果然惹林泉镇的一号人物不高兴了,她真是后悔带叶凡来报什么道明知今天镇长出事了作为林泉镇的书记秦志明肯定心情不怎么好可是自已还是心太软了

  “叶凡,你先找个地方休●,sūjiāzhēnpiēleyīyǎnyèfánliǎnsèyǒuxiēnánkànguǒránrělínquánzhèndeyīhàorénwùbúgāoxìngle,tāzhēnshìhòuhuǐdàiyèfánláibàoshímedàomíngzhījīntiānzhènzhǎngchūshìlezuòwéilínquánzhèndeshūjìqínzhìmíngkěndìngxīnqíngbúzěnmehǎokěshìzìyǐháishìxīntàiruǎnle

  “yèfán,nǐxiānzhǎogèdìfāngxiū息一晚上,明早再来”苏佳贞淡淡地轻声说道

  “嗯那麻烦你了”叶凡不好意思地说了声zhèng想转身离开时却又传来秦书记的喊声道:“小苏,叫他进来”

  “哦好的秦书记”苏佳贞眉头一下子就舒展开去,对着叶凡浅浅一xiào如艳丽的野花摇曳,“你进去,秦书记要见你”

  “谢谢”

  叶凡称了声谢小小心轻推门进了书记办公室,第一次见到这林泉镇的一号人物叶凡心里一还是有股子激动劲儿感觉脚步都有些轻飘飘不着地

  虽说以前在学校时也曾经见过大的什么市长,厅长但那个时候并没多少厉害关系这次虽说见的只是一镇里面的小书记,但却是自已的顶头上司

  秦志明估计就40岁左右,听说还是一退伍的军官……没来前叶凡也通过一些渠道打听过他的情况

  深吸了一口气后稍稍平复了一下有些颤栗的心,叶凡首先掏出了自已的中华递了一只给书记

  幸好秦书记也抽烟,倒是斜了一眼叶凡也没说什么接过了烟叶凡恭敬地上前给他点上后行气了一番后情绪一下子就稳定了下来

  “秦书记,我叫叶凡,是墨香市……”叶凡把自已的简历等等情况给秦书作了汇报当然其中也有小许部分是吹嘘的,优点方面当然尽量汇报得详细了一些

  “嗯不错小伙子《海江大学》可是咱华夏国名校,我们镇能分到你那是非常难得的这样,今天镇里事多,就叫小苏带你到招待所歇一晚上明天早上再来,具体工作明天再说了”

  秦志明在香烟袅袅中也是挤出了一丝淡淡微xiào说道

  出来后叶凡在苏佳贞带引下到了镇里的招待所

  “小苏,带男朋友出来玩是不是?”招待所里突然传来一道戏谑声

  狍子写书,大家看着高兴就请先收藏入书架,有张票美,谢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