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是鸟尽弓藏吗


  感谢‘万古云霄一我在’哥们的打赏,谢谢

  9点了,还没出来急煞众人也

  10点钟,终于出来了市里的聚焦闻拦目开始讲到鱼阳县林泉镇的天水坝子不过奇怪的是主要讲的是那地方历史悠久,山清水秀,发现了唐朝古墓和一尊价值不菲的三彩金马从文化和历史方面对鱼阳也间接的大吹嘘了一阵子,hòu又延伸到了整个墨香市

  当然,对于击毙特A级罪犯刁六顺其团伙组织也一笔带过详细展现了人民公安的英武形象和不怕死,不怕累的忘我战斗精神,就lián天水坝子的李炎亭族长舍身抢金马的事都给报道了分把钟,yè若梦和村里一位李家人为守护金马牺牲等等也投下了几句话

  就是没yè凡这位还活着的正主儿英雄啥事,直到最hòu,终于播出了市委副书记周乾阳看望受伤的yè凡一事不过镜头都减集在了周乾阳如何的关心受伤群众身上,而那普通群众当然就是yè凡了,并不是什么英雄至于怎样受伤根本就没说,估计墨香市也没几个电礼观众会去关心那个一不小心受伤的倒霉蛋yè凡同志

  yè凡的光辉形象就在电视中忽悠过几秒钟,而且还是头上缠着层层纱布的熊样子,估计纱布取了,走大街上谁也不知他是谁了弄得yè凡一家人都是郁闷不已

  “妈的倒底怎么回事?咱二弟不是英雄吗?出了这么大力lián个全身像都没播出来,还宣传屁的英雄”大哥yè强rěn不住破骂道,二弟和小妹都去上学了不然估计全家人都得在医院开骂了

  yè凡的父母亲也是大眼瞪小眼一脸的无奈,估计其中另有隐情这些都不属于yè凡这种层面的人所能了解到的

  不过yè凡也是无所谓,因为他本不想作什么英雄外加名人,心里那股子浓浓的忧伤还是在心头里撞击着yè凡估计跟那个军工910有关系,因为当时见那猎豹特种兵上尉lián长非常重视那东西估计还属于保密阶段,如果宣传yè凡怕把它给揪了出来不过这也仅仅是yè凡的猜测罢了

  不过第二天省报—★—南福日报倒是替yè凡叫屈了

  上面在不怎么显目的第四版面下面一个角落地方登了豆腐大的一个方块,说了yè凡舍身守宝护宝追敌的事,至于击毙歹徒此等威风行径,当然就留给了咱华夏威武的人民公安和武警●—nánfúrìbàodǎoshìtìyèfánjiàoqūle

  shàngmiànzàibúzěnmexiǎnmùdedìsìbǎnmiànxiàmiànyīgèjiǎoluòdìfāngdēngledòufǔdàdeyīgèfāngkuài,shuōleyèfánshěshēnshǒubǎohùbǎozhuīdídeshì,zhìyújībìdǎitúcǐděngwēifēnghángjìng,dāngránjiùliúgěilezánhuáxiàwēiwǔderénmíngōngānhéwǔjǐng◎了,军队却是半个字儿都没提,这其中真是透着股玄乎劲

  “难道真是那则军事机密,叫什么军工910的给闹的不成?也许是国家特级机密不想给记者炒作出来,所以这次报道才会如此低调,lián军队的半个子○儿都没提到,就lián电视台也是以唐朝古墓为主唉也许是鸟尽弓藏吗……”

  yè凡自语着气也消了一半想到自已能为国家出份子力作个幕hòu英雄也挺自豪的

  最hòu一看此则报道的记者时yè○凡又愣神了几秒,居然是被自已疯狂冷语说得暴走的兰阗竹美媚,yè凡称她为‘冰山’

  “她倒是个好人想不到啊咱当时对她是有些过了,与一小女子斗什么,不像个爷们……”yè凡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津津有味●地把省报上兰阗竹写的那一豆腐块闻琢磨了一会儿终于发现了其中一些耐人寻味的东西

  其中一段就是——

  省报日:……yè凡同志,扎根偏远穷困农村作为党的好干部,从来就是一身沾着黄泥的土布衣衫,破旧解放鞋为了修缮天水坝子小学舍不得花钱买裤腰带,那裤带还是正宗的牛皮做的不过没经过加工,听村里人说是人家杀牛hòu直接从皮子上割下来晒干hòu就绑裤腰上了虽说性格有时有点毛燥,思想观niàn也有点脱节于时代,但也的确为民办了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比如帮老大爷扛米,帮寡妇喂猪,帮人家姑娘挖地瓜,为孩子们修学校等等

  就凭这报道就能看出yè凡同志是一典型的农村土佬冒,说难听点就是一个没文化素质▲低下的土鳖,正宗的一落hòu村官,而且傻不啦叽的很是可怜,尽干些鸡毛蒜皮般小事儿比如帮寡妇喂猪,帮姑娘挖地瓜等等就非常的耐人寻味了,不得不令人遐想万千啊

  “毒啊典型的公报私仇,老子都快被她写▲★成一乞丐村长外加好色之徒还得加上葛朗台式小气鬼了lián条裤腰带都舍不得买,那不是华夏的葛朗台吗?不过她也夸了我是为了修学校,看的人应该会说我是一有爱心的人

  不过帮寡妇喂猪,帮姑娘挖啥的,人○○家读报的哥们会怎么想,寡妇门前是非多呀姑娘勾搭就成奸啊肯定会想我这土鳖村长是好色之徒什么上不得台面,lián寡妇都要,有点饥不择食的感觉

  不过

  唉我好像是帮天水坝子的林寡妇喂过一回○猪,那是因为她忙不过来我正好在场就帮他舀了几瓢猪食至于挖地瓜那是因为我想弄几个地瓜回来烤着吃,当时那丑小鸭一样的姑娘叫我自已动手,所以就挖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怎么能写在省报上面,还有就是那次在水田埂上一个人跟一百多人差点打起架来,那不是就是说我是一愣头青,不知死活,说难听点就是傻子俺当时可是调解,咋能说是打架呢……”

  细细解读了一遍下来yè凡差点气得挂了,拿着那省报呵呵苦笑了半天就差咬牙切齿了,心里郁闷不已:“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得罪谁千万别去得罪女人,我的娘也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老子以hòu见到你就躲,躲……”

  呵呵,大姐小妹们千万别用砖头砸俺,是yè凡说的,不是俺

  弄得他母亲林秀芝以为他的脑部是不是真的有点脑震荡,吓得赶紧去求医生来检查了一番

  yè凡入院的第五天,齐天来到了医院

  “哥们,命硬啊”齐天甩出了一句很不中听的话,不过口气亲切

  “我属蟑螂的,呵呵……”yè凡苦笑着应对

  等病房里就剩yè凡和齐天时那小子小心地关上了门,神诡一笑“哥们你那天杀死三贵子的是什么秘密武器,能否借我看一看”这小了原来是来探秘的自从见到yè凡那惊天一刀之hòu齐天可是琢磨开了,“那东东倒底是何种利器?好像一点也不输给子弹,甚至有过之,厉害呀如果能弄过来玩玩就美了”

  “呵呵不在身上,等我伤好hòu一定借你看看,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兽类骨头磨的刀片,形状像柳yè样子”yè凡一本正经说道,告诉齐天也没事,因为那小李刀是仿制不出来的就是师傅和自已目前的水平都搞不好来

  “啊骨头”齐天眼睛睁得老大,神色中含着几多的不信,不过看yè凡不像撒谎,最hòu耸了耸肩无奈地笑了笑

  “那哥们的师傅肯定是一奇人,或者武当少林青城峨嵋派中高人是不是?昂或是咱们华夏一些大世家中的隐藏高手”齐天还不死心,又从师傅那个开始了,旁敲侧击的总想敲出点什么来才罢休

  “哪是什么隐士高人,一个糟老头整天神叨叨的二两小酒,一碟茴香豆过日子老人

  “那……那你能否帮我引介一下,我想见见隐士高人”齐天也难得的露出了不好意思和极端渴求的激动神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