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妖孽啊妖孽


  3到

  “没事兰院长,wǒ本来就是一农村出的土豆,没啥丢人的兰姑娘说wǒ是连裤带都舍不得买用一条粗牛皮带子凑合的人,还帮啥姑娘挖地瓜,呵呵……不过土豆甘甜可口,还能填饱肚皮,呵呵”叶◎凡干笑了一声望了一眼财神爷石雕,赶紧抓了一把香随手给点燃上深弯了一腰道:“wǒ得先拜拜,咱村这么穷,好不容易来了一尊大神而且是富得流油的大财神,不巴结咋行呢财神爷,你可得帮衬着点,漏点油下来咱村就不会饿肚皮了,小子wǒ好运啊,今天又漏捡了相信财神大神不会坐视天水坝子这般穷困下去的,财神会降下元宝银锭子……”

  叶凡的举动惊呆了整个殿中人,大家全瞧向了省财政厅办公室副主任周启明,眼神十分的怪异不一会儿,‘哈哈哈’的笑声震得大殿中朽木都在‘喳喳’震响

  “好个小伙子,敢……敢取笑wǒ了咱就一破主任,还是副的你小子兰大校长不拜去拜那石疙瘩有什么用,要知道海大可是全国排名第六的世界名牌□大学海大不是有个历史人文考古方面的学院吗?那院子里可是huáng金满地铺啊小叶,你得抓紧捡几片金叶子就够了,哈哈……”周启明主任开怀大笑不已

  “兰教授升校长了”叶凡双眼闪彩,干脆zhuǎn了◆□大学海大不是有个历史人文考古方面的学院吗?那院子里可是huáng金满地铺啊小叶,你得抓紧捡几片金叶子dàxuéhǎidàbúshìyǒugèlìshǐrénwénkǎogǔfāngmiàndexuéyuànma?nàyuànzǐlǐkěshìhuángjīnmǎndìpùāxiǎoyè,nǐdézhuājǐnjiǎnjǐpiànjīnyèzǐjiùgòule,hāhā……”zhōuqǐmíngzhǔrènkāihuáidàxiàobúyǐ

  “lánjiāoshòushēngxiàozhǎngle”yèfánshuāngyǎnshǎncǎi,gàncuìzhuǎnle一圈打了几个躬道:“小子有礼了,您们都是财神爷,小子也没啥请求,就是想要到几位前辈的联系方式,以后看看能否揩点油”

  “是副校长,别听老周在那吹嘘咱们就一学校,有啥钱这是wǒ的联系方式,有空打电话就是了”兰基文顺手递给叶凡一名片,叶凡小心地接过了名片又抬眼望着顾则武hé周启明,意思即便是个傻子也能猜出来的

  “呵呵拿去,小伙子不错”顾则武hé周启明也掏出了名片递给了叶凡

  “噢小叶,你刚才说什么寡妇喂猪,帮挖地瓜,还什么牛皮裤带什么意思?好像跟wǒ家阗竹还有点关系是不是?”

  兰教授一脸疑惑问道,zhuǎn头见自家闺女兰阗竹神情不自然,有些躲闪样子一下子明白了过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骂道:“阗竹,是不是你又惹什么事了,快说”

  “不就写了篇报道有啥希奇的,wǒ还帮他吹嘘了呢哼”兰阗竹头又抬了起来高昂着像一斗鸡

  “呃给wǒ看看,什么报道”兰教授不放过她追问道

  “没事兰教授,阗竹姑娘帮wǒ忙了”叶凡赶紧打圆场道

  不过兰教授hé顾则武以及周启明三人凑一块儿细阅了一遍兰阗竹在省报上的报道,脸色十分的怪异

  兰教授可是气极了,一脸严肃的教训道:“胡闹阗竹,你知道省报是什么刊物吗?对一个干部来说也许你这一则报道就会毁了人家一辈子作为一个闻工作者,一定要实事求是你看看,什么思想观念陈旧,这点能乱说吗?小叶可是一个小伙子,海大毕业肯到这地方来,那种肯吃苦的精神没有几个像你这样的骄子能做到的……”

  兰阗竹被她老爸批得低下了头,连眼泪都在眼眶中直打zhuǎn儿兰教授这人平时开玩笑还行,真的发起怒来兰阗竹还是非常怕他的其父身上那种官威是长久积累下来的海大的校长可是副部长级别的,有时还可以提为正部,与教育部部长同级别兰教授至少也是个正厅级干部,威压的确有些怕人

  “兰教授,开棺的日子定了没有,有需要小子的地方尽管吩咐”叶凡一脸正经赶紧zhuǎn移话题道

  “你能帮啥忙?又不是考古专家”兰阗竹这时又开始搭话道,好像跟叶凡有仇似的,总要时不时的抛出几句话刺激一下叶凡令叶凡很是郁闷,心里一直在骂着妖孽啊妖孽,再妖下去小爷就把你给就地正法了

  “谢谢wǒ们还真的需要小叶帮忙,那石棺还没找出安全的开棺法门,有些奇怪wǒ们好歹也挖掘过几个古墓,就是这口石棺拼得天衣无缝,居然找不到切入点如果硬性撬开的话就怕毁了石棺就可惜了……”

  兰基文瞥了一眼女儿心里的怨气消了许多,不由得叹了口气,不过兰阗竹也不怎么怕他,冲叶凡撅了一下嘴儿翘得高

  “呵呵说不准wǒ能帮上忙,让石棺顺利打开”

  叶凡诡异的一笑因为叶凡早就细察过那石棺,发现石棺中有一股怪异而自已又熟悉的气息波动当时自已靠近石棺细察时丹田中气流遁行得非常的快

  叶凡猜测那石棺的缝口是不是内家劲气高手利用特殊的内劲之气,融化了一些特殊特质才使得石棺看上去天衣无缝,明明是几块石板拼的却是找不到缝口,找到了也发现不了缝隙

  合棺之人太厉害了,叶凡当时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不过这也仅是他的猜测当时偷偷运气贴着石棺的拼结线缝时利用天视地听之术测过,发现石棺是有微许变化,也许此法能行

  “你牛皮鼓不要吹破了,考古可也是一项高精度技术活,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行的”兰阗竹尾巴快翘到天上去了

  “这个wǒ晓得,不过,那个啥,兰姑娘,有没胆子赌一把”叶凡笑眯眯的有点像是狼外婆心道一定要好好地耍一下这只骄傲孔雀,不然尽把咱当成癞蛤蟆了

  “赌什么?”兰阗竹干脆地问道,殿中其他人也是有趣地看◎着这对年青人拌嘴玩

  “就赌开棺,如果wǒ侥幸完整地打开了石棺那wǒ就赢了你输了也没什么大的要求,就是晚上wǒ回来时那脚Y子味儿较重,就麻烦兰姑娘给咱洗一次脚如果wǒ输了你提要求怎么样?”

  叶凡诡异说道

  “你……”兰阗竹一下子脸儿成了铁青色,给一土包子洗脚,那自已成啥了,又不是泡脚女郎兰阗竹那个气啊,嘴巴咂巴了几下好久才憋出一句狠话

  “姓叶的,本姑娘赌了你输了☆就得在老宫门口叫上10句‘wǒ是猪啰’,怎么样,咯咯咯……”

  兰阗竹仿佛看见叶凡涨红了脸站老宫门口叫‘猪啰’的惨状,心头那是大爽得母鸡下蛋样子咯咯直妖笑不已心道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傻瓜一个wǒ■爸hé几个专家研究了好几天了都没找出开棺之法,就凭你这土包子能开棺姑奶奶得买块豆腐一头撞死得啦,这次赢定了所以兰阗竹心里那个美啊美的,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说赌什么,大声点,再说一遍,免得到时赖账”叶凡装着没听清楚问道

  “wǒ是猪啰听明白了吗?哼耳朵又没聋”兰阗竹想都没想又重复了一遍,还怕叶凡听不清楚到时真赖账,这次声音特别的大,大殿中所有人都听见了就连正在厨房忙着的叶金莲都奇怪的直摇头叹道:“这兰姑娘也真是,好好的喊自已是猪啰干啥?”

  “噢你是猪啰”叶凡鬼鬼地恍然大悟,一直挠着脑子憨憨的样子

  “哈哈哈……”

  这下子真是逗得大殿中兰基文,周启明等人再也忍不住狂笑开了人有时聪明反被聪明误讲的就是这种情景

  感谢下面三位哥们的无限支持,齐天大大,不说了,书里面就有个齐天,还是猎豹的,一个牛人寂寞老兄也不说了,一出手就是一套,狗子准备在□书里给他安排个角色,属于隐士高手之列,常言不是说高手寂寞吗?施大师不说了,叫得比wǒ还惨,俺都忍不住想打赏几个起点币给他准备给他在书里安排个化缘大师的角色,或者主持之类也行反正他名施hé尚嘛呵呵…… ○
  齐天大大小号

  打赏作品100起点币

  寂寞〓如雪

  打赏作品588起点币

  寂寞〓如雪

  投了1张评价票

  施hé尚

  打赏作品100起点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