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下马威-第一百八十七章 有猫腻


  在过道上遇上了一个看上去相当有风韵的少妇身着大号天蓝色喇叭裤,款式颖

  底下裤腿处喇叭开得非常大,有点像裙子,而束腰却是窄如小桶,这样子一收缩,胸脯就显得特别的高耸,甚至有点震憾,跟○菜西施的有得一比白皙的脖颈,弯月眉,极具性感和诱惑力,活脱脱一个美艳动人的级尤物

  “又是一个妖精,这女子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叶凡暗自腹诽着一时想不起lái了

  谁知那少妇见了叶凡开始◎愕然了一下,瞬间回过神lái脸上立即展眉一笑,顿时如玫瑰张放令人心儿没lái由的一阵颤栗

  此妇一下子向着叶凡微微一弯腰,肥厚性感的嘴唇张开笑盈盈说道:“哟这不是咱们的叶大副镇长吗?今天怎么有空到我们纸厂lái逛逛,太阳没打西边出lái欢迎啊叶副镇长”

  经她这么稍稍一弯腰,脖颈上挂的那条大号金链子在叶凡面前金光闪闪养眼得很,真是富贵逼人

  “你是……”叶凡有些纳闷,挤出了点笑意问道

  “叶副镇长,她是纸厂出纳张春艳”一旁的玉标赶紧介绍道

  “看lái叶大副镇长是贵人多忘事,那天晚上咱们刚在蓝月亮歌舞厅包间里的事都给忘了”

  这张春艳一利张还真是■不饶人这话让人听lái总感觉有些怪味儿什么叫在包厢里的事都忘了,这不是暗示着她跟叶凡有什么见不得人勾当等等

  在歌舞厅包厢中发生事除了一些风月之事还能有什么事,何况是跟一个美艳少妇,用心其阴啊◎

  旁边的玉标也在暗自纳闷,以为叶副镇长在装傻,两人都有那啥的情了还装着不认识,要让自己介绍

  不过玉标也有些怀疑,因为听说这张春艳是厂长黄海平的姘头,她怎敢去勾引叶副镇长,不会被黄海平给打死

  不过玉标这人虽说生得挺壮实,但人却是老实巴交的所以有话也不说

  “呵呵是张出纳啊,我记起lái了,当时你紧贴在黄厂长身旁还跟我叩了几杯,惨啊,那天晚上差点被你们整醉了”

  叶凡也不是傻子,暗自冷笑:“妈的你这娘们一lái就想给老子一个下马威,想搞臭我还得看你有没那本事

  这女人也真是毒,估计应该是黄海平授意的居然脸子都不要了,连这种话都说得出lái

  倒是得防一防,别惹上一身的骚,那样子咱还真成‘骚骚猪’了,不过这外号我喜欢,人不骚骚枉少年吗?”

  不过叶凡这句话也挺毒的,什么叫‘紧贴’,那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张春艳就是黄海平的那个吗?

  张春艳脸儿一沉发zuò不得,因为她想到了叶凡的身份,以后纸厂一改换也许就成自已等人的领导了

  “叶副镇长海量”张春艳僵硬的笑着心里恨得牙痒痒的尽管张春艳心里明白,估计大半个林泉人都○晓得自己跟黄海平的关系不过知道跟说出lái又是一回事,不恨那才怪

  “黄厂长在吗?”叶凡随口问道

  “不在,刚出去了这样,你先到他办公室等等,说不准一会儿就回lái了,我打个电话给他”●张春艳恢复了平静,又是一脸的谄笑带着叶凡直往办公室而去

  这楼虽说看上去老旧,但黄海平的办公室摆设却是一流的中间一个会客厅放着气派的真皮沙发,左边磨砂玻璃搞的隔断放着大板椅桌子,上面还有一台款式颖的电脑

  右边听说是一个暂时休息的小卧室,因为门开着,叶凡扫了一眼什么暂时休息,比人家三星级的宾馆客房一点也不差的

  里面浴室,橱柜什么都有?居然还有一个梳妆台,估计是黄海平在上班时偶尔也会跟张春艳鬼混

  这种套房式办公室叶凡的感觉就是比县长张曹中的好了不少林泉镇政府的没得比了,犹如鸡窝与凰窝的感觉

  “呵呵你们纸厂挺有钱的嘛,这办公室很气派”叶凡赞道

  “钱是没有,工资几个月只发一半了这些都是为了接待客人才设的如果不搞好一些lái的客人见了如此寒酸肯定会说咱们纸厂效益不好,这也是没办法,黄厂长其实是一个很节约的人

  当处跑资金拉钱,这才能让☆厂子里的千lái号人有了工资领,不然真的喝西北风了在这厂子里没有一个不赞黄厂长好的”

  张春艳倒是会说话,明明是奢侈一下子居然反转成了朴素的典范,这女人的一张嘴油得可以了

  叶凡暗暗反★chǎngzǐlǐdeqiānláihàorényǒulegōngzīlǐng,búránzhēndehēxīběifēnglezàizhèchǎngzǐlǐméiyǒuyīgèbúzànhuángchǎngzhǎnghǎode”

  zhāngchūnyàndǎoshìhuìshuōhuà,míngmíngshìshēchǐyīxiàzǐjūránfǎnzhuǎnchénglepǔsùdediǎnfàn,zhènǚréndeyīzhāngzuǐyóudékěyǐle

  yèfánànànfǎn调道:“这种女人应该派到公关部门去,当出纳太可惜了只要她往那些个老板们面前一站,眼儿一挑,屁股一扭,估计这事就好办得多”

  等了足足有十几分钟黄海平就是没露面,叶凡站了起lái,想先去厂子里巡一下一会儿,张春艳叫lái了车间主任古立华一起赔着叶凡到外转悠了一圈

  发现厂房全是红砖简单的垒起,头顶上全是大棚棚里机器旧都有,不过老掉牙的破机器相当的多,上面红色锈迹斑斑,像垃圾一样堆在那■里,上面粘面了蜘蛛网,估计是好久没开工了

  “怎么回事?”叶凡指着一台台粘满蛛丝的机器眉头都皱了起lái,即便是暂时没生意停产但这机器也要注意养护,任由如此下去估计半年左右这堆机器得全部报废了▲

  “叶副镇长,厂子里最近没多少生意,工人都出去找活干了唉都是为了生计啊”古立华看上去好像很维护、同情工人似的

  “没事干出去打零工挣点钱养家糊口那是特殊情况,我也不说了不过这机器的养护能花多少人力金钱,一个人几瓶油的事

  纸厂上千号人抽出个把人就没有吗?哼”叶凡很是不满意,立即就揭穿了古立华的假面具

  弄得古立华脸唰地就红了,挤了一点笑容道:“叶副镇长,我马上安排人lái清理,这是我工zuò上的失误”

  就在这时候

  外面突然吵吵哄哄的直往这边厂房而lái,不久连声音都听得见了

  有人在高声喊口号:“谁砸我们饭碗我们就要找谁拚命”

  “卖厂子的狗不顾咱们工人死活,我们要吃饭,我们要上班,我们坚决不卖厂子……”

  “妈的冲我lái的是不是?我说黄海平怎么这么久都没露面,原lái是搞地下工zuò组织工人lái抗议了”叶凡心里冷笑着就要出去

  “叶镇长我立即去打电话给赵所长”一旁的玉标有些慌张了,怕叶凡出事跑到厂门口看了一眼,人还真不少,密密麻麻的有好几百人

  “哼不用了我去见见他们,难道能把我给吃了不成?”叶凡阻止了玉标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出了厂子

  扫了一眼,心里已经明白个大概了喊得最凶的就是几个有点牛气的混混样工人,一个平头青年一连喊着一边还挥起了一根拳头粗大的木棒子样子很凶

  “○他就是叶副镇长,听说纸厂工zuò组的组长就是他就是他说的要卖掉咱们厂子,把厂子卖给那些狗屁的资本家,资本家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肯定会把我们赶出厂子的,旧社会所受的苦咱们不能再受了,咱们是主人,不是狗大家□都没饭吃了,上上狗*养的,咱们揍他”

  平头青年跳着叫啸着在人群中极力鼓动着众工人

  “住手,你们听我说,不能乱lái,有话好好说”车间主任古立华假意地冲了上去,被一个穿牛仔的长发青年一把推到了一旁不敢再zuò声了大家呈半圆形向着叶凡围拢逼缩了过去

  “你们……想干什么?他是叶副镇长,镇领导不要乱lái”玉标这人还不错面对三四百号人居然敢勇敢地冲了上lái,拦在了叶凡面前以一个斜马步微蹲的方式跟工人对峙着看lái毕竟是当兵的转业的,学了几手

  “大家不要怕,放倒了姓叶的咱们厂子就不会被卖了,大家都有饭吃了揍他揍他”

  平头青年叫嚷着见工人们有些迟疑,估计还是心里发虚,毕竟叶凡可是一个副镇长,代表的是政府,不怕是假的

  “玉标退下,给我捡块石子lái在我面前一米处划一条线”叶凡冷冷煞煞盯着工人群哼道

  玉标就地捡了根竹子在地面上画了一条线也不知叶凡画lái干什么

  “静”

  突然传lái一声震憾人心的声音,就像是用一面小锣突然在人心头敲响一般,令得每个人没lái由地在心头打了个闪儿

  全都有些恐怖的瞪着叶凡心想,这声音是谁发出lái的,好像是叶副镇长的声音怎么这么怪怪的,尖尖的,好像会咬人一样

  这是叶凡施展了师傅费老头教的‘化音迷术’,其实就是把体内‘内劲’聚集在嘴中,利用口型发射出去使之成为一种具有进攻性质的级内劲音波,有点类似于佛家传说中的‘狮子吼’

  听费老头说只有功力达到修养生第六层,体内内劲之气渐渐的纯浓起lái才能施展出lái

  传说祖师费鹤天当年功力达养生术第8层纯化境后突破到了‘先天尊者’之境,施展起此‘化音迷术’时内劲音波能聚集成一条红线直击百米距离,让百米外的硫璃瓦片被硬生生震碎

  如果是普通人则可以利用此音波活生生把人的心脏给震伤,外面一点伤都没有,端的是毒辣无比

  不过此术能达那种地步费家人中也仅有祖师费鹤天练成,几千年下lái没有第二人说明此术虽说神奇但是想练成有难于登天之感

  叶凡现在只是初步阶段,因为内劲还没化形,根本就看不见,只能是感觉到一种内劲之气势

  所以发出的音波就像在人的心脏处轻轻敲了一锣鼓似的,吓唬、刺激一下人还行,并没多大zuò用

  而且就这么lái一下所耗费的丹田、经络中存贮的内劲至少就耗去了三层左右

  叶凡今天初次试了试,一个‘静’字居然一下子就震住了几百号人此术威力的确不小,不过此种吓唬人而不能伤人的玩意儿也算是一种鸡肋功法

  刚才大家都暂时被自己的‘化音迷术’给震住了,叶凡抓紧时间喊道:“刚才我叫玉标画的这条线就是警戒线,谁如果再想闹事跨过这条线我立即开除他咱们可以好好谈谈,没有人要把工厂给卖了,我是也是林泉的一份子……”

  刚讲到这里平头青年回过神lái,在暗暗惊诧之际想到了黄厂长交待的事,一下子蹦得老高,用大棒指着叶凡叫啸道:

  “大家不要被他骗了,他有什么权力开除我们咱们黄厂长跟秦书记一个级别,他一个屁副镇长管不了我们的大家上呀别等以后工厂被他们工zuò组卖了哭都lái不及了……”

  听他这么一吼几百人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平头青年见有门一个虎步冲了上lái,抡起大棒朝着叶凡砸了下lái

  “哼”

  叶凡一把拉开玉标,飞起一脚就把平头青年连人带棒给踹到了五米开外蹲在地下直哟哟

  就在这时候,玉标一声大吼扑了过lái,原lái另一个长发青年回环到后面从厂子里窜了出lái拿起一把大扫把劈头盖脸的就砸向了叶凡后脑勺

  玉标见势不妙从后面扑上退开了叶凡自己背上硬杠了一扫把看lái还是非常痛的,连夹茄都给扫破了,整个人一个向前一扑摔在了地上

  “哼哼”叶凡恼了,连哼两声,大家感觉眼前影子一晃啪啦一声闷响,长发青年已经倒在远距这里七八米的一堆废纸堆上,膝盖翘起老高,估计是关节脱臼,这当然是叶凡下的阴手

  “古主任,上lái这两个人叫什么名字?”叶凡冷冷扫了一眼正躲一旁看热闹的车间主任

  古立华没办法,只好指着平头青年道:“他……他叫王六顺”又指着长发青年道:“他叫张华都是咱们厂工人,以前是在保卫科工zuò”

  第一百八十七章 有猫腻

  “好你给黄厂长说一下,我以林泉镇政府名义宣布,王六顺,张华聚众闹事,不安心工zuò,不服从领导安排,阴谋破坏纸厂的盘活改进……他俩人被开除了而且,攻击政府领导,打伤工zuò组成员,我会叫赵所长lái处理的”

  叶凡的话清晰有力,在养生术的气势zhī撑下人显得势气十足

  字字钢粒子般敲在了众人心坎上,一个个可怕的大帽子劈头盖脸的砸在两个倒霉蛋身上

  顿时人群中发生了些许变化,一些胆小的,本lái存着看热闹心理的工人已经不知不觉中退后了十几米叶凡面前一下子空出了五六米的空地lái

  这个时候黄海平正与副厂长秦明楷悠闲的喝着茶

  “老秦,你说说,那小子会不会真的被打成猪头,恐怕咱们厂得赔几百块药钱了”黄海平面无表情样子淡淡说道,好像说的是一件故事

  “这个……难说就看六顺和张华他们有没那个胆了不过姓叶的一个文弱书生别给打残了步入张希林的后尘估计会惹上大麻烦事了”秦明楷还略有些担心

  “不会痛肯定会的,皮肉拉裂一点也会的至于说打残我早就特别叮嘱过了,绝对不会六顺他们经常干这事儿,有分寸的”旁边一个长相显得有些猥琐的瘦脸男子干笑着,他是原鱼阳纸厂的供销科科长万刚

  “分寸就怕那小子打红了眼连刀子都敢拔出lái,哪还有屁的分寸这事咱们几个在通一下气,绝对要装着不知道才行

  毕竟姓叶的是一个副镇长,还是党委委员真出事了蔡大江和秦志明脸面也不好看,特别是县上那个李天王,估计会暴跳如雷的”

  秦明楷低声说道

  “老秦,咱们并没做什么是不是?这跟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慌什么?”

  黄海平沉稳如山,轻轻瞥了一下秦明楷,心道这人还是胆小了点,做不成什么大事

  君不见一将功成万骨枯,古lái成大事者全是这样的,踩着别人尸体上位的咱要是不狠这厂长的位都快丢了,丢了还神气个屁,成王败寇也

  “大家不要怕,玉标,没事,去给我搬条凳子lái我想跟大家好好唠唠嗑”

  叶凡扫了一下旁边的一条水泥灌的乒乓球桌子有了主意,他早就想跟工人们好好谈谈

  这盘活纸厂肯定会遇上这样或那样阻力的,征地、搬迁、人事等等其它都不可怕,最怕两点,一点怕没钱,没钱什么都不用说了,全是扯蛋

  二lái就怕工人们的思想想不通出lái闹事,最后弄得厂都垮了还有什么用

  不久玉标也搬lái了一张藤椅子

  叶凡把椅子放在了不到一米高的水泥乒乓球桌上,自已大马金刀的往上一坐,倒有点平时开会的感觉这乒乓球桌显然就成了临时的主席台

  “工人兄弟们,你们好我想问问,你们满意现在的生活吗?”

  开始没人敢应声,几分钟过后才有一个人躲在人群中回应道:“当然不满意”

  “为什么?”叶心追问了下去,打铁乘热才好

  “这还用说,咱们半年了,每个月才领到120块工资,mǎi点米搞点稀饭还凑和,肉就不要想了一个月能闻到一点肉香味也算开了洋荤,大伙儿说是不是”见叶凡这个副镇长和蔼了起lái,回话的人就多了起lái

  这时许多人开始诉苦了:“是啊每个月就120块这叫☆人怎么活,咱还得养老婆孩子,连病都没法看了……”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就是你们每个月领到手头的120块钱也还是黄厂长求爷爷告奶奶的到银行贷lái借lái的

  你们想想,银行能光借不还●吗?假如说有一天银行不借了你们连那120块都没有了该怎么办?”叶凡随势而下,倒是激起人群中的大讨论

  有人惶惶的喊道:“是啊连这吊命的120块都没了该拿什么去mǎi米下锅”一时间人群中有些乱了,工人们情绪开始有些激烈了起lái

  “讲得没错既然不满意为何不改变现状?”叶凡抛出了话题

  “改变,如何个变法,难道就是卖厂子卖了是能分到一点钱,那咱一家人经后怎么办?这厂绝不能卖,好歹还有个盼头”一个中年人气愤的嚷道

  “呵呵改变为什么就是一定要卖厂子,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活人能给屎憋死吗?好好想想,能想到办法的,证明的确有效的我给你请功,奖一千块,绝不失言”

  叶凡给大家提了问题,抛出了重奖,下面顿时闹哄哄的开始展开讨论了,一千块奖金没人相信叶副镇长会兑现的

  “胖子,你说咱们厂该怎么变?”一个粗里粗气的声音问道

  “我哪知道,知道了也不会再当工人了,早就当厂长去了”胖子回道

  将近15分钟后讨论了这么久也没想出什么好的点子lái,突然有人领悟了似的大喊道:“叶副镇长,你既然是分管咱们厂子的镇领导,你说说该如何变,只要不卖厂子,有工资领大伙儿就听你的”

  “是啊还得请领导给说说”众人全盯向了叶凡,倒没人再说话了,叶凡这时倒有种肩挑重任的感觉了,彼有股子自豪感,心道如果真能盘活厂子还真是做了件大好事一千多号人牵扯着多少人的神经啊

  仔细扫了一眼刚才说这话的人,发现居然是一个年青人,估计就二十六七岁

  人显得很活,浓眉大眼的五官也端正,从相面术上看隐隐的还溢冒着一身的正气,暗道是个人物伸手一指刚才喊话的人问道:“那位兄弟贵姓?”

  “汤正海”那个青年并不害怕,走上前lái回答道旁边有个老人说道:“叶领导,他是我们厂副厂长,头脑子活,唉”

  说完了还叹了口气,估计这汤正海其人有故事

  叶凡lái了兴qù,看此人在工人中好像威信不小,记上了心头以后厂里负责人肯定要换的,黄海平此人迟早要滚回县里,这厂庙小容不下他这尊正科级的大神

  而且从今天闹事的事lái看就是黄海平○给自己的下马威,那天在蓝月亮歌舞厅此人已经隐隐的有这个苗头了

  zuò为黄海平此人,听说县里早些年叫他回去任一些偏门局的局长还不愿意,就要赖在这纸厂这纸厂这般的破败了难道其中还有许多油水不成?○○给自己的下马威,那天在蓝月亮歌舞厅此人已经隐隐的有这个苗头了

  zuò为黄海平此人,听说县里早些年叫他回去任一些偏门局的局长还gěizìjǐdexiàmǎwēi,nàtiānzàilányuèliànggēwǔtīngcǐrényǐjīngyǐnyǐndeyǒuzhègèmiáotóule

  zuòwéihuánghǎipíngcǐrén,tīngshuōxiànlǐzǎoxiēniánjiàotāhuíqùrènyīxiēpiānménjúdejúzhǎngháibúyuànyì,jiùyàolàizàizhèzhǐchǎngzhèzhǐchǎngzhèbāndepòbàilenándàoqízhōngháiyǒuxǔduōyóushuǐbúchéng?

  没油水他一个正科的局长不做为何愿呆这破厂黄海平其人也并不像一个能为厂里谋福利的干部,从他那豪华可堪比副市长的办公室就可以瞧出一些端倪lái这事倒引起了叶凡的警觉,觉得其中肯定有猫腻

  “我们欢迎叶副镇长给大伙儿唠唠,只要能救厂子我们都zhī持,大伙儿鼓掌”汤正海带头鼓起掌lái,顿时‘哗哗哗’一片掌声如雷潮滚过

  “奇怪了,外面怎么好像在开会一样?”秦明楷疑惑的喃喃道

  “不会是打得热闹起lái,那姓叶的被大家揍成了猪罗所以大家在欢庆”售销科科长万刚怪声干笑

  “哼不像奇怪?春艳怎么还没打电话lái,难道发生了变故?”秦明楷摇了摇头黄海平却是没有动静,还是不紧不慢的呷着龙井,稳如泰山

  “海平,姓叶的两腿就把六顺和张华给蹬到了一边,这两个蠢货现在还在废纸堆里哼哼呢,没用的东西”张春艳终于打lái了电话,非常的生气

  “呃有点道行,倒是我小看他了那小子现在干什么?”黄海平淡然问道

  “在讲课”张春艳没好气哼道

  “讲课他又不是老师讲啥课?”黄海平lái了兴qù

  “还不是注资纸厂盘活厂子的一些破事儿,我看那帮子傻子工人全被他一张花嘴给迷住了,有几个姑娘像看歌星一样瞧着他,简直就是花痴,哼”张春艳话里明显带着一股酸味儿,吃味了

  “呵呵呵让他讲去,咱们坐山观猴戏,没事,酒要慢慢温,越温就越燥”

  黄海平戏了张春艳几句挂了电话,脸色也有些阴沉了下lái,尽把气往茶水里撒着

  秦明楷知道他性情复杂,因为黄海平这个人平时很难见到他大发脾气样子,从lái就是不愠不火样子心里波动得厉害时就是拚命喝茶

  “工人兄弟们,那我们就聊聊打个简单比方,你如果现在林泉镇开了一个菜馆子,当然是小菜馆,而且基本上没有装修的那种因为就餐环境差所以没有几个有钱的客人肯上门lái,倒致了你开的菜馆子生意是越lái越差,就快关门了

  这个时候某个有钱的人对你说,你这菜馆先前一应用具等总共花了一万,我出三万跟你一起合伙换修一下这菜馆子合zuò赚钱你们会不会拒绝?”叶凡问道

  “当●然不会拒绝了”人群中一个老头随口抢答道

  “拒绝是傻子”一个中年妇女插嘴道……

  “呵呵呵……那位大嫂讲得没错,拒绝是傻子一旦合伙肯定就有钱赚了,你们看看,菜馆子重装修后招lái了客人◎就赚钱了如果赚到了钱那你们钱怎么分呢?”叶凡又问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