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泥人也有三分气


  以后即便是想翻脸总得记挂着这点

  非一般的阅读体验人总是有感情的动物,不像蛇那种冷血东西

  “这就是我的金针,告辞”叶凡手往茶几上轻轻一按,七八枚金针全弹到空中被他收入了袋中手法相当的娴熟,双手一抱拳转身再也méi看宋家人一眼,大跨步走了

  其实她压根儿就不想叶凡这个从偏僻乡县来的穷小子掺和进宋家来当然,不愿意看到自己的nǚ儿跟叶凡展什么关系

  全国那种位▲置就几十个,多少人在争,从部委到下面地方省委,唉……”曹梅芳心里有气,忍住解释了一番当然,这些道理宋老爷子和宋初杰当然比她懂理多,不过不讲出来心里憋得难受

  “老宋,他能行吗?有些土方子可不能●■乱用,爸的身子可是经不起折腾的要是……”曹梅芳不乐意了,明显不信叶凡有什么本事斜了叶凡一眼,脸上已经有些愠怒了

  心道:“你宋家有权有势,但我叶凡不相信,离了你men宋家这官帽子就不能再垫厚实●点了求人méi错,想搭上领导也méi错,这个是下级应该做的事,不过一直辱及我叶凡的人格即便是国家主席镇山河同志我叶凡照样子不屑”

  “妈我让凡哥试试,méi啥的”宋贞瑶偷偷扫了爷爷一眼,大着胆子说道

  这针说名实话,还不会令宋家人有多么的惊叹,令宋家人惊叹的是这细如丝的金针jū然根根扎进了那硬实的茶几里,入木三分根根立在了茶几上,如一排金士兵直立着

  当然,为了初杰以后的打算,咱men不能同意他跟贞瑶交往,但也绝不能让他忌恨上咱men宋家

  爸已经被这病折磨好几年了,如果真能治好那多好现在你看怎么办?这小伙子别看他小,脾气还是很直拗的”宋初杰跟老婆前前后后的分析聊谈着

  心道:“一定要一彻底破灭这小子心中的美梦才行,不然整天纠缠着贞瑶也不是个事总不能把贞瑶天天关在房间里,一转眼不见了人也不行还是从根源上彻底一次性解决掉比较好……”

  也不知有◎méi什么事,这孤男寡nǚ的凑一起了,一时也许还不会生什么事,我相信贞瑶

  “试试试你就不怕被整成瘸子了,这事不行,我不允许”曹梅芳一听,直接飙了心里当然是想坚决的打压下nǚ儿的一些想法,坚决▲méishímeshì,zhègūnánguǎnǚdecòuyīqǐle,yīshíyěxǔháibúhuìshēngshímeshì,wǒxiàngxìnzhēnyáo

  “shìshìshìnǐjiùbúpàbèizhěngchéngquézǐle,zhèshìbúháng,wǒbúyǔnxǔ”cáoméifāngyītīng,zhíjiēbiāolexīnlǐdāngránshìxiǎngjiānjuédedǎyāxiànǚérdeyīxiēxiǎngfǎ,jiānjué扼制住nǚ儿跟叶凡的展苗头

  “不要说了,初杰,这小伙子不错即便是不让他跟贞瑶交往,但也不能让他忌恨上咱men宋家

  第3‘quha1975’大师一人砸了4张月票,感谢】

  想想我men以前,以前我宋初杰就是一个地方小吏,你men曹家家大势大,对我men俩人多方阻隔,我men费尽周辄最终走在了一起我怕贞瑶不会想到太多,唉……这事即便是要说也要慢慢来,贞瑶年纪还小,那个小伙子你刚才也看见了

  刚才nǚ儿叫了一声‘凡哥’已经在曹梅芳的心里打了个疙瘩,晚上又搞到这么晚了才回来,这可是很反常的现象要是继续让他men俩展下去估计自己的nǚ儿会堕入情网的

  “喳喳喳……”

  曹梅芳的话讲得太严重了,其意思虽说隐晦,但也相当的明显,明显的说叶凡想巴上宋家,用一些不成熟的土方子不顾及宋家人生命安全什么的,还有把贞瑶和宋老爷子当白老鼠的打算

  但是,日久生情想必你men也清楚

  nǚ人可以抵上半边天的,要是他在宋初杰的耳旁那枕边风一吹,估计宋初杰那主意也会动摇几下的

  刚才你men的话我也听见了,这小伙子虽说出身普通职工家庭,但仅仅一年时间就能由一个村官爬上副县长的位置,的确有点能耐而且人家那能耐是实打实的,méi人帮助,全靠自己打下了一遍小天地,对于现在的那些个只懂得吃喝玩乐的小青年来说,着实不易

  “哼我nǚ儿的脚可不是烂泥做的,她可不是试验品,要是扎坏了怎么办姑娘家的脚可是很重要的,何况她在电视台工作,面对的可是南福省的几千万民众,那脚有时还会露在电视屏幕上的”曹梅芳皱起眉头,抢先拒绝了

  “不要说了你看你这张嘴,哼”宋老爷子生气了,‘叭’地一声手中茶杯是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

  “我早有这方面打算,前次贞瑶去鱼阳采访时那小伙子也帮过她,宋家不能欠别人情,这情总得要还的不然,会被人戳脊梁骨的所以,前几天,我故意漏了点口风给贞瑶,让她去通知叶凡,我相信叶凡会把握住这次党校培训的宝贵机会的”宋初杰道出了其中原为

  宋贞瑶是气得赌气地用一只脚狠命地蹬回自己房间了,嘭地一声关上房门抱被子痛哭■去了

  “老爷子,老宋,我知道你men会怪我绝情不过这也是méi办法的事你menméi看见,贞瑶那丫头连‘凡哥’都喊出来了刚才都快凌晨…了俩人才回来,混了半夜,而且还是叶凡背回来的

  ☆qùle

  “lǎoyézǐ,lǎosòng,wǒzhīdàonǐmenhuìguàiwǒjuéqíngbúguòzhèyěshìméibànfǎdeshìnǐmenméikànjiàn,zhēnyáonàyātóulián‘fángē’dōuhǎnchūláilegāngcáidōukuàilíngchén…leliǎngréncáihuílái,húnlebànyè,érqiěháishìyèfánbèihuíláide

  不过,现在时代不同了,贞瑶有自己的想法贞瑶你别看她平时像小绵羊一样很温顺,我敢说,在这事上估计你我都难以压制住她

  “妈……”宋贞瑶感到委屈,眼泪都在闪了,又扫了爷爷一眼,说道:“爷爷,就让我▲试试”

  —文—字—阅———

  “呵呵,是土方子如果宋老相信就试试,应该méi多大的副作用当然,效果那个我也不敢保证要不这样,明天晚上我先给贞瑶的脚扎针试试,如果宋老觉得还行的话……”◎叶凡抬着说了半截话,征求他men的意见

  “爸……我……”曹梅芳感觉委屈,心道:“我这样子还不是为了你men宋家贞瑶可是宋家的宝贝,人长得漂亮,又在省电视台工作京城的顾家、镇家已经有二家人隐晦的提过,想跟咱men家结亲以后初杰想再往上一步光靠我men宋家这土生土长的势力肯定不行méi有京城的豪门政客高官相助肯定是不可能的”

  “梅芳……唉……”宋初杰叹了口气,不过口气中也略显责备意思

  “梅芳,我知道你这是为了咱men家好你men曹家是军方世家,想把贞瑶介shào给同盟的顾家结成联盟,这个当然是好事

  因为他men看见叶凡在包里掏出了什么,只见手势往下一甩,随着■刺耳声响起,在他men家那雕花的清朝古董茶几上jū然出现了五六枚金中带银色的细针,此针细如丝,要不是金光在电灯下闪着还难以觉

  年青人,特别是像贞瑶还méi谈过恋爱,一旦堕入进去就难以自拔的 □
  翻脸不认情的人即便是一时能得意,但不能长久得意的官场上讲究人脉,讲究大家的帮扶,讲究立场的坚定,一个无情无义,两面三道的人méi人会喜欢的”宋老爷子讲出了一番浅显的大道理似乎又是深含底蕴

  也许这小伙子还是一条幼龙,也许他还真有腾达的那一天唉初杰,你想个办法先帮帮他,让他先记住咱men宋家的这份情

  “呵呵,宋老爷子,宋部长,曹阿姨,宋姑娘这针也许méi什么用,那就不用试了,我先回去了”叶凡打了个招呼,赶紧想溜人对于曹梅芳的态度叶凡心里也是非常的气愤,不过忍住了méi

  “小伙子,先等等……”后面传来宋老爷子的喊声,不过叶凡早就跨步着走了,méi再转头

  “脾气还不小,贞瑶,你看到méi,这种人,méi教养,年纪轻轻升了个屁大的副县长那尾巴就翘天上了”曹梅芳在后面还不忘适时的给再次在nǚ儿心中给叶凡抹上一点méi教养的念头

  几声刺耳声音响起,宋家人所有人那眼睛瞳人突然睁大了数倍

  “哼曹阿姨,我叶凡虽说来自乡野,但也méi有那般恶劣的想法”叶凡生气了,年青人的暴脾气再也难忍住,直接哼向了曹梅芳,话音刚落地

  “哼我早说过,méi本事就不要吹医术这个东西是有科学性的一道药要试验成绩那得几年甚至几十年,而且得在医院临床上经过多少人的检验人家国家才批准的你这土方子直接就拿贞瑶和老爷子做试验,是很不负责的一种说法小伙子,以后千万要注意着点”曹梅芳jū然冷着脸再次打压向了叶凡

  所以,要不是老爷子和宋初杰在,估计早就怒把叶凡同志直接赶出去了

  叶凡一见也是暗暗叫苦,如果真把曹梅芳得罪透了,那即便是以后宋老爷子有点欣赏自己的话估计想跟宋家打好多稳定的关系就难了

  这样子下去咱men怎么跟京城那些人家交待老宋现在虽说贵为省委组织部部长,但想坐上省长或书记的位置太难了

  在那几枚金针上绝对有□一定的功底子的能把那么细的针扎入这么硬实的黄花梨做的茶几中,说明在针灸一项上这个小伙子绝对有一手的,也许还真能治好老爷子的老毛病了

  “那……那怎么办,人都得罪了,总不能让我老着脸皮去求他这个■,绝对不行”曹梅芳心里一凉摇了摇头,也有些后悔刚才自己的冒失,略显歉意,对老爷子说道:“爸,对不起,刚才我……”

  欢迎您访问-小说最最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