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政治联姻


  “这事初杰自已拿主意,不过,有些事得慢慢来曹家跟咱们家是联姻,关系肯定得搞好,这个是绝不对摒弃的……”宋老爷子淡淡说道

  转头又冲曹梅芳说道:“贞瑶的事nǐ有什么想法,对于那个小伙子◇nǐ又有什么看法?”

  “前次回京,二伯跟我说,说是顾家的三小子顾俊飞见过贞瑶后有点意思而且说是顾俊飞此人很不简单,毕业于英国的剑桥年仅26岁就坐上了处长宝座

  听说最近顾家有意让俊飞○下放,估计一下去就是某经济状况较好的县的县委书记了,锻炼得几年一眨眼就是手握权柄的一方大员了

  而且顾峰山既然是咱们南福省贵为管常务的副书记,升省长或书记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有他帮衬着,再加上咱们曹家、顾家的联合支持,我相初杰过得几年想上一层楼应该有五成把握的

  hái有的就是,咱们省里常委里面也有二家人的公子对咱们家贞瑶有点意思

  即便不跟顾公子在一起,能跟咱们省的常委的公子在一起也能极大的帮衬着初杰的,毕竟省里……”曹梅芳很是现实,完全是从宋家的大利出发,根本就没有考虑女儿情感一方面

  “嗯,梅芳讲得有道理叶凡那小伙子也挺优秀的,唉……只是出身太差了

  在咱们这个特殊国度里,人脉家世是第一首选财力是第二要务,最重要的能力才干反倒成了垃圾鸡肋,排在最后了

  不然,即便是那小伙子再有本事估计能爬到厅级就差不多了初杰hái年轻,不过40出头,在组织部部长任上干得几年就得为他的进一步谋划铺路了

  贞瑶如果跟那小伙子处了朋友想靠他帮衬着初杰是不可的了,反过来hái差不多

  这样两相一对比,等于咱们宋家就失去了顾系或省里其它常委们一家的支持了

  只是nǐ们曹家想直接帮衬着初杰也是相当的难也不是说曹家的势头不够大,主要是曹家的直系亲戚hái是相当的多

  nǐ作为曹家不是主系一方的子女嫁了出来,想让他们花多大力气帮衬着初杰估计是不可能的了

  初杰现在已经是常委的副部级了,再上一步就是正部级,这样的高官即便是在人才济济的华夏也不是很多的

  位置少人才多,僧多粥少这个理儿谁都明白

  所以,光靠本家的和尚hái不行,hái得有外来的和尚一起念经才行所以这么看来,nǐ的考虑也是很符合咱们宋家的打suàn……”宋老爷子聊天一样谈着,转头冲宋初杰说道:“nǐ有什么想法?”

  “唉……这样子做对贞瑶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一些”宋初杰特别的疼爱女儿,不过,从自已宋家的政治意图来说又不得不舍去这些情感因素,鱼与熊掌很难以皆得所以,在情感跟理智相zhuàng的情况下着实有些失落

  “老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看贞瑶也未必就是铁心喜欢叶凡,估计他们俩个也是刚开始,hái处于那种朦胧的爱情发芽状况

  咱们家贞瑶没谈过恋爱,经不起某些诱惑,被一些别有用心的男子花言俏语一番○,最容易堕入进去了

  不过,对贞瑶来说,初恋是不成熟,也是很不现实的初恋往往都非常的幼稚和不切实际

  咱们正好乘着他们俩那点情芽hái没壮大之时果断掐断了,也许对贞瑶来说hái是件好事■○,最容易堕入进去了

  不过,对贞瑶来说,初恋是不成熟,也是很不现实的初恋往往都非常的幼稚和不,zuìróngyìduòrùjìnqùle

  búguò,duìzhēnyáoláishuō,chūliànshìbúchéngshú,yěshìhěnbúxiànshídechūliànwǎngwǎngdōufēichángdeyòuzhìhébúqiēshíjì

  zánmenzhènghǎochéngzhetāmenliǎngnàdiǎnqíngyáháiméizhuàngdàzhīshíguǒduànqiāduànle,yěxǔduìzhēnyáoláishuōháishìjiànhǎoshì,免得以后贞瑶会痛苦的

  我想过得几年了,贞瑶成熟了会理解我们给她的安排的我们也不是封建家长,贞瑶hái是有选择的权利的

  咱们也没给她指定是哪一家,她们可以试着先接触,处处一段时间,不合适也没必要强求是不是?即便是顾家那小子,主动权hái是在贞瑶手中贞瑶真不喜欢,咱们……”曹梅芳是过来人了,对感情的理解相当的透彻,从其话语中面上看上去相对民主

  但这份子民主却是建立在对方至少得门当户对基础上的门不当户不对,首先就失去了继续交往的权利,比如叶凡跟贞瑶的事曹梅芳的这种思想其实就是典型的封建思想,只是她自己不承认罢了

  其人一边做着棒打鸳鸯的糗事,一边却是极力标榜着自己的开民跟那种既要做*子又要立牌坊的虚伪者也差不多

  不过,她真没意识到这一点这个跟曹梅芳的出身有关系的因为曹梅芳出身于京城曹家大户,那种家族出来的尽管享尽荣华,但往往婚姻都是跟政治挂勾在一起的,是为家族利益而结合的

  这个也是京城大户的贵家公子,小jiě的无奈所以,京城大户出来的子女,出轨的特别的多既然锁住了精神,那**就出轨,正常

  “嗯暂时就这么办”宋初杰无奈地点了点头,不经意地往楼上望了望,估计是在猜测着女儿此刻在干些什么

  “他的嘴好有吸引力,好像黑洞一样,吸起来有点甜,有点酸,那味道真是令人颤栗,怎么会那样子,难道那就是丘比特的箭神在作怪……”此刻■宋贞瑶正躲在被窝里回味道叶凡同志那霸道而火热的舌头

  一会儿喜一会儿忧,翻天覆地的在整盅着被子,那被子都快成麻花了,全纠结在了一起当然,至于说什么宋家,曹家利益,她是一点那方面觉悟都没有的

  回到党校人家早关门了,不过叶凡有的是办法,找了个地方一脚蹬墙上,顺溜着如狸猫一般,就那样进去了

  心里hái微微得意地想道:“**,有身本事就是好,干什么偷鸡摸狗的行当,用这谈情说爱的话也方便得多

  不过今晚上宋家的曹梅芳好像很不欢迎我,估计是不想我跟贞瑶交朋友了

  suàn了,能断早断了,趁着hái没开始前就断了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老子闷心自问自己,我对贞瑶的感情好像hái没到那种恋人的地步,她不是我心目中那种可以作为老婆的理想人选

  她的家世太高了,门槛太厚,现代社会了,什么特权阶层从字眼上消失了

  但实际上那些遗留下来的毒素不可能一下子能清除得掉的什么世道都有特权,什么社会都差不多

  这是人性本自私这个天生要物来决定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性东西,从曹梅芳的态度看应该不可能了从她的身上,正好印证了这种等级特权”

  叶凡一边走一边摇了摇头,微微有些遗憾罢了,但并没感到有多少的扎心般的疼痛只是有些遗憾不能跟南福的宋家拉扯上一些关系,方便以后自己的进级提拔了

  当然,宋贞瑶的感受又不一样了,这厮根本就体会不到一个初入情网的人堕入进去的那种牵肠挂肚

  没心没肺啊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混账东西”此刻皇城满庄里,沈开一脚踢得王安那倒霉蛋就地打了三个滚,狠狠地zhuàng在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摸着自己那被叶凡打肿犹如在水里泡了几天几夜的脸颊,王安也很是无奈

  嘴里赶紧解释道:“沈少,这事不赖兄弟们办事不力那个姓叶的小子的确有一手,估计也是个练家子,不然腿脚怎么有那么厉害利索得很,那力量也不小,一腿下去好像一座铁疙瘩砸过来似的不过光他一个也suàn不得什么,只是今晚上很倒霉,遇上了重案犯,引来了省厅的人,咱们也不好再次下手了”

  “suàn啦沈少我早就suàn过,昨天是灾星下凡,做不成什么好事的hái好,王安他们戏演得很真,没漏了底子”一旁的凤三爷捋了一下他颌下那撮已经稀落少可怜的三羊胡子,劝道

  “哼看在凤三爷头上昨天那事就suàn了,不过这笔账我先给nǐ们记下了给老子盯紧点,再给nǐ们一个礼拜,一个礼拜不让姓叶的躺床上喊妈nǐ们就等着被老子拔皮”沈开突然的笑了笑,不过那笑容在王安等人眼里却是恶魔之笑,几个手下那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用忌惹寒颤来形容也不为过的

  “典型的笑里藏刀”王安等几个倒霉蛋在心里嘀咕着

  “是是沈少,我们肯定能办成,一个礼拜内绝对让姓叶的变残疾人,瘸着腿爬回家去”王安赶紧摸着面颊溜走了好像这彩灯旋转的高档酒庄里有着毒虫猛兽似的,溜之快也

  “凤三,nǐ说许少、缪少他们会不会怪罪我没办成事?”沈开又问起了一旁的狗头军师凤三爷

  “这个难说,别看许通此人表面看上去好像很糊涂,其实我总觉得此人是在装糊涂

  从种种事情看,此人在省检察院反贪局工作,举着反贪的旗子听说给他老头子许万山扫清了许多的拌脚石

  当然,他扫清的都是一些处级官员,厅级干部他hái没那能量不过人说一双筷子易折断,一把筷子就难折断了

  往往一些大员们坏事都会坏在手下得力的下属身上许通帮着他的老子剪除掉他老子对头的得力下属

  间接来说他老子的对头力量绝对削弱了,就那样子残食下去,他老子对头的势力减弱,无形他老子许万山的势力增大了,此消彼涨嘛”凤三爷倒有一套说理下来很令得沈大公子信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