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抢得先机


  “怎么?”贺海纬感觉到了什么

  “被人阴了,**”叶凡狠狠地甩出了这句话

  “到底怎么回事,麻痹de,敢阴我兄弟,,老子打断那咋种腿”贺海纬一幅土匪相,出口粗猛但也显出他de☆实诚来,当然,这些也只有在叶凡这个兄弟面前贺海纬才会如此de

  “晚上到八宝阁……”叶凡把事给说叨了一遍,当然,也有寻求贺海纬相助de意思

  叶凡有些担心李昌海只把自己当一枚棋子利用,●不会考虑到自己de利益得失所以转道想求贺海纬出面,借用一下省厅de力量

  电话里半天没吭声,估计贺海纬也在考量得失毕竟叶凡面对de是缪刚,这个还只是正面冲突de人

  他老子省委督察室主任名头太响亮了,而贺海纬现又在结骨眼上,如果因此事把自己去德平de事给搅黄了那就太可惜了当然,叶凡并没倒出许通这个强de大少来,怕吓跑了贺海纬

  当然,叶凡也想借此事考量一下贺海纬这人de可信度如果推诿de话说明此人不可深交,只能当普通朋友了

  “叶老弟,有什么请直说,贺哥我豁出去了”贺海纬终究答应相助了,也使得叶凡相当de欣慰

  笑道:“不要你正面出手,我是想借用你省厅de力量,盯紧点缪刚那一伙人,有什么动向给我直接说,至于怎么样采取措施我会想办法de当然,这事你得秘密着去做,最好连李书记都不要说,免得引起一些不必要de麻烦,目前此案还是东城分局在办,不要影响了贺哥你de升迁”

  “兄弟说这话就见外了,我会严密guān注着de放心,我挑de绝对是我de铁竿真要采取什么措施de话老哥我绝不会含糊de,兄弟等着听好消息就是了缪刚是吗?还是我de同事,综合处de◆啥时好生再让他飞两颗门牙才对,哈哈哈……”贺海纬很是干脆

  皇城酒庄

  “那小子被放出来了?”听了缪刚de说词,许通那嘴角抽搐了几下,阴沉如墨

  “海大de兰副校长作de保证,□**,这小子又踩中狗屎了老子还去了两颗门牙,这事没完,不把他搞臭我就不性缪”缪刚捂着自己de嘴唇差点暴怒了

  “别急,虽说暂时放出来了,但他那嫌疑人身份绝不能让他洗清de,只要作成铁证,我看兰基文还怎么保他”许通发狠了

  “绝对de,只要作成了死证,他想翻盘是不可能了而且,再过三天培训就结束了,许哥,你得抓紧点

  只要紧咬不放,我相信,他那个中央党校后备青年干部培训名额绝对○丢了

  最好是把这小子直接送入大牢,麻痹de,看他还怎么拽气”缪刚几乎快咬牙切齿了,这一咬之下,发现门牙漏风,又哀叹着自己de牙齿,脸上露出de是一脸de狰狞

  “这事我先不出面,你父▲diūle

  zuìhǎoshìbǎzhèxiǎozǐzhíjiēsòngrùdàláo,mábìde,kàntāháizěnmezhuàiqì”miùgāngjǐhūkuàiyǎoyáqiēchǐle,zhèyīyǎozhīxià,fāxiànményálòufēng,yòuāitànzhezìjǐdeyáchǐ,liǎnshànglùchūdeshìyīliǎndezhēngníng

  “zhèshìwǒxiānbúchūmiàn,nǐfù◇亲不是省委督查室主任,弄点什么还不容易”许通阴声笑道

  “这个容易,我回去后立即就办,只是pí鼓决不能落入他de手上”缪刚说道

  “得立即送走,沈开,此事你去办”许通吩咐道

  ■◇亲不是省委督查室主任,弄点什么还不容易”许通阴声笑道

  “这个容易,我回去后立即就办,只是pí鼓决不能落入他de手上”缪刚说道

  “得立qīnbúshìshěngwěidūcháshìzhǔrèn,nòngdiǎnshímeháibúróngyì”xǔtōngyīnshēngxiàodào

  “zhègèróngyì,wǒhuíqùhòulìjíjiùbàn,zhīshìpígǔjuébúnéngluòrùtādeshǒushàng”miùgāngshuōdào

  “délìjísòngzǒu,shěnkāi,cǐshìnǐqùbàn”xǔtōngfēnfùdào

  ◆“这个容易,找一个地方先guān起来就行了”沈开干声笑道

  “沈开去不大好,估计前次de事沈开已经被姓叶de盯上了,而且,李昌海这个人好像跟叶de会熟,不然今天晚上姓叶de就出不来了像沈开de□目标很大,估计会被李昌海盯上”缪刚摇了摇头,觉得不妥

  “当然,我们能想到de别人也想到了不过,我倒是觉得有一个地方最合适”这时一旁de凤三爷呷了一口二块钱一瓶de烧刀子,摇头晃脑de说道

  “说来听听,别卖guān子了,这次不把姓叶de搬倒,我许通还混个球”许通几乎也快咬牙了

  “直接藏缪少家里,我相信即便是李昌海也得顾及到缪少老子那个督查室主任头衔”凤三爷出了个非常馊de鬼主意来

  “这个估计还不能算是百分之百安全,我父亲充其量一个正厅级干部,而且省委督查室名头响,其实只是干一些吃力不讨好de跑腿de活

  李昌海挂着个政法委书记头衔,未必真怕我父亲”缪刚说到这里,隐晦de扫了许通一眼

  说道:“要不放许哥那里,凭着伯父de省委常委头衔,又住在省委家属楼里,没有特别通行证都进不去

  李昌海即便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进去de要干就干些狠de,要把pí鼓藏得百分之百安全,等这事一过,叶凡入了监牢,那时他还有什么办法翻盘”

  “我那里安全是安全,不过老头子还要过几天才出国,他在家不好安排”许通摇了摇头,当然不想把pí鼓这枚炸弹引到家了

  这时一旁de沈开笑道:“我倒想到一个绝对安全de地方,你们忘了省军区de曹鸿大少吗?

  他们家可是住在军区家属楼区,而且是省军区最高层de那座楼里,估计没有通行证绝对进不去d▲e

  而且,曹鸿de老子可是省军区副司令员,就单是他家门外绝对有着人站岗de

  而且,前两天我听说他家里有个亲戚来,带了个小孩,正想请个保姆,咱们就把pí鼓弄去当保姆,叮嘱她不要出门就□是了”

  “哈哈哈……”屋里传来一阵子de阴笑声

  “还是沈开这脑子活啊,李昌海再厉害,他那几支破枪难道还敢撞入军区去搜查不成他即便有那个胆子,也得有那个权力才行”许通连声赞道,令得沈开感觉十分de受用

  叶凡刚回到党校,总算是把培训总结修改好,时间已经到了晚点了,夜色已经很深了

  “明天de暴风雨估计就会来了,呵呵呵……”叶凡淡然面对着窗外,早作好了准备但内心de一丝忧虑是难以一时释怀了这其中de变数太多了

  不久,长期驻扎在水州楚天阁.叶府de陈啸天老头打来了电话,说是没发现缪刚有什么异动,只是发现在皇城酒庄,他跟许通、沈开等人在一起喝酒聊天

  “跟许通他们在一起,怪了,他们难道没采取行动?”叶凡嘴里喃喃着,突然眼前一黑,急问道:“陈老,发现那个pí鼓姑娘没有?”

  “就是那个你说de大屁股姑娘?”陈啸天问道

  “是de,屁股大号,差不多快赶上铁锅了,一眼就能看出我怀疑她跟许通是一伙de,估计这事是许通强逼那姑娘一起陷害我de”叶凡眉头紧皱,说道

  “没有我还在zhōu围找过,没发现那样de姑娘,小屁股de倒是发现了几个,正跟许通他们一伙玩游戏”陈啸天调侃道,想不到此老也有风趣de时候,看来老古董也并不是全都板着个脸,他们也是人嘛

  “没有难道被许通一伙藏起来,或者说转移了?”叶凡心里可是急了,想不到许通de度如此de快自己刚出来不久就安排陈啸天出动了,难道自己一走许通就转移了pí鼓?大失先机啊

  “有可能,公子你通知我去时这其中估计也担搁了一个多钟头,许通有足够de时间把那个大屁股姑娘转移走de要不这样,干脆我下手,把许通和缪刚这一伙全抓到咱们山庄来,我就不信他们能熬得住,哼”陈啸天那话突然变得有点阴森森de

  “这老头,估计又想使出他那非常规手段了,估计叫他杀人都会不含糊de”叶凡心里一惊,赶紧说道:“没必要,一件小事,何须如此

  陈老,现在是法制社会,有政府和执法机构在,不能依着我们de性子乱来

  就拿杀人放火来说,即便你作得再隐秘,也有露底子de时候,苍天是有眼睛de,千万别干傻事,犯不着

  当然,你给我盯紧他们就行了,这边de事我这边另想办法,相信那个pí鼓姑娘即便是转移走也跑不了多远de”

  叶凡挂了电话后又直接打向了李昌海书记处,当听说pí鼓不在八宝阁时李昌海也是一愣,沉默片刻说道:“叶凡,你得作好最坏de打算,估计这事一时半分解决不了啦

  如果pí鼓还在水州,还好解决一些,如果已经给转移出省了,就麻烦了

  华夏这么大,想捞一个人,如大海搜针一般即便是躲在水州,咱们省城可是有着500多万人口,差不多也是大海捞针

  不过,暂时还不能确定pí鼓是否回家了,我马上派人查一下如果真de失踪了我会立即采取措施,发动人员全城暗找

  不过,叶老弟,这水州是省城,跟你们墨香不一样省政府,省委各级领导全盯着de

  太大de动作绝对不行,比如说全城搜索这个除非遇上重特大案件,像pí鼓这个姑娘de事,现在还不能确定她是否转移或者隐藏了,所以,我们也只能暗中搜找一下

  如果pí鼓是杀人犯,我们当然可以全城查找了不过pí鼓de性质不一样,只是一个怀疑罢了”李昌海说到最后好像跟叶凡也是掏心窝子了V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