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一句话少了一将军


  第七百五十二章一句话少了一将军

  【3到昨天扫墓给扫得高烧了,躲被窝里抖打摆子不过想到大家在等,所以从被窝里钻出来把所剩无几的存稿了一章,肉痛得我……害得我老婆还以为咱中邪了,去求了什么圣水来喝俺是无神论者,不喝,不过,最终在吃药时被我老婆子偷梁换柱掺开水里给喝了,唉难逃女人法掌……】

  去年仅仅19岁就能破格提拔为我军现代最年轻的上校,而且还是特勤里的上校军衔,那个份量◎可不是普通军队里的上校能比的在顾天棋的眼里,此人简直就是前途无量,无可匹敌之辈是属于那种绝对不能得罪,而且还要拚力结交之人

  “叶副帅叶副帅说了,你谢强可以反对我的任何事,那是政府层面公事公办□

  但不能把私人恩怨拿到常委会上去,而且像个泼妇一般出口就骂人

  你玩死我叶凡没什么话说,但一二再,再二三的骂我‘黄口儿’,士可忍孰不能忍”张强一脸愤然喷出了这话来,顾天棋那脸立即阴沉了下来,他知道,这是叶凡在借张强的口传递着什么犯骚子信息

  “猎豹还有事,我先走了,改天再请顾军座喝酒了,呵呵……”张强传话完毕,刚好电话也响了起来,走人了

  “嘭……”

  顾天棋终于一脚把自己的茶几给踹成了破柴片,嘴里大骂道:“混蛋混蛋啊祸及家人一个‘黄口儿’,谢家少了一个少将一个少将啊”

  旋即,凤政委接到了变tuī荐人的电话,弄得凤政委也好生郁闷

  因为变的那个人就是墨香市野战一师的师长赵昆tuī荐他担任岭南大军区第二集团军副军长,当然,因为赵昆已经是少将了,这军衔就不是顾天棋的事了当然,顾天棋又卖了个人情,把少将军衔可以戴其他同志身上去的

○  这个时候,谢开林还在作着升少将的梦

  世事难料,谁也说不清

  在重大强势面前,顾天棋还是选择了倾向叶凡毕竟叶凡还不止代表一个人,铁占雄这尊大的神还在其人背后撑着

  虽说谢开▲林是自己的心腹,但顾天棋也犯不着冒着得罪叶凡这个未来之星,铁占雄这尊响当当大神的危险还要tuī谢开林上位了

  而且,tuī荐赵昆上来,间接来说也是向京城赵家示好因为赵家的赵括中将现在已经调到燕◆京大军区任副司令了

  军界的这一次大动作,赵家也只能得到安排这一次机会,总得给其它各方留点位置是不是?

  所以赵昆暂时只能搁置下来等下一次了这个,当然是军界各方大佬平衡、妥协之后的结果▲

  原本有人tuī荐赵昆,不过被顾天棋强硬的否决了想不到才几个时,这tuī荐名额一下子就易主了

  所以,才会令得凤政委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感觉这军界人事大事,好像有时也跟三月的天一样,说变就变脸了

  这个,关键就在于谁是掌权人

  “凡哥,你要走了?”范春香一边给叶凡搓着背,一边问道,脸上也挂着许多的不舍

  “嗯工作需要有空我会回来看你,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再找个人”叶凡又劝道

  “找人,以后再说,我这白虎mìng,没人喜欢只是希望你能多看管着点范刚就是了,我怕他犯错误”范春香略显忧虑

  “不用担心,有我在,天大的事我会罩着范刚的”叶凡转过头来,摸着范春香的手

  “嗯我知道,就是我不说,你也会罩着范刚的,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要看严着他,别让他给你添乱子他这人脾气冲,犯起倔来八头牛也拉不回来”范春香轻轻说着,“对了,丁主任又把经济区招待的地位改成我这酒楼了”

  “呵呵,张国华是个聪明人”叶凡随口应了一声

  不久

  范春香早呈一具裸羊,两人驾轻就熟,配合得相当默契晚上她也是特别的疯狂,估计想把以后的疯狂都在●这一次全给泄掉努力摆着各种姿势迎合着某男的强悍索取

  长枪一次又一次从那两片圆丘中进出着,在颤栗着,做着活塞运动圆丘也在颤栗着,如打摆子一般,有点地震的架势一次次的菜西施被送入顶峰,如在波光刀●zhèyīcìquángěixièdiàonǔlìbǎizhegèzhǒngzīshìyínghézhemǒunándeqiánghànsuǒqǔ

  zhǎngqiāngyīcìyòuyīcìcóngnàliǎngpiànyuánqiūzhōngjìnchūzhe,zàichànlìzhe,zuòzhehuósāiyùndòngyuánqiūyězàichànlìzhe,rúdǎbǎizǐyībān,yǒudiǎndìzhèndejiàshìyīcìcìdecàixīshībèisòngrùdǐngfēng,rúzàibōguāngdāo剑中尽见血红……

  酣战良久方息

  刚换洗了身子躺在床上,电话响了

  叶凡拿起电话接通后,不过,里面半天没有声音

  “奇怪了,到底是谁?”叶凡心里寻思着,不过对方挂了

  “莫名其妙”叶凡咕噜了一句随手入下了电话

  “也许是别人打错了”范春香蹲床边,细心地给叶凡修理着脚指甲,一脸温顺的笑道

  “也许是”叶凡淡淡笑了笑也没多想

  不过,晚上12点时,叶凡也躺下正准备睡觉,电话又响了接通后里面还是没有声音,显得有些诡异

  不过,叶凡总感觉,电话那头的人应该是自己熟悉的人,因为他通过那无线电波,仿佛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芳香光火石般闪现出一个美丽的倩影来

  “是你吗?”叶凡轻声问道,旋即大了点声音道:“肯定是你,说话,快说”

  不久,电话那头传来了5555……低沉而压抑的哭音

  “唉真是你,倪妹”叶凡叹了口气

  “我在那个粉红色房间等你,我亲戚不在”方倪妹扔出这句话后挂了电话

  “唉……倪妹,你这是何苦……”叶凡心里一阵子酸楚,久违的记忆又涌上了心头

  那次因为凤支书被墙压死,去龟岭村的途中,在一辆大三轮上跟方倪妹的疯狂又涌上了心头

  就是在那辆大三轮上,方倪妹失去了处子之身,自从她嫁给谢家的谢端之后,两人再没什么出轨之举了

  用方倪妹的话来说,我不愿意用谢端粘染过的肮脏身子来玷污你其实,叶凡那身子才是最肮脏的,这个,只是一个心灵心想罢了

  而在一个酒醉后的晚上,在天水坝子那间破落的老宫里,那个纯朴得像李春波唱的‘芳’样的姑娘叶若梦,为了保护她的母亲,失去了处子之身而摘去她身子的人,也是叶凡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我是不是个祸害?我是不是个卑鄙人……”叶凡嘴里念叨了几句,感觉酸楚得很换了身衣服,如狸猫一般出了春香酒楼,直往那个梦中的粉红房间而去

  还是那座楼,后门还是没扣当一步步心地登上楼上时,当离那间曾经梦幻过的粉红色房间越来越近时,叶凡突然有种近乡的情怯感觉

  “总得进去……”叶凡叹了口气,轻轻tuī开了虚yǎn着的房间里面还是一遍旖旎的温润粉红,亮眼而不扎眼

  昔日的清灵妹子,如今已成他妇的方倪妹,一身大红袍子,穿着的居然是那天晚上有点像婚纱样的大红袍子,还是静静地坐在那张粉红色的老式旧办公桌前,面前,摆放着一个大圆镜子镜子里正映衬着一张梨花带雨的如花容颜,还有一颗嘭嘭嘭跳动的心

  她,粉嫩的后颈在粉红色映衬下,显得那般的浪漫,梦幻,甚至迷离,叶凡甚至有种进入梦境似幻的奇妙感觉

  “你有事吗?”叶凡轻轻关上了门,轻声问道

  “嗯”随着方倪妹出的嗯声,她突然转过了身来叶凡眼前一花,感觉眼前顿时一片粉嫩朦胧

  纯扑的妹子此刻变得无可匹敌般的前卫,居然没扣上扣子,从脖颈处开始,大红袍子往两边大大的敞开着,一直腰间,到下身,到腿根子处

  诱人的胸脯前那两座勾魂乳峰子,还是坚硬的挺立着随着方倪妹的心情在轻轻的颤栗波动着,因为她还没生育

  下身的袍子里居然没有内裤,一抹茵草在沟壑间微微乱窜着,两条修长,略显黄嫩的腿在粉红色的灯光下显得诡异般的迷人,妖灵般的扎眼

  方倪妹轻轻一抬手,红色袍子轻轻地,全都顺着肩部滑落在了原木地板上是原木地板而不是实木地板,一尊粉嫩的如粉玉般蕴润的身体呈现在了叶凡面前,随着妹子那两腿轻轻微张,那……

  “凡哥,就这具身体外形还跟原来的一样只是,里面已经脏了,脏了倪妹别无所求,让你看看,唉……”方倪妹叹了口气,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打着闪儿,慢慢在站在原地挪动着那美妙的**,时尔来了个慢动作般的36o度大旋转,时尔又是轻轻的来个八字形,时尔俯下身子,让身后那圆臀整个,毫无遗漏的展现在了某猪哥面前,时尔……

  尔后,轻轻的蹲下身子捡起地板上的大红袍子披上了,这次,连扣子都给扣上了

  “倪妹,你这是何苦,谢端欺负你了?”叶凡眼中闪出一抹吓人的寒煞

  “没有他对我很好,像女皇一样供着我只是,这些天来谢家遭到大难,他天天喝得酩酊大醉,就是这样子了,还从没骂过我,打过我……”方倪声说道

  “这就好”叶凡收敛了寒芒,酸楚的笑道

  “我知道你要走了,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走前,我能求你一件事吗?”方倪妹声说着,盯着叶凡

  “你说”叶凡嗯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