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格局


  第七百七十九章格局

  【1到,感谢书友110413084517250i两位书友打赏,另外,风少爷de剑相当厉害一人就砸了四张月票,有剑就有刀,希望能冒出几把刀来】

  “荒倒是没什么荒着,估计是产量低得吓人,不会是跟土壤或种田技术,或者跟种子有关?”方圆也没弄明白这个问道,眉头皱着,也搞不清这些状况

  “我知道了,明天问问管农业de分管领导,农技方面专家再说了”叶凡点了点头,说道

  “还有,麻川de领导关系也相当de复杂,以前说鱼阳有四大家族,其实麻川县de复杂一点不输给鱼阳只是这种复杂性又不一样了

  麻川以前是有名de土匪窝子,所以,土匪也形成了一个个大大小小de家族

  像马胡子镇就是马家人盘踞de地方,以马胡子这个土匪霸头为大当家de马家窝集团

  后来马胡子虽说被消灭了,但大部分de土匪都改善投降了,马胡子镇姓马de基本上都是马家人,也可以说,解放前他们祖辈或多或少de跟土匪有着这样那样de瓜葛

  牛头镇姓孙de相当多,县委组织部长孙明玉de老家就是牛头镇de不过,听说其父孙国栋部长老早就迁走了,孙明玉他现在就是牛头镇de带头人,在那个镇子威望还是相当de高

  振臂一呼,响应de人绝对一大片当然,他de威望跟周富德相比又弱了不少,毕竟离开牛头镇相当长时间了,不过,家族观念、土匪那种讲义气势头并没散掉多了

  羊角镇是铁家人天下,县委常委、青山镇党委书记铁东是不是很冲,估计比你当初在林泉镇时表现得是厉害傲气十倍此人dede势头跟地区公安局de林天倒是有得一比

  就是因为铁家人在咱们县可不少,他,就是一只青年壮羊,还是属于那种用羊角就能扎死人de狠羊犊子

  县委书记周富德是一个霸主型号de一号人物,以前周家跟马胡子镇de马家就相当de好,估计就是马胡子镇de马家在支持着周富德de而且,周富德以前de祖上好像就是马胡子家de帐房先生

  除了周富德,还有一个人值得注意点,就是党群书记韦不理,此人是河对岸de壮家族人出身de

  听说此人de老婆阴素素是咱们麻川第一美女,叫什么来着我也不晓得,人也从没见过

  叶先生,别看此人一脸de阴柔随和相,听说其人骨了里并不像他表现看上去de那般秀气,还假装儒生样de假道学这种人其实比周富德难缠,藏在暗处,为人方面又难以抓住其软肋,是个够了得上份量de对手

  而且,地区也有领导在支持着他听说江县长在金桃乡搞de几万亩桃树基地就跟他有关,我一直在怀疑,江县长难道就是他害死de,或者说是逼死de,这个目前没有证据

  除了这几个人我打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外其它我了不怎么清楚了,不过请叶先生放心,我会时刻注意de”方圆给叶凡打着参谋,倒是省去了叶凡相当多de麻烦

  “政法委书记马云qián是个什么样de人?”叶凡问道

  “这个,不清楚”方圆摇了摇头

  “马云qián,马胡子镇正宗de马家人这个人不是个东西,人家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人,刚好相反,听说被他糟塌过de外姓人家不少,都是住在马胡子镇de外姓人而且,就连马家本族人娶de媳妇儿也有被他那个了de一个不折不扣de老畜牲,老混蛋”车雪莲炖好了蛇肉汤送上来,刚好听见,随口就骂开了

  “是ma?你这有根据没有?而且,为什么没人告他?”叶凡心里一动,装着随意样子问道

  “我就亲身经历过,我刚到这马胡子镇开店,马云qián这老狗时不时会来纠缠一番

  有一次还被他挤进了内屋,幸好我表弟刚到冲了进来,不然……”车雪莲一脸de愤怒,瞅了两人一眼,又说道:“至于说告状,谁敢前年有个女人de弟弟一直嚷着要到地区,到水州去告他结果怎么样?

  莫名其妙de就死在了天车山下,翻车了而且,连那女人de丈夫一起翻下车de,一家人现在就剩下孤儿寡妇de,可怜得很

  大家都猜测是马云qián干de,不过人家还管着公安,县里周书记宠着他,公安局难道还能真拿他说事儿

  结果自然是交通事故不了了之了后来,这一带人再没人敢叫嚷着什么了,女人被他欺负了也就忍着,有啥办法

  民不与官斗,何况他还是一只披着人皮de凶残狼官,马家又有一伙混混,平时打架斗殴,谁敢去招惹他们那伙凶人

  打得鼻青脸肿是小事,打断了腿脚是常有de事而且,人家连医药费都不用出,有一次一个人家被打了,去问他们讨药费,那些马家土匪怎么说:还想要qián,再来讨de话另一只脚也给一起断了想问老子要qián,这麻■川,还是马家人天下

  马云qián官场上混得香,地下暗de方面又有一伙混子撑着,黑白通吃,谁敢招惹他那是找抽

  就拿他养de那只大花猫来说,讨厌得很,经常偷东西吃,可整个马家镇,就没人○敢动手整那只猫一回

  有次有个外地青年可能给气极了,因为那只猫抓伤了他女朋友de脸蛋,那年青人随脚抬起踢了那猫一脚,结果还被马云qián支使人给弄进了局子,关了15天,说是虐待动物什么de

  结果,那个外地青年人被马家de混子敲了好几千块才出来了,他女朋友,听说差点被欺负了,最后是吴彤局长看不过去了,出面挡了一回才算保全了那个女子……”

  “老子太监了他这个人渣”pēng地一声,桌子被方圆拍得咔嚓作响,差点散架了

  方圆虽说身体不好,从四段降到了二段,但二段身手也是一狠角色

  而且方圆在特勤驻香港分站,什么阴事,狠辣事不敢干估计杀人de事也没少干,当然,那个都是为了执行任务

  此刻少有de显出一脸de狰狞狠辣劲来,现在身旁de车雪莲,就是方圆de专用品,哪能容得马云qián来骚扰

  “雪莲,你放心,如果他再敢来你立即打电话给我,看老子不拔了他这身人皮当鼓敲”

  “冷静点方圆,咱们是党de干部不是土匪”叶凡喝道,转尔伸指点了点桌子,笑道:“你忘了你是干什么dema?呵呵”

  “噢是忘了,呵呵”方圆那眼中闪过一丝阴辣马云qián既然作了这么多恶事,自然有空子可寻de,方圆作为纪委书记,真要关注着他还怕没机会下手

  车雪莲知趣de放下蛇肉汤出去了

  “她很懂事,呵呵……”叶凡笑道

  “嗯,不然我也不会叫你过来了对于保密一块我方圆以前呆de部队那个是最注重这个de”方圆脸上露出了一丝会心de微笑,看来车雪莲对他de确很好

  “马云qián此人de确可恨,我指名给县公安局de车子他居然厚颜无耻地抢行占了一辆走而且,连他自己退出来de那辆普桑都不给县公安局像这种连脸面都不要,一个干部基本道德都不具备de人,他那个屁股能干净ma?既然他要来惹雪莲,咱们就好好地准备一点东西给他放放血”叶凡干声笑道

  “我知道了,定要一刀见血”方圆伸指在桌上划了人十字架,意思是送这厮上绞刑架

  “嗯恶人,自然就要恶惩了,咱们虽说不自诩包青天,但基本de公德道义良心还是应该有de

  不过,这事也得顾及到周富德此人,咱们一时不急,要动手de话定要一击致命,要拿得出让周富德都汗颜de铁证来才有用

  不然,既得罪了周富德,一锤子又没敲死马云qián,此獠如果反扑起来,那也是相当有威力de

  毕竟咱们都是外地人,俗语说强龙难斗地虎这个在什么时候都是真理,他们de势头太大,一呼百应

  不要说别de,就是经常搞些小动作使拌子破坏全县经济发展de大局,就够咱头痛de了”叶凡嘴里说着,一拳擂在桌上,小声哼道:“一拳见血”

  “一枪毙命”方圆回哼道,那双眼中,弹射出de是狼样de光彩

  “老周,那小子口气相当大?”马云qián这厮居然没睡,桌上摆了一个棋盘,正跟县委书记周富德小酌兼下棋,倒显得悠闲自得

  “这不叫口气大,这就是一种气势,老马,你看看,咱们祖辈留下de草莽豪气全给你败光了呵呵,天要阻我我破天,但愿他真能破除横梗在咱们麻川人民头上de那座天墙de豪气”周富德淡淡一笑,语气中颇为欣赏样子说道

  “老周,你这么看好那小子,我是一点都不看好他de就凭他,一个刚20出头de毛头小子也敢如此狂妄,嘴巴大话谁都会说,但实际上要做起来,难于登天,天车山脉那堵天墙如此好破de话也不用等到现在了咱们地区情况谁都清楚,想从地区搞qián回来发展麻川,那条路早就断了”政法委书记马云qián漠然得很,自信得很,自然是一点也不看好叶凡同志了

  “嗯地区每年给麻川一点qián都得肉痛得叫上几次,根本就把麻川剔除在了地区各区县发展之外,这里,快成化外蛮夷之地了,唉……”周富德感情复杂着

  “老周,你真de要下放权力给那小子胡搞?”马云qián脸上挂着深深de忧虑

  这厮当然不是忧虑麻川县经济搞砸了麻川人民受苦受难了,他是有些担心自己手中de权力受到压制马云qiánde祖上跟马胡子其实是同一伙de,当时周富德de祖上还只是马胡子家里de管家

  所以,周富德跟马云qiánde关系相当de复杂不然,马云qián名声如此de臭还能在麻川县混得风声水起de

  当然,跟周富德这个一号人物de纵容包◎庇也有一定关系de现在叶凡de强势进入,使得马云qián深深de感觉到了一种令人压抑de气息

  今天,马云qián老着脸皮虽说从县公安局抢回了一辆三菱,但县公安局长吴彤de不知趣也令得他相当d●e难堪,这小子一直喊着这是叶县长亲自安排给局里de车子

  而且当作全局干警面,还搬出由头说这是专给公安用de什么de,差点没气蒙马云qián

  以前叶凡没来时吴彤还是听话de,至少有不服嘴里也不敢顶,现在麻川好像要变天了,这小子有些脱离自己控制范围了

  这不得不引起马云qiánde警觉,自然,对改变这种状况de因县长也给恨上了

  “下放权力,呵呵,这个界线有些模糊也不能这么说,不可,也可以这么说一些只要叶县长能干出成绩,我给些权力给他也行,既要马儿跑得快,也得给点好草料不是而且,干出成绩来咱们不都有份头,再说,再不把麻川往上撑去,咱们县还真没希望了,不然……”周☆富德旋即摇了摇头,不愿意再扯这些事了

  转尔,半开玩笑说道:“老马,你今天de行为可是有些不地道为了一部车子,有些不值”

  “有什么不值de我作为县政法委书记,原来那辆车子你不是没见过●,那还能叫车子ma?

  还不如拖拉机,至少能嘣得远些我那破车,去地区开会de路上得抛几次锚

  有一次硬生生把我给抛在了天墙老虎口,结果等了半天没车来,幸好下面不远处就有几户人家

  不然,半夜得活生生被那破车子冻死而且,作为政法系统头头,领导带好了头下边才能好de开展工作我要部车子,天经地义”马云qián丝毫不以为耻,振振有词,好像抢了公安局de执法车所应当de

  “带好头,你这老小子就知道整天搞女人,被你搞大肚子de女人还少ma?

  估计私生子都有半个饮事班了别以为老子老糊涂了,哪一次不是老子在暗中为你擦屁股,生出de孩子送人de送人,抱走de抱走,哼”周富德心里暗骂着,面上却是不露声色,说道:“唉……都是县里没qián,不然,你了不用受这种苦了为了一部车子跟下属抢,也de确是有些……”

  “最近方副县长好像老实多了,不过,我感觉他只是暂时老◎实,现在叶县长到了,也许那老小子又会兴风作浪了”马云qián笑着,扯出了周富德de老冤家常务副县长主鸿国来恶心他

  因为这厮心里有些不舒服,认为周富德讲得太难听了一些虽然没叫自己把车子还给县公☆◎实,现在叶县长到了,也许那老小子又会兴风作浪了”马云qián笑着,扯出了周富德de老冤家常务副县长主鸿国来恶心他

  因为这厮心里有些不舒服,认为shí,xiànzàiyèxiànzhǎngdàole,yěxǔnàlǎoxiǎozǐyòuhuìxìngfēngzuòlàngle”mǎyúnqiánxiàozhe,chěchūlezhōufùdédelǎoyuānjiāchángwùfùxiànzhǎngzhǔhóngguóláièxīntā

  yīnwéizhèsīxīnlǐyǒuxiēbúshūfú,rènwéizhōufùdéjiǎngdétàinántīngleyīxiēsuīránméijiàozìjǐbǎchēzǐháigěixiàngōng安局,但那一个‘抢’字冒出来还是令得马云qián有些难以接受

  “呵呵,我拭目以待如果,哼”周富德突然变脸,丢了半句话出来,马云qián当然在心底里偷着乐了

  这厮暗暗得意道:“看到没,一提方鸿国你老小子肯定立即乱了分寸,还说老子抢车什么de,你跟方鸿国不是也抢女人,那个,比老了龌龊”

  其实那个早就是一些成芝麻烂谷了de一些老事了,周富德年轻时跟方鸿国其实还是一对相当要好de朋友,后来为了一个女人,两人是由兄弟变成了仇人

  最后,获胜者当然就是方鸿国了周富德郁闷之下一心铺在官场升级上

  意外de就是他运气好,认识了当时还不是行署专员,只是地区财政局局长de王朝中

  从此,周富德攀着王朝中de龙胡子,青云直上,总是赶一步提拔在了方鸿国前头,从升官上说,周富德是情场失意,官场得意了

  方鸿国当青山镇镇长时周富德是书记,方鸿国好不容易升了☆副县时人家周富德一举就由青山镇de党委书记入了常

  而且是直接提拔为县委副书记,等方鸿国成了常务副县长时,人家周富德已经贵为一县之书记了,那是稳稳de压着方鸿国几个头

  方鸿国当然也急★

  为了在老婆面前表现,他是昴足了劲头在追赶着周富德,就连作梦都梦见自己升了副专员压住了周富德这个麻川县一号人物,可惜事与愿违,待得他一醒过来,只能是深深de遗憾和痛心

  其实他老婆根本就没再乎这些,这个只是两个男人之间de暗中较劲罢了

  前任江县长死了后方鸿国自然也是四处拚命活动,奈何没被庄世诚这个来de地委书记看中不然,早升县长了

  方鸿国知道周富德跟王专员关系很铁,所以绝不会投奔王专员de了可惜庄世诚又无没机会接近,因此,反而这个县长让叶凡同志捡了个漏,使得方鸿国是郁闷不已

  第二天一大早,叶凡在农媛媛陪同下开车直往麻川县最偏远,最穷de靠山屯子乡而去正好,组织部长孙明玉也有事要去靠山屯子,两人干脆同车了

  临时头从县里小车队叫了个姓李de老师傅开着自己那辆宽大de牧马人农媛媛坐前排副驾上,叶凡跟孙部长坐后一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