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勾心斗角


  第八百零三章勾心斗角

  【月票,订阅都不给力啊】

  “妇道人家,懂些啥哪个男人不喜欢权、钱、帽子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个好士兵做官也一样,不想当一把手的干部能有啥出昔

  不想当一把手的干部说明他首先思想就没有了争雄上进之心,没了上进之心他干起工作来就有些懒散了

  人这个东西,一懒散还能出啥成绩,没有成绩那就是庸才的过了一辈子既然来到了这个世上,与其庸才的过一辈子,还不如果激流勇进,好好地去争取一番

  有人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我方鸿国不这样认为什么叫退,什么叫进,什么时候,都要力争上游,勇往直前

  即便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或者是败得一塌糊涂,我还是宁愿当战死的士兵,而不是苟且偷生的孬种……”

  方鸿国的话虽说有些激进,有些不知进退之道,但他身上激溢出的热血,那种永不服输的向上精神倒是深深的震憾着老婆江月玲,也许,这个才是tā当●初选择了他的真正原因

  只是方鸿国这些年来运气都不怎么好,搏击官场每每失意,升迁之路又是诸多阻挠前方无路,头上又被人给压制着,不郁闷才怪

  反观周富德却是正好相反,连连得势,又遇贵人,★高歌猛进,提拔就像坐火车,顺顺当当地坐上了麻川一号人物宝座,而方鸿国,连个县长位置都捞不到

  其实,这里面主要原因就在于周富德的运气好,阴差阳错的认识了当初还不是行署专员的王朝中,而王朝中得势后周富德自然就鸡犬升天了

  而方鸿国,这些年来,无论他如何的努力,但对于地区那一级常委班子里面的领导,那门就是对他紧闭着敲不进去

  而方鸿国这个人其实也是较正派,相对清廉的一个干部所以,自然也没大把的票子拿去砸人了,自然,他也就很难敲开地委班子的大门了

  方鸿国深深的体会到了“朝中无人莫做官的”的滋味,可心里还是不甘心,眼看着自己离那书记县长位置就一步之遥,可这一步好像相隔了十万八千里似的,看得见总是摸不着

  这次叶凡的到来,倒是令得方鸿国那有些沮丧的眼中又重燃起了战斗的火花

  听说叶凡是庄书记亲自点的将才,那说明他的关系跟庄书记很铁,如果此消息查证属实的话,那老方就会毫不犹豫地帮衬着叶凡了,甚至,为了能踩下周富德,当叶凡的马前卒老方也是甘愿的

  “老韦,你那桃树可得注意着点,那人估计没安好心”青山镇书记铁东夹了一颗蚕豆入嘴,嚼得咔嚓咔嚓直响

  “我有啥担心的,那个是疯子牛县长搞出来的噱头,后来,又被江县长给乱搞了一气,那xiǎo子要在此处作文章就让他去折腾总不能把老江从骨灰盒子里拉出来,抑或是把老牛同志的疯病给治好,那个,是不可能的,疯病,听说属于疑难杂症,目前没有根治的药,哈哈哈……”县党群书记韦不理打着哈哈,因为其人声音带有女性的阴柔特点,加上豪爽的哈哈,倒是显得相当的怪异

  “笑个球,娘娘腔,老子鸡皮疙瘩都掉得○一地都是你不担心,老子才不信那桃树,估计留在那就是一祸根子虽说牛县长疯了,江县长死了,但天网恢恢,谁能保证当时一点证据人家都没落下”铁东心里暗暗鄙视着,嘴里却是笑道:“那是既然叶县长有办法解决就让他去◎折腾

  不过,如果到七八月收获季节,就怕那漫山的烂桃子会引起大乱的

  如果现在砍了就砍了,老百姓最多闹闹就过去了糟糕的是姓叶的不让砍,今年再卖不上好价钱的话,呵呵……”铁东淡淡笑着不说了,意思韦不理这只狐狸咋会不懂

  “呵呵,随他便”韦不理装着一脸的淡然,其实这厮心里早就折腾开了虽说现在此事全都可以推在死鬼县长和疯人县长俩人身上,但天网恢恢,就怕当初落下那怕是一点证据什么的就麻烦了

  而且,江家人虽说暂时是偃旗息鼓了,但谁知他们是不是在暗中早昴足了劲头,什么时候卷土重来也说不定

  如果因此事让人家展开联想,把江县长的死都算自己头上,那黑锅可不是韦不理能背得起的

  不过这厮也不是盏省油的灯,知道铁东如此说无非是想拉自己坚决的支持他

  铁东担心的是什么,无非是青山镇的铜矿被县里收回去而且,那铜矿,里面的猫腻多着呢,搞不好跟啥还有些关系,既然你xiǎo子捅我软肋,哪咱也不客气了

  韦不理转尔淡然笑道:“铁老弟,今天叶县长那大刀可是举起来了老弟,你可得由着点了,要是,呵呵……”

  这厮也是喷了半句话,意思铁东同志是聪明人,自然懂了,这厮笑道:“韦哥,咱们由着什么?我可是握有尚方宝剑的青山镇本镇管理铜矿,不但县里点过头,就是地区也点过头的而且,他们当时还说,要把青山镇树立为样板镇、模范镇,帮助青山镇挤区10强镇之列以此为跳板,拿到全省去亮亮相如果真能成功的话,那青山镇,呵呵……”

  “笑笑笑笑个屁就你xiǎo子那点花花肠子别以为能瞒过老子,那铜矿,里面猫腻可多着呢,以为天下人全是傻子

  一年就交了300万,你xiǎo子还故意显摆,特地交了350万那不是不打自招,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350万,就是叫你xiǎo子交600万那腰包还是鼓鼓的全县人民的财富全给你xiǎo子放袋子里,让几十万老百姓跟着受穷

  不过,这xiǎo子在地区有人撑着,那钱反正也落不到咱的腰包,再说,这xiǎo子对我的孝敬还不错,出手大方……”韦不理心里也是一样的鄙夷着铁东,也是点了点头,笑道:“嗯你老弟的确不yòngchóu什么?不过……”

  韦不理讲到这里摸了下那一根毛都没有的下巴,不说了显得一股子神秘味道,倒是勾起了铁东的兴趣

  铁东这厮心里骂道:“你就跟老子装深沉哪回去玩,去潇洒不是老子付账,不然,你这党群书记,上面有着土霸王周德富全面操控了人事权,你老xiǎo子连口汤都难喝到的

  没有人事权了你这管人事的副书记还有屁显摆的,人家全把你当空气了

  不过,周富德这老杂毛也奇怪,每每分派官帽子的时候都会给这阴阳人留下个把空位

  像去年,居然给这厮留了一个乡常委书记位置,一个好局子位子莫不成韦不理已经跟周富德那老东西搭成了什么地下秘密勾当,老子倒得防防别被这两人给卖了,还帮他们数着票子玩”

  这厮心里计较着,故意问道:“不过怎么样?韦哥,咱们兄弟,咋的说半句话,那多磕衬人”

  “呵呵,县官不如现管”韦不理抛出这句话后不再说了,摇头晃脑地对付着桌上的那些蚕豆

  铁东有些急了,说道:“韦哥,你是说那xiǎo子盯上我的聚宝盆啦?”

  “有可能,你看看,你自己都说是聚宝盆了,难道那家伙不眼红,何况他现在当一个穷得丁当县的县长,还□要脱去全省倒一帽子,两年内还要过红沙洲县

  人说,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那家伙,在无法完成任务的状况下,反正自己那帽子都保不住了,不去你那里挖宝去啥地方挖去?

  总不能到那穷得◆连叫花子都不愿去织女、牛郎乡挖地瓜玉米棒子?”韦不理在早上的常委会上早就注意到了叶凡最后提的在青山镇建立铜矿基地的事

  虽说当时叶凡提得轻描淡写的,但韦不理是什么人,人家早就注意上这点了而且,觉得叶凡绝对不会无地放矢的

  “哼难道姓叶的还真敢出手,老子就是把矿山炸了都不会让他得到丁点好处的,娘匹**,大不了鱼死网破”铁东被韦不理挑起了邪火,差点喊叫了出来

  “铁老弟,你这就不明智了跟他玩命,没那个必要咱们是什么人,得yòng这个地方”韦不理轻轻拍了拍铁东的肩膀,又伸指点了点自己脑袋瓜

  “呵呵,失态了”铁东好像番然醒悟一般其实这厮是在故意发脾气,给韦不理一个错觉

  铁东,作为青山镇的书记,县委常委,绝不会笨到啥地方去的而且青山镇情况复杂,他能在那个地方掌控住局面,绝对不是一个庸手的

  这厮也跟叶凡一样,最喜欢玩扮猪吃虎的破事儿而且,就连韦不理那个老狐狸好像有有点上当的架势

  不过,韦不理怎么想,谁能保证他不是在演戏,所以,这个,谁也说不清到底谁说比谁难缠的

  第二天早上

  叶凡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门轻轻被叩响了

  “进来”叶凡知道肯定是那个暂时充当秘书角色的农媛媛了,经过叶凡的擦药治疗,农媛媛的伤情也好了许多,只是没有全好罢了

  令叶凡感觉诡异的就是今天的农媛媛跟以前的tā好像有所不同以前进来时总会先敲敲门,然后规规矩矩的请示一下,得到允许就进来了今天敲是敲了下门,就是没吭声

  农媛媛闷声不响地把县政府办搞的有关建立三个基地的脱帽工程计划方案放在了桌上然后默默地泡上了茶,站一旁默不吭声了

  叶凡瞅了tā一眼,发现此女那脸上挂着一丝郁闷和失落,心里暗道:“怪了莫不是那天晚上咱在路上给tā上药的事引起了tā的反感,使得tā很是不高兴,所以今天是漠然相对那天咱只是摸了▲摸摸tā的臀部,那股沟子咱都没敢深入,而且当时是擦药,碰上一点也纯属正常,这个倒奇怪了,tā不会那般的保守,平时,那屁股不是也经常给人打针,不过,那个时候好像都是女护士啥的……”

  这厮想着,★嘴里笑道:“怎么啦媛媛,谁又惹着你了?”

  “没什么”农媛媛应了一声,xiǎo心地瞅了叶凡一眼,欲言又止样子

  “有什么话直说嘛”叶凡淡淡的扫了tā一眼,神情缓和了许多,问道

  “没什么,真没什么,叶县长,没什么事我在外面候着”农媛媛摆弄着自己那黄色的衣角,说道

  “真是见鬼了到底怎么回事?”叶凡心里暗骂了一句,随即干脆不理tā了,自个儿翻阅起材料来

  过了将近有十来分钟,农媛媛好像憋不住了,又走在办公桌前,轻轻地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把车钥匙,说道:“叶县长,我……我没yòng,没完成您交待的任务”

  “兰主席不要?”叶凡淡淡问道,倒也猜到了一半,估计是农媛媛没完成任务,心里难受所以不好意思,随即也就释然了

  “嗯他说要叶县长自己送去我……我都求了好久,他就是不肯收下……555……”农媛媛讲着讲着,那眼泪都冒了出来,估计是委屈所闹的

  “嗯,不要就算啦,你没必要自责,跟你没关系别哭了,擦擦”叶凡随手在桌上掏了张纸巾递了过去

  这厮心里早骂开了,哼道:“**,不要是不是,一个过气的政协主席,真的那般牛了吗?老子真不鸟你了看来媛媛去所受的气不轻,这不是甩脸子给我看吗?太不识相了”

  “我……555……我没yòng,我……我表哥的事,算啦……”农媛媛一边擦着眼泪一边xiǎo声哽咽道

  “原来是担心我不yòng他表哥……”叶凡心里感觉好笑,也深为农媛媛的兄妹情深所感动,旋即笑道:“你表哥叫什么,我一时给忘了?”

  “车红军”农媛媛抬起了头,眼神复杂着,充满了期待

  “叫他明天来上班”叶凡抛出了这句话后再也不说了,转尔问道:“我的住处安排好没有?”

  “真的谢谢您叶县长,我……我……”农媛媛激动得差点跳了起来,旋即恢复了平静,有些不安,说道:“目前报名的人,除了车红军之外就没其◎它人了,唉……”

  “呵呵,那敢情好,总算有一个报名了这样,先把卫生间搞出来,我想尽快入住”叶凡笑道,心里哼道:“麻痹的看来县里干部们都有所顾忌,不敢搬来跟我住

  那鬼,应该不是主要原◆因估计这事儿也简单,如果跟我亲近那不是就跟周富德或者其它什么县委领导有了冲突,看来我还没赢得大家信任,还须要努力才对”

  “是县长”农媛媛回答得相当的响亮,有点女兵架势过后,又有些迟疑样子说道:“叶县长,我那个表侄女,就是那个农莲莲,估计跟孙部长有点麻烦了我嫂子下了最后通碟,如果孙部长再不能把莲莲的哥安排个位置,那这事就有些麻烦了”

  “孙部长什么态度?”叶凡淡淡扫了tā一眼,问道

  “急死了,一直求着我讲情,可我讲了也没yòng,我嫂了一根筋说是江宾县那边有人喜欢莲莲,如果孙部长再拿不出好的办法,这个就有点……”农媛媛试探性说道,因为叶凡在车上跟孙明玉的对话tā也听见了,总觉得叶凡好像有啥本事没使出,应该能帮上孙明玉的而且,农媛媛也不愿意看到农莲莲活生生的跟孙明玉分离女人的心总是会软弱一些,于心不忍

  “呵呵,我晚上跟孙部长好好谈谈,看看有没什么好主意拿一个”叶凡倒是一脸轻松,笑道

  心道:“孙明玉这个组织部长还有待于观察,那天常委会上虽说也xiǎoxiǎo的帮了我一把,估计也是在试探

  从方圆的分析来看,此人有着他老头子,孙国栋这个地委组织部长撑着,来头不

  估计在县里常委班里子也是鹤立独行,目前应该只是不愿意跟周富德这个一号起冲突,而不是不敢跟他争上几句

  虽说现在的周富德对自己表面上还是支持的,但这个难保他不会变卦了

  如果真的发生了比较剧烈的利益冲突,估计周富德这个一号绝对会毫不手软的把老子当成他的强劲敌人

  就从青山镇铜矿基地可窥见一斑了,老子一谈到青山镇的事,这老xiǎo子立即表态支持★那镇子党委书记铁东

  在他的眼里,我还不如铁东的位置从周富德的态度看,青山镇的问题不xiǎo,得抓紧以此为突破口,估计那个镇子的猫腻不xiǎo,也许这就是我打开麻川局面的突破口……”

 ▲ 电话响了

  “叶老弟,你是不是跟有个姓潘的起了冲突”电话里传来地区政法委书记贺海纬的声音

  “冲突,倒是没有,只是这货也太不识相……”叶凡把情况简单的跟贺海纬谈了一谈,哼道:“贺哥,姓潘的是不是活动到了地区?”

  “嗯今天下午,查副专员特地到我的办公室来坐了坐要知道我到地区也快一个多月了,从没一个副职来坐过

  查计钢来得有些诡异,后来才知道了这老xiǎo子原来是想叫我讲情,就是那个金桃乡的潘麻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