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谢天谢地来你出来了!|火爆天王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204章、谢天谢地来你出来了!

  第204章、谢天谢地你出来了!

  “放开我------放开我------”无论郭云纵怎么挣扎,他的脑袋都没办法从地毯上抬起来。[  点   ◆]地毯薄薄的绒毛刺的人脸上痒痒的,更多的是骨头带给他的疼痛------他 不 是谁踩着他的脑袋,但是他知道这个人的脚可真有力气啊。

  仍然没有人回答。

 ☆]dìtǎnbáobáoderóngmáocìderénliǎnshàngyǎngyǎngde,gèngduōdeshìgǔtóudàigěitādeténgtòng------tā bú shìshuícǎizhetādenǎodài,dànshìtāzhīdàozhègèréndejiǎokězhēnyǒulìqìā。

  réngránméiyǒurénhuídá。

  唐重踩着他的脑袋让他没办法动弹,张赫本充当他的打手。

  她穿着拖鞋一脚又一脚的往他身上跺,后背、屁股、大腿、 腿。

  后来她觉得这样做实在太不过瘾了。她的力气没有唐重大,脚上又没有穿高跟鞋,这么踩下去不是给人抓痒痒吗?

  于是,她跑 门口的鞋柜里翻出白素的高跟鞋。两只手各握一只,提着鞋尖,用鞋 根部咚咚咚的钉郭云纵的后背。

  “ 样。还想占我的便宜。”张赫本冷笑着 道。“你以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吗?你以为我是T4那些胸大没脑  男人 像苍蝇一样飞过去的贱人吗?”
  “敢骂我men白姨是臭婊 -----你才是,你妈才是……你才是千人日万人骑的货----- 我把你菊花给捅破-----”

  张赫本愤怒之下出手,每一鞋跟都用★■>
  “敢骂我men白姨是臭婊 -----你才是,你妈才是……你才是千人日万人骑的货>
  “gǎnmàwǒmenbáiyíshìchòubiǎo -----nǐcáishì,nǐmācáishì……nǐcáishìqiānrénrìwànrénqídehuò----- wǒbǎnǐjúhuāgěitǒngpò-----”

  zhānghèběnfènnùzhīxiàchūshǒu,měiyīxiégēndōuyòng足了力气。打的郭云纵啊啊大叫,叫痛不堪。

  先是逞强,以更加恶毒的话来攻击白素和蝴蝶组合。后来发现脑袋越来越重,嘴角和眼线都有扯破的危险,张赫本的攻击也越来越大力,又开始道歉求饶。

  打了一阵 ,张赫本腰酸背痛,手也没了力气。

  她把高跟鞋一丢,眼睛四处乱瞄,想找一种即可以狠狠的惩罚郭云纵又可以节省自己体力的工具。

  恰在此时,房间水壶里刚烧的开水开了。

  于是,她眼睛一亮,冲了过去,端着水壶 跑了过来。

  “本本。快住手。”白素大声喊道。[    yz                 ]她也痛恨郭云纵,所以对唐重的殴打和◎张赫本的‘鞋击’都没有吭声。听之任之,心里也觉得相当的解气。

  可是,现在她不得不出声阻止了。

  要是张赫本脑袋一热,把这一壶开水往他脑袋上一淋-----我的妈啊,这还●是人吗?那是死人吧。

  她希望报复,可不希望蝴蝶组合因为报复而惹官司。

  “我不是本本。我是唐心。”张赫本提着水壶跑 郭云纵的身边,壶口一倾斜,一股滚烫的水流&◎nbsp流 了郭云纵的后背上。

  她很shēng气白素叫出自己的名字。以后郭云纵要是报复的话,不 报复自己了吗?

  于是,张赫本赶紧否认自己不是张赫本,◎自己是唐心-----报复的话, 报复唐重那个暴力狂好了……唐重真是开心坏了。张赫本同学,你还可以更傻一点儿吗?你的声音已经出卖了你。

  虽然这是大冬天,郭云纵身上穿着衬衣和西装,可是这壶里的水刚刚烧开,那温度立即 浸透衣服,直刺肉背。

  “呜呜呜------”郭云纵的脑袋仍然被紧紧的踩着,嘴巴和地毯进行亲密接吻,没办法 话,只用通过喉咙发出疼痛难以忍受的刺耳的叫喊声音。

  痛啊!

  实在是太痛了!

  他感觉身体每一根经脉都在收紧,皮肉仿佛被刀 一块块的切割。

  这是凌迟。

  用开水凌迟。

  “本本。把水壶给我。”白素着急 道。伸手要把水壶从张赫本手里抢过来。“会出人命的。”

  “不给。”张赫本躲避着白素的追逐○。她的 手‘不 心’再一次倾斜,然后又有一股水流流 了郭云纵的屁股上。

  郭云纵的脑袋没办法动弹,可是他的屁股可以。

  开水浇灌上去时,他的整个☆臀部一下  跃了起来。[    yz                 ]然后开始疯狂的左右扭动, 像是一条被砍了一刀的蚯蚓。

  “呜呜呜……郭云纵感觉受不了了。伸手拼命的拍打着唐重的 腿,用手抓,用指甲掐-----

  唐重的大脚左右一碾,然后,这种蹂躏带来的痛感便让他再也没有反击之力。

  “本本-----”白素真是急坏了。这两个人真是无法无天啊。他men要是把博艺的后天老板给做掉了, 是他men有天大的后台也没办法了结啊-----这可是在酒店,很多人都知道这间房间是蝴蝶组合入住进来。外面还有T4的人在守着。如若案发,他men一个都别想跑。

  可是,张赫本抓着水壶不松手,她也没办法硬抢。

  因为她怕这开水溅出来烫 张赫本,更怕张赫本一shēng气或者‘一不 心’没拿稳,把整个水壶打翻掉在郭云纵的身上-----恐怕那个时候 真是把人给烫死了。

  “他穿着裤 ,也不知道菊花在什么地方------”张赫本还记恨着郭云纵刚才在外面骂她men是‘千人日万人轮’这句话,立志要把郭云纵的菊花捅个通透。

  不,是烫个通透。

  她想了想, 道:“那 全面撒肉,重点儿破菊吧。”

  于是,她提着水壶,壶口向下,沿着郭▲云纵的臀部中心部位浇了一圈。 像是浇花一样。

  砰砰砰------

  郭云纵知道自己反抗不了,双手拼命的捶打着地毯,双脚乱蹬,以此来缓解自己屁股-----菊花的○■疼痛。

  真真是痛死人啊。

  张赫本  郭云纵的身体反应,咧着嘴巴天真无邪的笑了起来。

  “好像烫中了哦。我真厉害。”她像是一个魔鬼,在☆téngtòng。

  zhēnzhēnshìtòngsǐrénā。

  zhānghèběn  guōyúnzòngdeshēntǐfǎnyīng,liězhezuǐbātiānzhēnwúxiédexiàoleqǐlái。

  “hǎoxiàngtàngzhōngleò。wǒzhēnlìhài。”tāxiàngshìyīgèmóguǐ,zài★玩着一场游戏。

  “本本,你快把水壶给我------”白素冲过来一把抓住张赫本的手臂,然后握住了水壶的壶柄。

  张赫本这次没有反抗,而是大方的把水壶sòng 白○素手里,笑嘻嘻的 道:“白姨,可好玩了-----你也玩着试试……我的姑奶奶------”白素都快哭了。这是玩吗?能这样玩吗?

  “放开他。快放开他。”白素对着唐重喊道。

  唐重也被张赫本的手段给震撼住了,心想,这女人难道也是从监狱里面出来的?

  他把自己的脚从郭云纵的脑袋上移走,郭云纵终于恢复了自由。

  他趴在哪儿动也不动, 像是死了一般。

  白素 心翼翼的蹲下来,喊道:“郭总……然后,她听 郭云纵呜咽的声音以及抽搐的肩膀。

  他哭了!

  “郭总------”白素咽了咽口水,出声劝道:“你想开点儿。 孩 和你开玩笑-----”

  郭云纵没有回应,肩膀抽搐的更加厉害了。

  “要不要sòng他去医院?”白素仰起脸问站在一边的唐重。

  唐重摇头。

  仇已经报了,人 和他men没有关系了。他men把人sòng医院, 时候 逃不开责任了。

  从头 尾,唐重都没有 一句话。

  他只做了一件事情, 是用脚踩着郭云纵的脑袋。

  然后,其它事情都是张赫本一人干的。

  “唉。”白素叹息。“郭总,我men是 人物,从来都没想过要和你做对。只是你欺人太甚了些-----你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我men,陷害我men,今天更是想把我men推出去做援交-----兔 急了也咬人。怪不得我men。是你自找的。”

  白素摆了摆手,示意唐重把他丢出去。

  正在这时,郭云纵突然间跳了起来,张开双手 往白素的脖 掐过去。

  “你去死------”他表情狰狞, 像是一头受伤的野狼。

  白素练习过功夫,身体异常敏捷。

  她的身体向后一仰,屁股坐倒在地毯上,然后双脚顺势踢了出★去。

  砰------

  她的一脚踢在郭云纵的肚 上,促使他飞扑而来的身体再次倒飞出去。

  唐重一直在盯着郭云纵,担心他狗急跳墙伤及无辜。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