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心甘情愿】|我的美女总裁老婆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619章 【心甘情愿】


  619

  杨chén根本没去考虑会不会吓到贞秀,他此刻只是无比心疼,不想让贞秀受到风寒,所以哪怕直接就运功给贞秀祛寒,他也无所谓了

  转眼间,贞秀的发丝也干燥了起来,甚至连上半身的衣物,也仅仅有点阴冷,没太多水分

  贞秀的脸蛋本就带有韩国女子的白皙圆润,yī对宝石似的黑眸子眨巴眨巴的,细腻的粉唇半张着,那目瞪口呆的可爱表情,煞是诱人

  但杨chén并没任何愉悦的心情去欣赏眼前的小美人,处理完这些事后,开口直接地道:“徐贞秀,你告诉我,这yī切是怎么回事”

  贞秀有点发懵,杨chén平日里总是没个正经样,突然用这么凝重和深沉的口吻与自己说话,丫头有点反应不过来

  良久,贞秀才幽幽地道:“是我们班的yī个女生……跟我开的玩笑……”

  “开玩笑?”杨chén怒极反笑,“你这丫头是读书烧坏脑子了?还是当你杨大哥我是白痴?”

  贞秀咬着下唇,说不出话来,显然不愿杨chén多问这yī切的缘由

  杨chén知道内情绝对不简单,深呼吸yī口气,道:“那个焦艳艳,是什么人”

  贞秀猛地抬头,眼眸里满是诧异,“杨……杨大哥你……你怎么知道焦艳艳的……”

  “如果我想调查清楚,你以为你瞒得过我?”杨chén无奈地道:“你这丫头以前不是这样的,到底谁欺负了你,直接说出来我认识的徐贞秀,是在公交车上那个鬼精鬼精的小扒手,满身江湖味,被识破了还蛮横得紧的小辣椒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甭管什么原因,你被人家剥了裙子,泼了水,绑了手脚塞厕所里关着了,你还跟我说,那些人是跟你开玩笑?我只听说过胆子越来越肥的,没见过你这么胆子越来越小的你这么瞒着我,到底还当不当我是你哥?”

  贞秀赧然地垂下头,“杨大哥……我当扒手的事……就别提了,都过去那么久了……”

  杨chényī阵郁闷,这根本不是重点嘛

  “不要我提也行,你如实把情况告诉我,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以前在公交车上当扒手,还跟飞车党yī起混过当小太妹的事情,通通告诉你郭阿姨和若溪姐姐去,你是知道她们的脾气的,有你受的”

  贞秀果然俏脸yī阵发白,委屈地撅着嘴,“哪有你这么胁迫人家的,你才是欺负我的人”

  “你到底说不说”杨chén耐心都快到头了,这丫头都能把人急死

  贞秀终于服软了,低声将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说了出来

  的确是那焦艳艳,连同她的两个跟班女生,在放学后,强行要求贞秀来女厕所“谈事”yī进女厕所,那三个女生就把厕所门口堵住

  焦艳艳毫无预兆地要求贞秀把裙子脱下来,贞秀想不□理会她们,但却被焦艳艳狠狠地yī把推倒在地

  再后来,焦艳艳等三个女生,强行把贞秀的裙子脱掉,然后又拿着准备好的麻绳和胶带,把贞秀给捆绑束缚起来

  最后,三个女生yī人yī桶冰冷的自来◆水,全都泼到了贞秀身上

  焦艳艳三人异常得意,做了这些事后,还将贞秀的裙子给拿走,说是出学校去吃点零食,等吃饱了,再回来把裙子还给贞秀,在那之前,贞秀只能在厕所里待着

  贞秀的手机被关机,下半身光溜溜的只剩条小内裤,也不敢被旁人见到,所以不能求援,才造成了杨chén所看到的那yī幕

  杨chén听完后,默然地问道:“为什么她们要这么对你,做这么过分的事,总要有个理由”

  话说到这份上,贞秀也没再隐瞒,道:“杨大哥……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刘明豪走了,给我丢下yī大堆麻烦的事么”

  杨chén点头,皱眉道:“你说,虽然他走了,但留下了不少坏的影响,但当时我没多问”

  “其实……也不能全怪刘明豪的”,贞秀的俏脸上满是苦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来学校里复读,好准备努力考个好大学但总是有男生想要追我,还把我说成什么‘校花’,我都很少出教室门的

  可那些女生总觉得我是狐狸精yī样,说我到处勾引人,特别是那个焦艳艳,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刘明豪,想当刘明豪的女朋友,可刘明豪当初yī直追我,虽然我yī直没答应,但焦艳艳就觉得是我在阻挠她

  我怎么说也没用,不仅是焦艳艳,其他的女生也多数不搭理我……我也无所谓,反正我只是来听课的,但我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焦艳艳非要做到这样的地步”

  “人的嫉妒心,是非常恐怖的”,杨chén算是大致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仔细盯着贞秀不施粉黛的青春脸蛋瞧了会儿,笑道:“真没想到,我眼里还是yī个小丫头的徐贞秀,在学校里真是呼风唤雨的校花啊,啧啧,看来以后得重点培养你,没准也能跟你慧琳姐yī样,当个大明xīng,帮着公司赚大钱呢”

  贞秀娇靥yī红,“杨大哥你又不正经了,别说这些闲话了,都这么晚还没回去,快回去,免得郭姨担心”

  杨chén往下面看了眼,似笑非笑地说:“你难道想穿个内裤就跟我走出学校去?”

  贞秀这才猛然醒悟,自己下面还光溜溜的呢这yī下,闹得大红脸,双手不自然地遮掩着三角地带,抿着唇瓣,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想到刚才这么长的时间里,都是光着两条腿紧贴杨chén说话,贞秀就感觉yī颗芳心扑腾扑腾地跳得厉害

  “那……那我们怎么办?”贞秀细弱蚊吟地问,再也没有往日的刁蛮劲

  杨chén撇撇嘴,“那个焦艳艳不是说,吃饱了就来还你裙子么,她们肯定还会继续回来看看你的可怜样,所以,我们就等她们回来”

  贞秀yī愣,紧跟着忙摇头,“杨大哥,算了,不要为了我把事情闹大了”

  “算了?”杨chén嗤笑了声,“徐贞秀,我警告你,我把你送到学校里来,是让你读书准备考大学的,不是让你来白白让人欺负的要是让你在这里白白受这种委屈,我宁可当初让你继续留在大街上卖炒年糕”

  贞秀的眼眶微微泛红,呢喃着些什么,却没说出来

  正当这时,杨chén敏锐的察觉到了有三个较为轻快的脚步靠近,扯动了下嘴角,把贞秀拉了起来,道:“她们回来了,我们好好欢迎她们yī下”

  说着,杨chén从角落拿起yī只红色大塑□料桶,开始到水龙头处灌水……

  等到yī头黄发的焦艳艳与两个小太妹走到了厕所门口,才发现阻拦的物件被挪开了

  登时,焦艳艳破口大骂,“那个狗娘养的畜生,不会把徐贞秀那狐狸精放走了”

  “应该不会,徐贞秀那样子出门,不得被人笑话死?”

  “也是,走,进去看看”,焦艳艳嚼着口香糖,带两个跟班步入厕所……

  突然,只听得“哗啦啦”yī声,yī桶满满的自来水,就跟yī条银白色匹练,狠狠地泼到了三个女孩的身上

  焦艳艳三人只感觉浑身yī阵冰凉,茫然地睁开眼yī看,才见到yī个有点眼生的男子,正面色索然地站在跟前,手里拿着只空了的红桶,显然,这yī切是他的手笔

  “吗的,臭男人你是找死啊?”焦艳艳“呸”地把口香糖啐到地上,恶狠狠地瞪着杨chén,“你是什么人?干嘛拿水泼我们?你知道我是谁吗?”

  杨chén打了个哈欠,冲yī旁呆着的贞秀招招手,道:“丫头,上去,狠狠揍她们”

  贞秀yī怔,yī脸不可思议,“我?”

  杨chén蹙眉,“当然是你,既然是你被她们欺负了,当然你用自己的双手讨回公道来,这三丫头肯定不是你的对手▲,这我还是清楚的”

  贞秀当初可是飞车党内小有名气的不良少女,打架斗殴的本事虽然现在已经不用了,但功底必然存在的,杨chén对此充满信心

  “好啊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送这狐狸精来上学的◎老男人那个开宝马的就是你”焦艳艳终于认出了杨chén,冷笑道:“你别以为你开宝马就多了不起我爸爸随便叫上几百个人,就能把你剁死你最好跪下来现在来给我舔脚指头,喊我小姑奶奶,给我认错,不然的话……”

  不等焦艳艳继续说下去,杨chén的身影yī闪,已经站在她的面前,紧接着,yī个耳光“啪”地落在了焦艳艳的左脸颊上

  焦艳艳就跟断线风筝yī样,直接侧身撞上了门板,又huá落到地上

  立马的,血丝从焦艳艳的口角流下,半张脸都开始浮肿……

  焦艳艳的两个跟班太妹吓傻了,连忙倒退着缩到角落里,却又不敢夺门而出

  焦艳艳感觉眼冒金xīng,狠狠地甩了甩脑袋,才勉强站起身来,指着杨chén,泪眼汪汪地嘶声道:“你这个畜生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你进了女厕所你还打女人?”

  杨chén哈哈笑了起来,“老子的妹妹都让人绑了泼冷水了,就算我进个女厕所,打个女人又怎么样?我就是当人妖,我也心甘情愿”

  话音落下,焦艳艳火冒三丈,却是无可奈何,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进了女厕所还说自己当人妖都心甘情愿?

  而站在yī侧的贞秀,泪水则是断了线的珠子,毫不□客气地不断往下掉,怎么也止不住……

  杨chén的话听起来很可笑,但在贞秀眼里,眼前这个看起来并不高大的背影,却是那么深刻地烙印在自己心房最柔软的地方……

  这个男人,其实跟自己没有半★分关系,但却yī次又yī次地让自己感受到了从小都未曾有过的温情

  他为了自己,连男人的尊严都不管,自己却让他生气……

  徐贞秀啊,徐贞秀,为什么你总是这么没用?

  杨chén却是不知道贞秀此刻心里那数之不尽的想法的,看贞秀掉眼泪,也只当贞秀是为自己觉得可怜,叹了口气,道:“丫头,哭什么,上去狠狠揍那三个女人yī顿,她们怎么对你的,你就怎么对她们不用担心她们的报复,yī切有我在”

  贞秀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水,勉强笑着摇了摇头,“算了,杨大哥,你都打了这么重了,我们回去”

  杨chén面色yī寒,“怎么,你不忍心打?那好,我帮你打……”

  说着,杨chén就又要往焦艳艳那走去,吓得焦艳艳立马跟另外俩太妹抱成了yī团,她们毕竟还是女生,见凶神恶煞的杨chén,还是怕了

  “不要”贞秀忙冲上前拦住杨chén,无可奈何地yī咬牙,道:“杨大哥你别动手了,我……我打”

  贞秀也清楚,杨chén是什么都干得出的人,真要让他去打,焦艳艳估摸着不是脸上浮肿,而是yī张脸都毁了

  无奈之下,贞秀也只哈转过身去,yī步步走近了焦艳艳三女

  “你……徐贞秀你……你别过来”焦艳艳yī脸惊慌,她很想逃跑,可又全身没力气,只能虚张声势地大叫:“你要是敢打我们你们肯定会被我爸爸弄死的”

  贞秀心里暗骂,这女人怎么这么愚蠢,自己动手,是给她条活路,其实是救她,她却还要那父亲来威胁自己,难道不知道这是火上浇油么?

  想到痛楚,想到焦艳艳三番四次对自己的羞辱,与今天的仇恨,贞秀终于忍不住,撩起了袖子,就上前yī把揪住了焦艳艳的衣领,直接yī把将她摔倒在地

  贞秀当初在飞车党凭借yī女孩的身份,混出名堂来,自然有不俗的“功力”,打架是轻车熟路,只不过受到蔡妍的教育后,才改邪归正了

  如今这次,对焦艳艳是真心的痛恨,贞秀那些长久以来没使的招数,都被yīyī发泄出来,往焦艳艳各种痛处yī通狂打,打得焦艳艳满地翻滚着直喊“救命”

  贞秀yī开打,才发现,其实自己对焦艳艳的恨,真的已经积蓄了太多,yī○开闸,就很难停下来

  到最后,焦艳艳三女,全都被贞秀打得只能在地上趴着,动弹不得,鼻青脸肿的,就跟三个猪头yī样

  贞秀喘着气,脸蛋绯红,额上满是汗水,双膝突然跪倒在地,像是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真把三个女孩打得如此悲惨……

  杨chényī直在旁边看着,也不阻拦贞秀,非要让贞秀去揍几个太妹,无非是想让贞秀把负面的情绪都能发泄出来

  这几个走入邪途的女孩,也该被教训,只要没死人,杨chén就不会阻拦贞秀

  杨chén最担心的,还是贞秀这么yī直压抑,到最后心灵会受到莫大的伤害,所以,眼前贞秀放松下来的结果,是最愿意看到的

  “还差最后yī步”,杨chén忽然走上前,拍拍贞秀的肩膀,“去把焦艳艳的裙子剥下来,就像她刚才剥你yī样”

  贞秀此刻冷静了下来,有点心虚地道:“杨大哥……我的裙子在了,就……”

  “你已经做到这yī步了,还差最后yī点,怎么,还要我来帮你去剥她们裙子?”杨chén坏笑道

  贞秀咬了咬牙,也只好上前去,不管焦艳艳三人软趴趴的身子,把裙子剥了下来,又把自己的裙子穿上,整理干净

  杨chén从◎贞秀手上把裙子拿过后,毫不犹豫地扔进了yī只抽水马桶内,才对贞秀道:“走,我们回家”

  贞秀点点头,最后看了眼已经半死不活的焦艳艳三女,并没任何怜悯,反倒是yī身轻松地跟着杨chén离开
  等贞秀整理完书包等用具,两人出了学校,上了车

  杨chén并没急着开车,而是拨打了电话,告诉家里的郭雪华,贞秀是由于补课,又太累了不小心靠在桌子上睡着,才忘了打电话回家

  郭雪华在电话里yī阵心疼,但也没多怀疑,只让二人早些回去,饭菜都热着

  完了后,杨chén又拨了个电话给蔷薇,既然焦艳艳yī直把她父亲说了很剽悍,杨chén也不得不防,让蔷薇调查清楚焦艳艳的背景,再派人保护好贞秀,这点小事,对于蔷薇而言并不难做

  贞秀看着杨chén处理完所有的事,讷讷地道:“杨大哥……对不起”

  杨chén刚发动了车子,听到这三个字,疑惑地问:“为什么说对不起?●”

  贞秀脸色黯淡地道:“从认识那会儿开始……我就yī直给你添麻烦,什么也帮不上忙,却总是让你为我担心……

  你和若溪姐姐,还有郭姨,王妈,都对我就跟亲人yī样我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好不◎●”

  贞秀脸色黯淡地道:“从认识那会儿开始……我就yī直给你添麻烦,什么也帮不上忙,却总是让你为我担心……

  你和若溪”

  zhēnxiùliǎnsèàndàndìdào:“cóngrènshínàhuìérkāishǐ……wǒjiùyīzhígěinǐtiānmáfán,shímeyěbāngbúshàngmáng,quèzǒngshìràngnǐwéiwǒdānxīn……

  nǐhéruòxījiějiě,háiyǒuguōyí,wángmā,dōuduìwǒjiùgēnqīnrényīyàngwǒyǒushíhòuzhēndejiàodézìjǐhǎobú要脸,为什么能这么厚脸皮地接受你们给我的这yī切……我只是yī个孤儿院里出来的女孩子,甚至以前还做过那么多坏事,进过警察局……

  但你还yī直帮我掩藏着这些事,还送我来学校,给我这么好的条件考大学……

  但是……但是我在学校里,还是惹出这些事来……”

  贞秀的话到这里,竟有些抽噎,yī双白皙的小手死死抓着裙摆,“我真的很想努力学习,以后考上好的大学,能赚到很多钱,然后可以回报你们……但我好像yī直就只会闯祸,只会让你们担心……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对不起……”

  杨chén的表情有些晦涩,像是有在听,又好像没感觉

  “徐贞秀”,杨chén突然道:“我问你,你想要让焦艳艳那件事,不了了之,少生点事端,也是觉得不能给我添麻烦么?”

  贞秀点点头,幽声道:“杨大哥,我已经很对不起你们了,我真的不想再让你为我费太多心了……我知道你其实已经很累了,虽然你看起来嘻嘻哈哈的,但我知道你肯定心里有很多压力需要去解决的……”

  杨chén漠然,“所以你想把这yī切都藏着不让我知道?”

  “嗯……”贞秀双眸莹莹地道:“我有时候会想,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生活,这yī切其实并不属于我的……我是太幸运了么?为什么会碰到杨大哥你们这些帮助我的人……

  我甚至想,如果我小时候,没被孤儿院收养,如果我饿死了……如果,我当初做飞车党的时候,打群架受伤死了……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愧疚,是不是不会像现在这样,带给你们这么多累赘……

  我本来就是yī个没人理会的小丫头,却让你们大家为我这么付出,我……我觉得我快承受不住了……”

  突然

  宝马车“吱噶”地yī声,竟是yī个急刹车

  贞秀身子猛yī前倾,错愕地望向杨chén,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车子就在路边停下了

  杨chén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冲贞秀淡淡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带你去个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