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误会


  一般情况下领导过来敬酒,都是跟一桌子的人一起稍微意思意思一下就可以,所以除了手中的一杯酒,往往是不再备酒的。

  刘胜男就挨着张卫东,见楚局长的杯中没酒了,急忙起身要给他添酒。要是换成★之前,刘胜男不过是下面一个镇的党委书记,楚朝辉当然能坦然接受她给自己添酒,不过xiàn在情况当然不同。楚朝辉急忙伸手抢过刘胜男手中的酒瓶笑道:“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说着给自己杯中再次添满▲了一杯,然hòu端到刘胜男的面前,别有深意地笑道:“胜男书记,看来我们是要重新认识一下了。”

  说着端起了手中的酒杯。

  刘胜男见楚朝辉话中有话,而且说这话时还有意无意地瞥了张卫东一眼,小脸蛋不禁腾地红了起来,不过却不好解释,况且若能让楚局长误会自己跟张卫东的关系非同一般,不仅对她的仕途有益也能减少一些人的sāo扰觊觎。

  “楚局长您随意,我干了。”刘胜男红着脸跟楚朝辉碰了◆下,道。

  “干什么干,你晚上喝的够多了。”刘胜男说完话刚想仰头一干而尽,张卫东却一脸责怪地抢过了她手中的杯子,然hòu不由分说地朝楚朝辉举了举,道:“胜男这杯我代她喝了。”然hòu一扬脖子一■◇饮而尽。

  刘胜男见楚局长也误会她跟张卫东的关系,本就心虚得一塌糊涂,xiàn在张卫东又一把抢过她喝过的酒杯,还不由分说地干了,脸儿不禁越发得红,但心里却感到格外的温暖甜mi。

  楚朝★yǐnérjìn。

  liúshèngnánjiànchǔjúzhǎngyěwùhuìtāgēnzhāngwèidōngdeguānxì,běnjiùxīnxūdéyītāhútú,xiànzàizhāngwèidōngyòuyībǎqiǎngguòtāhēguòdejiǔbēi,háibúyóufènshuōdìgànle,liǎnérbújìnyuèfādéhóng,dànxīnlǐquègǎndàogéwàidewēnnuǎntiánmi。

  chǔcháo辉本就怀疑张卫东和刘胜男的关系非同一般,见状急忙也干了杯中酒,然hòu看着刘胜男意味深长地笑道:“胜男书记,我师叔很爱护你哦,连酒也抢着喝了。”

  饶是刘胜男也是个敢作敢为的女官员,这个时候也被楚朝辉说得满脸羞涩地低下了头。倒是张卫东没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一来他今天扮演的就是刘胜男的男朋友,他不关心爱护刘胜男,谁关心爱护她?二来,刘胜男晚上确实已经有点喝多了,他可不想像上次一样送个醉◆女人回家。

  楚朝辉单独敬了张卫东和刘胜男之hòu,就没再一一去敬叶锋他们,而是指了指身hòu的人向张卫东介绍道:“师叔,这位是文昌县政法委书记蔡立明同志,这位是文昌县的公安局局长魏剑雄同志。★

  蔡立明和魏剑雄也都是干刑警出身的,以前都是楚朝辉的手下,能爬到今天的位置,除了本身的业绩之外,楚朝辉在其中是起了关键作用的。这次到shì里除了有公事要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来拜访老上司,顺便也探探口气,看看在明年换届时楚朝辉究竟有没有可能上一个台阶。楚朝辉若能上一个台阶,他们自然也能水涨船高。所以见楚朝辉对张卫东这么敬重,他们哪敢怠慢,楚朝辉介绍完hòu,蔡立明早已端着酒杯,很谦虚地道:“说起来我以前不仅是楚局下面的兵,而且还跟他学过jǐ手功夫的,所以真要按辈分来,我也得叫您一声前辈。前辈,立明敬您一杯,您随意我干了。”

  张卫东不是个喜欢摆架子的人,急忙说了句不敢当,也把杯中的酒给干了。

  蔡立明敬过,魏剑雄也跟着敬了张卫东。

  本来蔡立明和魏剑雄都是文昌县委常委,是刘胜男的领导,在这种场合是根本不用单独敬下属酒的,但刚才楚朝辉都放下身段单独敬了刘胜男●一杯,两人当然不好摆领导架子,敬过张卫东hòu,也端着酒杯要单独敬刘胜男。见自家的领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单独敬自己,还那么客气,刘胜男还真是头皮发麻,总觉得今天的一切真是太虚幻了,像做梦一样。

 ◎◆ 蔡立明和魏剑雄两人都是聪明人,见张卫东护着刘胜男,碰杯的时候都说大家随意,说的时候还朝刘胜男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这次不必跟他们谦虚客套。刘胜男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若执意要干,反倒让两位领导难做人,所以就▲不客气地轻轻抿了口意思意思。

  杨雅倩等人之前还暗暗笑话刘胜男找了个书呆子老师,甚至还想看她的笑话,xiàn在见楚局长还有她县里的领导都单独敬她酒,不禁又是羡慕又是眼红。知道不管这种武林规矩在xiàn代社会里看起来有多少荒唐,多少上不了正式场面,但楚局长既然看重这种关系,刘胜男身为张卫东的男朋友,虽不见得会平步青云,但在文昌县肯定能过得有滋有味,没什么人会故意为难她。

  见蔡立明两人也单独敬过刘胜男,楚朝辉这才再次端起酒杯一次xing敬了包厢里的人一杯,蔡立明两人也跟在楚朝辉hòu面举了举杯子。

  本来像楚朝辉这样领导过来敬酒,肯定是要讲上jǐ句勉励之类的话,但因为有张卫东这个长辈在,楚朝辉也不好意思端领导架子讲话,敬过大家酒之hòu恭谦地跟张卫东打过招呼hòu,这才带着蔡立明两人离开了包厢。

  楚朝辉三人离开hòu,包厢再次陷入了沉寂。

  张卫东身份的突然转变,让所有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重新面对他,尤其叶锋,刚才还羞辱过张卫东,说他根本不配跟他拚酒。本来聪明识趣一点的人,这个时候应该起身向对方赔罪。但叶锋的舅舅是吴州shì副shì长,级别比楚朝◎辉还要高。他素来仗着他舅舅是副shì长骄横惯了,况且张卫东又不是楚朝辉的亲叔叔,只不过是按武林辈分排了个师叔辈。所以在叶锋看起来,楚朝辉不见得就真的是发自内心愿意叫张卫东师叔,无非刚巧碰到,楚朝辉身为○huīháiyàogāo。tāsùláizhàngzhetājiùjiùshìfùshìzhǎngjiāohéngguànle,kuàngqiězhāngwèidōngyòubúshìchǔcháohuīdeqīnshūshū,zhībúguòshìànwǔlínbèifènpáilegèshīshūbèi。suǒyǐzàiyèfēngkànqǐlái,chǔcháohuībújiàndéjiùzhēndeshìfāzìnèixīnyuànyìjiàozhāngwèidōngshīshū,wúfēigāngqiǎopèngdào,chǔcháohuīshēnwéi武林中人,怕事hòu传出去说他不尊师重教坏了武林名声。

  叶锋这种想法倒也不奇怪,毕竟xiàn在是新时代,哪还有什么人还抱着老规矩老思想不放,gèng别说官场中人了。在他看来若不是楚朝辉是练武▲出身,估计他才不会鸟什么师叔不师叔的。

  可怜的叶锋并不知道,张卫东还有个gèng可怕的身份,那就是shì委秘书长的叔叔。秘书长是兼shì委办主任的,统管着整个shì委办公室以及下面的所有科室○◎当然也包括督查室。他这个督查室的副主任,谭永谦要撤换那绝对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张卫东是个心地很纯很软的人。若楚朝辉走hòu,叶锋真能低头认错道歉,张卫东说不定看在刘胜男等人的面子上,也不会太◇跟他计较。但楚朝辉走hòu,叶峰仍然没有半点行动,张卫东的火气终于再次冒了上来,站起来冲楚榆林等人道:“各位,晚上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了。”

  c@。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