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吹糖人【求推荐票】


  看着灯光下刘胜男那双曾经明亮有神的眼眸,今天却格外的水汪汪,透着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妩媚,张卫东xīn底某根弦微微被触动了一下,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先去推自行车。”

  “bú要了,就◎这样走过去吧。”刘胜男道。

  “好吧,听你的。”张卫东点了点头道。

  凯旋大酒店临江而建,它的周围是吴江边最繁华的一截地段。隔凯旋大酒店bú远的地方就有一条临江的吴江仿古步行街,那里也是吴州市有名的bú夜市。吃喝玩乐购物应有尽有。

  张卫东和刘胜男吹着晚风,并肩走在路灯下。

  白酒后劲很大,晚风一吹,刘胜男酒意涌上来,bú禁有些bú胜酒力,脚步也有些虚浮bú稳。

  刘胜男俏脸微红着偷偷看了张卫东一眼,见他目视前方步伐平稳悠闲地朝前走着,刘胜男犹豫了下,最终伸shǒu探入张卫东的胳膊弯,qīngqīng一挽。

  挽着张卫东的胳膊,感受着那似曾相识的气息,bú知道为什么刘胜男xīn里有种特别踏实放松的感觉。bú像以前在官场,每时每刻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着别人。至于挽着男人的shǒu臂,像今天这样悠闲地走在街上那更是连想都bú敢去想。

  shǒu臂的肌肤突然感受到那熟悉的柔滑温软,张卫东身子bú禁微微僵了一下,但很奇怪却没动丝毫邪念,反倒有些许的xīn疼。

  一位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正当年华,生日的时候却还要在外应酬,却没有一个知己陪在身边,反倒要拉着自己这个才见过一次面的“大学生”陪着。女人混官场真的bú容易啊!

  两人就这样shǒu挽着shǒu一路往吴江边走去,很快就到了吴江仿古步行街。

  八月底,白天吴州还是热得让人出bú了门,倒是晚上江风徐徐,气温却有些清凉下来,所以吴江仿古步行街这段时间白天没什么人逛,但到了晚上却是热闹非凡。

  漂亮的灯笼一路点缀着古色古香的步行街,街道两边各种特色商品琳琅满目,还可以看到很多民间有意思的艺术,比如皮演戏、现场剪纸、刻纸、民间魔术……

  刘胜男已经记bú清楚自己已经有多久没好好逛过街了,每次上街目的性都是很强,看看差bú多就买下,买了就走。衣服也基本上是冷色调、正装为主。很少像其他女人一样,bú管买bú买东西,闲着没事就去逛街。

  挽着张卫东的shǒu,行走在热闹繁华的仿古步行街,没有任何xīn理负担的刘胜男感觉自己就像回到了少女时代,再bú用去想工作的事情,再bú用时时刻刻提防着身边的男人,更bú用担xīn会被人发现身为镇党委书记的她正挽着个男生逛街。

  “卫东,这顶帽子好看吗?”

  “卫东,这个包好看吗?”

  “哇,这个木偶好有意思啊!”

  “……”

  xīn情无比放松愉快的刘胜男彻底脱去了她冷酷严肃的一面,拉着张卫东的shǒu,一会儿走到这个摊头,一会儿又走□到那个摊位,哪还有半点镇党委书记的样子,倒更像一个青春欢快的美少女。

  看着刘胜男那红扑扑的脸蛋,那婀娜动人的青春身姿,张卫东的xīn情也受到了感染,竟也很自然地拉着她的shǒu,在步行街中饶◎有兴趣地逛着。

  “喂,卫东你看,那儿有吹糖人嘢!好久没看到过了!”两人走着走着,突然刘胜男指着前面bú远处惊喜地叫起来。

  张卫东顺着她shǒu指的方向看去,见bú远处街当中摆放着一◎个带架的木质长方柜,木架上插满了许多有趣的糖人,有葫芦,有小老鼠,有公鸡,有小猪,有孙猴子……

  长方柜后面坐着个穿着古朴的老人,正鼓着腮帮子吹着糖人,长方柜面前围着一些人,正用惊奇的目光看着□○老人吹糖人。

  看到老人吹糖人,张卫东目中忍bú住流露出一丝感伤,想起了已经逝去的爷爷。他爷爷曾经也是个吹糖人,每天挑着担子走街串巷,走到哪里周围总是围满了小孩子。爷爷很疼张卫东,总会给他吹各◆种各样的糖人,所以那时在村里张卫东是孩子们眼中最幸福的孩子。稍微长大点后,张卫东因为好奇xīn也跟着爷爷学过一段时间的吹糖人,虽然每回都吹得一塌糊涂,但爷爷却笑得满额头的褶皱。后来张卫东终于学得有点模样,爷爷却走了,为此张卫东还哭了好长一段时间,并特意为他吹了好几头小猪当做祭品。

  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像爷爷那样把吹糖人作为一门吃饭shǒu艺活的人越来越少,年qīng人更是鲜少有去学的,所以小孩子围着吹糖人的景象渐渐也就消失在乡村小道、街坊小巷,只有在类似与吴江仿古步行街之类的地方才能看得到。

  “卫东,快点过来啊!”就在张卫东被吹糖人勾起对爷爷的思念时,耳边传来刘胜男清脆而动听的声音。

  张卫东抬起头,看到了人群中刘胜男正转过脸来朝他招shǒu,两边是一排排闪烁着亮光的灯笼,灯光映衬着她的脸,是那么的娇艳动人。

  “哦,来了。”张卫东微微发了会儿愣,急忙大步朝刘胜男走了过去。

  “卫东,你看,这些糖人好漂亮啊!”挤到人群中,刘胜男指着木架上的一个个糖人惊叹道。惊叹过后,又将充满期待惊奇的目光转向老人。此时老人正用沾满滑石粉的shǒu揉搓着热糖稀,然后用嘴衔起一段,微鼓着腮帮子吹着,另外两只shǒu则qīngqīng捏、转着被吹鼓起来的糖稀。

  张卫东看着刘胜男那双好看的眼睛充满期待惊奇地盯着老人shǒu中的糖稀看,好像突然看到了以前的自己,那时自己也总是用这样的目光看着爷爷shǒu中的糖稀。

  正走神之际,周围响起了声声惊叹,就这一会儿的功夫老人已经吹好了一只小老鼠,小老鼠活灵活现,一个女孩子满xīn欢喜地取走了这只小老鼠。

  看着女孩子一shǒu拿着上面插着小老鼠的苇杆,满脸幸福地挽着男朋友转身离去,张卫东xīn中微微一动,走到老人身边,低声道:“老师傅,能bú能让我亲自给我朋友吹一个糖人,钱我照付。”

  老人闻言抬起头很惊讶地看着张卫东,问道:“小伙子你会吹糖人。”

  “小的时候跟我爷爷学过点。”张卫东道。

  现在吹糖人是越来越少了,老人在这里吹糖人生意虽然很好,但总有点孤单落寞的感觉,听说张卫东的爷爷跟自己一样是个吹糖人,看着张卫东顿时倍感亲切,起身笑道:“呵呵,好,小伙子你来吧,吹bú好没关系。”

  街道上人声鼎沸,张卫东又是走到老人身边弯腰跟他低声说话,刘胜男并没听清楚张卫东跟老人说什么,见老人站起来把位置让给张卫东,bú禁一脸的惊讶和bú解,bú知道这个自己才见了两次面的大学生要做什么。

  推荐朋友新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