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一章 失踪案


  今天的火车站本应该是热闹中dài点喜庆的气氛,但张卫东却感觉到了一丝格格不入的紧张压抑气氛。

  或许是前面两次经历的缘故,张卫东对警察比较敏感,所以不禁起了一丝好奇心。见不远处有两个警察一边用目光警惕地扫视着来往旅客,一边低声嘀咕交流着什么,便下yì识地聚功与耳。

  “王哥,我听说今天一dà早市委书记就打电话把楚局臭骂了一顿。”其中一位年轻点的警察低声道。

  “唉,没办法,姚局长马上就要退了,市委书记总要给他点面子,况且就算骂了也不顶用,人家都已经要退了,自然是无欲而刚,所以市委书记也只能拿分管刑侦的楚局出气发泄了。”被称为王哥的警察叹了口气道。

  “☆是啊。唉,本来姚局长退休,以楚局过硬的业绩,又是常务副局长是很有可能顶上的。没想到,唉,眼看着多年的媳妇要熬成婆,竟然出了这么档子事。这个案子要是破不了,我看楚局别说顶上,连位置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年轻警察也跟着叹气道。

  “可不是,人家黄振兴可是美国华裔巨商,是市里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请动他来吴州投资考察,没想到才到吴州一天的功夫,人家的女儿竟然就平白无故的失踪了。你说,这案子要是破不掉,别说楚局,我看市委书记、市长都要挨批。”王哥道。

  张卫东听到这里,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本来这种事情,他一个平头老百姓是不想插手的,否则什么事情都管,他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但事关楚朝辉,他就不能坐视不管了。况且从两位警察的交谈中,张卫东听出来这件事事关重dà,搞不好楚朝辉连位置都保不住。所以张卫东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决定先给楚朝辉拨去电话问问情况。

  吴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会议室,气氛沉闷压抑。

  墙上的投影布上正在一遍接一遍地播放吴江仿古步行街的监控录像。画面中一个长得就像瓷娃娃一样精致可爱的七八岁小女孩似乎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在川流不息的人流中一步步往前走着,最终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楚朝辉总觉得监控录像有些不对劲,但究竟不对劲在哪里他却说不出来,许久楚朝辉狠狠吸了口烟,然后红着眼睛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从昨晚十点钟起他这个分管刑侦的常务副局长就为了这个小女孩的失踪一直熬夜到现在,因为这个小女孩是美国华裔巨商黄振兴的女儿。她的失踪不仅牵动着市委市政府领导的神经,甚至还牵扯到省委省政府领导的神经。因为美国华裔巨商黄振兴女儿的失踪案不仅仅会直接影响到皓天集团是否要在天南省投资的决定,更重要的是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其在外国华商中造成的影响将会是极其巨dà和恶劣,势必会重重打击华侨、华裔商人回国投资的热情。

  唉!楚朝辉暗暗叹了口气,将发红的双▲眼从窗外收了回去,重新定格在监控录像上。只是画面却依旧显示这仅仅只是一件再正常普通不过的小孩走丢案,以他多年从警的经验实在看不出有半点被绑架的迹象。但从目前的结果来看,这又很像是一件绑架案,否则动用了◎☆这么dà的警力全市搜索一个晚上,别说一个小孩了,就算是反侦察能力很强的惯犯这个时候也应该被抓拿归案了。关于这点,别的公安局局长或许没有这个信心,但楚朝辉有。因为他就是干刑侦出身的老刑警,吴州市刑侦支队★○不少刑警都是他一手dài出来,对他们的办案能力楚朝辉有十足的信心。

  但直到现在,小女孩却仍像凭空消失了一般,音信全无。显然,这件事又像是某个犯罪团伙事先经过缜密筹划才能做到的,若真是这样,楚■☆朝辉就真的头疼了。这个案子也将会极为棘手,要搜索的范围将不再仅仅是吴州市,而是天南省乃至全国,案子侦破的时间也将要dàdà延长。而最后一点正是楚朝辉头疼的,因为这个案子不能拖,一旦拖久了传出去,不要说○☆朝辉就真的头疼了。这个案子也将会极为棘手,要搜索的范围将不再仅仅是吴州市,而是天南省乃至全国,案子侦破的时间也将要dàdà延长。而最后cháohuījiùzhēndetóuténgle。zhègèànzǐyějiānghuìjíwéijíshǒu,yàosōusuǒdefànwéijiāngbúzàijǐnjǐnshìwúzhōushì,érshìtiānnánshěngnǎizhìquánguó,ànzǐzhēnpòdeshíjiānyějiāngyàodàdàyánzhǎng。érzuìhòuyīdiǎnzhèngshìchǔcháohuītóuténgde,yīnwéizhègèànzǐbúnéngtuō,yīdàntuōjiǔlechuánchūqù,búyàoshuō☆吴州市委市政府要处于风口浪尖,就连天南省的名声也要dàshòu影响。

  “楚局,刚刚传来消息,调看了整个市监控路口录像依旧没有发现小女孩的身影,车站、高速出口等地方也没有传来任何可疑消息。”就◎在楚朝辉双眼盯着屏幕看时,刑侦支队队长金致远走到他的边上低声道。

  楚朝辉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无力地靠在靠椅上。虽然小女孩从消失到现在也不过才十二个多小时,但楚朝辉知道这事棘手了。而棘手的结果◇有很多,其中有一个那就是他的仕途将很有可能会到此为止。

  楚朝辉无力地靠在靠椅上,发红的双眼却依旧死死盯着屏幕。

  突然楚朝辉就像被蛇咬了一口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知道监控录像哪里○不对劲了,是女孩子的眼神不对劲。虽然画面不清晰,但他看得出来女孩子的眼神没有什么灵性,那种样子就像被什么控制了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砰地一声重重被推了开来。一位穿着讲究,打扮时尚华贵的美少妇一马当先寒着张脸闯了进来。她的身后还紧跟着三人,一位是年纪近六十岁,穿着警服的秃头男子,一位是四十多岁,气质稳重的男子,还有一位是年纪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年轻女子是那种拥有滑润细腻的棕色健康皮肤,一头金黄色的头发飘逸、潇洒,眉眼顾盼间流露出勾人魂魄的闪电,浑身散发着性感狂野气息的混血儿。

  这四人中,穿警服的便是吴州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姚和川,气质稳重的男子则是华裔巨商黄★振兴,那少妇是他的妻子杜冰彤,也是一位出身豪门的华人,那混血儿则是她的同父异母妹妹杜莎莉。昨晚便是她和她妹妹一时心血来潮dài着女儿黄晓怡去吴江步行街游玩,没想到向来乖巧的女儿竟然不声不响地走丢了。 ★
  “我女儿呢?究竟找到了没有?”杜冰彤一进来,就一脸冰冷地冲楚朝辉质问道。

  “黄夫人,请您放心,我们正在加dà警力侦破,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楚朝辉起身一脸真诚地道。

  “人走丢了到现在都没找到?你们究竟是怎么办案的?究竟会不会办案的?这事要是发生在美国,我女儿早就找回来了。”听说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杜冰彤就像一头被激怒了母老虎,没有了半点贵妇人所该有的端庄雍容,手指头点着楚朝辉的鼻子,杏目怒瞪地叫嚷道

  “黄夫人,我们能理解您此时着急的心情,不过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请您相信我们的办案能力。”楚朝辉沉着张脸不卑不亢地道,眼中一丝不满一闪而逝。

  但有□再多的不满,此时楚朝辉也只能忍下,没办法,谁叫人家是华裔巨商的老婆呢?谁叫人家是当事人的母亲呢?

  “相信你们?叫我怎么相信你们啊?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二个小时,我的女儿呢?我早就告诉过你们,■要立马封锁各个出口,安排警员在各车站排查,你们为什么迟迟不肯执行?我告诉你们,要是我女儿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告到叶省长那里!”虽然楚朝辉好言相与,杜冰彤却仍然不肯罢休地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从吴江步行街的监控录像看,你女儿是自己走丢的,不像被人绑架拐dài,我们当然要先在附近搜索寻找。况且如果谁家孩子一走丢,我们就马上封锁各出口,dà力安排警力在车站排查……”市刑侦支队的金致远队长是楚朝辉一手dài起来的刑警,见杜冰彤咄咄逼人,终于忍不住开口反驳道。

  “我女儿跟别人能一样吗?还有你是谁?你这话是什么yì思?”杜冰彤此时正在气头上,见金致远竟然敢跟自己叫阵,还没等他说完已经叉腰指着他骂道。

  见杜冰彤说话越来越过份,态度也越来越狂傲,丝毫不把警察放在眼里,楚朝辉虽然能理解她此时着急的心情,但终于还是双眼精光一闪,沉着张脸道:“黄夫人,我们都在尽力,希望你能保持冷静,否则会影响到我们办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