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希望你不要后悔


  .“你!”

  张卫东话音刚落,会议室里立马炸开了窝。

  这么严重的xīn脏病,这么多专家在这里,谭永谦竟然叫来一位这样一位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说是医术高明的医生,说是要给段威〖shū〗记看病。这简直就是对在场所有医生赤luoluo的羞辱,简直就是荒诞到了极点!

  “胡闹,简直胡闹!”那位“御医“方主任当场就气得吹鼻子瞪眼。而崔厅长则早已气得脸色都铁青了,指着谭永谦☆咬着牙一字一顿dào:“好,谭永谦你既然说他是医术高明的医生,那你能告诉我,他大学毕业了吗?他拿到了执业医生资格证了吗?就这样的人,你都敢往这里领?”

  谭永谦因为一直把张卫东当长辈来看,久而◎久之倒忘了他的年龄还很小。现在被崔厅长等人这么一指责,这才猛然发现,自己xīn急段〖shū〗记病情有治之下,竟然忽视了张卫东年龄这个要命的问题,额头的冷汗忍不住就冒了出来。

  见自己好xīn上门,他们却连问都没问一声,就把自己当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张卫东就算脾气再好,这时也有几分恼了,目光冷冷扫过众人淡淡dào:“我想在坐的应该都是xīnxiong科方面的专家吧?既然你们这么厉害,那么就是说段威〖shū〗记的病你们一定能治罗?”

  见张卫东这个小年轻竟然还敢反过来责问他们,众人不禁都气得差点讲不出话来,省人民医院的院长卢益存更是指着张卫东气急败坏dào:“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你给我出去,马上给我出去!”

  张卫东冷冷一笑,目光最终落在崔静华的脸上,dào:“你是崔厅长吧,我就只问你一句话,你是不是跟他们一个意思,如果是,我希望等会你不要后悔。”

  崔静华这时也气糊涂了,没意识到以谭永谦一向稳重的xing格怎么可能做出如此荒诞的事情,更没意识到张卫东一个年轻人面对这么多人的指责,还能保持一脸冷静,这点又岂是普通年轻人能做得到的?

  “谭永谦,你马上带着他给我走,有多远走多远。”崔静华虽是气急,却还是不愿失了身份跟张卫东这种小年轻人对质,而是指着禅永谦脸色铁青地dào。

  谭永谦见状急得刚要争辩,张卫东已经一抬手阻止了他,而是看着崔静华,淡淡dào:“崔厅长最近早上起来无缘无故流鼻血还是要小xīn,我建议你还是提早做个详细的检查。

  还有,有空也请跟段〖shū〗记提一句,南沙河边故人曾来看他。”

  说完张卫东扔下一群丈二和尚mo不着头脑的专家们,转身就走。

  谭永谦见张卫东转身就走,急得也顾不得崔静华身份尊贵,指着她苦笑dào:“崔厅长啊,崔厅长,你,你怎么这么糊涂啊,我是怎么样的人,难dào你xīn里连一点数都没有吗?”

  说完谭永谦转身,急忙追了出奔。

  “这两人,真是,真是太放肆了!”见禅永谦追出去,大家这才纷纷醒悟过来,纷纷指着门口叫骂。反观么静华却傻傻坐在那里,耳边却一直回荡着张卫东走前扔下的话“崔厅长最近早上起来无缘无故流鼻血还是要小xīn,我建议你还是提早做个详细的检查。”

  他怎么会知dào我最近早上起chuáng会无缘无故流鼻血,难dào他是看出来的?还▲有“南沙河故人曾来看他”这句话又是怎么一回事?

  难dào,他真的有办法医治段威的xīn脏病?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吓得崔静华忍不住跳了起来,同时一颗xīn也彻底慌乱了起来。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自己刚才的态度……

  崔静华厅长不敢再想下去,也顾不得一屋子的专家还在那里叫骂,急忙忙出了会议室,不过这时过dào里哪里还有张卫东的人影。

  崔静华xīn不禁一沉,急忙一边大步朝段威〖shū〗记的病房走去,一边拿出手机给沈建科打电话。

  卢院长等人见崔厅长出了会议室,直奔段威〖shū〗记病房而去,虽是一脑子浆糊分不清楚状况,但还是都纷纷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往病房走去。

  “小沈,现在马上给我联系禅永谦,让他无论如何都要给我留住那位小年轻。”崔静华气喘嘘嘘地dào。

  沈建科一听,脸上不禁lu出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让你狂,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有你一个小年轻狂的地方吗?

  “好的,我马上联系禅永谦。”沈建科挂掉崔静华的电话后,立马一边往楼下走,一边给谭永谦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打通了。电话一通,沈建科立马以领导质问的语气问dào:“谭秘shū长,你和那个年轻人现在在哪里?

  如果说刚才,沈建科还稍微有些顾忌谭永谦的身份,现在却是连最后一点顾忌也没有了。

  谭永谦听出来沈建科语气不善,偷偷看了眼楼dào里沉着张脸闷声不响的张卫东,xīn里不禁暗暗苦笑,好好的事情,竟然因为张卫东的年龄,闹成了这副样子。

  “我们现在正zhǔn备离开医院回吴州市,沈秘shū有什么事情吗?”谭永谦dào。

  “戽你们给我在楼下大厅等着,不zhǔn离开,我马上到。”沈建科用命令的口气说dào,说完之后就啪地挂断了电话。

  他妈的,段威〖shū〗记还没病退呢?你们就不把我这个秘shū放在眼里了,等会有你们好看的。

  拿着手机禅永谦一脸无奈为难地看着张卫东,不知dào该怎么跟他说这件事。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都知dào了。我们就在大厅等一下吧,我刚好可以看看段威〖shū〗记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张卫东倒是能理解禅永谦此时的xīn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dào。

  “shū,这事都怪我没考虑周全我应该”禅永谦一脸愧疚dào。

  “呵呵,这怎么能怪你,问题还是在官民有别,还是官员xīn中都有个官本位啊!”张卫东说着大步走到大厅角落一处摆放椅子的地方,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谭永谦闻言发了下愣,然后急忙朝张卫东走去,只是因为xīn中有愧,没敢坐下。

  “站着干嘛?这是中固普遍现状我也只是发发牢sāo而已,况且罗马又不是一日建成的,一切都慢慢来吧。”张卫东见谭永谦站在边上不敢落座,不禁没好气地dào。

  “shūshū说的在理。那等会shūshū能不能还是出手帮下忙?段威〖shū〗记这人还真的是个不错的人,他xīn脏病也是早年在中越自卫反击战中落下的病根。

  ”谭永谦挨着张卫东坐下,然后小xīn翼翼地劝dào。

  “我有说过不救吗?我只是气不过那帮人狗眼看人低。不过这件事,最终还是要看段威〖shū〗记他们的态度,毕竟我是来这里治病救人不是来受气的。”张卫东dào。

  “那是,那是。对了,shū您刚才说什么南沙河边故人是什么意思?”谭永谦问dào。

  “其实一个多月前,我已经在南沙河边救过段威〖shū〗记一命,当时若不是那个沈建科态度蛮横,说不定我现在也不用特意赶来这里了。”

  张卫东dào。

  “原来是这样。”谭永谦恍然醒悟过来,对那个沈建科不禁又多了一丝看法。现在很多秘shū领导面前是一副嘴脸,别人面前又是一副嘴脸,沈建科显然就是这样一位秘shū。

  就在这个时候,禅永谦看到沈建科yin沉着张脸,朝他们两匆匆走来。

  谭永谦现在对这个沈建科也很是看不惯见他匆匆赶来,也懒得起身跟他打招呼。

  沈建科见谭永谦这个时候还跟他摆架子,脸色不禁又yin沉了几分大步上前几步,质问dào:“谭秘shū长你是怎么搞的?那种场合你怎么可以带着这种小年轻冒然闯进去呢?现在事情搞大了吧!”

  “我们做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秘shū来指手画脚,哪里来回哪里去。”张□卫东xīn情本就有些不爽,见这个时候沈建科还在这里端领导的架子,忍不住沉着脸冷声dào。

  “你,你,禅永谦,你带来的人这是什么态度!”沈建科气得指着谭永谦质问dào。

  “你耳朵是不○是聋了,没听到我shūshū说的话吗?”谭永谦反问dào。若不是沈建科现在是段威〖shū〗记的秘shū,以他的级别哪够资格跟谭永谦这么说话。

  “好,好,我今天算是见识到吴州市领导的威风了。那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崔厅长的处理吧!”沈建科说着气冲冲地转身离去。

  特护病房里,段威〖shū〗记正躺在病chuáng上,因为血液郁积在肝脏、四肢的缘故,他的全身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水肿,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吓人。

  段威〖shū〗记看到崔静华和一群专家进来,脸色就不禁沉了下来,他知dào他们肯定有了结论,而结论也肯定只有一个,xīn脏移植手术。

  “静华,你是知dào我脾气的,xīn脏移植的事情你就不用开口了。”段威〖shū〗记目光落在崔静华的身上,眼中流lu出难得的温柔和内疚。内疚自己这个做丈夫的身体不争气,要早早离开还不到五十岁的妻子。

  见段威这么说,崔静华鼻子不禁一酸,眼泪就忍不住扑扑落了下来,上前几步紧紧抓着他的手dào:“不移植就不移植,刚才禅永谦带了位医生过来,我想他可能会有办法。”

  “哦,永谦来了吗?那怎么还不快让他进来。我生病这么久,就他没来看我了,我知dào他为什么不来,可这小子也太小看我段威了。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他是什么样的人,我xīn里会不清楚吗?”段威听说谭永谦来,竟挣扎着要坐起来,两眼往门外看,至于什么医生不医生,他却是全然没听进去。病到这等程度,恐怕除了医生,就他自己最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