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神奇的望诊


  张卫东朝谭永谦微微颔首,然后伸手接过手机。

  虽随zhe境界的提升,对天地真理的感悟越来越深,张卫东不可避免地隐隐产生一种俯视芸芸众生的心境,但握zhe手机,想起电话那头那位是天南省的第三号大人物,关系zhe四千万老百姓的民生民计,还是无法以平常心对待。[搜suǒ最新更新尽在;  “老弟,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上次的救命之恩还没谢过你,没想到这次你好心好意特意赶来,我men却又……”张卫东一接过手机,话筒里立马响起段威书记满怀歉意的声音。

  本来张卫东确实对崔静华的傲慢态度还怀有不满,但见段威身为天南省三号人物,能急急打电话过来亲自道歉,心zhōng的不满便也就散了,笑zhe打断道:“段书记客气了,谁让我太年轻呢!”

  “哈哈,这倒也是,说起来我到现在都想不起来你的相貌,唯一的印象就是年轻!”段威听得出来,张卫东并没有生气,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哈哈笑道。

  “哈哈!”张卫东跟zhe笑了两声,然后道:“那段威书记等会就可以一睹庐山真面目了。”

  “谢谢!”段威书记闻言却突然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才伤郑重的说出这两个字。

  “我听永谦说你是好官,所以你不必谢我。”张卫东说完挂了电话。

  张卫东刚挂掉电话,电梯的门则好打了开来。张卫东和诌永谦快步走了进去,而沈建科却还傻傻站在电梯门口。这是他第一次见一个年轻人竟然敢如此老气横秋地对段威书记说他是好官。

  好官!病房里,段威书记拿zhe手机,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复杂。

  这两个字很简单,但却重若泰山。尤其今天,段威更感受到其zhōng的沉重,因为他的生命,或许★就是因为这两个字才得到拯救。

  电梯在十楼停了下来,当电梯的门打开时,张卫东kàn到了崔静华,此时她正一脸zhe急不安地站在电梯门口。

  kàn到张卫东,崔静华两眼不禁猛地一亮,急忙上▲jiùshìyīnwéizhèliǎnggèzìcáidédàozhěngjiù。

  diàntīzàishílóutínglexiàlái,dāngdiàntīdeméndǎkāishí,zhāngwèidōngkàndàolecuījìnghuá,cǐshítāzhèngyīliǎnzhejíbúāndìzhànzàidiàntīménkǒu。

  kàndàozhāngwèidōng,cuījìnghuáliǎngyǎnbújìnměngdìyīliàng,jímángshàng前一步,涨红zhe脸kànzhe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实在是张卫东太年轻了,让她这样一位身居高位的女官员亲自向张卫东道歉,这脸面还真难拉下来。

  “崔厅长划才我也是一时气愤,你不要太在意。”张卫东见状走出电梯,对崔静华笑道。

  崔静华还真怕张卫东这个年轻人耿耿于怀,少不得为了丈夫她也只能扔掉面子向他郑重道歉,并请求他出手帮忙,现在见张卫东这样说,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气,同时眼里也流露出一丝感激之情,急忙道:“不,不,划才是我不对,我应该向你道歉。”

  “崔厅长,这些话我men就不要说了,我men还是快去。”张卫东笑zhe摆手道。

  崔静华闻言彻底放下心来,笑道:“那有劳…………,

  说到后面崔静华才发现到现在自己竟然还不知道张卫东姓什么名什么。

  “我叫张卫东,崔厅长叫我卫东好了。”张卫东笑道。

  崔静华毕竟是官场zhōng的人,心理调节能力和处理人际关系都很强,闻言捋了下秀发道:“那就麻烦你了卫东。”

  “呵呵,崔厅长不必客气。”张卫东说笑zhe跟么静华并肩一起朝特护病房走去。

  过道里不时有护士和医生走过,不少人都■认得崔静华,见一个小年轻竟然跟卫生厅厅长并肩走zhe,个个都露出一脸的不可思议。

  走了一小段路,张卫东就和崔静华走到了段威所在的病房门口。

  病房的门大开zhe,那些专家都还在。见张☆卫东和崔静华并肩走进来,脸上的表情都很微妙,眼里则流露出不信和kàn好戏的神色,只是这回却再没人敢开口叫张卫东滚蛋。

  kàn到张卫东进来,段威一眼就认出了他,身子不禁微微一震,手臂支撑在床上想要坐起来。

  谭永谦以前就是段威的秘书,对段威有一份很特殊的感情。见段威被病魔折磨得全身浮肿,心里阵阵心酸,段威身子一动,他早就抢前一步,伸臂托zhe他的后背,帮他坐了起来。

  人生病的时候,总是特别脆弱,也总是特别怀旧,哪怕段威官做到省委副书记也是一样。谭永谦及时贴心地托zhe他的后背,段威双眼忍不住流露出一丝动情的神采,轻轻拍了拍诌永谦的手背,叹道:“永谦,这么多秘书,还是你最让我感到贴心和舍不得啊!”

  段威这话一出,尾随进来的沈建科脸色不禁变得煞白,到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在段威心目zhōng的地位远无法跟谭永谦相比。可笑自只还仗zhe身为段威秘书的身份,在诌谭谦面前耍威风摆谱。

  “段书记,永谦有愧啊,到现在才来kàn您。”诌永谦眼里噙泪道。

  “不用说,不用说,我心里都明白。”段威再次轻轻拍了拍谭永谦的手,这才抬眼朝张卫东kàn去,笑道:“□救命恩人,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张卫东闻言笑zhe走到段威床边,道:“段书记我叫张卫东。”

  “原来是卫东啊,这次要麻烦你好好帮我kànkàn了。

  不过不要有心理负担,◆点权当死马当活马医好了。”段威道,说zhe一对虎目缓缓扫过站在张里东身后的一群专家,那意思再明白不过。

  “段书记,kàn病不是儿戏,况且你病情严重,还是要慎重考虑啊!”这里就方主任身份最超然,见段威书记竟然不信他men这群专家,反倒信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年轻,不仅如此,还说出死马当活马医的话,这其实是相当于给了张卫东不用负责任的权力,终于忍不住上前道。

  段威书记认得方力任,知道他是个有机全接触国家领龘导人的“御医”级人物,倒也不敢怠慢他,笑道:“谢谢方主任老远赶来替我kàn病,素我问句冒昧的话,如果不动手术,你有把握治我这个病吗?”

  “段书记这个病已经到了非动心脏移○植手术不可的程度,已经不是药物所能治疗调和的,我没有一点点把握。所以”说到这里,方主任微微一顿,把目光转向张卫东继续道:“我才建议段威书记要慎重考虑,不要道听途说,听信一些不切实际的话语。”

 ◇○植手术不可的程度,已经不是药物所能治疗调和的,我没有一点点把握。所以”说到这里,方主任微微一顿,把目光转向张卫东继续道:“我才建议段威zhíshǒushùbúkědechéngdù,yǐjīngbúshìyàowùsuǒnéngzhìliáodiàohéde,wǒméiyǒuyīdiǎndiǎnbǎwò。suǒyǐ”shuōdàozhèlǐ,fāngzhǔrènwēiwēiyīdùn,bǎmùguāngzhuǎnxiàngzhāngwèidōngjìxùdào:“wǒcáijiànyìduànwēishūjìyàoshènzhòngkǎolǜ,búyàodàotīngtúshuō,tīngxìnyīxiēbúqiēshíjìdehuàyǔ。”

  “是啊,段书记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要相信科学。”卢院长也壮zhe胆子道。

  张卫东倒是不介意别人怀疑他,毕竟段威书记的病情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但并不意味zhe他不介意别人连问都没问过他,就一再信口否定他,所以当被称为“神之手”的狄人哲也跟zhe开口时,张卫东终于忍不住指zhe他道:“狄医生你有没有发先你最近老掉眉毛,还很容易腰膝酸软啊,要注意房事了!还有你……”

  说zhe张卫东手指一转,指向卢院长,道:“最近经常胃痛吧?我建议你不要拖,马上做个手术,里面长肿瘤了。”

  “方主任过两天又要起风下雨了,你的老寒腿要注意保暖了。”

  “还有你,最近眼皮是不是老跳,不过用担心只是烟酒过度还有最近睡眠不足引起的。”

  “……“

  张卫东一个个指过去,一个个说过去,所说的无一不是正好切zhōng他men最近的身体状况,把他men个个说的一脸骇然。

  虽说zhōng医有望诊一说,但就算厉害到方主任这样的老zhōng医,恐怕也要细细打量,再配合上把脉等其他诊断手段方才能准确说出病人的病症,可张卫东却只是眼睛一瞄,就把他men的病症说得清清楚楚。这么厉害的望诊简直比世界上最先进的医学分析仪器还要厉害许多,别说狄人哲等崇尚西医的专家想都想不到,就连方主任也只是隐隐听老一辈的zhōng医说起来过。

  好一会儿,方主任才仰天一声长叹,走到张卫东面前深深一鞠躬,道:“以前kàn史书说扁鹊望而断蔡桓公病情生死,以前还有些不信,今天听张先生一席话,方才知道我方璞不过只是井底之蚶。划才多有得罪,还请张先生见谅。”

  张卫东见方璞一◇个近六十岁的老zhōng医竟然向自己鞠躬,倒不禁高kàn了他一眼,急忙把他扶了起来,笑道:“方主任客气了,都怪我长待太年轻惹的祸。”

  张卫东虽然以开玩笑的语气说这话,但众人听了却差点羞得要去◇gèjìnliùshísuìdelǎozhōngyījìngránxiàngzìjǐjūgōng,dǎobújìngāokànletāyīyǎn,jímángbǎtāfúleqǐlái,xiàodào:“fāngzhǔrènkèqìle,dōuguàiwǒzhǎngdàitàiniánqīngrědehuò。”

  zhāngwèidōngsuīrányǐkāiwánxiàodeyǔqìshuōzhèhuà,dànzhòngréntīnglequèchàdiǎnxiūdéyàoqù找条缝钻进去。人家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反观他men呢?个个井底观,天不算,还羞辱他,赶他走!真是让人无地自容啊!

  唯有崔静华羞愧的同时,两眼却是格外的闪亮。本来她对张卫东还不敢抱太大的希望,现在却彻底放心了。这样的医术,就算不能彻底治好段威书记的心脏病,想来让他多活几年总应该有的。

  其实能让段威多活几年,崔静华就已经很满足了,毕竟心脏移植手术就算成功了,术后能不能挨过五年也是个大问题。

  张卫东见众人都羞红了脸,知道自己划才那玩笑话似乎讲的不合适,讪讪地笑了笑,然后道:“现在我要对段书记进行针灸医治,还请各位能回避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