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老寒腿


  “没听人说起他有大来头啊,就一普通的新扎大学老师。”任晨怡想了想道。身为教学秘书,任晨怡对学院里的老师底细还是有些了解的,像李仲蒙的叔叔是市科技局副局长,这点任晨怡就知道。不过zhāng卫东▲,她还真没听人说起过他有什么背景。

  “不可能啊。冯主任说起来也是有头有脸的人,ruò不是因为你同事的缘故,她会这么眼巴巴来这里问寒问暖?还说明天亲自给你姐破腹产?”任晨怡的姐夫是在生意场上打滚多年的人,见过不少世面,闻言一脸不信道。

  “那倒也是,不过我这位同事真没什么背景。不过他的同学中有没有厉害的就不清楚了?”任晨怡也是一脸疑惑道。

  “那倒有可能,不过你不是说他是新扎普通老师吗?岁数应该不大呀,他同学中难道这么快就有出列拔萃的人物出现了?”任晨怡姐夫仍旧一脸不信道。

  “这倒也芜。不过不管这个了,反正姐的房间已经解决了。”任晨怡不是个喜欢钻研这方面问题的人,同言笑道。

  “那倒也是,不过你同事那边等回去你要好好谢谢人家。对了,你同事今年究竟多少岁?有女朋友了没有?结婚了没有?”任红先是点头赞同了任晨怡的观点,然后就僻里啪啦开始八卦起来。

  任晨怡闻言脸蛋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白了她姐一眼,嗔道:“好好休息吧你,真是的,你以为你妹嫁不出去吗?”

  “晨怡伤脸红了,脸红了。”任红闻言却指zhe晨怡的脸咯咯笑了起来。

  “咦,真的脸红了,看来这事真有戏。”任晨怡姐夫闻言也过来凑热闹,一看一向大大方方的任晨怡竟然真的脸红了,不禁惊讶道。

  “你们!早知道就让你们住四人房得了!”任晨怡闻言咬zhe牙指zhe他们白眼道,但脸却更红了。

  院长办公室,卢益存等人终于再次等来了zhāng卫东。

  zhāng卫东一到,还没坐下,省人民医院的心胸科第一把刀曾耀正主任早已抢先一步端zhe茶杯给他倒水去了。

  “zhāng医生请喝茶。”zhāng卫东划刚坐下,曾耀正就已经端zhe茶杯小心翼翼地放在他前面的茶几上。

  “谢谢曾主任。”zhāng卫东看了眼他的胸牌,冲他点了点头,然后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这时偌大的院长办公室,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满脸期待敬仰地盯zhe正端zhe茶杯喝水的zhāng卫东。

  不管如今的老百姓说医生如何如何势利眼,但身为医生,大部分人骨子里最敬重的还是医术高明的医生,这其实也是敬重他们自己,因为他们也是医生一份子。更何况,zhāng卫东还背靠天南省第三号大人物!

  zhāng卫东很不喜欢喝个茶也有这么多双眼睛盯zhe看,好像他是外星球来似的,抿了一口茶之后,就把茶杯巅轻搁在茶几上,然后起身朝众人抱拳笑道:“早上小子狂妄了,还请各位医学前辈见谅。”

  “哪里,哪里,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啊!”众人纷纷道,心里牟因为zhāng卫东这么说,越发得惭愧,越发得敬重zhāng卫东。

  虚怀ruò谷也是一名医生所该具备的品德啊!

  “呵呵,各位这话言重了。这样吧,各位都是大忙人,不是什么大病的,我就开zhāng方子,你们到时按方抓药服用便可,就不用陪zhe我这个小年轻了。像卢院长的胃部肿癌,方主任的老寒腿,我还得好好琢磨下怎么治疗。”zhāng卫东见众人这么说,知道自己再谦虚下去,反倒有些矫qíng造作,笑了笑直截了当道。

  特意赶来同院长一起迎接zhāng卫东的专家们,大部分其实没什么要紧的病,之所以眼巴巴地赶来,一方面当然也是想zhāng卫东帮忙治一治,身体嘛,总是越健康越好,但最重要的还是希望能◎跟zhāng卫东这种神医正式结交一番。现在zhāng卫东既然这样说了,专家们的目的基本上也就suàn是达到了,自然不会再磨叽什么,闻言个个道:“那就麻烦zhāng医生了。”

  zhāng卫东笑◎◎跟zhāng卫东这种神医正式结交一番。现在zhāng卫东既然这样说了,专家们的目的基本上也就suàn是达到了,自然不会再磨叽什么,闻言个个道:“那就麻烦gēnzhāngwèidōngzhèzhǒngshényīzhèngshìjiéjiāoyīfān。xiànzàizhāngwèidōngjìránzhèyàngshuōle,zhuānjiāmendemùdejīběnshàngyějiùsuànshìdádàole,zìránbúhuìzàimójīshíme,wényángègèdào:“nàjiùmáfánzhāngyīshēngle。”

  zhāngwèidōngxiào了笑,为了不想显得自己太随意,zhāng卫东又——替他们把了脉,然后再开方子。zhāng卫东每开一zhāng方子,方主任都会拿去仔细看一下,每看完zhāng方子,他看zhāng卫东的眼神就多了一丝惊奇和佩服。

  方主任能入围国家保健委员会,能给国家领龘导人看病,医术高明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自从zhāng卫东早上离开后,方主任就——给在场的专家们把了脉,又问了qíng况,心中则暗暗琢磨zhe怎么开方子。现在把他自己暗地里琢磨出来的方子跟zhāng卫东一对比……方才发现……zhāng口东除了望诊神奇……针灸厉害……在开药方方面竟也已达到一代药学宗师的水准,自己确实远不如他。到现在,方主任这位老中医才彻底对zhāng卫东这个小后生心服口服。

  不一会儿,zhāng卫东就帮专家们开好药方。专家们根本不用看方子,只需看方主任那捧zhe药方如捧zhe稀世珍宝一样的表qíng,就知道这方子●绝对有效。专家们——谢过zhāng卫东,然后又给zhāng卫东留了名片,这才转身离去,就连那个有“神之手”称号的狄人哲也不例外。

  转眼间,办公室里就只剩下zhāng卫东、诌永谦还有卢院长、方●主任四人。

  “zhāng医生,我今天suàn是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华佗离世的医术了!”方主任看zhezhāng卫东一脸钦佩道。

  “方主任你是老中医,你这样说战可要骄傲的。”zhāng卫东开了句玩笑后,这才指zhe方主任的腿道:“还请方主任撩起裤管,我这就帮你把老寒腿的病给治一治。老寒腿难治,容易反复,也没有什么特效药。药方我就不给你开了,你自己就是老中医,估计已经吃过不少,开了也没多大区别。我是要用特殊的按摩手法配以内功给你治疗,这种方法,功力没到一定程度学了按摩手法也只有暂时缓解的效果。”

  后面一句话,是zhāng卫东特意透露出来的,说的也是真话。他的医术之所以这么●神奇,看了上古医经固然是一部分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zhāng卫东修炼了上古大混沌五行心法。所以别人学医看的是表面,然后由表而里,而zhāng卫东学医却在明白其中道理之后,直视人体的陪阳五行气息本源□◆。惊疗更因有五行灵气相助,再配与常规疗法,能起奇效。所以他的医术,别人没有修炼过大混沌五行心法,就suàn想学也只能学到皮毛。

  zhāng卫东之所以特意点出内功之说,一来是因为方主任是老中医●,出于对老中医的尊重,二来也免得到时他发现自己三两下就把的老寒腿治好,纠缠不清。

  果然zhāng卫看这么一说,方主任释然了不少,同时也越发觉得zhāng卫东的医术已高明到融众家之长,不拘一格。

  “没想到zhāng医生看病还融合了气功,真是佩服啊!”方主任和卢院长齐声感叹道。

  zhāng卫东自然不会点出他们理解有误,笑了笑坐到方主任跟前,让他把他搁在椅子上,然后飞指如电,沿zhe足太阳、太阴等经脉连连点捏穴位,又配以掌心按在膝盖上揉搓,只把方主任和卢院长看得眼花缭乱。

  不消一会儿,zhāng卫东便收了手,笑zhe对方主任道:“方主任站起来走走看,看看有没有比以前舒服一些。”

  方主任见zhāng卫东这么一会儿就拿捏按摩好了,有些不敢置信地站了起来,然后绕zhe办公室走。越走脸上的惊讶表qíng越浓,他这老寒腿是早年在乡野里行医冻zhe的,年头很久,病qíng也严重,就suàn不是阴雨天气,走几步路膝盖处也会隐隐刺痛,稍微路走远些就有些吃不消。没想到今天这么十来圈走下来,甚至他故意用力踩,竟也没半点不适感觉,似乎真的完全好了。

  “z●hāng医生,你这医术真是神了!”说zhe方主任又伸出双手紧紧握zhezhāng卫东的手,一脸感激道:“zhāng医生你不知道得了老寒腿那滋味真是不舒服啊,就跟冤瑰不散一样缠zhe,多亏了你,这回我总○茗解脱了,大恩不言谢啊!”

  zhāng卫东见方医生这样说,倒有些不好意思,急忙道:“举手之劳而已,举手之劳而已。”

  “像zhāng医生这医术举手之劳千金难买啊!”方主任重重拍了拍zhāng卫东的手背感叹道。

  卢院长本来对zhāng卫东能否不开刀就治好他的胃肿瘤还有一点疑虑,现在亲眼目睹方主任的老寒腿在他的揉捏按摩平,竟是好了,心中最后一点疑虑也没了,眼巴巴地看zhezhāng卫东,道:“zhāng医生,您看我的胃肿瘤要怎么治?”

  “针灸。”zhāng卫东淡淡道。

  院长办公室还连zhe一间休息室,里面有床,是专门给院长午休用的。卢院长听说要针灸,就指了指休息室道:“您看就在休息宴行吗?里面有床。”

  zhāng卫东点了点头道:“行,你把衣服脱了平躺在床上吧。”

  卢院长闻言立马屁颠屁颠去开了休息室的门,然后脱掉衣服平躺在床上。

  这次zhāng卫东没再叫方主任回避,从单肩包里取出木盒,然后从木盒中取出四根银针,每手捏zhe两根。(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