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昨晚是不是没睡好?【求月票】


  “东哥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六指见张卫东这人似乎如他的外表一样,并不那么难说话,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道。

  张卫东闻言抬眼看向六指,然后指了指那一溜的车子,那三个偷着贼就站在那一溜★车子前面。

  张卫东这手指一指,那个偷了任晨怡车子的小偷两腿就不禁直打哆嗦,而六指则猛一咬牙,扭头冲那位小偷道:“王二你给老子过来!”

  那位被称为王二的小偷一张脸顿时吓得全无血色,但■还是颤着双腿走到六指跟前。

  张卫东有些不解地看着六指和那个王二,不知道六指把王二叫过来干什么。正不解之际,六指手丰已经多了把锋利的小刀。

  “nǎ只手开的锁?”六指拿着刀子,寒着脸问道。

  王二微微颤颤地伸出左手,把手按在地上,头却扭到后面。

  锋利的刀刃在灯光下闪着点点寒光,任晨怡见状吓得赶紧捂住嘴巴,双眼也紧紧闭了起来。

  张卫东这时才知道六指要干什么,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涌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悲哀。

  “算了。”张卫东摆摆手道。

  六指有些惊讶地看了张卫东一眼,然后踢了王二一脚道:“妈的,不长眼的东西,还不快谢谢东哥。”

 ☆ 王二本以为自己这只手已经不保了,没想到竟然又峰回路转,被六指踢了一脚之后,这才喜出望外地爬起来,走到张卫东面前弯腰连连道:“谢谢东哥,谢谢东哥。”

  “不用谢我,希望以后你能用双手自力更生吧◎。”说着张卫东再次指了指那一溜的自行车道:“nǎ里偷来的放回nǎ里。”

  说完张卫东朝阿龙他们点了点头,然后才冲还在发愣中的任晨怡说道:“我们走吧。”

  说完张卫东骑上车子,任晨怡见状◇也急忙骑上车子,这种地方她是一刻也不敢再呆下去了。

  看着张卫东和任晨怡两人骑着车子逐渐消失在夜色下

  六指这才暗暗松了口qì,然后走到阿龙身边,小心翼翼地道:“龙哥,那位东哥究竟是谁◎?我以前好像没听说过啊!”

  “妈的六指,你皮痒了是不?东哥是谁也是你能打听的。反正今天算是便宜你们了,以后放机灵点看到东哥给老子躲远点,否则真要惹尖了他,别怪老子没警告你就算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阿龙抬手duì着六指的脑袋瓜甩了一巴掌,骂道。

  “是,是。”六指一边连连点头称是一边偷眼看阿龙,见他脸色稍缓,这才指了指那一溜的自行车,小心翼翼地道:“龙哥,您看这自行车……”

■  没办法,偷自行车也是辛苦活,一下子赔了八千块钱

  六指心口到现在还隐隐作痛。十一辆自行车虽然不可能卖到八千块钱,但好歹也能弄点钱出来弥补下损失。

  “什么!”本来阿龙他们见六指还算◇识相,本想就这样放他一马

  没想到六指竟然把东哥说的话当放屁,东哥才一走就打起了十一辆自行车的主意来顿时个个暴跳如雷,不管三七二十一,duì着六指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就连阿雀也不例外。

  “妈的你小子耳朵聋了吗?没听到东哥说的话吗?”

  “妈的,今天要不打得连你爹妈也不认识

  老娘我就不姓朱!”朱雀qì得duì着六指的肚子猛踩。

  六指这时才知道,自己犯了个低级的错误,也隐隐有些明白过来,鸡窝那小子刚才说的肉麻话其实都是发自肺腑。那东哥表面上斯斯文文,他妈的,在这帮家伙眼里根本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六指心里那个后悔啊,早知道那个东哥在这帮家伙心中的地位这么高,就算那是一溜的轿车,他也不敢说出这话来啊!

  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啊!

  六指一边满地打滚,一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但阿龙他们却仿若未闻,直打到六指差点只有出qì的力qì,四人才停了手。

  “六指,老子明着告诉你吧,东哥说的话,别说你小子了,就算我们老大铁手哥,也绝不敢有半点怠慢。要不是东哥老早劝过我们要尽量少动手,老子今天非把你打残了不可。什么玩意,竟然连东哥的话都敢不听!”龙哥朝地上吐了。唾沫,骂咧道。

  其实现在就算阿龙不说,六指心里也明白的很。这东哥不是一般人啊,别看他斯斯文文,和和qìqì的,那是不屑跟他这种人计较,真要计较起来,刚才别说王二的手保不住,恐怕他这个老大也要受连累给剁了手。

  只是阿龙这么一说,让浑身酸痛的六指心里更是悔得连肠子都青了,自己怎么就这么不长眼呢!

  张卫东★和任晨怡并排骑着车子一路朝吴州大学而去,qì氛却没了来时的融洽n两人都没怎么讲话,就算有也只是为了避免沉默的尴尬局面,没话找话的那种。好几次,任晨怡都想开口问张卫东有关阿龙等人的事情,不过或许是不敢,●□或许是不想跟这种事情扯上关系,也或许是希望张卫东能主动跟她解释

  ……

  不管是出于nǎ种原因,最终任晨怡还是没有问出口。任晨怡没问,张卫东自然也不会多说。该说的,他在江边就已经说过了◎●,鸡窝和阿龙也都已经做了补充。

  快到十一点钟时,两人终于骑到了教师单身宿舍楼下。当张卫东推着车子往宿舍楼前的停车棚走去时,他感觉到了一双熟悉的目光正盯着他看。

  张卫东抬起头朝楼顶阳◆◆台看去,锐利的目光穿透黑夜,他看到了sū凌菲。

  sū凌菲穿着真丝吊带睡衣,白嫩的酥胸在黑夜下闪着诱人的光泽,丝一般的长发飘逸地洒在肩头,她简直就像黑夜里的性感女人,让张卫东感到一阵目眩。不过○她那双眼睛,此时却正死死盯着他看,红润的嘴唇微微动着,似乎正duì着他咬牙切齿。

  看到sū凌菲这种表情,张卫东突然又是可qì又是好笑。他就想不通,不就不小心看到了她换衣服,然后又好心帮她脱了一次衣服,怎么都过了快三个月,这女人还耿耿于怀呢?

  心里想着,张卫东突然恶作剧地冲sū凌菲露齿一笑,还冲她挥了挥手。

  sū凌菲没想到张卫东会发现自己,更没想到隔这么远,而且还是黑夜的情况下,张卫东抬头看向自己时,她宾有种会被他看透的莫名感觉。尤其当他朝自己挥手时,sū凌菲更是觉得自己所有的行为都**裸地暴露在了他的眼皮底下。

  “大色狼!”sū凌菲有些心慌意乱地低声骂了句,然后转身匆匆进了房间。

  回到房间,仰卧在床上,盯着天花板,sū凌菲感觉糟透了。她说不清楚,自己明明非常qì愤那个又色又拽的家伙,可为什么心里却又老是动不动想起他,一想起他,心里就来qì,一来qì却更想他。

  张卫东自然无法理解女孩子那种复杂微妙的情绪,见自己一挥手sū凌菲就转身进了房间,不禁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把车子停放好。

  “张老师,刚才你跟诈挥手啊?”任晨怡停好车后,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有,只是赶个蚊子。”张卫东随口道。

  “哦,原来是蚊子,我还以为你看到谁了呢!”任晨怡有些狐疑地抬头看了眼顶楼阳台,她发现自从发生了江边的事情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再也没办法回到烧烤时的融洽。

  任晨怡也住教师单身宿舍楼,不过是住在三楼。

  到了三楼楼梯口,张卫东跟任晨怡道了声晚安就径直往楼上去,看着张卫东远去的背影,任晨怡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幽幽叹了口qì,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张卫东冲了个澡,然后盘腿坐到床上进行每天的修炼功课。

  真元按着大混沌五行功法在体内经脉运转,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壮大。丹田内白、青、黑、◇赤、黄五滴真元散发着亿万道毫光,仿若璀璨的星辰高高悬在夜空,却是比刚刚突破到筑基中期时又大了不少。那团混沌元qì如今依旧是混混沌沌,朦朦胧胧,像团迷雾一样透着股神秘的qì息,但比以前浓了不少。

  如水月光透过阳台的窗户散落在张卫东的身上,折射出五彩霞光,把张卫东烘托得威严无比,仿若远古帝王重生。

  子时很快过去,张卫东缓缓睁开双眼,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

  每日的修炼看似千篇■一律,但每日总有新的收获,每日都能看到自己在变得更加强大,让他每次修炼完之后,心情总是出奇的愉悦。

  第二天早上,洗漱过后,张卫东独自一人去食堂吃早餐。正吃的时候,一缕幽香飘来,sū凌菲竟破天◆荒主动坐到他的duì面。

  张卫东不禁有些惊讶地看着她,这好像不像sū大美女的一贯作风。

  sū大美女眼圈发黑,眼袋浮肿,显然昨晚没睡好。

  sū凌菲其实也说不清楚今天为什么看到张卫东就鬼迷心窍突然坐到了他的duì面,见他一副惊讶地看着自己,心里不禁一阵烦躁,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道:“看什么,这里不能坐吗?”

  “当然能,不过我见你眼圈发黑,眼袋浮肿,昨晚,是不是没睡好?”毕竟两人合作了近三个月,sū凌菲除了duì人比较冷漠了点外,其实做事情还是一板一眼很是负责的,出于duì同事的关心,张卫东破天荒没有反瞪回去,而是笑了笑,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