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侠以武犯禁


  【这两章在情节,可能写得有此平淡,不过猪脚如今修为有成,若还不顾父母亲只图自己潇洒得意,就显得枉为人子了,所以这两章是肯定要写的,既然要写就不好一笔带过,毕竟猪脚的父母不是路人乙路人甲。】

  “儿子一回来就诉苦,好像我很克扣你似的。给,让你吃个够,省得你儿子还真以为我欺负他爸了!”不等张卫东开口,杨瑗箐已经夹了块很大的红烧肉堵住了张国栋的嘴巴。

  张卫东见状哈哈笑了起来道□:“妈你尽管欺负好了,反正爸说破了天,我还是跟你同个阵营的。”

  “好小子,老子我白疼你了!”张国栋郁闷得抬手就要敲张卫东的脑袋,不过杨瑗箐却早已经拿zhe铲子威风凛凛地往他前面一站,双眼一瞪◆,张国栋立马就乖乖放下了手。

  这时杨瑗箐才转身笑眯眯看zhe自己的儿子,道:“还是我儿子对我最好,哪像你爸,这辈子就知道使唤你妈,还不懂得感恩!”

  张卫东闻言笑zhe冲张国栋道:“爸听到了没有,妈有意见了。”

  张国栋闻言狠狠瞪了张卫东一眼,这才道:“行了,我知道了,这个家我就一三等公民。”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卫东去客厅里先看看电视吃点水果,妈再烧两个菜就可以开饭了。”杨瑗箐得意地瞟了张国栋一眼,然后对张卫东道。

  张卫东笑zhe说了声好,然后伸手搂过张国栋的脖子,笑道:“爸去客厅,我给你带了套衣服,你试试看。”

  张国栋闻言这才眉开眼笑,冲杨瑗箐炫耀了一声:“听到没?儿子给我买了套衣服。”

  说zhe像打了胜仗似的跟儿子大摇大摆往客厅走去,杨缓箐见状笑zhe摇了摇头,脸上却写满了幸福。

  张卫东的家是两室一厅,餐厅和客厅是二合一。房间和厅虽不大

  沙发什么的也都有些陈旧,但却给人一种整洁精致的感觉

  显然杨瑗箐除了是位伟大的人民教师,还是一位贤妻良母。

  张国栋穿不惯正装,所以张卫东给他买的是一套lì郎的商务休闲服,简约而不简单,穿起来既轻松随意又能显出几分为人师表的威严来。

  张国栋一穿上感觉正合适就喜滋滋地跑到厨房去向杨瑗箐炫耀去了。

  “怎么样,儿子给我买的衣服还不错吧?”张国栋问道。

  “那是当然,我儿子买的还能差得了。”杨瑗箐看了眼焕然一新的丈夫,一脸骄傲道。

  对这话张国栋没办法反驳,但又觉得没能找回场子想了想扭头冲正在客厅里夹菜吃的张▲卫东叫道:“卫东,这衣服花不少钱吧?”

  “一千五。”张卫东回道。要不是国庆过后马上就要举行校运动会,奖金在望,张卫东还真不敢这么大手笔

  张国栋为人实在,别人不顾上头三番五令私下办补◇习班,拼命赚学生的钱。他却只是勤勤恳恳教zhe书绝不巧设名目非要给学生补课收费。就算真有学生成绩不好,不辅导不行,他也从来不收钱。所以张国栋拿的就是死工资,不高,每个月大概就两千左右。所以平时都是比较省吃俭用的,咋一听这一套衣服竟然一千五百块,不由得吓了一跳。

  不过很快张国栋就得瑟起来了,抖zhe衣服对杨瑗箐道:“听到没有一千五,都快赶上我一个月的工资了,这儿子就是……”

  杨瑗箐跟张国栋生活了大半辈子,哪里会不知道他后面要讲什么

  闻言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还老师呢?我看你这人就是忒俗。怎么儿子给你买的衣服贵了就好,那要是便宜了呢?”

  张国栋没想到炫耀不成

  反倒成俗人了,偏生人家还说得在理

  只好讪讪地道:“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还别说,杨瑗箐心里还真是有点酸。你说这儿子好不容易zhǎng大成人开始上班赚钱了,一回家就给老爸买东西,没给老妈买东西,能不酸吗?

  就在这个时候,张卫东拿zhe双女式女子走了过来,笑道:“妈你的衣服我一个大男人的挑不来,就给你买了双cucb的鞋子,这鞋子特安脚,穿这鞋子站久了也不会累,听说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也穿这鞋。”

  这回杨瑗箐心里总算是平衡,白了张国栋一眼道:“听到没,美国货!儿子先放zhe,等妈烧好菜再穿,咱不像某人穿了套好衣服就得瑟。”

  “崇洋媚外。”张国栋低声滴咕了一句。

  张卫东闻言终于忍俊不住笑了起来,张国栋和杨瑗箐见儿子笑,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也跟zhe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声飘出了房间,回荡在宿舍楼的上空。

  晚餐很是丰威,有鱼有肉有虾有蟹,几乎全是荤的。还真应了张国栋的话,真要每天这样吃,肯定要吃穷。

  因为修炼的缘故,张卫东虽没有不食人间烟火,但口味还是比以前清淡了不少。但看zhe满桌子母亲特意给他准备的菜肴,他却一点都不觉得这些菜油腻,吃得格外津津有味。

  吃完饭后,张卫东抢zhe洗碗却被母亲给一把推回了客厅。

  洗完碗,一家人坐在客厅里,父母亲就开始问张卫东有关大学里的事情,张卫东便挑些开心的事情跟他说,比如秦虹副院zhǎng很看重他,一过去就任命他为课题组副组zhǎng什么的。至于跟老校zhǎng结拜的事情,有些过于离奇荒诞,怕他爸妈骂他没大没小,跟一七十多岁的人结拜,没敢说。至于省委副书记什么的,张卫东也没敢说。父母亲都是普通的人民教师,现在两人的生活虽过得平淡但却幸福,真要突然告知他们儿子跟什么省委副书记搭上关系,反倒会打乱他们平静的生活,甚至还要让他们为此提心吊胆,多一事却是不如少一事。

  见儿子在学校工作顺lì,一过去就得领垩导器重,张国栋和杨瑗箐自然是高兴得合不拢嘴。不过高兴之余,张国栋也不忘告警儿子要戒骄戒躁,踏踏实实工作,正正当当做人。倒是杨瑗箐更关心的是儿子吃穿和休息的问题,告诉他工作虽然重要,但第一重要的还是身体。

  见母亲提起身体,张卫东觉得是时候跟父母亲说伐毛洗髓的事情,在心里斟酌了下说辞,张卫东道:“爸,妈,还记得七年前我教你们练功的事情吗?”

  “还说呢,那次差点打坐得我腰椎盘突出。”杨瑗箐没好气地白了张卫东一眼,笑道。

  “卫东,你不会还在练吧?那玩意你千万别……”张国栋倒是有些担心张卫东误入歧途。

  不过张国栋的话还没说完,他的眼珠子就瞪凸了出来,死死盯zhe张卫东手看。

  张卫东手中正拿zhe个一块钱硬币,只是此时那一块钱已经被捏成了一团。

  “这!”很快杨瑗箐也发现了异常,同样死死盯zhe张卫东手看,一脸的不可思议和震惊。

  “说起来可能有些离奇,不过我以前跟你们说的话其实大部分是真的。我无意中得到了一套修炼功法,以前还以为什么人都能修炼,后来才知道这套功法只适合我这样体质的人,绝大部分人都不适合修炼。所以你们别觉得奇怪,你儿子现在是一位真正的武林高手。”张卫东一脸正色道。他本来是想说修真者的,但毕竟太过吓人,而且估计父母亲理解接受起来也困难,还不如说武林高手容易接受一些。

  饶是如此,张卫东说完之后,父母亲还是半天回不过神来,好一会儿张国栋才从口袋里哆哆嗦嗦地掏出一个硬币,艰难地咽了下口水,递给张卫东道:“你把这个也捏下让我看看。”

  张卫东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地看了他爸一眼,道:“你不会以为我这个硬币是假的吧。”

  说zhe张卫东接过新硬币随手一捏,然后连同旧的那团硬币一起递给他爸。

  张国栋颤zhe手接过硬币,就像个考古学家一样,跟杨瑗箐研究了半天,才再次抬头看向张卫东。

  “连这么硬的硬币都捏成ní一样,这么说我儿子现在真的跟武打小说里写的一样,是位绝世高手了?”杨瑗箐一脸惊喜地问道。

  张卫东点了点头,颇为自豪地道:“那是当然。”

  “那是不是意味zhe你一指头戳过去就能戳倒一个人?”但张国栋的表情却跟杨瑗箐截然相反,而是一脸的凝重和担忧之色。

  听丈夫这样说,杨瑗箐脸上的惊喜转眼间也化为凝重和担忧之色。

  古语有云,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张卫东一看父母亲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担心什么,心里不禁暗暗庆幸,幸好自己没说什么修真的事情,要不然他们还不更担心儿子仗zhe武功高失去节制,会滥杀无辜什么的。

  “卫东,你现在武功这么高,可千万别年轻气威,跟别人打架斗殴什么的。真要出了人命,那可不仅害了别人,还害自己啊!”果然杨瑗箐开始语重心zhǎn◆g地说教道。

  “你妈说的,也正是我担心的。武功好固然是好,不过我和你妈其实无所谓你武功好不好,只要你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张国栋跟zhe道。

  张卫东闻言鼻子不禁有些发酸,这世☆界上最简单也最深厚的爱莫过于就是父母亲对子女的爱了。

  “爸妈你们又不是不了解你们的儿子,就我这性格,你们说像是个争强斗狠的人吗?我这七年来坚持修炼,其实主要目的也就强身健体。”张卫东轻轻摸了下发酸的鼻子,急忙宽慰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