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心虚


  .车子行驶在11流不息的车流中,车窗外是华灯初上的都市夜景。

  这是张卫东和苏凌菲认识两个月以lái,第yī次如此近距离地并排坐在yī起。虽然两人都尽量靠窗边坐着,都自顾自地看着窗外的夜景,但仍然感到浑身的不自在。

  手机的铃声打破了狭小空间的尴尬和暧昧,张卫东掏出手机,手机屏幕显示的是刘胜男的lái电。

  张卫东心里不禁yī热,急忙接了起lái,只是当他接起lái时,他看到了yī双明媚的眼睛正盯着他,心里却又突然yī个咯噔,莫名地起了yī丝心虚。

  “是卫东吗?我刘胜男。”电话里传lái刘胜男清脆干练而又好听的声音。

  “哦,是胜男姐,有什么事情吗?”张卫东回道。

  听到胜男姐三个字,那双明媚的眼睛骤然亮了起lái,让张卫东又忍不住yī阵心虚。

  “méi事就不能打电话给你吗?”刘胜男说这话时,声音里多了yī丝女性的妩媚。

  听到这话,张卫东的心猛地跳了几下,脑子里情不自禁拂过跟刘胜男相偎依着走在江边的情景,甚至都忘了身边还有双明媚的大眼睛正死死盯着他看。

  “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意外。”张卫东稳了下情绪,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然后再度响起了刘胜男的声音:“国庆回蒲山了吧?”

  听到这话,张卫东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最终还是道:“是的,不过有些忙,也怕你领导忙,所以就●méi找你了。”“借口,再忙打个电话的时间总有吧!我看你压根就忘了我这个姐姐了。”刘胜男不满道。

  “哪会,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呀!”张卫东脱口道。

  “咯咯!”手机里响起了刘胜男银铃般◇●méi找你了。”“借口,再忙打个电话的时间总有吧!我看你压根就忘了我这个姐姐了。”刘胜男不满道。
méizhǎonǐle。”“jièkǒu,zàimángdǎgèdiànhuàdeshíjiānzǒngyǒuba!wǒkànnǐyāgēnjiùwànglewǒzhègèjiějiěle。”liúshèngnánbúmǎndào。

  “nǎhuì,wàngleshuíyěbúhuìwànglenǐya!”zhāngwèidōngtuōkǒudào。

  “gēgē!”shǒujīlǐxiǎngqǐleliúshèngnányínlíngbān◎的笑声:“看不出lái啊1

  你的嘴巴原lái是这么甜的,在学校里yī定骗了很多女生吧?”

  “实话实说,yī个都méi有。”张卫东道。

  “咯咯,真的吗?我不信。那你告诉我,□◎的笑声:“看不出lái啊1

  你的嘴巴原lái是这么甜的,在学校里yī定骗了很多女生吧?”

  “实话实说,yī个都méi有。”张卫东道。dexiàoshēng:“kànbúchūláiā1

  nǐdezuǐbāyuánláishìzhèmetiánde,zàixuéxiàolǐyīdìngpiànlehěnduōnǚshēngba?”

  “shíhuàshíshuō,yīgèdōuméiyǒu。”zhāngwèidōngdào。

  “gēgē,zhēndema?wǒbúxìn。nànǐgàosùwǒ,你现在是yī个人1还是跟女生在yī起?”刘胜男又发出yī阵银铃般的笑声,然后问道。

  张卫东被问住了。

  女人对某些东西是很敏感的,虽然刘胜男从踏入官场那yī天起就告诉自己要忘掉自己的女儿身。但这不过只是yī厢情愿的想法而已,她不可能像个男人yī样活着,同样在别人眼里,任她如何努力,她给人的第yī印象是个漂亮的女人而后才是政府官员。

  所以,刘胜男在接到唐小枚的电话之后,本▲以wéi随着时间的推移能逐渐淡忘,至少能用平常心对待的那位“男生”就像yī颗邪恶的种子,在她的心里突然开始生根发芽,然后yī发不可收拾。以至于,她堂堂yī位镇党委〖书〗记,最终还是忍不住主动给yī位还▲在读书的大学生打lái电话。

  虽然刘胜男在打电话时yī再告诉自己,这只是yī种朋友间很正常的关心,只是姐姐对弟弟的关心,但当张卫东突然沉默下lái时,刘胜男心底还是无法克制地涌起yī阵说不出的失落和伤感。

  是啊,大学,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光。有多少男生和女生,在这里经历了他们的初恋和失恋,经历了他们人生的第yī次……而她却早已经远离了那个年代。

  “咯咯,你看被我说中了吧,还说yī个都méi有!”当张卫东沉默之际,刘胜男再次发出yī阵银铃般的笑声,但张卫东却似乎隐隐感觉到这笑声里带着yī丝失落和伤感。

  下意识地,张卫东脱口道:“不是女生,是yī位女老师。”不过张卫东这话说得已经有些迟了,就刚才那短暂的沉默,其实已经足够说明某些问题了。

  “咯咯,行了,玩得开心yī点!”刘胜男咯咯笑着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刘胜男走到镜子面前,轻轻拉开了浴巾的结,yī个完美的尤物刹那间出现在镜子里面。

  圆润的**饱满结实,1小腹平坦而光滑,不见yī丝赘肉,臀部紧而富有弹性,双腿修长笔直。

  刘胜男双手轻轻摸过自己的身子,这是yī具散●发着年轻气息的性感身子,但她的心却已经不再年轻。

  张卫东拿着手机有些发愣,他很想再拨打回去,跟刘胜男解释清楚,却又发现根本无从解释,因wéi该解释的他已经解释了,再解释那就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况且苏凌菲此时看他的目光也让张卫东感到yī阵阵莫名的心虚。

  “你的胜男姐应该是位很漂亮的女人吧?”苏凌菲看着张卫东拿着手机发愣的样子,忍不住酸溜溜地问道。

  张卫东看着苏凌菲,突然感觉头大了。他也不知道自己wéi什么头大,反正觉得刘胜男这个电话lái的不是时候,自己答应苏凌菲yī起去喝酒同样也不是时候。

  “是的。”头大归头大,张卫东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回道。

  “哼!”苏凌菲重重冷哼yī声,然后道:“你们男人méi有yī个是好东西,有了yī个女人还满足,还要到处沾huā惹草!”

  张卫东闻言不禁皱起眉头,不就打了个电话吗?至于上升到这种高度吗?况且,他和刘胜男的关系还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呢?就算是,他到目前wéi止也méi沾huā惹草过呀?

  “皱什么眉头,干嘛不服气啊?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全都是huā心大萝卜!”苏凌菲白了张卫东yī眼,然后转头看向窗外,再也不理会张卫东。

  张卫东看着那酷酷的后脑勺,嘴角不由得勾起yī抹苦笑,懒得跟这女人争辩,反正再争辩也摆脱不了色狼的头衔,又何必白费力气呢?

  或许是因wéi天气开始转凉的缘故,今矢江边景观平台烧烤店méi像上次yī样人满wéi患。张卫东和苏凌菲很幸运地在靠近江边的地方找到了个位置。

  因wéi有了上次的经历,坐下后张卫东很熟练地点了烧烤的食物和yī扎啤。

  苏凌菲自从张卫东接了那个电话后,心情似乎越发的低落反正从下车到找到位置坐下,苏凌菲几乎méi怎么开过口。不过她本身也不是话多的人,况且两人的关系本就yī直处于冷战阶段,所以张卫东也méi怎么在意。见苏凌菲不讲话,便自顾自欣赏起江边的风景。

  不yī会儿服务鼻就把烧烤的食物和扎啤送了上lái。

  张卫东见烧烤的食物送到,开始熟练地架起炉子干起烧烤工的工作。苏凌菲见张卫东动作熟■练,忍不住白了他yī眼道:“看lái你以后在学校里混不下去,还可以改行搞烧烤。”“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挖苦我?”张卫东边熟练地翻转着羊肉串、

  鸡翅等东西,边问道。

  “算是夸你吧!说真■的,你的双手真的很神奇,有时候我想你去做三只手应该前途更大yī些。”苏凌菲看着张卫东熟练的动作,不禁想起了他洗培养皿时那让人眼huā缭乱的手法。

  “看lái我是不用怕失业了。”张卫东笑道。

  苏凌菲见张卫东得意的样子,忍不住白了他yī眼,道:“小心点,别把东西烤焦了。”

  张卫东笑笑道:“放心,真烤焦了我自己吃。”

  虽只是yī句话玩笑话,苏凌菲的心情似乎明显有些好转,也拿起yī把羊肉串,学张卫东的样子慢慢翻转着。

  不过苏凌菲显然是第yī次干这活méi两下就把东西给烤焦了。要是换成平时,张卫东少得要挖苦她几句,但今天考虑到她心情不好,张卫东méi落井下石,而是把自己手中刚刚烧烤好的羊肉串递给她,笑道:“还是我lái吧,你只管吃就行了。”

  苏凌菲倒méi想到张卫东今天会这么温柔体贴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接过张卫东递过lái的羊肉串,弄上些调料,然后吃了起lái。

  这yī吃,自然便吃出了“人间烟火、,的味道lái两眼不禁猛地yī亮,然后呼哧呼哧地不顾淑女形象接连吃了子皿串。

  吃了三四串后,苏凌莽便停了下lái然后看着张卫▲东烧烤。

  “méi见过帅哥吗?”张卫东被苏凌菲看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瞟了她yī眼道。

  苏凌菲闻言脸微微yī红破天荒地méi反驳,只是道:“烤的差不多够吃就行了,我们喝酒吧。”说着端▲起扎啤给张卫东和自己满上yī杯。

  “好吧。”张卫东yī手翻动着架子上的食物,yī手端起酒杯跟苏凌菲碰了yī下。

  碰杯之后,苏凌菲扬起头咕咚咕咚便把yī杯给喝光了,然后又给张卫东和自己满上。

  也不等张卫东举杯,苏凌菲端着酒杯跟张卫东还搁在桌前的杯子碰了下,然后又仰头yī饮而尽。

  “喂,你悠着点!”张卫东见才yī会儿的功夫,苏凌菲就连干了两杯,而且又往杯里添酒,急忙递过yī只烤好的鸡翅膀给她道。

  苏凌菲看了张卫东yī眼,总算méi马上再喝第三杯,而是接过鸡翅膀吃了起lái。

  两人yī边吃着烧烤,yī边喝着啤酒,很快yī扎啤酒就见了底,不过有三分之二的啤酒进了苏凌菲的肚子。

  “张卫东我们喝白酒怎么样?”苏凌菲把最后yī杯啤酒喝下肚后,看着张卫东道。此时她的脸已经微微有些发红,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娇媚,正是女人喝酒喝到恰到好处的时候。

  “你要是真还想喝,那就再láiyī扎啤酒好了,白酒就算了。”张卫东有些担心地看了苏凌菲yī眼,说道。

  他看得出lái,这女人lái之前虽然说得好听,不喝醉,但事实上却明显是买醉lái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