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名师难求


  袁志宏等人都感觉有些脸色无光,毕竟任何一个医生,不管是好医生还是坏医生,心里总是希望病人能高看他们一眼,都能认为他们是医术高明的医生。如今zhāng卫东这个小年轻一来,却把他们的风头全都给盖了过去。

  但zhāng卫东的医术摆在那里,他们就算感觉脸上无光,对zhāng卫东也只能心生佩服。[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那对患者母子走后,又不断有病人来看病。

  一般到中医科挂中医专家号的,十有七八都是疑难杂症。像什么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却是没人会特意来挂什么专家号的。

  zhāng卫东倒没有越俎代庖,都是让袁志宏主诊,他在边上听着看着。而袁志宏因为之前已经见过◆zhāng卫东的医术,每次诊断过后,都要请教zhāng卫东。zhāng卫东此来本就不是为了当医生来的,主要还是为了当老师来的,所以也不跟他谦让客气。每次袁志宏请教,都会一五一十详详细细地指出他遗漏和不□对之处。

  白洁等人医术水平和经验都是有限,倒不见得就能完全明白zhāng卫东的高明之处,但袁志宏是wèi老中医,在shěng内也是小有名气的,倒能明白zhāng卫东每句话都是金玉良言。所以每看完一wèi病人,心中就多一份惊讶,对zhāng卫东的态度也多了一份恭敬,甚至zhāng卫东夸他一两句,都能让他忍不住一阵ji动,好像小学生得到了老师的夸奖似的。

  因为来中医科看病的人本就不是很多,再加上有zhāng卫东在边上帮忙,袁志宏诊断的速度比以前快了不少。眼看着到了十来点钟,来看病的人已经不像刚开始一样,一个接着一个。袁志宏犹豫了下,向zhāng卫东请示道:“zhāng老师,您看能不能让挂普通门诊号的都转到专家门诊这边来?顺便让岳会博和郭亚维也到这边来观摩学习。”

  在看了十来wèi病人之后,袁志宏就已经转换了对zhāng卫东称呼,不过转换得很自然,就像水到渠成一样。zhāng卫东本来就是一wèidà学老师,倒是觉得这个称呼比起zhāng专家来得亲切不少。

  “这样也好。”zhāng卫东笑着点了点头道。

  中医不同西医,中医除了难学,还很讲究传承,◇也很讲究流派,有些医术除了家人或者亲传弟子都是秘而不传的,这也是中医失传厉害的很dà一个原因。像中医学院里,虽然也有老师传授中医术,但那都是dà众化的医术,真正的一些独到心得法门dà都是不会放开来在学☆院里讲的。而且中医是一门偏向于经验学科的医术,有些经验是非常珍贵的,如果老师不特意指点讲明,你可能一辈子也无法学到。就像之前那个顽固xing痤疮,不要说zhāng志理他们就连袁志宏都诊断错了。若zhāng卫东不指出来,下次有类似的病人过来,依旧还是一个清热解毒。如此一来,就算这种病看得再多,也是毫无长进。从这点看,中医的师承传授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中医不像西医,很多东西都是书本上学不到的,更多更有效的传授方式是老师带徒弟,手把手的教,这样才能带出真正医术高明的中医。如此一来,学中医固然人人都可以学,但名师却是万分难求,肯真心传授医术的名师更是难求,用一句“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来形容医术高明又肯悉心传授医术的中医老师最是贴切。

  袁志宏陪zhāng卫东诊断的病人越多,越发现他的医术高明精深,不管多疑难的病症到了他的手中,似乎都变得微不足道的小病。信手捏来的药方,咋一看似乎没什么,但深一思索却往往都是暗藏玄机,最是对症。

  正应了那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像这种学习机会自然是千载难逢,千金难求,让袁志宏恨不得今天的病人最好在门外排起长队,永远也看不完。不过事与愿违,眼见看病的人越来越少,袁志宏这才把心思动到挂普通门诊的病人身上。

  本以为zhāng卫东会不同意,没想到他却想都没想便应了下来,显然是真心存了要传他们医术的心思,袁志宏闻言不由得肃然起敬,一脸感ji地向zhāng卫东说道:“谢谢zhāng老师。”

  “dà家互相学习,没什么好谢的。”zhāng卫东谦虚道。

  袁志宏自然心知肚明以zhāng卫东如今的医术,就算真要互相学习也要跟那些国●手级的老中医,又何需跑到shěng人民医院的小小中医科来?闻言心里不禁越发敬佩起zhāng卫东来。

  “白洁,你去跟郑护士说一声,凡是挂中医科号的全都让他们到专家门诊室来,顺便也去跟岳会博和郭○亚维他们说一声,让他们也到这里来。”袁志宏再次感ji地看了zhāng卫东一眼,然后扭头对站在身后的白洁说道。

  白洁虽对zhāng卫东医术高明之处的了解不如袁志宏多,但这么多病人看下来,自然也□明白zhāng卫东的医术比起袁主任要高出一dà截,她刚才站在边上也学到了不少以前没学到的东西,闻言急忙应了一声,然后出门通知去了。

  白洁走没一会儿便带来了两wèi身穿白dà褂的男医生,一wè●i年纪dà概在四十岁左右,长得矮墩壮实的是副主任医生岳会博,另外一wèi年纪dà概三十岁左右,长得有些清瘦的则是主治医生郭亚维。

  这两人一来,中医科的七wèi医生今天就全都聚齐在了专家门诊室○,顿时本是还算宽敞的专家门诊室不由得显得有些拥挤起来。

  “zhāng老师,条件有限,还请您多多包涵。”袁志宏扫了一眼略显拥挤的办公室,面带歉意地对zhāng卫东说道。

  岳会博和郭亚◇维还没见识过zhāng卫东的医术,虽然刚才来专家门诊室的路上,白洁已经略微向他们提过一两句,但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等真正到了门诊室,见一向对医术比较自负的袁志宏竟然称呼zhāng卫东这wèi小年轻为老师,而且从他的语气和表情中不难看出来,这老师是叫的真心实意没有半点虚假和勉强,不由得惊讶得差点连嘴巴都要zhāng了开来。

  zhāng卫东先是向一脸惊讶的岳会博和郭亚维点头示意,然后才对袁志宏说道:“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人多空气差对来这里看病的病人不dà好,不过今天就算了,改天还是要向卢院长提提建议,让他安排一个dà点的门诊室。”

  听话听音,袁志宏当然听得出来zhāng卫东言外之意,不由得喜上眉梢,急忙道:“zhāng老师说的对,等中午下班后我就向卢院长提建议。”

  zhāng卫东笑笑,刚想开口,一wèidà汉背着一wèi年轻小伙子满头dà汗地走了进来,年轻人的表情有些痛苦。

  那wèidà汉和年轻人一进门,发现门诊室里连坐连站竟然有八wèi医生,不禁吓了一dà跳。

  不过还没等他们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两wèi住院医生李星平、李彩娟早已经上前帮忙搀扶着那wèi年轻人下地坐到椅子上。

  “你的脚是怎么一回事?”袁志宏指了指年轻人的脚问道。

  众人顺着袁志宏的手指方向看去,这才发现年轻人的右脚原本平滑的脚背,此时隆起一个dà包,形状可怖而且还乌青发紫,显然是脚受了重伤。

  或许是袁志宏这句话越发提醒了年轻人身上的病痛,袁志宏话才出口,年轻人额头的冷汗就刷刷地流了下来,脸色都变得苍白无血色。

  “施工时不小心摔了下,这是我拍的片子,骨科的医生说骨头没断,但错wèi的骨头比较特殊,要开刀将错wèi的骨头放回原wèi才行。开刀费用高,而且一开刀还要修养至少一个月。医生,咱们中医不是有专门正骨的吗?还请您能想想办法,帮……”年轻人神色痛苦道。

  “我来看看吧。”岳会博祖上是开跌打损伤医馆的,在整骨方面有独到的心得和手法,就算袁志宏这wèi老中医也是远不如岳会博,所以没等年轻人话说完已经走到年轻人面前,然后蹲身伸手在病人的脚上轻轻捏了起来。

  岳会博换着不同角度细细按捏了好一会儿,才起身道:“骨头确实没断,但错wèi的wèi置确实不好用手法复wèi,我一点把握都没有。所以我同意骨科医生的建议,★还是开刀吧,这样保险。”

  年轻人一听还是要开刀,脸色不禁又苍白了几分,嘴上喃喃道:“这可怎么办好?开刀要钱,还要耽误工夫。”

  这时袁志宏已经看过片子,他对整骨虽不dà内行,但基本常▲háishìkāidāoba,zhèyàngbǎoxiǎn。”

  niánqīngrényītīngháishìyàokāidāo,liǎnsèbújìnyòucāngbáilejǐfèn,zuǐshàngnánnándào:“zhèkězěnmebànhǎo?kāidāoyàoqián,háiyàodānwùgōngfū。”

  zhèshíyuánzhìhóngyǐjīngkànguòpiànzǐ,tāduìzhěnggǔsuībúdànèiháng,dànjīběncháng识还是懂的,知道岳会博说的没错。人脚上的骨头,因为长期承受身体重量,结构非常紧密,而且脚的力气也非常dà,所以骨头错wèi之后,仅靠手法是很难进行复wèi的,只要病人脚上稍微使上一点点力,非但无法将错wèi的骨头推回原wèi,还可能给病人造成更dà的伤害。而且岳会博在中医科整骨是出了名的,连他都说一点把握都没有,袁志宏也就不做他想,闻言对年轻人道:“小伙子,钱什么时候都能赚,身体才是最……”

  不过袁志宏说才说到一半却发现zhāng卫东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年轻人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