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求救


  陈新guāngde母亲闻言不禁有此支吾道!”最近搞了不偏方,所以……”

  “糊涂啊,像爸这和情况高血压药怎么能停呢!”陈新guāng忍不住埋怨道。[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知子莫若母,母亲一听心里顿时又慌了起来,眼泪哗啦啦地就流了下来,哽咽道:“新guāng都怪我,你爸爸这次会不会就这样……”

  相儒以沫多年,到了临老感情却shì越发弥坚深厚,那个“去”字老人却shì无论如何也说不下去。

  陈新guāng见母亲流泪不止,本想再撒一次谎,但也知道多半刚才那句埋怨已经把母亲心中仅有de一点幻想也给打破了,再撒谎也shì枉然,不由得暗叹一口气,然后再次抱着母亲,眼泪也情不自禁流了下来。

  好一会儿,陈新guāng才松开母亲,扶着她坐回椅子,正想宽愿几句,省人mín医院de卢益存院长匆匆赶了过来。

  陈新guāng见卢益存赶来,急忙站起来跟他握手道:“卢院长麻烦你了。”

  “陈局长不必客气,现在最要紧deshì陈老先shēng能安然渡过危险期。

  不过……”卢益存看了陈新才de母亲一眼,欲言又止。

  陈新guāng听到“不过”这两个字,一颗心不断地往下沉。卢益存除了shì省人mín医院de院长还shì神经科专家,要说在脑溢血方面,他比起他这个保健局局长不知道权威了多少。现在连他也欲言又止,显然他父亲shì凶多吉少。

  “卢院长不管如何,只要有一分希望,书,一定要全力抢救。”陈新guāng把卢益存拉到一边,神色凄然道。

  “那shì自然,不过陈老先shēng年事已大,以前又有过一次中风经历,你还shì要有心理准备啊!”卢益存神色凝重道。

  陈新guāng本身就shì保健局局长,在医学方面还shì懂得不少de,闻言点了点头,道:“这个我知道,对了,现在负责抢救deshì哪位专家医shēng?”

  “王宇坤,他shì我们医院神经科最……”卢益存说到这里顿了下来,因为他突然想起了张卫东。

  陈新guāng并没有注意到卢益存de异常,闻言点了点头道:“王宇坤我知道,他要shì没办法那就真de没办法了。”

  卢益存闻言犹豫了下道:“或许还有一人能救陈老先shēng?”

  虽然陈新guāng心知肚明像他爸这和情况,就算全世界最厉害de神经科医shēng过来,形势也同样不容乐观,就算救回来预后也肯定差强人意,但闻言还shì像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猛地抓住了卢益存de手臂一脸焦急地道:“谁?”

  “张卫东!”卢益存回道,眼里情不自禁流露出敬仰之色。

  “张卫东?”陈新guāng还以为卢益存会说出某个享誉全球de神经科专家,没想到却shì张卫东那个靠着崔厅长提携才进入专家小组de年轻人,不由得大失所望。

  卢益存却没意识到陈新guāng心里很shì失望,闻言点头道:“对,就shì他。对了,我记得他说下午要去保健局de,难道你没看到他吗?”

  “见了,不过卢院长你认为这个时候提他合适吗?”陈新guāng有些不快道。

  此时他心里正shì火燎火急de时候,卢益存却跟他提张卫东那个狂妄de小年轻,陈新guāng心里如何不恼,要shì换成另外一个人,他这个保健局局长早就劈头骂过去了。

  卢益存这时哪里会不知道,陈新guāng这个保健局局长根本没把保健局名符其实de首席专家放在眼里,不禁有些犹豫起来,不知道下午张卫东去见陈guāng新时,陈guāng新有没有得罪触怒过他,如果有,这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不过人命关天,卢益存最终还shì道:“陈局长,你看我像shì不分轻重de人吗?”

  陈新guāng闻言身子不禁猛地一僵,要说张卫尔年轻狂妄,陈新guāng信,但要说卢益存在这个时候不分轻重,陈新guāng却shì无论如何也不信。

  “莫非张卫东真shì个医国高手?”虽然知道卢益存不会拿他父亲deshēng命开玩笑,但陈新guāng还shì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何止shì医国高手啊!简直,算了,这些不说也罢,到时你自会知道。对了,你有没有张卫东de电话,还shì你亲自给他打个电话,把陈老先shēngde事情跟他说一下,他如果说有办法,那么陈老先shēng就应该不会有shēng命危险,事后还能行动自如也不一定。”卢益存见陈新guāng竟然质疑张卫东,差点要跳起来,不过最终还shì压下心头de不快说道。

  至于这个,电话,卢益存shì绝对不会亲自拨打de,他还没自信到认为自己这个院长有让张卫东随叫随到de面子。况且每一天医院都要接待成千上万名来自全省乃至全国de病人,真要碰到点难题就打申话叫张卫东,那张卫东还不给活活累死。其实别说打电话,就算提,不到万不得已卢益存也shì不会轻易跟别人提起张卫东de。今天之所以主动提起,一来shì因为陈新guāngshì保健局局长,名义上说起来shì张卫东de主管领导,以为他应该了解张卫东de;二来,就算陈新guāng,现在不知道,但身为保健局局长迟早还shì要知道张卫东医术非常人能比,这时若不提张卫东,也怕事后陈新guāng对卢益存de知情不报怀恨在心。

  当然,提归提,至于陈新guāng信不信,打不打这个电话,还有张卫东究竟会不会治脑溢血,又肯不肯出手,这就不shì卢益存de事情了。

  这些陈新guāng当然不知道,不过自从陈新guāng听说他爸脑溢血后,他就压根没想过他爸事后能康复,只要能救回这条命,只要神智还能清楚,他也就谢天谢地了,没想到卢益存竟然说如果张卫东说有办法,他爸不仅shēng命无忧,而且事后还可能行动自如,这话陈新guāng怎么听怎么都感到有点违背医学常识de味道,心中自然shì又shì震惊又shì不信。但卢益存shì省人mín医院院长,shì有身份有地位de人,他职然这么推崇一个人,尤其在这么紧要de时刻,还shì有几分可信度de。当然不管可信不可☆信,事关父亲deshēng命安危,身为儿子总要试一试看。

  所以陈新guāng震惊和质疑之后,最终还shì找出了张卫东de电话,然后拨了过去。拨打电话时,心里存了几分希望,希望奇迹能出现,同时○也有些许后悔,如果张卫东医术真有那么高明,而他明明有机会在第一时间把张卫东请来,却因为自己de先入为主而错了过去,要shì事后发现就因为这样而延误了救治父亲de时机,那么他岂不成了不孝之子?

  当然此时不shì考虑这些de时候,关键de问题还shì张卫东有没有办法救治他de父亲。

  电话简快就接通了,当电话接通那一刻,陈新guāng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不久之前,他明明看到张卫东却毫不犹豫地与他擦肩而过,如今却又打电话向他求救,那岂不shì明摆着之前他压根就没把张卫东这位专家看在眼里吗?要知道,张卫东可shì位中医专家,中医shì不像西医那样分科分得很细de,一位真正医术高明de中医专家,应该shì一位全科医shēng。

  因为中医讲究deshì整体观念,注重人体de内在联系和外在联系,以及人与自然de关系,换句话说中医研究人体shì从一个宏观de角度,看到deshì一个整体de人,见微知著,知常达变,关注deshìshēng病de“人”而不shì人de“病灶”。所以我们去中医院可以看到,虽然中医科也学西医一样拉着分科de牌子,但里面de★医shēng看脾胃病de同时,其实也能看妇科病de。对于他们而言,每一和病症在体垩内跟每一个器官都有着千丝万缕de关系,妇科病不止shì子宫、卵巢、阶件、输卵管等shēng殖系统de问题,它也可能sh▲ì肝胆出了问题导致de,也可能shì脾胃功能失常、体虚、气血虚等等。就像张卫东之前看过de那个姜女士,西医以为她扭伤了,一旦通过检查发现她并没有扭伤de病灶,就无从下手了,但张卫东却能从姜女士年老体弱,皮毛疏松这个整体出发,从而找出病因。

  陈新guāng身为省保健局局长,这方面de知识shì必须知道de,否则他就shì不熟悉本职业务,不称职了。所以,从这方面前,陈新guāng在知道他父亲病危时,刚巧张卫东也在,要shì他真心把张卫东当专家看de话,不管张卫东能不能使上什么力,还shì应该把他请上车子de,毕竟多一位专家就多一份力量,况且中医de针灸也shì许多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认同de中风康复手段。所以刚才人就在跟前不提,而如今却又打电话求救,只要稍微聪明点de人都能想到,刚才在办公室里他根本就shì虚情假意,没把对方真正当专家来看待。但事关父亲de安危,陈新guāng最终还shì压下心头de尴尬,问道:“张专家你好,请问你现在还在南州吗?”

  张卫东这时已经快到火车站,见陈新guāng特意打电话过来询问,不由得面露惊疑之色道:“shìde,我现在正在赶往火车站de途中,悄问陈局长有什么事情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