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章 同道中人


  第两百三十二章同道中人

  陶吉斌听到这话猛然张开了双眼,嘴唇动了动,却最终目中闪过一丝遗憾之色,没有开口。

  张wèi东一直暗中关注着陶吉斌,见状心中不禁暗自一声叹气,显然陶☆吉斌也感受到了药水中蕴藏的乙木灵气,只是张自悠既已开口,他却不好再横插一手。

  张wèi东本没打算yào暴露自己另外一个身份,只是千算万算没算到一片好心却出了问题。现在张自悠既已开口,而且条件◇这么优厚,他若拒绝显然不合常理,也会得罪天师道。只是这药水乃是以灵符入药,方有此功效,张自悠就算拿到药方没有灵符在手也熬不出这样的药水,事后恐怕会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张师兄客气了,我知道张◇师兄为什么这么重视这个方子,只是张师兄恐怕yào失望了,这药水熬炼倒是简单,只是却是非常耗神的一件事,张师兄就算有了这个方子,估计也不会特意去熬炼这药水,因为这实在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说着张wèi东朝服务员招招手,吩咐她拿来笔纸,在纸上面写上“以符入药”四个字,然后递给一脸疑惑的张自悠。

  张自悠拿过纸,目光在上面一扫,神色顿变。他本以为找到了个可以增进功力的药方,却没想到这药方却需yào以符入药。以符入药看似简单,但正如张wèi东所言却是一件耗神的事情。而且不少符箓看似简单,但其中却深藏许多奥妙之处,甚至不少符箓还需yào运转独门心法方才有效果。以张自悠如今的功力也就只能勉强画些★黄品下阶的符箓,而且顶多十数张能成一张。这药水虽含有乙木灵气,但真yào消耗大量真元制符,然后以符入药却绝对是得不偿失。况且,这药水既然是以符入药,这药方就不是普通的药方,张wèi东也不是普通的人了。◇

  “莫非张师弟……”张自悠神色很快恢复了正常,把那张纸随手转给身边的陶吉斌,然后看着张wèi东欲言又止道。

  不过张自悠知道张wèi东能明白自己后面yào问的事情。

  张wèi东当然知道张自悠问的是什么,只是那些事情太过神秘,就算在座的人心里都有些数,但却不宜摆到桌面上讲,正如昨日鲁啸风远远指着张自悠三人介绍时,也只是以据传说三人会点法术来点出三人在某方面的特殊之处,具体的恐怕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知道。只是真正经历过的人,却又不会把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拿出来到处乱说。

  张wèi东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做了回答。

  “呵呵,原来如此。张师弟还真是古道热肠,为兄孟浪了,还请张师弟不yào见怪。”张自悠见果是如此,急忙面带歉意地朝张wèi东拱拱手。

  “不会,不会,张师兄客气了。”张wèi东急忙摆手道。

  张自悠见状笑笑,然后目光环视一周,最终◎落在施逸群的身上道:“有些话张师弟可能不好意思说出口,不过我虚长几岁,又恰好知道yào熬炼这药不容易,所以就托大说几句吧。这药确实熬炼不容易,是yào消耗内力的,今次张师弟特意为武林大会熬炼了一批药水◇★,实乃侠义之举。以后啊,不是十分必yào各位就不yào向张师弟讨yào这药水了,免得他为难。”

  “是啊,若刚才张师兄没向张师弟讨yào药方,我也不知道这药的珍贵。张师弟委实是侠义之辈,陶某我☆深感佩服。”陶吉斌把那张纸揉成一团塞到口袋里,然后一脸正色道。

  能坐上主桌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也或多或少知道点张自悠和陶吉斌的特殊本事,他们两一前一后这么一开口,众人也都隐隐猜到了一些,看张wèi东的眼神不禁多了丝敬畏之色。不过谁也没有刻意点破,只是都一脸笑容地端起酒杯yào敬张wèi东。尤其施逸群更是特意跟张wèi东干了一满杯,笑道:“张师弟,yào不是他们两提醒,我还真不知道你炼药辛苦,都差点想让你批发一些给我了。不过,你这朋友我交定了,以后来江苏玩或者公办一定yào通知我,我给你安排一切。”

  “一定,一定。”张wèi东倒有些不好意思地急忙起身跟施逸群干了一杯。那药水对于张自悠和陶吉斌而言可能确实非常难熬炼,但对于张wèi东如今的境界还有对天地阴阳五行的领悟,其实是件较为简单的事情,只是却不好点破。

  因为有了这么个插曲,主桌上的人对张wèi东明显敬重了许多,同时又因为张wèi东年纪最小,众人又难免把他看成小弟弟一般多了几分亲切感。如此一来,张wèi东这个平时闷声不响的人,在主桌上渐渐地倒成了人缘最好的一个人。到后来众人干脆也不叫他张师弟了,直接叫wèi东,这样显得既亲切又能跟张自悠区别开来。张wèi东也比较喜欢大家这么称呼他,也比较喜欢这些武林人士的豪迈直爽。

  如此一顿饭下来,张wèi东倒是天南地北认了一堆的师哥师姐,话语竟也是比平时多了许多。

  晚饭结束后,张wèi东先是回房间把那分装的药水拿一部分给施逸群,剩余的部分则转交给刘广鹏,由他来处理,之后张wèi东才去了尘虚道长的房间。

  尘虚道长住的是独立别墅,张wèi东到的时候,张自悠和陶吉斌也都在,显然刚才在酒桌上有些话不好问,这个时候却想问个明白。

  “真没想到wèi东你年纪轻轻不仅医术高明而且还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啊!”张自悠笑着招手示意张wèi东坐下。

  “张师兄过奖了,我也只是无意中跟一位无名老道学了点皮毛而已。”张wèi东把来前早已想好的谎言随口说了出来。

  到目前为止,张wèi东对修真界是一点都不了解,他是绝不会轻易泄露有关五帝真经的事情。

  “原来wèi东你是跟一位无名老道学的,不知道那道长的相貌是否方便透露一二?”张自悠问道。

  张wèi东chén吟片刻,然后胡乱miáo述了一番。

  张自悠三□人闻言都摇了摇头。

  “难道连三位都不知道吗?”张wèi东装着惊讶地问道,只是问这话时隐隐感到脸颊有些发烫。

  “神州大地不乏奇人,只是如今真正有大本事的奇人在历经多次浩劫后,早已不在◇了。你既然能遇到懂得修道之人,也算是福缘深厚。”尘虚道长抚须道。

  “是啊,像我们天师道曾经声势何等浩大,只是历经多次浩劫如今却是一代不如一代,虽说还留有点真才实学,却是早已登不了大场面了。”张自悠似乎想起了天师道曾经的辉煌,不禁叹气道。

  “你们天师道算是好了,像我们茅山派如今就剩下我们祝由宗一个分支,留下的法术残缺不全之外,人才也是凋谢零落得一塌糊涂,只能靠祖宗留下的一点道术给人看相算命、画符驱鬼之类的赚点生活费。”陶吉斌跟着叹气道。

  张wèi东闻言这才知道修真界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强者如林,更不像小说中写的那样到处是弱肉强食,杀人越货什么的,从张自悠等人的现状来看,修真者倒跟凡夫俗子没多大区别,无非会那么点超自然的能力罢了。至于是不是因为张自悠等人还没接触到更深一层次的世界,这就不是张wèi东所能知道的了。

  不过张wèi东倒是希望张自悠三人说的都是真实的,这样以他如今的修为也就没什么好担心了。当然在没有必yào的情况下,张wèi东是绝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真正实力的。

  “如今人们都相信科学,不信鬼神,而且也早已被这花花世界迷了心窍,真正肯用心学道的同道中人已经越来越少了,难得今晚又遇到了一位,你们两应该高兴才对,怎么一个劲地唉声叹气啊!”尘虚道长见张自悠两人一脸感叹,忍不住出言道。

  “道长,我们这也是看到了wèi东才有感而发啊!”张自悠拍了拍张wèi东的肩膀道,说话时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是啊,我们是有感而发啊。wèi东,你和我们除了是武林同道中人之外,现在又多了另外一个身份,不容易啊,以后我们yào多多联系多多亲近,就像兄弟一样,有什么事情需yào帮忙的,也尽管打电话给我们。”陶吉斌也拍了拍张wèi东的肩膀,很有感情地道。

  张wèi东这一刻突然体会到了他们鹤立鸡群,不为人所了解的孤单寂寞,也深深◎感受到了他们的真情,克制不住地动情道:“一定,以后你们有什么事情需yào用得着我的,也尽管开口,能帮忙的我肯定帮忙。”

  三人并不知道张wèi东的修为比他们yào高一大截,更不知道张wèi东的◆修为每时每刻都在增进,以后的成就根本是人想象不到的,况且以他们如今的身份地位,却又哪用得着张wèi东这个大学老师帮什么忙,所以三人闻言都笑呵呵地点了点头,至于帮忙什么的根本没往心里去。

  接着四人又闲聊了一阵,然后张自悠和陶吉斌分别给张wèi东留了联系方式便起身走了,留下张wèi东和尘虚道长二人探讨医学上的事情。

  说是探讨,但更多的还是尘虚道长在问,张wèi东在答,一问一答中时间很快便到了子时。

  修道者都很重视子时的修炼,尘虚道长虽意犹未尽,还是在快到子时时停止了这次的探讨,并说好下次张wèi东若到青城山玩,他一定倒履相迎。

  ---------------▲-----------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求推荐票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不过明天是周一,根据通知明天下午还会上大封推,所以厚着脸皮求各位在周一的时候能帮忙投几张推荐票,不yào让数据太难★▲看了。耳鸣还没好,现在除了每天yào吃药,还yào早上九点就yào出发去医院针灸,然后做高压氧舱,直到一点来钟才能到家,晚上也早早上床睡觉,这日子过得实在让人yào崩溃。不过书不会停下来,还是会继续写◇的,也请各位能继续支持,只是更新估计在耳鸣没好转前可能还很难快起来,这点请各位原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