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七章 注意淑女形象


  .“我不是向你兴shī问罪,而你儿子这样你做父亲的也负有一定的责任,而且你儿子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些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我不希望将来他成为……”张卫东看得出来刘伟很溺爱自己的儿子,而且也容不得别人向他shuō三dào四,但张卫东记着自己老shī的身份,还是强忍住怒气dào。

  “张老sh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dào你学生被人打就一定是我儿子指使的吗?知不知dào若不是看在你是老shī的份上,我可以告你诽谤,还有你是环工学院的老shī,你不觉得你来这里很不合适吗?”刘伟终于彻底拉下了脸面,翘着二郎腿,随手从桌上取过一根烟,点上火,然hòu歪着脑袋看着张卫东。

  张卫东脾气再好,这时也终于没办法再跟刘伟交谈下去,他看得出来,之前刘伟是看在自己大学老shī的身份而对他保持表面上的客气,心里却压根没把他区区一个年轻的大学老shī放在眼里。而刘磊行事为人之所以这么嚣张,跟他拥有这样一位父亲也有很大的关系。

  “看来我确实不适合来这里,不过我希望刘老板记住今天shuō过的话。”shuō着张卫东站了起来。

  “这就不需要张老shī提醒了,还有我顺便提醒张老shī一句话,你们经贸学院的杨院长是我们鼎峰餐饮公司的商业顾问。”刘磊朝天空吐了口烟圈,慢条斯理地dào。

  张卫东当然tīng得出来刘磊hòu面一句话有炫耀和威胁的意思。意思是我跟你们学校的经○贸学院院长关系很好,你一个小小刚参加工作的老shī在我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张卫东脸色阴冷了一丝,不过却默不作声地转身出了董事长办公室。

  “妈的,就一穷教书的,给脸不要脸!”张卫东出◆去hòu,刘伟将烟蒂重重往烟灰缸里一按,一脸不屑地dào。

  已经走出门口的张卫东脚步微微一顿,他有点想转身直接揍刘伟一顿的冲动,这对于他而言是一个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解决办法。不过也是最笨最粗暴的方法。所以微微一顿hòu,张卫东还是选择了大步离去。

  现在张卫东总算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赵明华内心的憋屈和无奈。

  连他一个大学老shī,人家都根本不放在眼里,你一个研究生被打了又▲能怎么样?好在他除了是一位大学老shī,还拥有别人不知dào的能力,否则,今天张卫东今天这样好意上门,也无非只是自取羞辱。

  出了鼎峰酒店。张卫东扭头看了眼装潢气派的门面,眼里流露出一丝讥讽。★◇这世界就是这样,有些人有点钱就忘了做事做人的根本,就开始得意忘形,就开始以为自己高人一等。

  不过,我到底该怎么给刘伟父子一个深刻的教训呢?还别shuō张卫东除了暂时能想到直接揍刘伟父子一顿,▲zhèshìjièjiùshìzhèyàng,yǒuxiērényǒudiǎnqiánjiùwànglezuòshìzuòréndegēnběn,jiùkāishǐdéyìwàngxíng,jiùkāishǐyǐwéizìjǐgāorényīděng。

  búguò,wǒdàodǐgāizěnmegěiliúwěifùzǐyīgèshēnkèdejiāoxùnne?háibiéshuōzhāngwèidōngchúlezànshínéngxiǎngdàozhíjiēzòuliúwěifùzǐyīdùn,一时半刻还真想不出狠狠教训他们一顿的好办法。

  远处。一家饮料店前。五辆哈雷戴维森在夕阳下闪烁着张扬的光芒,吸引了不少过路青年人羡慕的目光。不过更吸引他们的却是慵懒地斜靠在一辆蓝色真皮坐垫的哈雷戴维森上,一手拿着灌装可口可乐仰头往嘴里灌的长发女子。

  夕阳下,年轻的女子长发飞扬,身穿一件黑色紧身皮衣裤,身子在皮衣裤的紧裹下显得健美而丰满,胸前的拉链拉得有点低,一对丰乳仿若要喷涌而出。

  此时此景,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一些美国大片里的女主角。冷艳、性感、狂野!

  不过女子拿着可乐瓶的手突然缓缓放了下来,一双化着淡淡眼妆的媚眼直勾勾地盯着远处酒店门口的一位年轻男子。

  “雀姐是东哥嘢!”脖子短,肩膀宽,看起来格外壮实的刚子也看到了不远处的张卫东,一脸兴奋地低声叫了起来。

  “还真是东哥嘢!”其余人也都看到了张卫东,也跟着一脸兴奋地低声叫dào。

  张卫东如今早已成了飞车党人人敬仰的大哥式人物。

  “叫什么叫!”依旧一头鸡窝发型的鸡窝随手拿起一个矿泉水瓶对着每个人的脑袋敲了下去。

  “你这是干嘛?鸡哥!”刚子等人摸着脑袋一脸○不满地埋怨dào。

  “你们shuō干嘛?难dào雀姐看不到吗?需要你们这么穷嚷嚷?”鸡窝瞪了众人一眼,然hòu又偷偷朝朱晓雀那边撇了撇嘴。

  众人这才发现朱晓雀一双美丽的眼睛此时依旧◇直勾勾地盯着远处正在沉思中的张卫东。那张比以前少了浓妆,却美艳上无数倍的脸庞此时正在夕阳下散发出一丝动人的红晕,就像天边几片被夕阳衬上了浅红彩霞的薄云。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地朝鸡窝竖了下大拇指○,然hòu纷纷上车冲朱晓雀嬉皮笑脸dào:“雀姐,要不我们先走一步?”

  “那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给老娘滚得远远的!”朱晓雀这才回过神来。然hòu随手拿起头盔朝他们凶巴巴地做出要砸过去的动作。 ●,ránhòufēnfēnshàngchēchōngzhūxiǎoquèxīpíxiàoliǎndào:“quèjiě,yàobúwǒmenxiānzǒuyībù?”

  “nàháilèngzhegànma?háibúkuàigěilǎoniánggǔndéyuǎnyuǎnde!”zhūxiǎoquèzhècáihuíguòshénlái。ránhòusuíshǒunáqǐtóukuīcháotāmenxiōngbābādìzuòchūyàozáguòqùdedòngzuò。
  “淑女!雀姐,要千万注意自己的淑女形象!”鸡窝急忙dào。

  “滚!”朱晓雀很干脆利落地用一个字回应了鸡窝。不过抓在手中的头盔却最终还是放了下来,然hòu捋了捋一头被拉直了的秀发。

  “这样就对了嘛!”鸡窝笑dào,然hòu还不等朱晓雀反应过来,早已经把手一挥dào:“兄弟们走啰!”

  shuō完,一阵马达轰鸣声响起,四辆哈雷戴维森带起一阵热风,转眼间消失在大街上,只剩下朱晓雀羞恼得差点就要翻身上车追上去,最终却还是再次拢了下秀发,然hòu骑着摩托车朝张卫东开去。

  熟悉的轰鸣声在身hòu响起。正在琢磨着该怎么给刘伟父子一个深刻教训的张卫东有些惊讶地转过头。

  夕阳下,他看到了一袭劲爆黑色皮衣裤的年轻女子正骑着哈雷戴维森朝他冲过来,飘逸的长发随风飘扬。

  冷艳、性感、狂野!

  突然间,张卫东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血液也似乎在这☆一瞬间加快了流动。

  “东哥,好巧啊!”当张卫东还沉浸在那一瞬间的冷艳、性感、狂野之中时,耳边响起了朱晓雀羞涩中带着丝娇滴滴的好tīng声音。

  “啊,是啊好巧。”朱晓雀好tīng的声☆☆一瞬间加快了流动。

  “东哥,好巧啊!”当张卫东还沉浸在那一瞬间的冷艳、性感、狂野之中时,耳边响起了朱晓雀羞涩中带着丝娇滴滴的好tīng声音。 yīshùnjiānjiākuàileliúdòng。

  “dōnggē,hǎoqiǎoā!”dāngzhāngwèidōngháichénjìnzàinàyīshùnjiāndelěngyàn、xìnggǎn、kuángyězhīzhōngshí,ěrbiānxiǎngqǐlezhūxiǎoquèxiūsèzhōngdàizhesījiāodīdīdehǎotīngshēngyīn。

  “ā,shìāhǎoqiǎo。”zhūxiǎoquèhǎotīngdeshēng音将张卫东的思绪从惊艳中拉了回来,但他的目光还是忍不住有意无意地扫过皮衣领子下喷涌欲出的胸器。

  “东哥要去哪里?我送您!”朱晓雀似乎也感到了张卫东今日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异样。但她不仅没有躲避和羞恼,相反还感到了一丝窃喜,还故意将上半身往前倾了倾。刹那间,那一片雪白和黑色的皮衣形成巨大的视觉反差,晃得张卫东一颗心都跟着晃了起来。

  “咳咳,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张卫东强行将视线从那杀伤力突然变得极强的部位挪开,稳了稳情绪dào。

  “这个点打车有点困难东哥。反正我现在也没事,您就上车吧。”朱晓雀轻轻拉了下张卫东的衣袖,目光中带着一丝火热的期待。她倒是想直接抱住张卫东的手臂,然hòu施展女人的撒娇**,但面对张卫东却终究没有那个胆子。

  “那麻烦你了,阿雀。”张卫东本就不是个善于拒绝的人,况且他也不是第一次坐朱晓雀的车子。所以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上车吧。东哥!”朱晓雀见张卫东同意,俏丽的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修长的美腿在空中划过漂亮的弧线,骑上摩托车,然hòu拍拍身hòu的位置dào。

  不知dào是因为大白天的缘故,还是因为今天的朱晓雀给他的感觉委实不一样,看到蓝色真皮坐垫上朱晓雀那性感的屁股,张卫东总感觉有些不自然,但既然话已出口。张卫东却也不好再反悔,否则倒显得他做贼心虚似的。

  翻身坐到朱晓雀的身hòu,看到朱晓雀因为身子前俯而露出的一节又细又白的腰身,还有那腰臀间的红色小鸟纹身,张卫东发现今天比起第一次看到时竟动人许多。

  “东哥去哪里?”朱晓雀扭头问dào。

  “回学校。”张卫东dào。

  “好嘞,东哥坐稳了,我开车了。”朱晓雀shuō了一声。然hòu扭转把手,哈雷戴维森稳稳地开了出去。

  这次朱晓雀把车子开得比以前慢了不少,一路上秋风拂面吹来,长发飞扬,不时拂过张卫东的脸庞。痒痒的也香香的,让张卫东有种想抓在手中深深吸上一口的冲动。

  车子在路上慢慢地开着。朱晓雀的精神却一直处于紧绷之中,想shuō些什么,却发现自己跟身hòu那位男子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不知dào该shuō些什么。

  张卫东以前坐在朱晓雀hòu面都是很坦然的,但今天却总感觉有些别扭和不自然,也想找些话题聊聊。只是同样发现,大学老shī和女阿飞实在是两个世界的人,这话□题还真不知dào该从哪里谈起。难dào要跟她谈人生,谈从良?

  张卫东暗自好笑地摇了摇头,他还真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堂堂一位大学老shī竟然会三番五次跟一位女阿飞厮混在一起。

  “东哥,刚◆tíháizhēnbúzhīdàogāicóngnǎlǐtánqǐ。nándàoyàogēntātánrénshēng,táncóngliáng?

  zhāngwèidōngànzìhǎoxiàodìyáoleyáotóu,tāháizhēnméixiǎngguòyǒuyītiānzìjǐtángtángyīwèidàxuélǎoshījìngránhuìsānfānwǔcìgēnyīwèinǚāfēisīhúnzàiyīqǐ。

  “dōnggē,gāng才您怎么一个人站在酒店门口啊?”朱晓雀终于没话找话,找出了个话题。只是话出口hòu,却又觉得非常不妥。东哥是什么人?他在干什么,岂是她一个小小女混混可以过问的?

  “你这一shuō,我倒想起有件事情可能需要你帮忙一下。”张卫东当然不会反感朱晓雀问他这种小问题,相反朱晓雀这个问题还让他灵光一动,想到了些点子。

  “东哥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您尽管shuō。”朱晓雀闻言不禁有些激动dào。

  ----------------

  今天更新完毕,谢谢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