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害怕


  第两百四十七章害怕

  刘磊不知道像光头哥这种道上混的人为什么突然xiǎng到要qù吴州大学,但这个时候给他一个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多嘴。

  刘磊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然后跟zài光头哥等人的后面出了酒吧。

  出了酒吧,刚好有一辆出租车停zài酒吧门口。出租车司机看到光头哥那zài黑夜中都特别刺眼的白纱带,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只是xiǎng开车走人已经迟了,因为光头哥□已经伸手拉开了副驾驶位的车门,接着又有三人挤进了后车厢。

  “qù吴州大学!”光头哥说了一句,然后就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身为一位zài东城区小有名气的老大,不仅被人打得脑袋开花,◇还要亲自跑到大学给一位zài校生赔礼道歉,这个脸面真是丢大了。不过这还不算什么,最让光头哥感到痛苦的是,事后他还得亲自跑qù派出所自首,接受法律的制裁。当老大当到他这个份上,也确实够窝囊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呢?现zài东城区黑白两道的大人物都亲自找上门来了,他区区一个小头目还敢跟他们对抗不成?

  赵明华像前几日一样,一个人哭丧着张脸和衣躺zài床上,哪里也没qù。前几日的事情给他的打击很大,不仅仅是因为被人打了一顿,更因为顾柳倩到现zài都没主动打电话过来问候一声。

  正当赵明华百无聊赖地躺zài床上,脑子里稀里糊涂连他自jǐ都不知道zài胡思乱xiǎng着什么时候,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赵明华有些疑惑地朝宿舍门看qù,像他们这种男生宿舍,一般别说敲门了,能不用脚直接踹进来算是非常文明了。

  “难道是顾柳倩?”赵明华突然兴奋了起来,急忙从床上爬起来,只有女生来男生宿舍才会这么有礼貌。

  可是当门打开时,赵明华的脸刹那间变得惨无血色,眼睛里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因为他认得门口的四人,其中两人正是当日出手打他的两个混混,还有两人一个则是罪魁祸首刘磊,另外一位赵明华也认识,虽然那天他没有动手,但那天就是他指着自jǐ说了声“打”,那两人才动手的。

  “你们要干什么?这里可是学校!”赵明华慌忙退后一步,指着眼前的四人声音有些发颤地道。

  “赵哥,您别误会,您别误会,我们这是来给您道歉来的。”说着光头哥点头哈腰,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一个水果篮搁到书桌上。

  “向我道歉?”赵明华闻言不禁吓了一大跳。

  “是啊,是啊,上次都是我们有眼无珠,得罪了赵哥,还请赵哥大人不计小人过,饶过我们这一回!”光头哥再次点头哈腰地道。

  赵明华这时才发现光头哥本是油光发亮的脑袋如今被白纱布缠得跟木乃伊似的,当初打他的两个混混也好不到哪里qù,至于刘磊就更惨了,一脸的淤青,显然是刚刚被人狠狠揍了一顿。不过刘磊的表情似乎比赵明华还要震惊,此时正张大着嘴巴,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赵明华,好像他突然变成了外星人似的。

  赵明华正暗自吃惊,他们这是唱哪出戏时,光头哥却突然脸色一沉,抬脚对着刘磊的膝盖窝踢了过qù,骂道:“你***傻了吗?还不马上向赵哥道歉。”

  还别说刘磊这回还真傻了,要说被光头哥他们打,他还真认了。可要他向赵明华这个穷读书的家伙低头道歉,他还真低不下这个头。

  “光头哥,你让我向他道歉?”刘磊指着赵明华一脸不信地道,语气中带着一丝高高zài上的味道。显然到现zài,刘磊还是压根瞧不起赵明华这种穷书生,认为自jǐ高他一等。

  “连大哥都要道歉了,你***还摆什么架子,老子告诉你,等会我们还要qù派出所坦白从宽呢!”身后的一个混混抬起手就给了刘磊脑袋一巴掌,骂咧道。

  听说光头哥他们还要qù派出所坦白从宽,刘磊不禁有些慌了。要知道他可是幕后主使人,他们要是坦白从宽,那他肯定也吃不了兜着走。

  “光头哥,没那么严重吧!”刘磊道,脸色已经有些发白。

  见刘磊这样说,光头哥不禁怒火中烧,一脚把刘磊踹翻zài地骂道:“***,你以为老子愿意吗?还不都被你害的。”

  骂完后,光头哥这才重新转向早已看得目瞪口呆的赵明华,小心翼翼地哀求道:“赵哥,您看我们也已经受到了惩罚,而且等会还要qù派出所自首,您看之前那事能不能就这样揭过?”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们……”能有这样的结果,赵明华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只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实zài让他一脑子的浆糊,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谢谢赵哥,谢谢赵哥。”见赵明华答应下来,光头哥这才如释重负,急忙连连点头道谢,然后也不等赵明华反应过来,已经转身带人逃也似地离开了宿舍。见光头哥三人逃也似地走了,刘磊当然也不愿意留下来,也急匆匆爬起来追了上qù。

  “光头哥,就为了这个穷书生,你们难道真要qù派出所自首吗?”追上光头哥三人后,刘磊一肚子疑惑地问道。

  “难道你们以为我们愿意吗?你好自为之吧!”光头哥这时也懒得再打刘磊,只是用可怜的目光看了刘磊一眼,然后带着两个手下扬长而qù。

  看着三人扬长而qù,xiǎng起光头哥说的话,刘磊彻底慌了,他就算再傻,这时也明白过来,这次他似乎惹上大麻烦了。

  惊慌之中,刘磊xiǎng到了他的父亲。一xiǎng到父亲,刘磊慌乱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苍白的脸蛋也恢复了一些血色。zài刘磊看来,以他爸的财富和人脉,zài吴州市应该很少有摆不平的事情。

  终于刘磊拿出手机给他爸拨了过qù,而这时他爸刘伟正有气无力地提着东西出了卫生局局长的家。

  “什么事情?”见是儿子的电话,刘伟皱了皱眉头接起电话道。

  “爸,您这回一定要救救我呀!要不然我就要坐牢了。”电话里传来刘磊带着哭腔的声音。

  儿子就是刘伟的心头肉,虽然此时酒店的事情整得他焦头烂额,但一听到儿子带着哭腔的声音,刘伟还是心头一紧,急忙关心◆地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前几天我找人打了我们学校的一位研究生,没xiǎng到……”刘磊这个时候也不敢有所隐瞒,急忙把事情的来龙qù脉一一道了出来。

  刘伟越听脸色越是难看,心里■◆地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前几天我找人打了我们学校的一位研究生,没xiǎng到……”刘磊这个时候也不敢有所隐瞒,急忙把事情的来龙qù脉一一dìdào:“fāshēngshímeshìqíngle?”

  “qiánjǐtiānwǒzhǎoréndǎlewǒmenxuéxiàodeyīwèiyánjiūshēng,méixiǎngdào……”liúlěizhègèshíhòuyěbúgǎnyǒusuǒyǐnmán,jímángbǎshìqíngdeláilóngqùmòyīyīdàolechūlái。

  liúwěiyuètīngliǎnsèyuèshìnánkàn,xīnlǐ头更是懊悔得连肠子都要青了,到这个时候,他如果还xiǎng不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他儿子身上发生的事情,都跟张卫东有关,他这一大把岁数也算是白活了。

  只是xiǎng到归xiǎng到,他却是怎么也xiǎng不明白,张卫东,一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大学老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就这么几个小时的功夫,不仅卫生局,公安局,甚至连吴州市道上的力量都突然间被调动了起来。

  但此时显然不是深思这些的时候,而是应该xiǎng办法尽快平息那位被他称为穷教书的年轻老师的怒气的时候,否则不仅他酒店要关门,恐怕他儿子也真的要qù牢房里呆上一段时间了。

  一xiǎng到这里,刘伟再也不敢迟疑,冲着电话里吼道:“我现zài就qù吴大,你给老子好好呆zài吴大什么地方也不要qù,否则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刘伟带着满肚子怒气的吼声吓得刘磊浑身一个哆嗦,难道这次,我真的要大难临头了,不可能,不就一个穷书生吗?况且打得也不严重!

  刘磊却不知道,若是打得严重,恐怕他现zài已经zài牢房里了。

  挂了儿子的电话后,刘伟飞奔坐上车子,然后往吴州大学赶qù。

  “看来我确实不适合来这里,不过我希望刘老板记住今天说过的话。”

  下午当张卫东说这句话时只让刘磊感到狂妄和可笑,但一路上这句话就像鞭子一样,不停地狠狠抽zài他的心脏上。

  刘磊此时后悔得只xiǎng开着车子直接冲下高架桥,当初若是稍微谦虚点那该多好啊!

  车子一路飞奔很快就到了吴州大学。车子一开到吴州大学,刘伟就看到了儿子刘磊站zài校门口四处张望。

  一看到这个儿子,刘伟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就算做梦也没xiǎng到,有朝一日他的事业会因为对儿子的放纵而被逼到绝境。

  嘎!一声刺耳的刹车声zài黑夜中响起。

  “爸!”看到父亲从车上下来,刘磊急忙迎了上qù,心头也同时大大松了一口气。zài他看来,不过就一个硕士研究生,他爸都亲自赶来了,这件事肯定就小事化了了。当然惊动了他爸,挨一顿骂肯定是难免的。

  “啪!”

  “***,你才是我爸!”但事情的严重性显然yuǎnyuǎn超出了刘磊的xiǎng象,他爸一下车,竟然冲上来就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爸,你打我!”刘磊捂着脸颊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爸。这么多年,虽然他因为闯祸没少挨★骂,但却从来没挨过打。但这次,他明明已经伤痕累累了,他爸竟然一见面还这么凶狠地给了他一巴掌。

  “啪!”

  “老子打的就是你!***,你知不知道你给老子捅了一个多大的篓子!”刘伟见这个◇时候刘磊还不知道忏悔,还一脸委屈的样子,气得抬手又给了他一巴掌。

  这回刘磊算是看出来了,他老子这回是真正的发火了,只是他实zàixiǎng不通不就打了一个硕士研究生吗?事情至于那么严重吗?

  心里xiǎng着,刘磊退后了一步,然后看着他爸怯生生地低声道:“爸,不就一个研究生吗?没那么严重吧?”

  见儿子到这个时候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刘伟抬手又xiǎng打过qù,但见儿子双手捂着脸颊,最终还是放下了手,阴沉着脸道:“就一个研究生?知不知道就因为你打了这个研究生,老子的酒店都马上要关门了!”

  “啊!”刘磊吃惊得张大了嘴巴,这时他才真正感到了害怕。

  他爸的人脉刘磊还是知道一点的,江北区很少有人会不卖他爸面子的,没xiǎng到就因为打了赵明华,连酒店都要关门,可见事态的严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